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人!”

    前方的焚天門弟子一聲大喝,然後迅速向前,擺成陣勢擋在了正前方。焚絕城周圍也迅速布起了一個鐵桶陣勢,雖然他們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沒有絲毫驚慌,因爲他們是焚天門!在蒼風國內根本無需懼怕任何人,如果前方這個人真的是來鬧事的,那完全就是自己找死。

    空中之人落下時的聲勢讓周圍的人羣都是一臉駭然,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別說以這種聲勢落下,僅僅是那恐怖的反震力,都足以讓他們橫死當場。

    揚起的灰塵緩緩落下,露出了雲澈冷若寒潭的面孔,他的雙目中隱射着懾人的寒光,那巨大的龍闕,更是望之悚然。

    對於忽然有人從天而降,落在前方,縱然這股聲勢彰顯着這絕對是一個高手,焚絕城也沒有半點驚慌,反而玩味的看着前方,但當雲澈的面孔,還有他手中龍闕同時映入他的眼眶時,他的面孔瞬間僵硬,失聲驚喊道:“雲……雲澈!!”

    雲澈的名字,在蒼風帝國已是家喻戶曉,幾乎無人不知,他的畫像也早已廣爲流傳。在看到他的臉時,人們就有了一種熟悉感,而焚絕城的話,更是直接讓整條寬大的街道都炸了起來。

    "雲……雲澈?哪個雲澈?難道是……"

    “還能是哪個雲澈!這個人的樣子,還有他手裏的奇形大劍,都和傳說中的一模一樣!”

    “可是,他不是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死了嗎?這可是那十大宗門都親眼所見,應該只是一個長的相像的人吧?”

    “大概……是吧?”

    ………………

    周圍的鬨鬧聲淹沒了聽覺,對於這個明明已經死去的人物,別人或許會當他應該只是個相像之人,但焚絕城卻不會認錯,相貌可以相似,但那把氣勢驚人的天玄重劍,世間只有一把!而且當初是和雲澈一起被封入了御劍臺下,還有他的眼神、他的神態,還有那種無法詮釋的氣勢,都和他認知中的雲澈一模一樣!

    看着眼前這個宛若死而復生的雲澈,焚絕城被震驚的無以復加:“你……你沒死!”

    “呵!”雲澈微微擡眸,冷笑看着焚絕城:“我雲澈的命長的很,連你都還活的好好的,我又怎麼好意思就那麼死了……我還活着,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這個聲音,也完全屬於雲澈,焚絕城的瞳孔出現了剎那的收縮,隨之又變得平靜,然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真是有趣,你雲澈的命還真是夠硬,木天北沒能殺了你,反被你所殺,所有人都以爲你被妖人打死了,隔了這麼久,你居然又活着爬了出來,我對你可真是佩服到了極點,至於失望,可倒沒有多少,看到你還活着,我反而有些慶幸,因爲你那天死的實在太‘容易’了,你殺我二弟這筆大賬,我焚天門,還沒好好的和你算呢!!”

    雲澈和焚絕城的幾句對話,讓周圍的人羣更是直接炸開了鍋。

    “他真……真的就是那個明明已經死了的雲澈?”

    “年紀、長相、武器……都完全符合!除了排位戰第一的雲澈,誰能這麼小的年紀就這麼恐怖的實力,一個落地都能把地面給崩成這樣!除了雲澈,還能膽子大到攔在焚天門的隊伍前面!”

    “聽說雲澈當初是被一個極其可怕的惡人打成重傷,然後和那個惡人一起被鎮壓到了御劍臺下……但也沒有人看到他的屍體啊!說不定他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死,現在又重新回來了!我們能認錯,焚少門主還能認錯嗎!”

    “大新聞!這可是個足以轟動全國的天大新聞啊!”

    作爲蒼風帝國的絕代傳奇,雲澈曾引發了近乎空前的轟動,如今,這個本已隕落的傳奇又活着歸來的消息,可想而知會是多麼的爆炸性,在場之中。幾乎所有擁有傳音玉的人都第一時間開始傳音,雲澈現身才幾十息的時間,他還活着的消息就如無孔不入的波紋,以極快的速度四散而去。

    “皇上!大事……出大事了!剛剛得到傳音,雲澈……雲澈回來了!他沒有死,活着回來了!”

    鑾駕中的蒼萬壑纔剛剛離開攬月宮,本精神萎靡,死氣沉沉的他聽了這個消息,全身一個激靈:“你說什麼?雲澈?不可能,簡直一派胡言,雲澈在天劍山莊隕落,這可是人盡皆知的事,怎麼可能會忽然回來!”

    “千真萬確!他現在就在皇宮之外,正攔在焚天門的隊伍面前……在場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小太監剛剛說完,一個全身金甲的侍衛統領腳步匆匆的衝了過來,急聲道:“皇上!皇宮之外出現大事,本該死了的雲澈竟然活着出現,還攔在了焚天門的隊伍前方!”

    原本全身幾乎沒有一絲力氣動彈的蒼萬壑在這時如觸電般的一下子直起了上身,用顫抖的聲音道:“快……快!擡朕前去……快!!”

    不遠處,秦無傷和秦無憂以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目光對視一眼,然後化作兩股狂風,衝向了皇宮之外。

    整條寬大的街道此時已徹底亂做一團,今天的主角本該是焚絕城,但云澈的出現,卻將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都拉到了他的身上,他在“死去”後的這段時間裏所造就的影響力之大,可見一斑。

    焚絕城身邊身影一晃,焚莫然閃了過來,目視雲澈,沉聲道:“他就是雲澈?哼,沒死更好,害死二少門主,若是就那麼死了,實在太便宜他了!我這就將他拿下,帶回宗門發落!”

    “等等!”焚絕城卻是擡手阻止,眯着眼睛道:“十三長老無需在今日動手,今天是我焚絕城和蒼月公主的喜日,如果不小心見了血,可就晦氣了。雲澈,我真不知道該佩服你的膽大包天,還是嘲笑你的狂妄愚蠢,你好不容易撿了條命回來,居然不乖乖躲起來,反而送上門來送死!不過你運氣不錯,今天我心情好的很,就再多賞你幾天活頭,我二弟的事,待和我蒼月公主完婚,我再和你好好清算……在我沒改變主意之前,趕緊滾吧!”

    焚絕城的神態語調,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審判者。畢竟,他的身邊可是有着兩千焚天門精英弟子,還有八個天玄境強者,這是一股足以在整個蒼風帝國橫着走的力量,若只有自己一個人,他對雲澈自然會極爲忌憚,但這樣一個隊伍在身邊,他哪會把雲澈放在眼中……只不過他今日要放雲澈離開,當然不是因爲“心情好”,而是雲澈這一年多以來留下的影響力實在太大,縱然是他焚天門,也不太好當着如何多人的面下手,那樣會極易遭人詬病。

    焚絕城的聲音剛落,一個顫抖的少女聲音從他身後傳來:“雲師弟……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激動到極點的聲音之中,蒼月已從鸞轎上跳下,不顧一切的衝向雲澈,香風疾拂,急切之下爆發出來的速度,讓焚絕城都只能下意識的伸了一下手臂,卻沒能來得及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直接衝到了雲澈的身前,雙手牢牢的抓住了他。

    “雲師弟……真的是你……你還活着……雲師弟……雲師弟……”

    咫尺之距,蒼月卻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淚如泉崩,激動的語無倫次,他的模樣、眼睛、劍、氣息……無不在告訴着她,她本以爲已經永遠失去的雲澈,又重新完完整整的回到了她的身邊,那巨大如夢幻般的驚喜,讓她幾欲昏倒過去。

    雲澈的神情卻格外的平淡,絲毫沒有蒼月那般的激動,甚至沒有主動上前抱住她,看着她完全被淚水沾溼的臉龐,他輕輕的道:“是我……我活着回來了,正好……趕上了師姐的出嫁。”

    蒼月嬌軀一震,慌忙的搖頭:“不……不是這樣……雲師弟,不是你看到的這樣,我……”

    “不用說了,我都明白。”雲澈打斷她的話,沒有再讓她說下去,他的表情依然平淡,平淡的讓蒼月惶恐與心慌……他如奇蹟般歸來,看到她的第一眼,卻是她正在被迎娶的畫面,連她自己,在這一刻都覺得自己是多麼的不可原諒。但她真的不是想要嫁給焚絕城,但是,她惶然之中,卻不知道該怎樣去解釋……但她今天的出嫁,卻又是鐵一般無法辯駁的事實。

    雲澈在這時忽然閃電般的伸手,抓向了蒼月的胸口,手掌直接探入她寬大的紅衣之中,隨之又迅疾伸出……掌間,已多了一把刃長三寸的細長短刃,刃尖之上,隱約有一抹淡綠色的幽光在閃動……那是屬於劇毒的光澤!

    雲澈的鼻子對毒極其敏感,在蒼月靠近時,他就嗅到了劇毒的味道。而這把被抹上了劇毒的短刃,就這麼被蒼月藏在胸前的衣襟裏!

    捏住這把淬毒的短刃,雲澈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震驚的動作,在大片的驚呼聲中,他手掌一翻,猛的把這把短刃刺入了自己的胸口……頓時,他的胸口血珠濺出,三寸長的刀刃完全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