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封印妖人的玄陣,名為天威鎮魂陣。」凌坤手指結界下方不斷閃現玄陣光芒道:「在這天威鎮魂陣,無論是誰,玄力都會被極大幅度的壓制。這個妖人現在被鎖在邢天劍上,永遠別想逃離天威鎮魂陣。」

    「現在,該看的東西你們都已經看過了,記住我剛才和你們說的話。」凌坤目光掃過全場,向前一步,站在了結界前方,看著妖人冷笑道:「妖人,讓你見了這麼久的陽光,你現在是不是對我感激的很呢?在送你回去之前,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嘿,你的兒子,還有你的兒媳,在二十年前不自量力的闖入天威劍域想要救你出來,可惜,他們卻不知道你在百年前就被轉移到了這裡,哈哈哈哈哈。」

    「嘖嘖,」凌坤冷笑著搖頭:「你那兒子可是狡猾的很,居然從天威劍域逃了出去,還差點被他找到這裡來。只可惜,他最終還是被我們找到,更可惜的是,他們最後還是逃了,在我們的追殺下逃回了幻妖界。只不過,他們兩個早已身負重傷,又在重傷之下逃亡了好幾個月,生命之火也燒的差不多了,雖然逃回了幻妖界,但也都已變成了半個死人,估計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

    咆哮聲中,封鎖妖人的鐵鏈夾縫中,忽然伸出了一隻手,帶著無盡的怨恨推向了凌坤的位置,一道化作實質的玄力光芒破空而至。

    「大家不用擔心,玄陣周圍的這個結界,雖然不能隔絕人的出入,但卻可以隔絕各種形式的力量。妖人不可能傷到我們的。」凌月楓解釋道,不過他的臉色並不平靜,因為他心裡很是清楚天威鎮魂陣的強大,它足以將一個人的玄力強大壓制到連平常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但這樣的壓制之下,這個妖人剛才憤怒之下的出手,所產生的玄力氣勢,竟是絲毫不下於他!!

    「哼!」凌坤不屑的冷聲道:「看來當初鎖的不夠緊,竟然讓你的一隻手脫離了出來,不過也沒關係,你不會天真到認為自己能脫離星隕之鏈的封鎖和邢天劍的鎮壓吧?」

    凌坤之前的話顯然狠狠刺激了「妖人」,因為或許對「妖人」來說,支撐他一直不肯死去的並不是妖皇,而是他的家人。他的吼聲怨恨而絕望,他揮動著那隻能活動的手臂,一道道玄光狂亂的砸向凌坤,口中釋放著野獸般的嘶吼,纏繞著他的鎖鏈在他的掙扎著撞擊著刺耳的聲音。

    他手掌一翻,一塊奇異的玄陣水晶被他捏在手中,一個小型的玄陣在他身前顯現,隨之,如有感應般,邢天巨劍下方的玄陣再次開始了閃爍,然後緩緩的旋轉著,帶動著邢天劍和妖人所在封印區域向地下緩緩而落。

    「這個妖人,感覺上真的好可憐。」蒼月小聲的道。

    「我也覺得……他好像很可憐,反倒不怎麼覺得是個壞人。」夏元霸壓低聲音,小心的道。

    邢天劍緩緩向下,妖人的身影也逐漸開始消失於視線之下,但他如惡鬼一般的吼叫依然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他狂亂的攻擊也沒有停止,混亂的玄光一次次的砸在結界上:「我一定會殺了你們……啊!!!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呼!!

    只不過,有著結界的阻隔,這股吸力很是微弱,在場的都是蒼風帝國同齡階段最高層次的強者,根本不會受到這種程度吸力的影響。

    邢天劍繼續降落,妖人的聲音也開始變得沉悶,這時,那股毫無威脅的吸力停止了……但兩息之後,一股氣浪忽然集中在了狹窄的一處,猛的向外湧來……而這股氣浪湧向的地方,赫然是……夏元霸所站的位置!!

    那就是玄力底至只有初玄境的夏元霸!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馬上就要被封回地下的妖人,竟會忽然喪心病狂的鎖定一個只有初玄境的年輕人下手。有著天威鎮魂陣和結界的存在,妖人對他們原本無法造成任何威脅,但這些超強強者,都下意識的忘記了一個超級弱者的存在,更沒有想到,妖人竟會傾盡全力的對這一個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弱者下手。

    這是雲澈絕對不曾想到的變故,他們只是作為一個單純的看客出現在這裡,周圍有著大量強者環繞,又怎麼可能會想到災難就這麼忽然鎖定他們而降臨。看著被吸向結界的夏元霸,雲澈駭然失色,暴吼一聲,猛的沖了上去。

    秦無傷立即伸手想要拉住雲澈,但「星神碎影」何其迅疾和詭異,秦無傷閃電般的伸手,卻只抓到了雲澈的虛影。

    雲澈這一瞬間的速度,達到了他有史以來的極致,身影的閃現,竟帶起了刺耳的空間摩擦聲。在宛若流光的速度之下,他追及到了夏元霸的後方,一手抓在了他的左腳腳踝上……但也在這一瞬間,他和夏元霸,同時進入到了結界之中,天威鎮魂陣之內!!

    「雲師弟!」

    「老大!!」

    蒼月被秦無傷死死拽住,驚喊的凌傑被凌月楓一巴掌震了回去,看著被吸入結界的雲澈和夏元霸,每個人都是勃然變色,凌坤向他們解釋過何為天威鎮魂陣,他們也無比的清楚著被吸入天威鎮魂陣中會是什麼後果。

    「姐……姐夫!!」夏元霸的一張臉變得煞白,看著在後方死死拽住他腳踝的雲澈,他嘶聲大叫聲。

    真神的玄脈,又豈是一個凡間的天威鎮魂陣所能壓制的!!

    隨著邪神玄脈一道紅光的閃現,那種被壓制的感覺一下子消散無蹤,他發出一聲暴吼,全身上下血光翻騰,兩隻眼睛,也在一瞬間變成赤色。

    在這事關生死的時刻,雲澈沒有任何猶豫的強行開始了第三境關,在暴走的玄力下,他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於右臂,拉著夏元霸猛然甩向後方……

    「元霸……走!!」

    隨著雲澈的大吼,他所有的力量化作一陣洶湧的風暴,撞擊在夏元霸的身上,帶著他極速飛向了結界之外……而他自己,在反震力和妖人的吸力之下,以更快的速度飛向妖人的位置。

    夏元霸的身軀向後飛的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他終於碰觸到了結界的邊緣……在身體脫離結界的那一刻,他看到雲澈的臉上閃現過一絲滿足的淡笑,然後閉上了眼睛……

    夏元霸落在了結界之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原本已是必死無疑的他,竟是奇迹般的被退回到了結界之外。他頭暈目眩,全身疼痛無比,卻根本來不及喘息一聲,踉蹌著起身飛撲向雲澈,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狂吼:「姐夫……姐夫!!」

    轟!!

    「雲師弟!!」蒼月發出一聲杜鵑泣血般的絕望喊聲,然後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