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絕城臉上微笑依舊,道:「這些珠寶靈藥,是我焚天門的誠意。不過公主殿下不但身份尊貴,更是雪魂冰心,當然不會對這些珠寶靈藥感興趣,不知道這件東西,是否能博得公主殿下的歡心呢?」

    「這就是……焚魂花?」看著玉盒中的火焰之花,蒼月的眼神出現了瞬間的朦朧。

    「……把它給我,我會跟你走。」蒼月微吸一口氣道,然後伸出手來,將封存著焚魂花的玉盒直接拿了過來。焚絕城沒有阻攔,沒有收手的意思,任由玉盒被蒼月拿在手中。

    「一切拜託木前輩了,還請木前輩今日便以焚魂花除掉父皇身上的噬魂同命蠱。無論成功與否,蒼月都感激不盡。」蒼月用一種帶著感激和哀求的聲音道,然後轉過身去,來到了蒼萬壑的鑾駕前,掀開帘子,將玉盒放到了蒼萬壑的膝上:「父皇,這個玉盒,你要好好保管,除了黑月商會的木前輩,不能交給任何人……月兒以後或許不能繼續陪在父皇身邊了,父皇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東方伯伯,請您一定保護好父皇。」

    蒼月的眼睛輕輕閉合,睜開時,已經是一片平靜,她沒有經任何人攙扶,獨自一人踏入鸞轎,放下紅簾,淡淡的道:「走吧。」

    「呵呵,請父皇和三皇子放心,能娶公主殿下為妻,是我焚絕城三生之幸,我自然會好好待她。」焚絕城笑呵呵的道,對蒼萬壑,依然直稱父皇,彷彿沒有聽到蒼萬壑之前的「警告」,又或者壓根沒放在心上。

    公主出嫁這等本該舉天同慶的大事,卻簡單到了詭異。沒有萬千賓客,沒有歌舞盛宴,沒有八方來祝,就連僅有的舞獅,都是焚天門自己帶來的,而攬月宮僅有的,是死氣沉沉的張燈結綵,和一群群面色不安的宮女太監,整個過程,就連雙方的言語,都少的極為可憐。

    「這件事,的確沒有人直接逼迫公主殿下,但沒有直接逼迫,不代表沒有間接逼迫,蒼月公主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只希望,焚絕城不要虧待了公主。唉……」秦無傷憂愁的閉上了眼睛。在天劍山莊的那段時間,他是眼睜睜的看著雲澈和蒼月的情感日益升溫,在排位戰賽場上,蒼月的心弦更是每一分每一秒都系在雲澈的身上……雲澈雖然出身低微,但以他的天資和成就,已足以配得上蒼月公主,但奈何天妒英才……

    「恭喜焚少門主!焚少門主與蒼月公主金童玉女,天作之合,是一段足以讓世間所有人都羨慕稱作的佳緣啊。」

    「焚天門迎娶公主,是焚天門之幸,公主嫁於焚天門,更是皇室之福啊。」

    一群群在帝國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擠向前方,絞盡腦汁的拍著各式各樣的馬屁。這其中有中小宗門的首腦,有手掌頗大實力的統領、城主,有赫赫有名的散修,只不過,這些人都沒有資格被焚天門邀請參加三日後的焚天門婚宴,所以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碰碰運氣,要是能給焚天門稍微留下點印象,那都是足以吹上十幾年的資本。

    「當然是真的,這可是焚天門!」

    「快看,那個人……那是我蒼風國的第一神醫……醫聖古秋鴻!!」

    「使不得!」古秋鴻連忙上前攔住,笑呵呵的道:「今天可是你迎親的金日,怎能隨便下馬……呵呵,老夫和你祖父幾十年的交情,終於盼到你成親今日,心裡可是高興的很啊。」

    「呵呵,那是自然,今日下午,老夫就會啟程。」古秋鴻笑呵呵的道。焚絕城當著眾人之面對他如此客氣恭敬,他也倍感臉上有光。

    焚天門的隊伍在皇城之中行進的並不快,一刻鐘后,才行離到皇宮三里之外,人群也跟著移動,規模也越來越大,畢竟,如此驚人的陣仗,他們這輩子估計也就只能看到這麼一次。

    「那……那是什麼?快看天上!!」

    「飛的好快!難道是巨雪雁……不對!是風暴烈鷹……是……風烈鳥!!」

    在各種容易馴化的飛行代步玄獸中,巨雪雁雖然奢侈,但也還算常見,風暴烈鷹便相當罕見,至於以風烈鳥為代步玄獸的,整個蒼風帝國都沒有幾人,風烈鳥雖然速度不下於風暴烈鷹,耐力更是勝過幾十倍,但它作為高等地玄獸,別說馴化后完成契約,單單是活捉它,就極為艱難。

    玄獸一般不會擅闖人類的領地,而如今,一隻風烈鳥竟然飛到了蒼風皇城的上空,顯然是受人駕馭。人人紛紛仰頭,驚詫的看著這隻罕見珍貴到極點的飛行玄獸……包括焚天門的人。

    「有……有人掉下來了!」

    「廢話!能駕馭風烈鳥的人,能是簡單人物嗎?這點高度說不定對他不值一提。」

    天空中的黑影下墜的速度極快,在下落到一半時,他的手中光芒一閃,一把大到驚人的巨劍被他抓握在了雙手之中,霎時,一股如山嶽般沉重的威壓從上空籠罩而下,黑影下墜的速度,也在巨劍出現的那一剎那驟然加快,然後狠狠的落在了焚天門隊伍的前方。

    明明只是一個人從天空墜下,卻帶起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巨響聲中,大片的土地直接炸裂,碎石灰塵漫天飛舞,就連整個大地都彷彿震顫了一下,數不清的裂痕沿著地面瘋狂的向周圍延伸,最長的一道,直蔓延至數十丈之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