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昏暗的空間,沒有日夜交替,亦無法計算時間。雲澈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停留了多久,他的心中,只有傾盡全力從這裡出去的執念。而第一步,就是全力恢復身上的傷勢。

    原本他後背被打出一個血骷髏,腰椎崩斷,但現在卻是完好無損,連一點傷疤都沒有留下,簡直匪夷所思!

    傷勢痊癒,玄力也恢復了九成,雲澈抓起龍闕,站在結界邊緣,沉著臉道:「在這個地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既然我撿了條命活了過來,那就絕不會允許自己再死……死的只會是你!」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

    一直到他靠近到妖人身前,妖人依然一動不動。

    雲澈一聲低吼,龍闕帶著一股驚濤駭浪般的氣勢狠狠的砸向妖人,殺死妖人,這是雲澈的唯一目標,所以他的攻擊不會有任何仁慈,這一劍,直接砸向了妖人的天靈蓋……隨著龍闕劃下的沉重軌跡,妖人卻依然沒有任何的動作,任由攜帶著萬鈞巨力的龍闕狠狠的砸在他的頭上。

    雲澈的玄力雖然只處在靈玄境初期,但他的實力卻絕不能以玄力等級來衡量,這一劍之威勢,足以將一座小山給轟裂,何況一個人的腦袋。這一劍下去,帶起一聲沉悶的巨響,周圍的空氣被強橫的排開,形成一個短暫而恐怖的真空地帶。

    龍闕劍轟在了妖人的頭部,而妖人從頭部到全身,卻連一絲顫抖都沒有,龍闕劍下,他卻緩緩抬起頭來,淡淡的笑道:「你果然是個怪胎,在這鳥陣之中居然不受壓制!而且以靈玄境的玄力發揮出如此戰力,就連我幻妖王族之中,都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我現在忽然對你所修鍊的玄功有了興趣!」

    「隕月沉星!」

    雲澈傾注龍闕的所有力量在一瞬間如泥牛入海,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隨之,一股可怕的力量帶著巨大的危機從劍身上反震而來,雲澈想也不想,閃電般撤手,但還是被離劍而出的玄力風暴轟中,悶哼一聲倒飛出去,落地之後的雲澈迅速一個閃身,退到了結界之外,半蹲下身體,喘著粗氣,眉頭死死鎖起。

    全力一擊,連他一根頭髮都傷不到。而他僅僅兩根手指的力量,就直接奪了我的武器,還把我逼開……茉莉說的沒錯,以我的實力,要殺他,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妖人手指一動,龍闕頓時化作一道灰暗的流星,穿梭過結界,在「叮」的一聲中深深的插入雲澈腳步的地面上。

    「我為什麼要殺你?」妖人反問道:「我這一生,雖然殺人無數,但還從未殺過一個無辜之人。真要算起來,把你帶進來,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對無辜之人出手!那是因為那個天威劍域的卑鄙小輩激怒了我,讓我喪失了理智,而既然你又活了過來,我也就沒有理由再殺你。殺了你,除了徒增我的罪孽,對我沒有任何好處,而留著你,至少在你死之前,我還能有個人作伴……說到底,你也不過是個可憐的受害者而已!」

    「哈哈哈哈……」妖人大笑了起來:「小輩,你還沒有資格對我說這樣的話,因為我的命,比你的命值錢的多!」他睜大眼睛,瞳孔之中放射出駭人的憤怒和仇恨,聲音也嘶啞了起來:「我從來都不怕死,百年的黑暗與孤獨,那種孤寂與絕望感比痛快的死更要痛苦千百倍!但我不甘心就這麼白白的死了,我還沒能親手屠盡天威劍域的那群老狗!他們不讓我死,那我就好好的活著,一直活到我可以脫離這裡,屠滅他們滿門的那一天!我不會殺你,但你,也不要妄想著殺了我!」

    這裡的空氣極為渾濁,體力消耗的速度也自然遠勝外界。半個多月點滴未進,再加上重傷愈,雲澈的身體一直透著一種乏力,腹中已開始傳來明顯的飢餓感。

    「但前提,是你能活到那個時候!」

    玄力到了天玄境,一年不吃不喝都沒問題,到了王玄境界,則已根本無需飲食,到了那個境界,飲食對他們而言僅僅是為了味覺上的享受,而不是為了維持生命。

    時間一天天過去,飢餓感越來越重,身體也越來越虛,到了後來,飢餓的感覺就如噩夢一般強烈。這期間,他在天毒珠里瘋狂的尋找,卻找不到任何可以食用的東西。他甚至吃過那些干化的珍奇藥材,但煉化它們,卻消耗著更多的玄力和體力……

    「第一世,我被人毒死。」

    「我可以……死的慘烈,甚至死的悲慘……但怎能被……活活的餓死!」

    我不能死……

    雲澈伸出左手,隨著天毒珠綠光閃動,雲澈的身前,赫然出現了一隻身高百尺,全身赤紅色的巨龍!只是這隻本該強大無比的巨龍,卻沒有了生命氣息,就連軀體,都被切成了無比平整的四塊。

    保存在天毒珠之中的任何事物都不會發生質變,這隻炎龍雖然已死去一年多,但依然保持著剛剛死去的狀態,那截被切下的尾端,快速淋落著新鮮的血液,而這些,都是純正的龍血!

    「我……別無選擇!我相信……我可以承受的住!就算……就算承受不住,我寧願爆體而亡,也絕不甘願被活活餓死!」

    ——————————

    【提問:一隻巨龍可以吃多少天!哦不,多少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