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成功了,但其中的痛苦與驚險,只有雲澈自己知道。以靈玄境之軀飲下了那麼多新鮮的王玄龍血,卻能活下來,而且把龍血中的大多數能量煉化,即使雲澈有著邪神玄脈和大道浮屠訣,也堪稱是一個奇迹。而若沒有這個奇迹,雲澈的結局便是徹頭徹尾的死亡。

    但剛剛從痛苦與死亡的深淵脫離,雲澈卻如瘋了一般,再次把自己置身於這樣的深淵之中。

    中間僅僅間隔到了幾分鐘的時間,雲澈的骨骼和軀體便再次爆裂,身體表面,轉眼之間又變為可怕的焦黑色,生命之火,也被摧毀到了奄奄一息。但就是這一絲絲的生命之火,卻如之前那般,無論如何都不願熄滅。

    那個詭異的銀色小塔也再次出現……整個過程,幾乎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這次,雲澈只用了六個半時辰就站了起來,全身黑色褪去,整個軀體第二次新生!

    玄力,也飆升至了靈玄境三級初期!

    妖人死盯著雲澈,驚聲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堂堂幻妖界的妖王,居然用震驚的語氣,向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少年詢問「你是怎麼做到的!」

    今天之前,不要說他人,就連他自己,也絕不相信自己有一天會對一個小輩說出這樣的話。

    而此時此刻,雲澈所呈現給他的東西,讓他內心泛起無法平息的驚濤駭浪。

    高等玄獸的血、肉都絕不是能隨便亂吃的。縱然是一個王座,要食用一隻王玄獸的血肉,都要小心翼翼,而對一個王座來說,王玄獸的血肉無疑是一種極好的補品,足以讓自身的玄力有相當的進步,這種進步雖然不至於太誇張,但卻不需通過辛苦的修鍊得來。同時,一個王座想要獨自獵殺一個同等級的王玄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縱然是王玄境巔峰面對最低等的王玄獸,擊敗容易,獵殺卻也極為困難。

    所以,即使是一個王座,一輩子也沒多少機會享用來自王玄獸的珍寶。

    但只有靈玄境的雲澈,卻在喝著一隻龍系王玄獸的血,吃著龍系王玄獸的肉……還能奇迹般的活下來!這種匪夷所思,無法想象的事的結果,也自然是無比誇張的,這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雲澈的玄力,竟是直接躥升了兩級!

    看著站起的雲澈,和他身後龐大無比的巨型炎龍,妖人的心中不受控制的冒出一個念想……他不會慢慢的把這隻炎龍全部吃下去,化作自己的力量吧?

    兩次巨大的兇險,兩次瀕死後的新生,雲澈感受到自己的皮肉非但沒有因為新生而變得孱弱,反而充盈著更多的力量,而他的骨骼,則在龍血和龍肉的衝擊淬鍊之後,變得更加堅韌,血液微微變得粘稠,就連內臟,都多了一種奇異的力量感。

    之前如噩夢般的飢餓感已是完全消失,看著自己新生的身體,感受著暴增的力量,雲澈咧嘴笑了起來,上天似乎無時不刻不在眷顧著他,他每次以性命為賭注的賭博,最終都是以勝利而告終。而這種勝利,普天之下,也只有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換做任何一個與他玄力相當的其他人,此時早已化作了一堆焦炭。

    他看向妖人,低聲道:「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我再次告訴你,為了從這裡出去,我一定……會殺了你!」

    看著雲澈冷毅的眼神,妖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低低的笑了起來:「好!我忽然,開始期待有那麼一天!現在的我,玄力被壓制到王玄境界,你以為,靈玄與王玄之間的差距,是那麼容易彌補的嗎!」

    雲澈沒有再說話,他收起炎龍的軀體,拿起龍闕,全身玄力爆發,虎虎生風的揮舞起來,每一劍都呼嘯震耳,威力無匹。

    沉重無比的龍闕在雲澈的手中撩動著漫天灰影,這個被鎮壓的地下空間開始充斥起經久不息的風浪,要鞏固暴漲的玄力,最好的方法便是將之一次次傾力釋放,雲澈,也在這一刻確定了自己的目標——提升玄力,這是他在這裡唯一可以做,也必須做的事。

    一個時辰后,雲澈已是氣喘吁吁,他把龍闕負於背上,坐下身來,很快進入了入定狀態,玄脈的五十四玄關全開,玄力的洪流在他體內快速運轉著。

    入定之中,時間走的很快,不知不覺八個時辰過去,雲澈睜開了眼睛,身體再次玄力充盈,但腹中,卻也傳來了飢餓感。

    「又開始餓了。」雲澈摸了摸肚皮,在妖人眼睜睜的注視下,重新喚出炎龍,再次在它巨尾上切下一大塊肉,將龍血瀝出,拿在手中,以玄火開始灼燒。不過這次的飢餓感當然不能與昨天相比,他烤的不緊不慢,慢條斯理,沒多大一會兒已是肉香四溢,引的雲澈直吞口水。

    龍肉的鮮美舉世聞名,這一點是其他任何玄獸都無法比擬的。但能有幸品味龍肉的,整個天玄大陸都沒有幾人,龍肉那種難以描繪的肉香輕輕渺渺的傳到了妖人那裡,讓他鼻尖顫動,十指一陣抽搐……這種世上最奢侈的肉香,對他一個百年未能進食的妖人來說,無疑是一種足以讓他失控的天大誘惑。

    但他堂堂妖王,怎能向一個小輩乞食。他一咬舌尖,別過臉去,封閉嗅覺,但馬上,他耳邊傳來雲澈牙齒撕咬和咀嚼龍肉的聲音,十跟手指也顫抖的幾乎要脫離關節飛出去。

    副作用隨之來臨,雲澈馬上迎來了又一次無盡痛苦和風險的洗禮,但這一次,雲澈不但依舊無比冷硬,而且顯得更為從容……在龍肉的力量爆發之時,他還順口把瀝出的那一碗龍血給喝了……

    被茉莉秒殺的炎龍,在天毒珠中存在了一年多,幾乎快要被雲澈遺忘,卻在這個地下空間,不但將雲澈從被餓死的險境拉回,還讓他找到了一個雖然痛苦無比,卻可以飛速提升玄力的方法。如妖人所料,在第一次、第二次的成功之後,第三次能量衝擊下的身體崩裂,雲澈只用了五個半時辰,便完成了龍力的吸納和身體的修復,然後,他便開始瘋狂的練劍、入定、練劍、入定……餓了吃龍肉,渴了飲龍血,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周而復始。

    而這個過程中,雲澈的玄力,也以一種足以遭天譴的速度飛快提升著。

    單單就提升實力而言,這裡對雲澈來說,是一個絕佳之地。在外界,他根本不可能做到心無旁騖,總會有各種各樣的人、事牽絆、打擾著他。而在這裡,灰暗、安靜。與世隔絕,沒有任何人會來牽絆與打擾他,唯一與他同在的人,也被束縛著自由。而外界所有與他有關的人,都成為了他必須以最快速度提升力量,然後走出這裡的動力!

    於是,他所有的時間都在修鍊……瘋狂的修鍊著!在最短時間內殺了妖人,然後離開這裡,是他目前唯一的目標。除此之外,他壓下所有的牽挂與思念,什麼都不再想。

    ————————————————

    滄雲大陸,太蘇門後山。

    翠綠的竹林,那座他們一起搭起的小竹屋,這是蘇苓兒最喜歡來的地方。雖然蘇橫山一次次的提醒她千萬不能自己跑到這裡來,但她總是忍不住偷偷的前來,然後在小竹屋前一坐就是一下午……僅僅是坐在那裡,沐浴著竹林的風,一次次的想著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夜晚,她就滿滿的幸福著。

    這一天的下午,她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樣,一個人偷偷的跑來這裡,依在竹屋邊,雙手托著嫩腮,水眸看著搖曳的綠竹,時不時的傻笑一聲,不知在想著什麼。

    時間緩緩的流逝,逐漸臨近黃昏,她也到了該離開的時間了。蘇苓兒站起身來,垂首看著自己……小小的手兒,小小的腳兒,玲瓏的身體,還沒有開始鼓起的胸脯……她嘴唇扁了起來,委屈的道:「嗚……要什麼時候才可以長大呢……好想明天就可以長大,雲澈哥哥就會來娶我了。」

    帶著少女的遐思,蘇苓兒又是憂愁又是幸福的想著。這時,一個刺耳的聲音忽然傳來:

    「哦?這不是我親愛的妹妹么?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哦,我知道了,莫非又來這裡思念你的那個……雲澈哥哥了?」蘇浩然不知從哪裡走了出來,不緊不慢的走到蘇苓兒身前,笑眯眯的道。

    「哥哥……」對於蘇浩然,蘇苓兒向來都不親近,甚至還有些排斥,但還是很禮貌的喊了一聲,然後又很乖巧的道:「嗯!我每天都在想雲澈哥哥,等著他早點回來。」

    「哈哈哈哈哈哈!」看著蘇苓兒的樣子,蘇浩然如同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般大笑了起來:「啊呀,我的傻妹妹,你這個樣子,真是讓我實在忍不住笑……唉!也罷,雖然有些事情所有人都懂,但卻沒有人會願意對你說出來,但我畢竟是你的哥哥,怎麼也應該為你著想,所以這個壞人,還是由我來做吧……我勸你還是放下這些不必要的幻想吧,你的這個『雲澈哥哥』,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找你的,他對父親說要娶你,不過是當時為了對付你二伯蘇橫岳,臨時編造的借口而已。」

    蘇苓兒一下子抬起頭來,小臉上因怒氣而蔓延起紅暈:「你騙人!雲澈哥哥和我說過等我長大了,他就會來娶我的……你騙人!你騙人!」

    「嘿,這種謊話,也只有你這種不懂事的小丫頭才會信。」蘇浩然不屑的一撇嘴:「那個雲澈的出身,要比我們太蘇門好上比之多少倍,他的那個妻子……哼!」蘇浩然嫉妒的一咬牙:「不但長的像仙女一樣,而且比我們太爺爺的實力還高!你有哪一點能和她相比?他身邊有這麼一個完美到極點的伴侶,又怎麼會看上你一個才十歲的小毛丫頭!不要說他,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一天的時間,就非說要娶一個才十歲的小丫頭,他說的那些話,只是一時興起,為了幫父親隨手解決二伯那事而演的戲而已,也就你才會相信。」

    「至於原因嘛,大概是那個美女受傷昏迷,父親收留他們落腳療傷,而這種超然家族出身的人,當然不願意欠我們這種在他們眼裡只是低等家族的人情,所以才出手幫個小忙,也算還了人情,你卻居然幻想著他真的會回來娶你。估計他現在,連『太蘇門』這三個字都已經忘記,就更別說會記得你。」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