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姐夫……姐夫……姐夫!!」

    所有人都是滿臉的驚容,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以十七歲之齡挫敗各大宗門核心弟子,奪得排位戰首位,名震天玄的雲澈,才剛剛戴上這耀眼到極點的光環,就急匆匆的以這種誰也無法預料到的方式隕落在他們的面前。

    「怎麼會這樣……」秦無傷已經傻了,站在那裡久久無知所措,眼看著就要帶著巨大.榮耀,風光得意的返回蒼風皇城,但一場噩夢,就這麼忽然降臨了。他仰起頭,沉沉的喘息了一聲,胸口憋悶的幾乎要炸開,他抱著一線希望,邁著沉重無比的步子來到凌坤面前,神色灰暗的道:「凌長老,可否再把邢天劍升起……雲澈他或許……或許……」

    秦無傷的話,讓絕望哭喊中的夏元霸全身一震,然後猛然撲到了過來,「噗通」一聲狠狠的跪在了凌坤身前,用染滿鮮血的雙手抱著他的雙腿:「凌長老……凌長老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把邢天劍升起來……姐夫他……他不會那麼容易死的……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姐夫!!」

    但云澈,他是這次排位戰的首位!更重要的是,他無門無派,以一個皇室玄府弟子的身份出戰,他的這個成就,振奮和激勵了無數沒有宗門支撐,卻有著強者夢想的年輕人。他這次奪冠所引起的轟動,超出了以往的每一屆。在天劍山莊之內人們都無知無覺,但蒼風帝國境內,卻早已因雲澈而掀起了巨大的風暴。尤其是蒼風皇城,現在全城已經是張燈結綵,準備迎接雲澈的歸來,就連蒼風帝皇蒼萬壑,也是紅光滿面,每日翹首以盼著他們的凱旋而歸。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就這麼隕滅了。

    凌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道:「荒謬!邢天劍的鎮壓,豈是說開啟就能開啟的。我剛才開啟它所用的玄陣,還是天威劍域的十幾個大長老用了極長的時間合力完成……唉!就算是真能開啟又如何?他剛才的傷……必死無疑。這也是他自找的……你們……死心吧。」

    退一萬步講,就算他真的沒死,還留有一口氣,但他還在處在分明被刺激到癲狂的妖人手下,又怎麼可能活!

    無論如何,雲澈都已是必死無疑。

    而夏元霸沒有了動靜,他跪在那裡,整個人一動不動,就如忽然死去了一般。

    血淚!!一個人只有在極度悲傷、極度痛苦,精神瀕臨崩潰,靈魂無盡悲鳴才會流出的血淚!!

    所以,他在強大之後,看不得半點夏元霸受到欺凌,誰傷害夏元霸,他都會讓對方付出極大的代價。在看到夏元霸遭遇大難時,他的以命換命根本毫無猶豫……因為夏元霸完全值得他這麼做。

    秦無傷的一番勸慰,卻依然沒有換來夏元霸的絲毫反應,他跪在那裡,一動不動,臉色蒼白的已看不到一絲血色,眼神空洞的沒有一絲的神采,兩道血淚在他蒼白無色的臉上顯得無比觸目驚心……

    這一聲大吼,讓夏元霸全身一震,讓他彷彿一下子從噩夢中驚醒,他忽然「啊」的一聲嘶叫,站起身來,瘋了一般的沖向了北方,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如一根根帶著無盡悲愴的鋼針,狠狠的扎入了每一個人的心中。沒有人去攔住他,都眼神複雜的看著他在視線中越跑越遠。

    「凌莊主,煩請遣人照看一下我的弟子元霸。」秦無傷無力的說完,不願再和任何人說一句話,帶起蒼月,向他們的庭院方向疾飛而去,背影無比的落寞悲涼。

    「真是天妒英才。」凌雲閉上眼睛,惋惜的道。

    「是。」凌無垢臉色凝重的退下。

    大部分人在惋惜哀嘆,當然也少不了一些暗中幸災樂禍的人。對焚絕城而言,這樣的結果,簡直就是天下掉下來的驚喜,他暗自冷笑道:「蠢貨!竟然為了救一個廢物,搭上自己的命……十足的蠢貨!不過也算你走運,死的乾淨利落,要是落在我的手裡,可別想死的這麼痛快!」

    凌坤站在原地,看著邢天劍,緊皺眉頭思索著:奇怪!雲澈在進入天威鎮魂陣后,所釋放的力量比之他之前分明沒有絲毫削弱……為什麼他竟然沒有被天威鎮魂陣壓制?難道是某種巧合,或者天威鎮魂陣有所漏洞?

    ……………………

    在楚月璃把雲澈隕落的事原原本本的告知夏傾月後,她還沒有得到夏傾月的回應,卻先聽到了楚月嬋那顫抖到如風中蓮葉的聲音。

    「你說他死了……他……死……了?」

    楚月璃的話未說完,楚月嬋已經飛沖了出去,只留下一股凄涼無比的寒風。

    水無雙和舞雪心對視一眼,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