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隱春至,隨著第一縷微帶暖意的輕風,又是一年悄然而過。

    春去秋來,落葉枯黃,距離雲澈的「隕落」,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六個月。

    再閃耀的光芒,也會隨著時間的流走而逐漸暗淡。雲澈的光輝雖然只是曇花一現,但遺留下的影響力卻是經久不息,雖然現在已沒有最初那般熱烈,但「雲澈」的名字依然不時的響起蒼風帝國的各個角落。而對於那些沒有宗門背.景,又有著美好幻想的年輕玄者,他更是成為了精神信仰一般的存在。

    天劍山莊。

    凌晨四時,天才微微亮,一個身著輕便劍裝的少年便踩著暗淡的光線走到了御劍台上,腳步碰觸到御劍台的第一塊磚石時,一把釋放著妖異光芒的長劍便從天而降,落在他的手上,隨著他的手臂而縱情飛舞。

    凌傑如今已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臉上少了幾分稚嫩,多了幾分剛毅,眼神更是變得凌厲如劍。他如今的玄力已至靈玄境九級,距離靈玄境的巔峰也只有一步之遙,而他的劍意劍心,也越來越出神入化。

    天鴦劍在他手中盪起圈圈亂眼的流光,隨著他手中之間的舞動,周圍的氣流大範圍紊亂,御劍台上空飛劍的飛行軌跡也全部出現了顯著的變化。他的天賦公認強過凌雲,同時,他又比凌雲更加的努力,排位戰之後,他便再也沒有離開過天劍山莊,每日以練劍開始,以練劍結束,實力之上,在步步逼近著凌雲。

    相比之下,凌雲這段時間以來受心魔所困,進境很小。

    而他的心魔,一大半是來自夏傾月,一小半是來自雲澈。

    劍氣呼嘯之中,御劍台的天空也越來越亮,終於,第一縷日光從東方射下,天鴛劍也在這時化作一道灼眼的流光破空而去,在飛劍群中捲起一個十數丈寬的真空地帶,然後又迅疾飛下,落入他的劍鞘之中。

    「呼!」

    凌傑長出一口氣,一屁股坐倒在地,他擦拭著滿頭的汗珠,看著那把直聳入雲的邢天劍,頓時發獃了起來,許久之後,他長長的呼了一口濁氣,自然自語道:「老大,你沒有宗門,卻可以變得那麼厲害,一定付出了別人無法想象的努力。聽說排位戰之前,你甚至在最為危險的死亡荒原,停留了整整半年……唉,排位戰之後,我原本想著偷偷跑出去尋找你,就算你被焚天門追殺,我也可以和你一起逃亡,那樣的經歷一定很精彩、驚險、刺激,還能讓我真正的成長起來。沒想到,我剛認你當了老大,卻連和你一起歷練的機會都沒有了……呼!上天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凌傑轉過頭來,看向西方蒼風皇城的方向,小聲道:「也不知道公主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蒼風皇城,攬月宮。

    「公主殿下,焚天門那邊傳音過來,焚絕城少門主已定下與公主殿下的婚期,七日後上午八時三刻,焚絕城少門主將會來攬月宮迎娶公主,三皇子已讓人開始著手準備。」

    蒼月靜立在庭院的荷花池邊,一雙美眸直視著朵朵凋零中的荷瓣。她的身邊,一個宮女正恭恭敬敬的彙報。

    宮女說完之後,蒼月的神情一片平靜,她點了點頭,淡淡的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等等!婚期定下的事,我父皇知道了嗎?」

    「回公主,皇上到今時還未醒,所以還不知道。」

    「不要打擾父皇,讓他好好休息,等他醒來后再告訴他吧。」蒼月輕聲道。

    「是,奴婢告退。」

    宮女退下,一個爽朗的大笑聲傳來:「哈哈哈哈!皇妹,真是恭喜恭喜啊。」

    蒼月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的看著散漫走來的三皇子蒼朔:「我和焚絕城的婚事,你看上去似乎比我還高興。」

    「那是自然。」蒼朔笑眯眯的道:「絕城是當之無愧的人中之龍,蒼風國內,少有人能與他相比,而皇妹天姿國色,又是千金之軀,你們二人可謂是天造地設的完美一對。我和絕城是摯交,你是我唯一的皇妹,你們二人的結合,我自然是高興的很,哈哈哈哈。」

    蒼月唇瓣輕翹,微笑著道:「既然你這麼高興,那麼我這邊的各種婚事事宜,就都交給皇兄好了,想必皇兄一定甘之如飴。」

    從天劍山莊歸來之後,蒼月的性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種變化她周圍的人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雲澈的隕落似乎並沒有對她造成什麼打擊,她回宮之後,大部分時間陪伴在蒼萬壑左右,行事風格也彷彿換了一個人,不再退讓、逃避和妥協,而且變得無比強硬和果斷,以蒼萬壑之名,在蒼霖和蒼瑣攪動的皇室硝煙中,硬生生的穩住了絕大部分的中立勢力,雖然她無力阻擋蒼霖和蒼朔的爭鬥和蕭宗與焚天門的野心,卻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皇室煙雲的擴大化,這已是一個極為了不起的結果。

    這一年多的奔波,也讓蒼月的性格越來越趨於強硬,眼神之中,甚至開始盈動起讓人心悸的寒芒。

    「當然沒有問題!」蒼朔一口答應了下來,蒼月嫁給焚絕城,對他是百利而無一害,他等這一天,可是等的太久了。

    「既然如此,那一切就有勞皇兄了……另外,還煩請皇兄多提醒焚絕城幾次,來皇宮迎親那日,所帶的聘禮之中必須有『焚魂花』,見不到焚魂花,就別想我隨他回焚天門。」蒼月纖眉凝起,決然的說道。

    「這一點皇妹大可完全放心,以絕城對皇妹的一片心意,別說區區一朵焚魂花,就算是要天天的星星,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摘給皇妹。」蒼朔笑呵呵的道,看起來,他今天的心情相當之好。

    「希望一切如你所言,我要去看父皇了,你若對這攬月宮感興趣,就自便吧。」

    蒼月說完,便直接不再理會蒼朔,徑直走了出去。

    踏出攬月宮,蒼月的腳步緩慢了下來,她抬頭看著天空,手捂胸口,眼眸中所有強撐起的鋒芒全部消逝,變得迷離若霧,輕輕的,她自言自語道:「雲師弟,對不起,讓你一個人孤單了這麼久……再等我幾天,好嗎……再有七天,我就可以去陪你了……」

    ——————————————————

    天劍山莊御劍台下,一場激烈的對戰已接近了尾聲。

    轟!砰!叮!當!哧……

    碰撞聲、轟鳴聲、切裂聲……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聲聲震耳欲聾。

    雲澈的重劍大開大合,每一劍輪下,都會捲起一個驚人的玄力風暴,而青色玄罡千變萬化,凌厲無比,攻擊強度上更是絲毫不下於雲澈的重劍,上千次的碰撞之後,雲澈已全身是傷,但卻越戰越勇,猶如被激發了凶性的野獸一般。

    雲滄海一直看著雲澈與玄罡的交戰,不斷的點著頭,眼眸中滿是驚嘆。

    在這裡的十六個月,雲澈的玄力修為可謂是突飛猛進。

    如今,他的玄力等級已達地玄境六級!

    當初,凌雲從地玄境一級突破至地玄境三級,用了兩年的時間。而這個速度,在同齡人中,除了夏傾月,已是無人超越。

    而雲澈從地玄境一級到地玄境六級,只用了不到一年!

    這要是被凌雲知道,估計都能羞愧的當場自盡。

    就修鍊速度而言,雲澈足足是凌雲的十倍還多!

    當然,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源自炎龍的血肉。對蒼風帝國的玄者而言,即使是最高層次的玄者,王玄之龍的龍肉都是天地珍寶級別的存在,得到小小的一塊都是千難萬難,而到了雲澈這裡,卻是活生生的當飯吃!

    而且一吃就是一年多。

    雲澈這段時間提升的覺不單單隻有玄力,從見識到雲滄海的玄罡之後,雲澈每天有至少六個時辰的時間都在和玄罡對戰,他的實戰能力,也在這近乎瘋狂的對戰廝殺中飛速的提升著。

    雲澈兩世人生,戰鬥經驗自然豐富,但他再怎麼豐富,也不可能比得上活了數百年的雲滄海,論實力,雲滄海或許不是茉莉的對手,但若論資歷,茉莉遠遠及不上雲滄海,他給予雲澈的一些指導,都讓他受益匪淺。

    在雲澈與玄罡對戰時,最初,雲滄海把玄罡的力量壓制到一分,都能輕易將雲澈擊敗。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雲澈便已足以和一分力量的玄罡僵持,於是,他便提升玄罡的力量,從一分提升至二分,再到三分……四分……五分……而如今,雲澈所面對的,是他保留著六成實力

    的玄罡!

    他玄罡的六成力量,強度足以媲美天玄境後期!

    如今,卻又被雲澈打成了平手,整整數千個照面都沒有將他擊潰。

    「喝!!」

    大喝聲中,雲澈騰空而起,凌空化作四個一模一樣的身影……沒錯!是四個,他的星神碎影,也在一次次的對戰,無數次的施展中,成功突破至了可幻出三道虛影的第三重境!

    星神碎影所幻出的殘影,不要說人的感知與目光,縱然是玄罡,都根本分不清虛實,行動上出現了剎那的卡頓,趁著這個微小的破綻,雲澈眼睛一眯,邪神訣第三境「煉獄」強行開啟。

    兩道猩紅色的光芒蒙上了雲澈的眼睛,他身上的玄力氣息也一瞬間變得無比狂暴……在排位戰中強開煉獄,雖然只有短暫的一剎那,卻也讓他丟了半條命,昏迷了好幾天,以他如今的狀態,強開煉獄自然不至於再落下那樣的後果,但依然極不好受,但只有短短几息的話,他還可以勉強支撐的住。

    「天狼斬!」

    蒼狼咆哮,恐怖的力量將玄罡完全的籠罩,封鎖了它所有移動的方位,一道巨大的狼影從龍闕之上奔襲而出,狠狠的撞擊在玄罡之上,將它衝擊的完全變形……玄罡支撐了短短一息的時間后,如被颶風捲起的落葉一般飄飛而去,然後化作一道綠光回到了雲滄海的手臂之中。

    咣當!!

    龍闕掉落到地上,雲澈整個人也仰倒在地,大口喘氣,汗流如注,長久的激戰讓他幾乎耗盡了所有的力量,再加上「煉獄」開啟的巨大負荷,他現在基本只剩下了喘氣的力量,連一根小指頭都不想動彈。

    「這個小怪物,將來的成就,簡直無法想象!」雲滄海低聲自語道,他保留六成實力的玄罡,居然也如此之快的被他擊敗了!

    當初,雲澈說他必在兩年之內殺了他,當時他還覺得可笑,現在看來……他的那句話,說的根本一點都不誇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