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真的……是我的……爺爺?」

    「孩子……我的孩子……」雲滄海滿臉老淚:「我真是沒有想到,原來我在十九年前,就有了一個孫兒……你繼承著我們雲氏的血脈,卻受了那麼多的凄苦……一出生,便與父母分離,至今沒有相見,我這個當爺爺的,沒有給過你一絲的關懷,與你相見的第一天,卻差點親手把你打死……我真是這個世界上最無能、最混賬的爺爺……天可憐見,讓我們在有生之年,得以爺孫團聚,這百年以來,我一直痛罵老天,而現在……我這輩子,從未像今天這般感激著上蒼……」

    「我知道,我沒有資格當你的爺爺,我沒有給予你半分的照料,卻把你帶進了這個災難之地,你要怎麼恨我、怨我,都是應該……」雲滄海,這個威震幻妖界和四大聖地的強大妖王,此時卻是一字一淚,或許這幾百年所流的眼淚,加起來都沒有今日多。

    「爺……爺……」

    雲滄海全身僵挺,整個人如同一下子置身在了雲霧之中……他和雲澈相處十六個月,足以對他有最基本的了解,他天賦驚人,潛力無法估量,毅力更是讓他都深感駭然,他的性情高傲,時而會顯露張狂,尊嚴更是絕不允許被碰觸,這樣的他,雲滄海根本不奢望他會喊他「爺爺」,因為他對他有的,只有虧欠和內疚,但他沒有想到,這個血親之間的稱呼,他就在這咫尺之距下,向他呼喊了出來。

    「你願意認我……你不……怪我嗎?」雲滄海顫聲道。

    聲音落下,雲澈抬步向前,用力的抱住了雲滄海,抱住了這個他找到的第一個親人……他們之間沒有養育,甚至曾經有過怨恨與敵對,但所有的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他不會高冷傲嬌的去排斥這突如其來的親情,不會怨他沒有盡到一天做爺爺的責任……他們是親人,身體里流淌著一樣的鮮血,這一點,已足夠。

    「好孩子……我的好孩子!」緊緊擁抱住上天送到他身邊的孫兒,雲滄海的情緒之堤終於徹底崩潰,毫無形象的嚎啕大哭起來……

    「你的父親,名為雲輕鴻,我雖然已是數百歲,但卻也只有你父親一個兒子,他的天資還算不錯,和我一樣覺醒了青色玄罡。你的母親,名為慕雨柔,是同為妖皇守護家族穆家主宰之女。十二守護家族雖都是為守護妖皇一族而存在,但互相之間也並非沒有隔閡,我們雲氏家族與穆氏家族的關係一直都是最好,你的父親母親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百年前,我孤身離開幻妖界時,他們才剛剛成婚。」

    爺孫二人相對而立,平靜下來后的他們互相訴說著各自的經歷。

    雲澈沒有說話。

    自己,竟然不是天玄大陸的人。

    縱然他的心靈足夠強大,在短時間內,也難以去完全的接受與坦然。

    雲澈搖了搖頭,閉上眼睛道:「養父蕭叔叔在之後不久,被一個神秘人追問父母的下落,然後死於那個神秘人的毒手之下,養母不久后殉情……祖母在生下小姑媽后,也因思兒成疾,鬱鬱而終,我都沒來得及去看清他們長的什麼樣子……是爺爺照顧和保護我長大,待我勝過自己的親生孫兒,因為我還默默承受了無數的委屈和嘲笑……」

    雲澈緩緩點頭,默默的捏緊雙手,想起了三年前離開時在蕭鷹墓前說的話,他在心中默默的道:「蕭叔叔,我終於知道殺害你的兇手是誰了……總有一天,我會將他們的血,祭於你的墳前!」

    「它叫輪迴鏡。」雲滄海道。

    它真是輪迴鏡的話,足以解釋雲澈一直以來絕大多數的疑惑,但云滄海說出「輪迴鏡」三個字時,神情卻很是平淡,雲澈壓下情緒,試探著問道:「那它有什麼作用?」

    雲澈握住輪迴境,一陣失神。輪迴鏡該如何使用,他也完全不知道。但在他的兩世人生中,它卻完全是在自發的發揮著逆天的能力,把他連續兩次從死亡中拉回,為他篡天改命。

    滄雲大陸,他墜崖而亡……輪迴鏡第二次釋放力量,讓他又回到了天玄大陸,復甦在本該死去的身體上,而這一次,他帶著所有的記憶。在天玄大陸的這段人生雖然穿插著死亡,卻完全沒有出現斷層,滄雲大陸的那一世,就如一場忽然印在記憶里的幻夢。

    那麼它發揮作用的時機,究竟是什麼?難道是死亡?

    「我前來天玄大陸之前,將它託付給了你的父親,沒想到,他來尋我時,竟然帶上了它……或許,是他存了以它來交換我性命的想法,他真是小看了那些所謂『聖人』的卑鄙無恥!」

    雲澈沒有說話,緩緩點頭。

    【雲滄海是雲澈爺爺這件事……n多人吐槽如此好猜,毫無水準……妖人出現那幾章,我為啥要讓凌坤專門詳細的說出他兒子兒媳的事,時間也專門列了出來,不就是為了讓你們猜到這一點么!我若是不專門來這麼一個簡直就是明示的暗示,你們猜的到才有鬼————綜上所述,你們果然是不喜歡提前來個明示或暗示,而是喜歡毫無提示還帶各種誤導模式然後忽然爆炸的坑……既然如此,火星流終極群體打臉全面啟動!有膽子的放馬過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