🏡
PTT小說網
x
    眾人都用一種極其驚異的眼神看著雲澈,每個人都實難相信,一個人竟然會將這千年難遇的造化拱手讓人。如果他是在清楚那是菩提帝心蓮的狀況下這麼做,那麼這等氣魄,和這番人情,都可謂大過於天。

    「這個白痴……為了討一個美人的歡心,居然把傳說中的菩提帝心蓮給送了出去!!那可是菩提帝心蓮!!」蕭狂雨咬著牙低低的道。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卻很清楚,有能力在十七歲獲得排位戰第一位的雲澈,再怎麼也不可能是傻子!他只是在嫉妒……和所有的年輕玄者一樣,瘋狂的嫉妒著!咒怨著為什麼找到菩提帝心蓮的不是自己。

    楚月璃說出的話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如果雲澈肯把菩提帝心蓮交給他們,任何一個宗門都甚至甘願將他當祖宗一樣的供起來。這個人情實在是太大了,不但救了冰雲仙宮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弟子,還將冰雲仙宮所在的層面都大大的提升。

    說話的時候,他的眸光瞥向了楚月嬋,感受到他的目光,楚月嬋側過美眸,一臉冷然。

    「好!」雲澈點頭,既然如此,他也就沒再和冰雲仙宮客氣:「希望貴宮記住今天的話。他日晚輩如果有什麼事需要貴宮相助,一定不會客氣。」

    焚莫離剛才暴怒出手,大致用了七分力,而夏傾月的回擊,卻至少有了九分力,一招之下,焚莫離的內傷可謂極重,若不是他以強大的玄力死死壓制,早已昏死過去,他大口喘息,滿臉憤怒,手指雲澈:「這……這個畜生!他殺了……我門二少主!」

    「我殺了你們二少主?」雲澈嘴角一歪,那不屑的表情如同聽到了什麼滑稽的笑話:「焚長老,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殺你們二少主?哼,反倒是你們焚天門的焚絕城與焚絕壁,卻趁我在天池秘境中實力未復,想要暗算於我,還不惜拉上了天槍雷火堡的木天北!如果不是夏仙子相救,我已經死在了你們焚天門兩個卑鄙小人的手裡!」

    「一派胡言!!」焚莫離怒聲道:「我堂堂焚天門,怎麼會暗算你一個無名小輩!分明是你卑鄙暗算我門二少主!!」

    「哈哈哈哈!」雲澈狂笑了起來:「你們焚天門的卑鄙無恥,混淆是非,惡人先告狀的能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焚絕壁的確是死了,但明明是死在木天北的手上!當時,夏傾月和你們少門主都在場,而且我還聽你們少門主說起,你在焚絕壁的身上種下了某種特殊的靈魂印記,若是他被人殺死,你就能馬上知道是誰殺的他……你敢以你焚天門的千年榮譽發誓,你看到的那個殺死焚絕壁的人,真的是我嗎!!」

    楚月璃微鎖月眉,問道:「傾月,你當時真的在場?到底是怎麼回事?」

    夏傾月說的全是實情,但她講述的很是巧妙,木天北是失手殺死焚絕壁沒錯,但這個「失手」,卻是雲澈專程送上去的。

    焚絕城臉色不斷變幻,終於一咬牙,氣急敗壞道:「雲澈!我二弟是怎麼死的,你心知肚明!這個仇,我焚天門必要你血債血償!」

    凌坤冷眼掃視眾人,他的目光帶著一股沉重無比的壓迫,所有被他目光掃過的人連呼吸都一下子停止,他淡淡的道:「你們之間有何恩怨,等出了天劍山莊,想要怎麼解決,都與他人無關。但這天劍山莊,不是你們解決恩怨的地方!你們到底是誰殺了誰,殺招惹了誰,我不想知道,之前的所有事,我都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但接下來,山莊之內,誰再動手和挑起恩怨,休要怪我不客氣!」

    凌月楓點頭:「一切聽從凌長老安排。」說完,他轉身向眾人道:「凌長老剛才的話大家也都聽到了。各位剛剛脫離天池秘境,想必都玄力大耗,甚至身上帶傷,但妖人封印儀式卻是第一次公諸於眾,這個『妖人』,也涉及一個巨大的隱秘,能親眼目睹『妖人』以及封印儀式,會是一場千載難逢的寶貴經歷,請大家隨同凌長老和我一同前往御劍台,如若有所不便,也可回庭院休息,一切皆憑自願。」

    不過,也並非所有人都有興趣。

    看著如冷月一般的楚月嬋,夏傾月馬上明白了她喊住自己的原因,當下微微搖頭:「弟子並沒有太多興趣。」

    「是,師伯。」夏傾月向師父楚月璃打了一聲招呼,便跟隨楚月嬋而去。

    「焚絕城他們真的要殺你?」蒼月緊鎖眉頭,強忍怒氣道。

    雲澈的話,讓蒼月的心一下子揪起……焚天門的人認定焚絕壁的死是因為雲澈,堂堂焚天門二少主被殺,必然會引起整個焚天門的滔天怒火,後果,便是無休止的追殺……

    雖然自己已是以最輕鬆的語氣說出這些話,他依然感覺到蒼月的呼吸瞬間屏住,臉色也變得微微發白,一隻小手更是牢牢的抓住了他。他連忙安慰道:「師姐,真的不要擔心,別忘了,我還有冰雲仙宮這道護身符,大不了,我躲到冰雲仙宮裡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