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九牧婆婆這等人物來說,在這等對她而言簡單到不能在簡單的事情上懷疑她,是對她醫術和人格的巨大侮辱。她懶得再多說什麼,拄著拐杖走了出去,留下完全傻眼的楚月璃與凌月楓。

    楚月璃惶然間,忽然看到床上的楚月嬋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她連忙站到床邊:「姐姐,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剛才,九牧婆婆說……說你懷孕了……」

    這是幾乎所有女子在聽到自己有了身孕后,都會有的下意識反應。

    「姐姐……你……」楚月璃已完全的屏息,看著楚月嬋放在小腹部位的手,她的心臟幾乎要從胸腔中跳出來。

    「好……好!」心中大亂的楚月璃只能點頭。

    他當年苦戀楚月嬋,為之自降身段,失盡尊嚴,卻在隨後的幾十年裡連楚月嬋的一次面都沒見過。他雖然最終回到山莊,娶了有著驚人出身的軒轅玉鳳,但心中,從來沒有消卻過楚月嬋的影子。

    而這個夢無法實現卻又無限美好,是因為他本以為,這個夢永遠都不可能有人實現,那麼,關於楚月嬋的夢,也將永遠毫無瑕疵的存在於他的心海之中。

    年少時,他是公認的年輕一輩的第一才俊,無人可及。如今,他是蒼風帝國第一勢力的霸主,當之無愧的蒼風第一人!在無數玄者眼中,是高不可攀,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帝皇見了他,都要恭恭敬敬!他這輩子耗費心力,傾注情感最多的事,便是追求楚月嬋,卻慘敗收尾。原本,對於這個結果,他無限的遺憾,但卻並沒有太過的痛心,因為冰雲仙宮的弟子素來從不婚嫁,而連他都追求不到的女人,整個蒼風帝國也不可能有人追求的到……但如今,他卻親耳聽到,親眼證實她有了身孕!

    楚月嬋沒有看他,聲音如以往般冰冷如雪:「這是我自己的事,凌莊主無須過問!這裡是我的住處,不該是你在的地方……出去!」

    「雲澈」二字深深的刺痛了楚月嬋的心,讓她身上猛然爆發出刺骨的冷意:「我懷的是誰的孩子,還輪不到你來管!馬上給我滾出去!!」

    凌月楓腳步一頓,然後緩緩的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苦追了楚月嬋十幾年,卻連她的面都見不到一次,幾十年過去,你對她依然念念不忘,她卻從來沒正眼看你一眼,反而寧願和一個後輩苟合在一起,還有了身孕!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凌月楓,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很窩囊!?」

    「閉嘴!」凌月楓怒聲道:「你竟然偷聽我們說話!這件事……這件事和我,和我們都毫無干係!她懷有身孕的事不一定是真的,所謂和雲澈……更是無稽之談!忘掉你聽到的所有話,不許對任何一個人說起!!」

    軒轅玉鳳臉色發紫,直氣的全身發抖:「凌月楓……到了這種地步,你居然還在維護她!!你對她……可真是……用~情~至~深~啊!!你真是……對的起我!!」

    軒轅玉鳳怒怨間,忽然看到凌雲正向這邊走來,腳步緩慢,魂不守舍。

    「母親……」凌雲喚了一聲,然後落寞的一笑:「孩兒從小痴劍,心無旁騖,本以為終生不會對女子生情。但是,孩兒最近卻喜歡上一個女孩,日思月想,不可自拔。」

    凌雲苦澀的搖頭:「已經晚了,她已經……成婚了。」

    「母親,你還記得,在一年以前,蕭宗那邊曾傳出過一個冰雲仙宮新進女弟子在流雲城成婚的消息嗎?當時因為不過是一個新進的普通女弟子,無人放在心上……但是,孩兒現在才知道,那個女弟子,就是夏傾月……她嫁的人……是剛剛隕落的雲澈……她為他戴孝,還為他斷髮斷情,心中再不可能容下他人。」

    「竟然……還有這回事……」看著凌雲的樣子,軒轅玉鳳一陣深深的心痛:「雲澈……竟然又是雲澈,這個雲澈,還真是手段通天……還有冰雲仙宮,你害了我的夫君還不算完……現在居然又害了我的兒子……」

    御劍台的變故之後,凌坤當日黃昏便離開了天劍山莊,冰雲仙宮也隨之離開,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次日凌晨,蒼風皇室也早早離開,同樣沒和任何人打招呼,不是他們失了禮數,而且根本沒有任何心情再去向天劍山莊辭別……四人帶著一腔希望而來,在雲澈一人之力下,讓蒼風皇室的名字一次次的響起在排位戰的戰場上,但歸去時,卻只剩兩個人,帶回的,是沾染著無盡哀傷的榮譽。

    若是她的父皇也終於離世,那麼她在這個世界上,就真的沒有什麼牽挂了。

    「……冰月仙子夏傾月在出了天池秘境后,玄力居然已是王玄境!沒錯……真的是王玄境,這是十大宗門證實的消息!我的天啊……聽說她現在不單單有著第一美女的稱號,還是蒼風帝國未來當之無愧,無人可及的第一強者。」

    「你們聽說了嗎!雲澈在出了天池秘境的當天,居然隕落在了天劍山莊的論劍台。」

    「啥!?冰雲仙宮的冰嬋仙子有了身孕!?這這這……」

    「還有更勁爆的消息!冰月仙子夏傾月居然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成婚,而她嫁的人,居然就是雲澈!排位戰的最後一場,壓根就是這一對夫妻的對決……這件事千真萬確!」

    「當年的第一美女,和現在的第一美女,居然一個被雲澈搞懷孕,一個壓根就是他老婆……我的媽呀!」

    「這還不止,就連我們蒼風皇室唯一的公主……蒼月公主都被他拿下了!在天劍山莊里,只是不要瞎子,都看的清清楚楚,據說焚絕城還因此想要在天池秘境中暗殺雲澈,卻沒有成功。」

    「簡直就是人世的妖孽,蒼生的禍害!啊啊……為什麼我不是雲澈!!」

    而此時,天劍山莊御劍台的下台,一個黑暗的空間,蒼風帝國輿論的焦點,如死人般沉寂了數天的雲澈,終於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以下是凌月楓的內心獨白:

    ————————————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