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蘇苓兒對雲澈的眷戀,在外人看來會有些奇怪,甚至有些沒理由,就連蘇苓兒自己,都不明白爲什麼從見到他的那天起,腦中、心中便全是他的影子,等待他的歸來,幾乎組成了她的全部渴望。而蘇浩然的話,對她而言,無疑是世上最殘酷的語言,因爲他的每一個字,都如一根惡毒的鋼針,在狠狠的扎刺着她最美好和幸福的夢。

    “你胡說……你騙人!”蘇苓兒用力的搖頭,憤怒的喊道:“雲澈哥哥說他喜歡我,他說過會在我長大之後來娶我,雲澈哥哥一定不會騙我……是你亂說!你不可以這樣亂說!”

    “哦,是嗎?”蘇浩然咧嘴笑了起來:“他如果真的喜歡你,那他爲什麼走的時候不把你一起帶走呢?他既然那麼喜歡你,那他有沒有告訴你他家在什麼地方,出身什麼宗門呢?”

    蘇苓兒的小臉一下子泛白:“那是因爲……那是因爲……”

    “那是因爲他根本不可能喜歡你一個小丫頭,怎麼可能會帶走你,還怕你萬一真的去找他,所以連自己的出身地都沒有對你,還有其他任何人說過,你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又知道他些什麼呢?搞不好,連他的名字都是臨時編造出來的。”蘇浩然笑呵呵的道,完全不顧及自己的話對蘇苓兒是多麼的殘忍。

    “你亂說……你亂說!這些都不是真的,雲澈哥哥不會騙我,他一定會來找我的。”蘇苓兒雙手捂着耳朵,用力搖頭,無力的辯解着,眼眸中已開始盈起水霧。

    蘇浩然一攤手:“那你就繼續幻想吧。可惜我的好妹妹,太蘇門的堂堂公主,未來江東一代好男人可任你挑選,卻偏偏要傻等一個騙着你玩的人,這事要是傳出去,嘖嘖,怕是我們整個太蘇門都要被人笑話。”

    “你騙人……你所有的話都是在騙我,我討厭你!!”

    蘇苓兒捂着耳朵,遠遠的跑開,竹林的清風中,隱隱傳來她壓抑的哭泣聲。

    “蘇橫山的那個丫頭怎麼會在這裏?”蘇浩然身後不遠處,一個一身黑衣的中年人緩步走了出來,赫然是蘇橫嶽!

    “不用管她。”蘇浩然無所謂的一撇嘴,轉身道:“聽說你有重要的事要和我商量,是什麼事呢?”

    “以浩然賢侄的聰明,難道還猜不出來麼?”蘇橫嶽淡淡的笑了笑:“當然是來幫你早日拿到宗門至寶,登上門主之位!”

    兩個人對視一會兒,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

    直到夜幕降下,蘇苓兒纔回到太蘇門,一路魂不守舍。她不願意相信蘇浩然的話,但那噩夢般的聲音,卻始終在她腦海中迴盪,讓她怎麼都無法忘掉。

    雲澈哥哥會不會真的不來找我了……

    不!雲澈哥哥一定不會騙我的……他對我那麼的好,他看我的眼神,就像竹林裏的月亮一樣溫暖。

    可是,爲什麼那天他沒有帶我走,爲什麼沒有告訴我他的家在哪裏……

    我知道的……只有他的名字……其他的所有,都不知道……

    如果,他真的把我忘記了,他不喜歡我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蘇橫山走出練功房,一眼就看到了腳步輕飄無力的蘇苓兒,他連忙迎上去,道:“苓兒,你去哪裏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蘇苓兒擡起淚朦朦的眼睛,強忍着哭泣,可憐巴巴的問道:“爹爹,雲澈哥哥他……他真的會回來娶我嗎?他會不會……會不會只是隨便說說,會不會已經把我忘掉了?”

    蘇苓兒的臉頰上兀自掛着幾滴淚珠,顯然是剛傷心的哭過,蘇橫山怔了一下,蹲下身來,微笑着道:“苓兒,你用自己的感覺告訴我,你覺得他喜歡你嗎?”

    蘇苓兒輕輕一眨眼睛,點了點頭:“雲澈哥哥……一定是喜歡我的。”

    “那就是了。”蘇橫山微笑點頭:“當別人的話,和自己的感覺產生衝突時,你要相信的,當然是自己的感覺。不僅僅是苓兒,我也感覺的到,你的雲澈哥哥非常非常的喜歡你,他在看着你的時候,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生命一樣。尤其他走的那一天,我看的出,他很想很想帶着你一起走……只是,你的年紀太小,如果他現在就把你帶走,或者娶了你,一定會惹來很多很多的非議。所以,他要你等着他,一直等到你長大的那一天,他就一定會回來娶你……雖然他現在不在你的身邊,但是,你們之間已經有了婚約,還有那麼多人見證,這一點,是絕對不會被切斷的。”

    蘇橫山很明白,在雲澈離開之後,所有人都在認爲他根本不可能再回來,至於和蘇苓兒的婚約,也只是爲了解決蘇橫嶽的事而順手來的一出。但蘇橫山不這麼認爲,雲澈看蘇苓兒的眼神,還有對她的好……是完全做不得假的。

    父親的話,就如一道和熙的春風,一下子衝開了蘇苓兒所有的擔憂和惶恐,她開心的點頭:“爹爹,我知道了!我就知道,雲澈哥哥一定是喜歡我的……我會快快的長大,每天等着他回來娶我。”

    “呵呵,”蘇橫山略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自己這個才十歲的寶貝女兒原本是個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的小精靈,自從遇到的雲澈,本是情竇未開的小小年紀,卻開始整日沉浸在相思之中,還天天想着要嫁人,他這個當父親的實在是哭笑不得。他隨口問道:“是不是有人對你說了什麼讓你傷心的話了?”

    蘇苓兒輕輕點頭:“唔……是哥哥,我在竹林裏的時候,他也到了那裏,和我說雲澈哥哥都是騙我的,所以……所以……”

    “你說……你哥哥他去了竹林那邊?”蘇橫山的眉頭猛的一動。

    “嗯!爹爹,你怎麼了?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嚴肅?”

    “哦,沒什麼。”蘇橫山連忙笑了笑,他眼睛瞥了一眼苓兒外衣之下的龍鱗寶甲,將蘇苓兒的衣領向上一收,再次嚴肅的叮囑道:“苓兒,好好記住我說過的話,你這件暗金色的衣服,要隨時穿在身上,而且一定要好好的藏好,絕不能讓任何其他人看到,包括經常和你一起玩的族兄妹,如果不小心被別人知道的話,很有可能會被人搶走,明白了嗎?”

    蘇苓兒下意識的收緊了一下自己的外衣,很認真的點頭:“知道了爹爹,這是雲澈哥哥送給我的,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它的。”

    蘇苓兒總算是打開了心結,開開心心的跑開了,而蘇橫山,卻是變得心事重重。

    夜幕完全降下後,蘇浩然才悄然回到了太蘇門,他一回到自己房間,卻看到父親蘇橫山赫然站在房中,他心中一突,連忙道:“父親,你怎麼在這裏?”

    “我有話和你說……”蘇橫山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今天下午去哪兒了?”

    “我下午練功太久,有些疲憊,就到後山的竹林裏走了一圈,還遇到了苓兒,不知父親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和我說?”蘇浩然恭恭敬敬,面不改色的道。

    “你在竹林裏除了遇到苓兒,就沒遇到其他人嗎?”蘇橫山臉色微微低沉了下來,聲音也變得有些不善。

    蘇浩然擡起頭,臉上帶着驚訝:“後山的竹林一向僻靜,我的確只遇到了苓兒,和她說了幾句話,除此之外,再也沒遇到其他人,父親爲什麼這麼問?”

    蘇橫山與他對視好一會兒後,移開目光,嘆息一聲,淡淡的道:“浩然,一個成熟的男人有野心並不是壞事,沒有野心,就永遠不可能登頂。心狠手辣、陰險狡詐,也往往是一個成功的上位者必須有的東西。但這些,只適合用在敵人的身上,若是用在至親之人的身上,那麼這個人,就不能稱之爲人,而是畜生。這一點,你務必記住。”

    蘇浩然眉頭一跳,馬上用力點頭,誠懇道:“浩然謹記父親教誨。”

    蘇橫山側過臉來,淡淡點頭:“人貴有自知之明。爲父這個門主當的是否稱職,我心裏清清楚楚。很多時候,我不夠果決,不夠心狠,不夠硬氣,否則,也不會有那麼人在我這個門主面前猖狂無忌。但我蘇橫山這一生所做的所有事都是問心無愧,雖然碌碌無爲,但也對得起天地,對得起宗門,對得起祖宗……你是我蘇橫山唯一的兒子,我希望你將來……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是……孩兒不會忘記父親的話,一定不會做任何讓父親失望的事。”蘇浩然斬釘截鐵的道。

    “嗯!”蘇橫山淡淡的應了一聲,不再說話,腳步緩慢的走了出去。

    目送着蘇橫山離開,蘇浩然的臉色一點點沉了下來,隨之露出一個陰柔的笑:“雖然我有着門主之子的身份,但在資質之上,我的位置太危險了,所以我不得不提前爲自己打算……至親?嘿,我若是像你這麼迂腐、優柔寡斷,這個太蘇門將來永遠不可能有我的位置,到時候,我可就真的完了。作爲你的兒子,我怎能讓你失望呢……嘿嘿嘿嘿……呵呵呵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