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在始料未及之下,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第一個至親,這無疑是命運和他開的一個玩笑……只是雲澈卻無法判定這究竟是一個善意的玩笑,還是一個惡意的玩笑。

    雲澈站起身來,抓起龍闕,焚心開啟,一個全力的鳳凰破甩向了上方。

    「沒用的,」雲滄海搖頭:「邢天劍的鎮壓,比你想象的要強大的多,你就算再強大十倍,也不可能撼動分毫。」他露出慈和的笑,向雲澈招了招手:「來,到我這裡來,我們爺倆好好說說話。我可是有好多話,想和你說。」

    幻妖界的版圖、結構、習俗……雲氏一族的起始和如今的狀態,以及和妖皇一族的淵源……他和妖皇當年的友誼……現在可能在主宰者幻妖界的小妖后……十二守護家族的恩恩怨怨……幻妖界與四大聖地的恩怨……四大聖地目前的基本狀況以及實力的強大…………

    雲滄海拉著他,整整說了三天三夜,恨不能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全部都告訴他。

    「呵呵,那是當然。」雲滄海平和的笑了笑。這幾日之中,巨大的喜悅之下,他的臉色已紅潤了許多,精神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倍,尤其是一雙眼睛,不再陰冷如一潭死水,而是變得格外溫和。他把手放在胸口,緩緩的道:「澈兒,我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你。」

    這團白光是一層守護玄力,牢牢的包裹著裡面的東西。雲澈靠近了一些,這團守護光芒極為濃郁,釋放著層次高到雲澈無法理解的氣息,顯然,這應該是雲滄海被鎮壓之前所設下,他問道:「這難道就是你之前說的……希望我交給幻妖界的東西?」

    「沒錯!」雲滄海深深喘了一口氣:「拿著它,不要試圖去探查裡面有什麼東西。若有一天,你有能力去到幻妖界,就把它交到幻妖界目前的主宰……小妖後手中,一定要親自交到她的手上,不要讓其他任何人碰觸。」

    「好,你的話,我當然相信。」雲滄海欣慰的笑著,然後再次伸出右臂:「來,把你左手交給我。」

    「你現在的力量還太弱,可惜,玄力無法傳承,否則,我真恨不能把我所有的力量都傳給你……我現在的力量被大幅度壓制,唯一能為你做的,就是讓你的玄罡……提前覺醒。」

    「爺爺……」雲澈剛要詢問,忽然看到雲滄海雙目緊閉,神色凝重而堅毅,他頓時閉上嘴巴,不再多說一個字,同時儘可能的壓下自己的力量,讓全身處在毫無防禦的狀態。

    如今雲澈只有地玄境六級……雲滄海所言,是要讓還處在地玄境的雲澈,直接覺醒他的玄罡!

    雲澈並不知道,提醒覺醒玄罡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以雲滄海目前的力量,只能勉勉強強的做到……而後果,將是耗盡全身幾乎所有的力量。

    這道赤紅色光芒出現的那一刻,雲澈的心海和玄脈一陣劇烈的動蕩,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臂之中似乎多了一個東西,一個明明陌生,卻和他的血脈、玄脈都緊緊相連的東西。

    「呃!!」

    「沒事……沒事。」雲滄海擺擺手,大口的喘著粗氣,他抬起頭,看向雲澈的手臂,在看到那道赤紅色的玄罡印記時,他呆在了那裡:「怎麼會是……赤色……」

    雲滄海身為雲家之主,他和兒子云輕鴻都是覺醒強大的青色玄罡……而雲澈的天賦雲滄海看在眼中,又繼承著他們的玄脈,他原本堅信他的玄罡也至少為青色,甚至有可能是藍色,再不濟也該是綠色,卻絕然沒有想到,他覺醒的,竟然是最垃圾,被雲氏家族視為恥辱的赤色玄罡!

    不在雲氏家族長大,他並不會太直觀的明了玄罡對雲氏子弟而言意味著什麼,所以雖然是最弱的赤色玄罡,他也並沒有太大的失望感,畢竟,多了一個赤色的玄罡對他而言只會是實力的增強,而不會有什麼壞處。但他能大致的了解雲滄海的心情……他曾說過,玄罡是雲氏一族最大的榮耀,而他拼盡全力讓自己提前覺醒玄罡,必然是抱有著極大的期待,那赤紅色的顏色,無疑讓他所有的期待徹底化作失望。

    雲滄海的失望只維持了剎那便完全消失,他的話擲地有聲,發自內心,絕無半點勉強,倒是反過來在安慰著雲澈。雲澈心中溫暖,用力點頭:「爺爺,你放心,我將來一定不會比任何一個人差,將來若是回到家族,我也一定會勝過同時代的所有人,絕不讓爺爺的顏面蒙羞!」

    「不過,沒有關係。在我有生之年,能與你爺孫團聚,還與你共處這麼久,我對蒼天已是感恩戴德,又有什麼不滿足……哈哈哈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