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北境,冰極雪域,冰雲仙宮。

    有傳音符這種東西存在,消息走動的速度自然要比人快。關於雲澈的傳聞在蒼風帝國傳的沸沸揚揚之時,另一個焦點,同樣處在所有人的談論之中……那便是冰雲仙宮!

    對蒼風帝國的人來說,冰雲仙宮是一個無比神聖的存在,它的神祕和神聖,還要勝過天劍山莊,在人們的認知中,冰雲仙宮中的,都是一些仙女般的人物,超脫塵世,冰雪無暇。冰雲仙宮的仙子,更是所有男子從不敢奢望能碰觸到的幻想。

    但如今,冰雲仙宮中的仙子……還是名震天下的冰雲七仙之首,居然有了身孕!傳聞中還是和一個後輩有了身孕!

    可想而知,這將把冰雲仙宮推向怎樣的輿論尖峯,對冰雲仙宮的千年清譽而言,這是一個永遠抹不掉的“污點”,稱之爲奇恥大辱都不爲過。

    楚月嬋五人回到冰雲仙宮時,冰雲宮主已親自等在那裏。

    宮煜仙今年已一百七十多歲,但看上去只有三四十歲,一身拖地長擺的秀雪雲裳,一張臉冷凝如冰,眸若寒劍,臉色冰寂一片,毫無感情波動。但她眼眸深處不斷閃過的冷光,彰顯着她心中的怒意。

    她的身邊,五個同樣一身雪衣的女子陪伴兩側,每個人都是冰雪爲肌,雪蓮爲容,絕色傾城。可以說,在冰雲仙宮中隨意找出一個弟子,放在一方都可以豔驚全城。這五人,便是和楚月嬋、楚月璃同列冰雲七仙中的其他五人。

    楚月璃五人歸來,發現竟然是宮主親自出來“迎接”,她心裏一咯噔,看了身邊的楚月嬋一眼,當先向前道:“弟子月璃拜見師父。”

    宮煜仙緩緩點頭,面色依舊冰冷,卻沒有再理會她,目光落在了夏傾月身上,臉色終於出現了一抹緩和:“傾月,你過來。”

    “是,宮主。”

    夏傾月來到宮煜仙身前,手臂上,依然綁着那條黑色的絲巾。

    宮煜仙伸手按在她的心口,少許後,她露出淡淡的微笑:“很好。十七歲之齡,卻已王玄初成,這是你的造化,也是我們仙宮的造化,看來下一任宮主的人選,已不必再糾結多慮了。接下來的半年,你須在冰極雪域的核心閉關潛修,穩固體內暴增的玄力。”

    “是,宮主。”夏傾月淺淺應聲,對於宮煜仙明示她將是下一任的宮主,她沒有拒絕,沒有惶恐,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喜,淡漠的就如聽到了一句再平淡不過的話。

    氣氛很是冷凝,宮煜仙身邊的五仙一直沒有一個人說話,都是眼神複雜的看着楚月嬋。這時,宮煜仙的目光終於落在了楚月嬋身邊,短暫一瞥後,她轉過身去:“月嬋,你隨我來。”

    楚月嬋無聲落下,一言不發的跟在了宮煜仙身後。

    “姐姐……”楚月璃呼喊了一聲,心中滿是擔心。

    這是一個擺滿着燭火和靈位的冰殿,每一個靈位上的寫的名字都曾名震天下,而這些,自然都是冰雲仙宮歷屆的先輩。

    “跪下!”站在冰殿中心,面對着衆多先輩靈位,宮煜仙心中起伏,冷喝道。

    楚月嬋跪倒在地,雙眸似冰似霧:“師父……”

    “你還有臉喊我師父!”宮煜仙轉過身來,怒聲道:“你可知道,冰雲仙宮的千年清譽,都因你而毀於一旦!你是我百年來最得意的弟子,無論冰雲訣、冰心訣的領會貫通,都遠勝她人,我時時刻刻防備着有弟子破戒,傾月只拘於形式的婚嫁,已是我的底線……但我萬萬沒有想到,第一個破戒的居然會是你!而且還鑄下了讓天下皆知,讓仙宮蒙羞的大錯!”

    楚月嬋閉上眼睛,悽然道:“弟子知錯……弟子犯下的錯,一定會全力承擔。”

    “承擔?你如何承擔?你就算在先輩面前自殺謝罪,也彌補不了你的大錯!”宮煜仙雙眉倒豎,顯然已怒到了極點:“說!那到底是……你和誰的孽種!”

    楚月嬋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迷濛,她卻沒有遲疑,而是輕輕的喊出那個名字:“雲澈!”

    宮煜仙的身體一晃,直氣的全身發抖:“孽障!真是孽障!你竟然……你竟然真的是和一個後輩……你……你……”

    宮煜仙直氣的說不出話來,雖然傳聞之中,她是和雲澈有的身孕,但宮煜仙決然不信!以楚月嬋的性情,做出這種事已是匪夷所思,但再怎麼,也不可能是和一個後輩。她怎麼也沒想到,傳言,竟然分毫沒錯!

    宮煜仙手一指靈位,厲聲道:“你現在就跪在先輩面前發誓,馬上拿到這個孩子,然後永生永世不得再離開冰雲仙宮!”

    “不……”楚月嬋搖頭,她的玉手放在了小腹部位,用力搖頭,臉上,露出了宮煜仙從未見過的乞求:“這是我和他的孩子,弟子千錯萬錯,但孩子沒有錯。請師父放過這個孩子,只要師父肯讓弟子生下這個孩子,弟子願永生不逆師父半言……求師父成全!”

    “你!”宮煜仙身體一晃,直氣的全身發抖:“到了如此地步,你竟然還是如此執迷不悟!我這一生最引以爲傲的弟子,竟然……竟然……好!你真的以爲,我不讓你拿掉孩子,你就能把他順利生下來嗎?你可知爲何我冰雲仙宮從來不許弟子婚嫁?所謂生情會影響冰雲訣修煉,純粹是藉口,最主要的原因,其一,會讓冰雲訣轉嫁至他人!其二,修煉冰雲訣,會讓軀體五臟冰寒,雖可受孕,但最多兩個月,胎兒便會寒死腹中!另外,這裏地處蒼風國極北之地,常年冰寒徹骨,就算沒有冰雲訣,同樣會寒死胎兒!這個胎兒你拿不拿掉,都只會是一個結果!”

    楚月嬋愣在了那裏,久久的發怔,忽而,她伸出雙手,一指點在丹田,一指點在心口,兩團冰藍色的光芒驟然閃起,隨之,大量的寒氣從楚月嬋裏的身上奔瀉而出,帶起大片的冰霧。

    宮煜仙大吃一驚,一下子衝到了楚月嬋身前,但卻已根本來不及阻攔……此時的楚月嬋上身搖搖欲墜,臉色蒼白無比,但神情,卻是一片輕鬆。宮煜仙雙眸顫蕩,看着飄散的冰霧,她知道一切都已無法挽回,憤怒、震驚的同時,更多的是不解和心疼,她痛聲道:“月嬋,你這是何苦……那個雲澈,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

    楚月嬋的脣瓣微微而翹,那似乎是一個想要淺笑的姿態,她輕輕的道:“他沒有給我灌什麼**湯,但是……他讓我有了一段無法忘卻的記憶,也讓我在那段時間裏,做回到了真正的女人……”

    “那五個月的時間,我力量全失,全身盡廢,本該是最灰暗、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但是,他卻讓一切,都變得和我想的不一樣。我不能走,他抱着我,即使遭遇再大的危險,他也不肯把我放下,我無法吃東西,他餵我,每一口,都爲我調的剛剛好,不讓我燙到,也不讓我涼到,我失去了力量,他一隻手保護着我,另一隻手掃清所有障礙,爲我遮風擋雨……整整五個月,他沒有一絲的不耐煩,沒有過一刻要把我這個累贅放下的想法。不知不覺中,我開始享受這種感覺,把自己的一切都依賴在他的身上,明明是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刻,我卻在希望着這樣的狀態永遠都不要結束……”

    “在冰雲仙宮,十天如一天、十年如一天、幾十年如一天……永遠只有冰雪和冰雲訣,每一天都是在重複中渡過。而那段時間,他讓我知道了活着的快樂,讓我第一次真正的感覺到自己是個女人……我之所以主動要去排位戰,是因爲在離開他之後,我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是他的影子,我對自己說是去與他見最後一面,然後絕斷情緣,但我其實只是想見他……我想見他……”

    宮煜仙的胸口劇烈起伏着,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哀嘆道:“孽緣,真是孽緣!先輩說男女之情是這世上最毒的毒藥……真是半點都沒有錯。就是這男女之情,竟然讓你爲了一個後輩而違逆門規,讓仙宮蒙羞……甚至不惜爲他自廢苦練了幾十年的冰雲訣!你……你……”

    “我不後悔……永遠都不會後悔。”楚月嬋淚眼朦朧的道:“我只悔恨一些事直到他不在了,我才真正的想明白……他已經死了,這是他在世上留下的唯一血脈,是他生命的延續,作爲他的女人,就算是爲了報答他那五個月給予我的全部,不要說冰雲訣,就算是必須以死爲代價,我也一定要把他留下……求師父成全……求師父成全!!”

    宮煜仙無力的坐倒在身後的椅子上,臉色彷彿一下子蒼老的好多,看着跪在那裏,全身散發着悽然與堅決的楚月嬋,她內心沉痛的無以復加。她伸出手,停滯在空中許久後,才用無力之極的聲音道:“起來吧……起來吧……就當我宮煜仙,從來沒收過你這個弟子……從現在開始,你已不再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馬上離開這裏,離開冰極雪域,忘記這裏的一切,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從今以後,你和冰雲仙宮再無任何瓜葛……”

    宮煜仙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她跪到宮煜仙面前,用力的一叩首,泣聲道:“師父養我、育我,如我生母……我卻犯下大錯,讓您傷心動怒,讓宗門蒙羞,我自知罪無可恕……師父養育之恩,仙宮培育之情,月嬋……只有來世再報了!”

    “不要再多說什麼了。”宮煜仙別過臉去:“走吧……你每在這裏多停留一息,體內便會多被侵入一分寒氣……若不想傷了腹中胎兒,就趕緊走吧……還要悄悄的走,不許驚動任何人,走的越遠越好……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謝師父成全。”楚月嬋再次叩首,站起身來,緩緩倒退一步:“師父,請您一定要保重身體,月嬋……無法再陪在你的身邊了……”

    聲音落下,楚月嬋艱難的後退幾步,然後用力一咬牙,快步出了冰殿,雪白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冰天雪地之中。

    宮煜仙的臉終於轉了過來,看向楚月嬋離去的方向,眼眶之下,是兩道深深的淚痕。

    許久之後,她總算平復心境,臉色恢復淡漠,沉聲傳音道:“寒雪,進來。”

    隨着她聲音的傳出,很快,一個看上去二十五六歲的女子走了進來。風寒雪,冰雲七仙排位第七,天玄境六級,同時也是冰雲七仙中年紀最小的一個。

    “通知所有弟子到冰雲大殿集合,我有幾件大事要宣佈!”

    “是,宮主。”

    宮煜仙要宣佈的大事共有三件:第一:宣佈楚月嬋被逐出冰雲仙宮;第二:夏傾月入冰雲七仙,取代楚月嬋位列首位;第三:冰雲仙宮所有在外弟子召回,即日起閉宮三年,不見外客,不收納新弟子,所有人亦不得不外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