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口中的一大塊龍肉吞下,又喝了一口龍血,雲澈站起身來,手指一劃,將手中的大塊龍肉切成了均勻大小的兩塊,不緊不慢的走進結界,一直走到了妖人的身前,站在了距離妖人只有一步,他可以隨時對自己發動致命攻擊的地方。

    妖人別過頭去,冷冷的道:「你是在可憐我?你我只有一個人能活,你離我這麼近,就不怕我忽然出手殺了你?」

    妖人的眼神轉了過來,他定定的看了雲澈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呵呵……好!好一個同病相憐!你的這個『可憐』,我接受了!」

    轉眼之間,大塊的龍肉便在妖人的手上被消滅個乾乾淨淨,全部進入到了他的肚中。百年空虛之後的大補,讓妖人蒼白如石灰的臉色泛起了淡淡的紅光,他吮.了一番五指,大笑起來:「痛快!真是痛快!從來沒有那一頓飯吃的如此痛快!哈哈哈哈……小兄弟,我雲滄海一輩子從不欠人!你給我的雖是一餐,但對我而言,卻是大恩一件!你這個恩情,我記下了!可惜,這裡只有肉,而沒有酒,否則就憑你護我顏面,又信我不是個小人,我就該與你喝上一大杯!」

    妖人眼睛一瞪:「這麼說,你小子也姓雲?被一起封在這裡半年,你這個狂小子連姓什麼都不肯告訴我,搞半天,原來我們竟然是同宗,哈哈哈哈!」

    「雲澈……如雲之悠,如水之澈,好名字!看來你的父親在給你起名字時,希望你一生無憂無慮,不染凡塵,但可惜,你這個處處透著怪異的小子註定不是池中之物,怕是你的父母大失所望了。」

    天玄大陸,自己的親生父母,對自己的期望也應該和師父是一樣的吧。

    妖人端過龍血,抬目看著雲澈,目光里忽然多了某種東西:「你我不屬一脈,無所謂輩分之說。若要飲此血酒,也該是我敬你……你若要敬我,除非,你現在拜我為師!」

    拜他為師?他要教自己什麼?教自己怎樣才能殺了他?這實在是有些……等等!難道他是要……

    以天威劍域對這個妖人的看重,可想而知他在幻妖界是個多麼可怕的人物,雲澈半點都不懷疑他說的話,能拜這個在封印陣法下都能施展出王玄之威的恐怖強者為師,對年輕玄者而言根本就是無法抵擋的誘惑和驚喜,對雲澈也同樣如此。但可惜,他隨身就帶著一個師父,而且是將他培養成一個怪胎的超級師父,他當著她的面再拜別的師父的話……

    「不不,絕對不是!」雲澈擺了擺手,然後一臉認真道:「前輩在天威鎮魂陣下都能如此厲害,想必前輩的真正實力是我根本無法理解的境界,能拜前輩這樣的強者為師,是我的榮幸,絕不會有不甘願之說。只是……我已經有了一個師父,如果再拜前輩為師的話,會很是不妥。」

    妖人的話里透著濃濃的傲氣,而他的傲絕對不是狂,雲澈的確不可能知道幻妖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妖王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雲澈微微一想,用儘可能不傷及對方自尊的緩和語氣道:「我的師父,的確可能比前輩稍微厲害那麼一點點……」

    劍主是什麼東西,雲澈不知道。但以茉莉所表現出的恐怖實力,和她偶爾在提到天玄大陸幾個字時所表現的不屑,足以推斷出,就算是那個什麼劍主,都不夠茉莉一個小手指頭戳的。

    雲澈不再解釋,直接道:「我知道前輩一番好意,但我無法接受,我不能對不起我現在的師父。」

    妖人動了動眉頭,也不再說話,端起碗來,同樣痛飲而下,然後把碗丟回給雲澈,道:「你不拜我為師,我無權逼你。但這龍肉我不能白吃,龍血不能白喝!你不是一心想著要殺了我嗎?那我就來調教你如何能早點殺了我!你這半年來靠著龍肉龍血,玄力進步極快,但卻沒有機會在戰鬥中得以沉澱和鞏固,和我的交手,都是電光火石間的全力攻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從今日起,我來正式成為你的修鍊對手!」

    「呵呵……」妖人淡淡的一笑:「你以為我被縛住,就不能好好的訓練你了嗎?」

    這是之前將他撞開的怪異手掌,但此時,這隻手掌的力量顯然被妖人壓制,雖然依舊帶著很大的壓迫力,但並不足以對雲澈造成徹底碾壓。他身體迅速後撤,抓起龍闕,迎擊而上,一劍砸下……讓他無比意外的是,本該只是能力題的青色手掌卻如有靈性一般忽然轉向移位,躲過他一劍之後,形狀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和他手中龍闕一模一樣,唯有顏色是青色的重劍,向他肩膀兇猛砸來。

    而玄力光芒離體之後,會隨著軌跡的延伸快速削弱。但此刻,他在震驚中發現,這個青光不但能任意化形,而且迅疾無比,氣息也始終沒有一絲一毫的削弱……就如一個**存在的異種生靈!

    妖人淡淡一笑,左手臂光芒一閃,那把變幻而成的重劍便化作青光回到了他的手臂之中:「這……是我的玄罡!是由玄脈和血脈衍生,受我靈魂控制,又可**於我的靈魂而存在的特殊力量體,可千變萬化,可完整使用我的所有招式……是我幻妖王族獨有的天賜能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