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誰都沒有想到,最先出手的居然是雲澈!他居然真的動手了……而他的出手,意味着他將一個人對抗這恐怖的焚天門隊伍,而且沒有了迴轉的餘地!

    這支兩千多人,而且縱然在焚天門都是精英的隊伍,別說一個少年人,就算是蒼風帝國除四大宗門之外的一等宗門,都沒有任何抵抗的可能!

    雲澈的舉動,已不能稱之爲狂妄和瘋狂……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雲師弟小心!”

    雖然蒼月早已看慣了雲澈的各種驚人舉動,但這次,依然被雲澈嚇的心臟差點跳出胸膛……這次他面對的不是焚絕城一個人,而是一個龐大的焚天門隊伍!這其中,還有八個天玄境的超級強者!

    蒼萬壑也是大驚失色,看到雲澈活着回來,他是驚喜萬分,絕對不願他隕落在這裏,他用急促的聲音道:“東方休,快阻止他!朕要全力保下他,絕不能讓他死在這裏!”

    東方休卻沒有任何行動,他看着雲澈,平靜的道:“現在的局面,並不是我能夠阻攔下來的,皇上也不必太過擔心,靜觀其變吧,我絕不相信,一個沒有宗門支持,卻能以十七歲的年紀奪得排位戰首位的怪才,會做出把自己置身於死地的愚蠢舉動。他或許,有着自己的什麼打算。”

    ←,ww¤w.

    “滾開!!”

    一聲大喝震顫着所有人的雙耳,面對合攏過來的幾十條火龍,雲澈卻如沒看見一般不閃不避,任由大片的赤炎灼燒到自己身上,龍闕掄起,一記霸王怒砸向了前方。

    轟!!

    一聲巨響,大地被狂暴的撕裂,滿地沙石如噴泉一般被揚起數十丈之高,前方圍攻雲澈的十幾個焚天門高手全部慘叫一聲,遠遠的倒飛了出去,那些圍繞着雲澈飛舞的火焰也全部被撕開,然後快速的消散。

    “什……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

    這一幕,讓所有人驚然失色……關於雲澈的傳聞舉國皆知,他的實力,也自然早已被所有人熟知。十六個月前,他奪得排位戰首位時,玄力爲真玄境十級,卻驚險擊敗了地玄境的夏傾月,足見他極限狀態下的戰力足以媲美地玄境初期。而剛纔圍攻他的十三個人,全部都是地玄境的強者!

    竟然被雲澈一擊全部震開!

    不對!

    絕對不僅僅是震開。被震飛的這些焚天門弟子,落地之時竟然沒有一個能站起來……他們的胸口,分明都爆開了一蓬巨大的血花!

    一劍,重傷了十幾個地玄境強者!

    僅僅一劍,一個照面!!

    所有人都驚呆在那裏,就連身爲帝皇的蒼萬壑瞳孔都出現了大幅度的收縮,熟知雲澈原本實力的秦無傷更是震驚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的實力,在各種版本的傳聞中被大幅度的誇大着。但此時,人們所看到的雲澈,他的實力,要遠遠比傳聞強出不知多少倍!一擊重傷十幾個地玄境,這至少是天玄境中期的戰力!

    焚天門的人更是被狠狠的嚇了一大跳,焚絕城的眼珠子都差點沒跳出眼眶,他原本平靜的臉色瞬間瀰漫起了驚慌,身形開始緩緩後退,口中無意識的低念着:“不可能……這不可能……”

    “看起來,這個雲澈的實力,要比傳聞的還要誇張。”焚斷滄出現在了焚絕城的身側,微微皺眉道:“如此年紀,竟然擁有這般實力,簡直匪夷所思!我們焚天門,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他的的確有狂傲的資本……如果他隱匿起來,待羽翼豐滿,將是一個可怕的敵人,但憑這樣的實力就跳出來在我們面前撒野,簡直無知愚蠢至極。”

    “三叔,你要出手嗎?”看到身邊的焚斷滄,焚絕城的心慌一下子全部消失。

    “我還不屑於向一個晚輩動手。他不會不明白自己在幹什麼,看他的樣子,應該是以你爲目標而來,我現在的任務就是保護你,萬一他真的能衝過來,也別想動你一根頭髮。”焚斷滄淡淡的道。

    焚斷滄說的沒錯,雲澈自然不會天真到認爲自己真的能對付這恐怖的焚天門。單單是天玄後期的焚莫然和焚斷滄,他就幾乎不可能戰勝。他的目標,就是焚絕城……焚絕城作爲未來的焚天門主,只要拿下他一個人,便完全足夠了!

    但在這重重保護之下拿下焚絕城,這在在場所有人眼中,都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雲澈一路向前,直逼焚絕城所在的方向,擋在他前方的人無一不是高手,但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雲澈的實力此時已達到了怎樣的層面,更不會理解他手中的重劍之威有多麼的恐怖霸道。

    “喝!”

    雲澈重劍橫掃,一聲轟鳴,前方衝來的二十多個焚天弟子被一瞬間全部掃飛,慘叫連天。普通武器之下的壓制,往往只針對單個或少數人,而重劍的壓制一旦形成,縱然面對千軍萬馬,也是勢不可擋。雲澈的重劍之下,這些焚天門的強者們輕則重傷,重則斃命……焚天門本就想要他死,他自然也就不在意和焚天門結下更大的仇怨,出手毫不留情,在焚天門還未完全反應過來時,已是數十個焚天門弟子橫死在他狂暴的劍威下。

    轟!!

    又是一聲巨響,側方逼近的十幾個焚天弟子還未近身到五丈之內就被全部轟飛,最前方的三個人身體直接被轟成兩段,漫天灑血……這恐怖的威力,讓周圍所有看衆駭然失色。

    “喝啊!!”

    焚天門的隊伍中,一片憤怒的大吼聲響起,足足五十多個焚天弟子從後方高高躍起,幾十把赤紅色的焚天刀當空落向雲澈,四周,密集的焚天弟子更是蜂擁而上,鐵桶般的圍攻陣勢下,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將雲澈牢牢籠罩,雲澈臉色一陰,星神碎影發動之下驟然閃身,身體已在所有人措手不及間出現在了二十多丈的高空之上……

    “全都滾開!!”

    雲澈的身影如流星般墜落,龍闕猛然下斬,一記隕月沉星轟然砸下,毀滅性的力量向下方狂涌而出,頓時,下方足足近百個焚天弟子在狂暴到極點的力量之下如被泰山壓頂,一大半直接被壓倒在地……那股讓他們絕望的力量,也在這時無情的落下。

    “轟!!”

    大地狠狠的震顫了一下,街道兩邊的房屋瞬間倒塌了數間,十幾丈的土地被完全掀起、落下,將一個個被狂暴力量完全轟碎的屍體埋葬其中。那些處在力量爆發邊緣的焚天弟子也如被重錘轟擊,遠遠的飛了出去,後方,原本要衝上來的焚天門弟子全部瞠目結舌,全身打顫,哆嗦着不敢向前。

    周圍的看衆雖然都離的足夠遠,但依然有不少人被那可怕的震盪力震盪在地,他們坐在地上,徹底傻眼,完全忘記了要站起來。

    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雲澈?

    傳言都是假的嗎?他分明要比傳言的強大十倍……百倍!那力量之恐怖,幾乎超出他們平生所見之最!如此多的焚天門精英強者,在他面前,竟然如一羣螞蚱般不堪一擊。

    雲澈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個十幾丈的大坑,他的落點就在大坑的中心,龍闕深深的插入地面之上,但他的停滯只維持了短短的一瞬,龍闕劍般已被他瞬間拔起,身化流光,迎向焚天門的人羣,直衝焚絕城所在方位!

    踏過大片的屍體,前方又臨近了密集的焚天弟子,但此時,這些焚天弟子衝上來的腳步卻是畏畏縮縮,臉上也分明掛着恐懼。他們無法想象,這個明明看上去還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而這並不是最關鍵的。最可怕的是,這個實力恐怖的傢伙,下起手竟然根本不留任何餘地,竟是招招死手!而且死在他劍下的同門,都沒有幾個能留下全屍。

    這個世上,有幾人敢殺焚天門的弟子?平常,即使是超然宗門之間的衝突,也充其量是重傷,誰也不敢下死手和對方徹底撕破臉……

    但這個雲澈,他簡直就像是個瘋子!

    居然真的在肆無忌憚,狂暴冷血的殺着他們焚天門的人!而且是一片一片的殺!

    這樣的局面,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就連原本還沒太當回事的焚斷滄,在看到那成片的屍體之後,都勃然變色。

    “小小年紀,竟如此狠辣和不留餘地,他是鐵了心要和我焚天門成爲死敵嗎!”焚斷滄滿臉怒色,低吼道:“幾位長老,不要顧忌身份,馬上動手!不然會有更多的門下弟子死在他的手上。”

    最前方的十幾個焚天門弟子面對快速逼近的雲澈,硬着頭皮衝了上去,這時,一聲暴吼從上空傳來:“畜生,受死!!”

    一個白髮老者從雲澈的上空當空飛墜,雙手握爪,全身火焰沸騰。

    “雲師弟小心!!”蒼月驚叫道。因爲此時衝向雲澈的人,是焚天門隊伍中的八大天玄高手之一!

    天玄境的恐怖力量之下,雲澈身邊的空氣被瘋狂攪動,然後忽然捲起了一個灼熱無比的漩渦風暴,一股巨大的撕扯力當空襲來,幾欲將他撕裂。

    在這樣的氣勢壓迫之下,雲澈面色沉寂,目光如九幽寒星,冰冷懾人,迎着巨大的紫焰風暴,龍闕一劍砸上。

    砰!!

    一聲爆響,數丈高的紫炎風暴,竟被龍闕直接切成了兩半,然後轉眼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什……什麼!?”那名天玄境的老者本以爲自己出手,隨手一擊就足以將他擊潰,沒想到,自己足足用了八成力量的一擊,竟被雲澈輕而易舉的轟滅,他死死瞪大眼睛,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在我面前玩火?”雲澈沉眉冷笑:“找死!!”

    身後,危險的氣息在極速逼近,焚莫然已經氣急敗壞的衝了過來。雲澈沒有轉身,看着周圍想要攻上的焚天門弟子,冷然一笑,龍闕一甩,一朵巨大的火蓮以他的身體爲中心瘋狂綻放……

    “焚星妖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