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月嬋御空疾飛,一雙美眸迷濛無神,對身後楚月璃聲聲急促的呼喊毫無回應,整個人彷彿掉了魂一般。

    「姐姐!」楚月璃總算追了上去。楚月嬋這從所未有的異狀,讓她心神大亂,她抱住楚月嬋的手臂,倉皇的道:「姐姐,你怎麼了?你到底怎麼了?你快告訴我……」

    砰!!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死……」

    「你為什麼會死……為什麼……你忘了你說過的話了嗎……你明明告訴過我,你是個真正的男人……你怎麼可以死……你出來……出來!!」

    「……求求你出來……只要你出來……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出來……出來啊…………」

    這一刻的她,不再是讓世間男人只能夢中仰慕,卻連直視都不敢的冰嬋仙子,而是一個七魂六魄被完全抽離的普通女子……

    御劍台的巨大動靜,很快引來了天劍山莊的人。就在附近不遠處的凌月楓和幾個長老迅速趕了過來,眼前的狀況,讓他們齊齊瞠目。

    楚月嬋的身體一僵,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楚月璃的話,就如那最後一根無情的稻草,讓她最後的奢望,也化作了完全的絕望。

    一道長長的血箭從楚月嬋的口中噴出,灑落在了邢天劍上,她雙目閉合,所有的意識都化作了絕望的空白,整個人緩緩的倒向了後方。

    楚月璃驚喊一聲,在短暫的發懵后,迅速抱起昏迷的楚月嬋,飛向了庭院的方向。

    楚月璃卻彷彿沒有聽到,帶著楚月嬋徑自飛遠,很快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雲澈的死,讓絕大多數人惋惜,但也只是惋惜而已。但他的死所帶起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卻是他們決然不會想到的。

    但她太不了解自己,也太不了解自己身為女人的這個角色。

    更何況,楚月嬋從來都不是鐵石心腸。而這個世界上,除了死人和活死人,也從來就不可能有人做到完全沒有情感,她只是生活在冰寒的冰雲仙宮,被環境和宗門玄功冰封著情感,但當這些被冰封的情感一旦在融化中釋放,所產生的熾熱,將遠遠的勝過常人,勝過她自己的想象……

    ————————————————————————

    水無雙和舞雪心伴在夏傾月的身邊,擔心的問道。因為在聽到雲澈的死訊以後,夏傾月就如掉了魂一般,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前方,久久沒有一絲的動作。她們本以為,夏傾月當初嫁給雲澈只為報恩和了卻父親心愿,和他不會有什麼真的感情,即使聽到他的死訊,也頂多只是遺憾。但此時夏傾月的反應,卻完全出乎了她們的預料。

    她緩緩的站了起來,動作僵硬的如一隻被牽了線的木偶,在站起的那一刻,她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水無雙和舞雪心連忙扶住她,目光里滿是擔心複雜。

    兩人同時點頭,水無雙道:「他是為了救你的弟弟……他把你的弟弟推了出去,自己卻落在妖人的手上,被妖人一掌……幾乎打穿了身體,當場隕落,就連屍體,都和妖人一起……」

    為什麼會是這樣……

    為什麼我沒有選擇一起去御劍台……

    水無雙和舞雪心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異樣。她們沒有阻止她,也沒有與她一起,待夏傾月走遠后,舞雪心輕嘆道:「看來,先輩們說的一點都沒有錯,男女之情這種東西,真的一點都不能碰……太害人了。這或許有可能會成為夏師妹的心魔。」

    出了庭院,夏傾月渾渾噩噩的走了一會兒,眼前,忽然看到了夏元霸的身影。他低垂著頭,如一具行屍走肉般機械的向前邁動著腳步,臉上,還掛著兩道沒有干去的血痕。夏傾月看到他時,他也看到了夏傾月。以往每一次見到她,他都會滿臉驚喜的跑過來喊「姐姐」,但這一次,他的臉上卻露出了驚恐,倉皇的向後倒退著,然後低吼一聲,掉頭就跑。

    夏傾月眸光一顫,飛身追了上去,落在夏元霸的前方,夏元霸停住腳步,雙手擋在身前,用嘶啞的聲音大吼道:「不要……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不要靠近我!」夏元霸的身體在倒退,臉上淚如泉湧:「我已經害死了姐夫,我不想再害死姐姐,求你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不!是我的錯!是我錯的!」夏元霸「噗通」跪在了地上,痛苦的哭嚎著:「是我這個廢物,害死了姐夫……都是我……都是我……為什麼死的不是我……為什麼我不早點死!啊!!」

    「不要過來!!」夏元霸連滾帶爬的後退,雙手擋在身前,他的眼淚在臉上拚命的奔瀉,聲音嘶啞而痛苦:「你是我的姐姐,是我的親人,姐夫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親人……姐夫變得越來越強大,變得讓我崇拜,他把我這個廢物帶到了夢寐以求的蒼風玄府,把我帶到了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蒼風排位戰……我受到欺負的時候,就算對方再厲害,他都會狠狠的教訓對方,讓他們再也不敢欺凌我……」

    「元霸……」夏傾月咬緊嘴唇,不知該如何去安慰夏元霸如今已殘破不堪的心靈。

    風聲蕭瑟,不知過了多久,夏元霸的痛哭聲終於停了下來,逐漸的,就連抽泣也滿滿消失。他跪在地上,頭髮垂下,安靜了許久后,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忽然輕輕的道:「姐姐,我要走了。」

    「不,我不回家,我沒有臉回家……」夏元霸慘笑著:「我這樣的廢物,就算回到家裡,也要活在父親的庇護下,或許哪一天,連父親都會害死……我不想再當一個廢物,我不想再害死我身邊的親人……」

    夏元霸抬起手,擦乾了臉上的眼淚,然後,堅強的露出了一抹笑:「姐姐,不要擔心我,我向你保證,我一定不會死……因為我現在的這條命,是姐夫用自己的命換來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死……我只求姐姐不要攔我,更不要尋找我……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等我回天的那一天,我要用自己的力量保護姐姐,保護父親……保護所有我想保護的人……」

    夏元霸走了,他背對著夏傾月,步伐走的格外緩慢,但卻又無比的堅毅。他沒有帶任何東西,身上沒有哪怕一個黃玄幣,沒有人知道他要去哪裡,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更沒有人能知道和了解,這個今年才只有十六歲的少年此時心中盈.滿著多少的悲傷、痛苦、自責、悔恨……以及對力量的渴望……

    「元霸,要保重,我等著你回來。」夏傾月輕輕的呢喃著,她把手按在胸口,閉上了眼睛:「元霸……謝謝你教給我的堅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