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雲師弟……你做什麼!你爲什麼要傷自己!”

    雲澈的舉動,讓蒼月一下子花容失色,看着刀刃之下快速流淌的血珠,她更是驚慌心痛的手足無措。整個過程,雲澈的臉色卻是毫無變化,他看着蒼月,緩緩的道:“看着我忽然被插了這麼一刀,你的心一定很疼,對嗎?就像,我看到你出嫁時一樣。”

    蒼月用力搖頭,痛哭出聲:“不是……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我根本不想嫁給他的,我只是……我只是……”

    雲澈搖頭,道:“我知道。我心痛的,也完全不是這些,因爲我知道,就算我真的死了,師姐的心裏也永遠只有我。我心痛你竟然在作踐、傷害自己……就像現在捅了自己一刀的我一樣!”

    “我……我……”

    “這一刀,我要讓你知道我的痛心……同時也是我該受到的懲罰。我明明給了你承諾,卻在你最無助,最需要我的時候沒能陪在你身邊,讓你只能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試圖拯救你的父親……甚至差一點點,我就永遠失去了你……”

    蒼月在被迎至焚天門之前,便會以那把毒刃自我了斷。如果雲澈再晚回來一天,就將再也見不到她。

    刺入胸口的毒刃被雲澈拔出,遠遠的丟到了地上,傷口的血流也在瞬間完全止住。他擡起手,輕輕的拭去着蒼月臉上的淚珠,聲音終於再也無法支撐平靜,變得無比柔和、痛惜,這段時間以來對她的思念和擔心也隨着他的眼神、聲音而宣泄而出:“師姐……讓我好好的抱抱你……好嗎?”

    “嗚……”蒼月一聲撕心的嗚咽,用盡全力撲到了雲澈的懷中,雙臂死死的抱緊着他,嚎啕大哭了起來,這一年多以來所有的痛苦、思念、絕望、彷徨、恐懼……在雲澈的懷中痛痛快快的宣泄而出,那哭聲直讓周圍的人肝腸欲斷。

    雲澈也反手抱緊她,卻沒有流淚,而是滿足而慶幸的微笑着,他慶幸自己回來的還算及時,沒有讓無法挽回的那一幕發生,否則,他將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那個可怕的後果。他輕拍着蒼月的粉背,輕聲道:“師姐……以後,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要再做任何委屈自己,傷害自己的事了,好嗎?

    “嗚……嗚嗚……不會……我再也不會了……”蒼月哭泣着道。

    “也不要嫁給焚絕城,好不好?”雲澈微笑着道。

    “我……我不嫁……我永遠不會嫁給他……我只想嫁給你一個人……除了你,我誰也不想嫁……死也不會嫁……”

    雲澈嘴角的弧度又上翹了幾分:“我回來了,一切的事情,都交給我吧……願意你相信我……這個你用一生所選擇的男人嗎?”

    “……只要有你在,無論做什麼,無論去哪裏,無論結果是好是壞,我什麼都不怕……有你在……我真的什麼都不怕……”

    皇宮的人在這時急匆匆的趕到,蒼萬壑鑾駕的簾子被掀開,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擁在一起的雲澈和蒼月。秦無傷和秦無憂都早已瞪大眼睛,心中滿是震驚和驚喜。

    而另一邊的焚絕城肺都快要炸開,一張臉已經變成了徹頭徹尾的豬肝色。他的迎親之日,本該與他回宗門成親的蒼月公主,竟然當着他的面,當着無數人的面跳下鸞轎,和另一個男人抱在一起,哭的昏天暗地,說着海誓山盟……

    這簡直是比戴了十頂綠帽子還要恥辱的恥辱!

    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何況他堂堂焚天門少主!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哦不!是必然傳出去!在場無數雙眼睛,不出兩日,就會天下皆知,他未來的焚天門主焚絕城,會淪爲一個讓人笑掉大牙的恥辱笑柄!

    焚絕城雙手指節發白,咔咔作響,一張臉在極怒之下猙獰的扭曲着,終於,他的情緒直接失控,手指雲澈,狂吼道:“給我……殺了他!!當場格殺!!”

    焚天門的迎親隊伍本是面面相覷,不知所措,聽到焚絕城的暴吼聲,他們如夢方醒,瞬間行動,最前方的十幾個人頓時同時衝向了雲澈,而這時,他們頭頂一陣疾風掃過,一個人影如大鳥般凌空飛渡,先於他們直取雲澈……赫然是十三長老焚莫然!

    “啊!!”

    人羣慌忙的後退,不少人失聲驚叫,看着衝向雲澈的居然是焚莫然,人們彷彿已經看到了奇蹟般活着回來的雲澈徹底橫死當場的畫面……雲澈的強大無人質疑,奪得排位戰首位的他,是那時年輕一代的第一個人。但焚莫然在整個蒼風帝國,實力都處在最頂級的階層,在他高達天玄境七級的恐怖勢力下,雲澈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不可能有。

    “住手!!”

    一聲低喝忽然響起,這個聲音並不大,但卻如一個沉悶到極點的悶雷,讓所有人耳膜嗡嗡作響,低喝聲中,一個灰色的身影如流光一般閃過,擋在了焚莫然的面前,壓倒性的驚人氣息讓焚莫然迅速停住身體,在他看清擋在自己前方的人時,他臉上瞬間閃過一抹震驚:“你……東方休!”

    “東方府主!!”不遠處的秦無傷和秦無憂齊齊驚呼出聲。

    擋在焚莫然面前的,正是蒼風玄府的第一府主……東方休!亦是蒼風皇室所屬,乃至整個蒼風皇室的第一強者!玄力高至半步王玄!

    東方休雖爲蒼風玄府府主,卻很少在府中露面,一向來無影去無蹤,自幾年前蒼萬壑病重後,他在府中露面的次數更是急劇減少,甚至一年半載都不會出現一次……秦無傷注意到東方休之前所出現的位置,低聲道:“難道,東方府主這些年一直沒有露面,是在暗中保護皇上?”

    “應該是這樣沒錯。皇上之前的影子護衛雖然很強,但怎能與東方府主相比!皇上當年忽然病重,他自己必然察覺到了蹊蹺,所以才召東方府主護衛在身邊。”秦無憂也小聲道。

    在焚天門眼中,皇室的勢力相當之弱,龐大的軍隊雖然可在戰場揚威,但在他焚天門眼下,便如一羣可隨意踩踏的螻蟻,至於皇室的高手,更是少的可憐,但有一個人,他們無法不忌憚,那就是東方休!

    東方休看上去五十來歲,面相儒雅隨和,毫無氣勢,看上去反倒像個書生,但他說出的話,卻是一點都不溫和:“焚莫然,十幾年不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向一個連二十歲都不到的晚輩出手!”

    “東方府主!”焚莫然冷哼一聲:“這是我焚天門和這個小子的事,你最好給我讓開,小心惹火上身!”

    東方休淡淡一笑:“雲澈是我蒼風玄府的弟子,我身爲府主,當然……”

    “不用了!”

    忽然出聲打斷東方休的,卻是雲澈,他一手牽着蒼月,眼神平靜如死水:“東方府主,晚輩謝過你的好意,但這個老頭說的沒錯,這是我和焚天門的事,和皇室,和蒼風玄府,都沒有半點關係!你不需要多管閒事……你最需要做的事,就是保護好你該保護的人。”

    “師姐,保護好自己!”雲澈聲音落下,握着蒼月的那一隻手輕輕一推,將她推向了東方休。東方休的玄力高至半步王玄,全場無出其右,有他的保護,誰也不可能傷的了蒼月。

    雲澈的話讓東方休愕然,但他馬上就明白,雲澈分明是不想讓皇室和蒼風玄府與焚天門撕破臉,完全是想一個人扛起焚天門這偌大的陣仗。他本欲說什麼,目光接觸到雲澈平靜到可怕的眼神時,他將即將脫口的話咽回,帶起蒼月,緩緩的飛回蒼萬壑鑾駕的方向:“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管閒事……呵呵,讓我看看,被稱作蒼風玄府有史以來最優秀弟子的你,這次又能掀起多麼大的風浪。”

    東方府主的出現,本讓不少崇拜雲澈的人大鬆了一口氣,但轉眼,雲澈卻展露出讓人根本無法理解的狂妄,硬生生的“趕”走了東方府主……他一個才十九歲的年輕人,要一個人面對這焚天門?他拿什麼去面對整整兩千焚天門精英弟子……還有八個天玄境……其中還包括兩個天玄境後期的巔峯強者!

    他以爲他是神嗎!

    “哈哈哈哈!早就聽聞你是個狂妄到不知死活的小子,還真是名不虛傳!”焚莫然大笑一聲,便要動手。

    雲澈卻是看都不看他一眼,龍闕抓起,目視焚絕城,冷冷的道:“焚絕城,焚絕壁是誰害死的,你心裏最有數。我本與你無冤無仇,你卻設計要殺我,這筆賬,我今天暫且不跟你算……不過,蒼月公主是我的師姐,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雲澈的女人!你焚絕城連她一根頭髮都配不上,你想要娶走我的雪若師姐,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否則……給我夾着尾巴滾回你的焚天門!”

    聲音落下,雲澈驟然當先出手,龍闕掄起,直接上前,攻向最前方的焚莫然。

    “找死!”

    一個小輩,竟然主動攻擊自己這個立於蒼風帝國巔峯的絕世強者,焚莫然不屑的一笑,一手擡起,五指間紫炎爆燃,他剛要抓向迎面而來的雲澈,忽然眼睛一花,眼前的雲澈,竟然一瞬間變成了四個……

    毫無預兆,毫無玄力波動,且這四個身影完全相同,無論外在、氣息,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差別!

    焚莫然活了幾十年,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身法技,短暫的一愣間,雲澈的真身已從焚莫然身側一閃而過,直衝焚絕城。

    堂堂焚天門長老級人物,竟然被一個小輩直接晃身而過,別說拿下,就連一瞬間的阻擋都沒有做到,他差點沒被當場氣炸了肺,轉過身來,氣急敗壞的吼道:“狡猾小輩……保護少門主!”

    隨着雲澈高速逼近,焚天門的弟子頓時蜂擁而上,一一把把火焰刀舞起漫天的火龍籠罩向雲澈……

    這兩千焚天門弟子,足有一千三百個靈玄境,七百個地玄境。

    這樣一個龐大而奢華的精英隊伍,聯合起來那連綿不絕密集無比的攻擊,威脅性上還要勝過八個天玄強者的聯合。

    但今天,他們遭遇的是雲澈。

    雲澈的重劍,專治人多!

    敵人越多,重劍之威便越是能發揮到極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