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蓮無情綻放,將周圍大片的焚天弟子籠罩其中。修煉焚天訣的他們對火焰之力都有着相當的抵擋能力,但他們的火焰抵抗能力,在鳳凰之炎之下,根本等同不存在。

    巨大的火蓮之下,上百個焚天弟子只掙扎了幾息的時間,就被燒成了焦炭,那個攻擊雲澈的天玄老者也被火蓮籠罩……當赤紅色的火焰花瓣臨近時,他不屑的冷哼,因爲赤色之火基本是最低等的玄火,對能燃燒紫色玄炎的他來言,簡直不堪一提,但馬上,他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頭髮、鬍鬚,還有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間全部燒着,全身更是灼痛的如同被烙鐵印滿了全身,他在慘叫聲中玄力全開,狂逃而出,終於逃出火蓮籠罩時,全身衣服已焦黑一片,不堪遮體,頭髮鬍子被燒掉大半,身體更是燒傷多處,狼狽到了極點。

    後方追來的焚莫然在火蓮近身的那一瞬間便大驚失色,慌忙後退,又被逼到了幾十丈之外,臉上全是震驚。

    華麗而恐怖的火蓮,震顫着所有人的眼睛和心神。眼前的畫面,就如不真實的幻夢一般……雲澈身上爆發的火焰,其恐怖,竟然大大超過了以玄力爲靈魂力量的這些焚天門強者!將這些修煉着蒼風帝國最強火系玄功的超級強者燒的如此狼狽悽慘!

    焚絕城的眼睛瞪大,表情宛若石化。他身側的焚斷滄驚聲道:“這是……鳳凰炎!他能施展鳳凰炎的傳言……竟然是真的!”

    雲澈的鳳凰炎,在當年的排位戰便已暴露。而焚斷滄作爲焚天門的閣主級人物,又是終生修煉火系玄功,又怎會不知道天玄大陸最強的火焰之力——鳳凰炎以及以其爲載體的《鳳凰頌世典》。

    焚星妖蓮的綻放,也更進一步的摧毀着焚天門弟子的心理防線,在火蓮消失之後,周圍的焚天門弟子全部眼神瑟縮,根本沒有一個人再敢向前。而這時,雲澈的後方一個憤怒的暴吼聲響起:“小輩,納命來!”

    雲澈的這把火,也徹底燃起了焚莫然的怒火,他全力的追了上來,一掌抓向雲澈的後背,全身紫炎瘋狂燃起,在極速前衝下掠起長長紫色炎影,遠遠看去,就如一條紫色的火焰巨蟒吞噬向雲澈。

    面對焚莫然,雲澈絕不敢大意,但也絲毫不懼,更沒有要避開他攻擊的意思,而是龍闕甩起,一個“霸王怒”正面迎擊了上去……正面對撞,他還從來沒有怕過誰!

    “啊!小心!”雲澈的舉動,讓蒼月一下子花容失色。

    “快閃開!”東方休也是大吃一驚,失聲吼道。同爲天玄境,但焚莫離和之前的那個老者不一樣,他的玄力,可是高至天玄境七級!縱然在焚天門,實力都足以列入前十!而他的這一擊,又是盛怒之下轟出,幾乎是他的全力,雲澈就算再厲害,又怎麼可能抗的下天玄境七級的超級強者的全力一擊……正面迎擊,完全和找死無異。

    雲澈卻是充耳不聞,重劍的力量如火山一般爆發而出,狠狠的撞擊在了焚莫然的火焰巨蟒上。

    轟~~~~

    那一聲巨響,沉悶的就如天空的兩朵暗雲相撞,深紫到灼眼的火焰巨蟒在重劍之力的衝擊下一瞬間扭曲變形,然後就如紙糊的一般變得粉碎……重劍的力量也在絞碎巨蟒後完全消散,彼此,都沒有傷到對方一絲一毫。

    那些本以爲雲澈這一下會吃大虧,甚至直接被打個半死的人直接懵了過去。

    這是來自天玄境七級,真正的巔峯強者的一擊,居然在正面對撞下,被雲澈完全的擋下了!這根本是徹底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縱然是東方休這樣的絕世強者,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駭然……真玄敗靈玄,靈玄敗地玄,這種跨越大境界戰勝對手雖然極其之難,但都有過記載,即使出現,也並非太過不可接受。但云澈地玄境的玄力,竟然對抗住了一個天玄境七級的超級強者,這縱然在蒼風帝國曆史,都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

    強大的惡犬有時能和兇狼相爭,但從未聽說過幼貓能和猛虎抗衡的!

    最爲震驚的無疑是焚莫然,剛纔那一擊,他用了多少分力氣自己清清楚楚,如此的年紀,如此的實力,讓他平生第一次對一個年輕人產生了驚懼之心……這般年紀便已如此,又與焚天門註定成死敵……此子,絕對不能留!

    “焚天血爪!”

    焚莫然對雲澈的實力產生了驚懼,心中更是生出了必殺之心,這次出手,赫然是焚天門的絕招之一……只有天玄境才能領悟的極強玄技。霎時,他的身前一片血浪滾滾,血浪之中,一隻巨大的血色巨爪狂暴涌出,抓向了雲澈……

    這一記血爪所帶來的威壓,要比之前的紫色巨蟒強出數倍,勢要將雲澈一擊必殺!

    雲澈眉頭沉下,一臉凝重,剛要準備全力迎擊,忽然感覺到後方不同方向,數個強大的氣息正在急速靠近……其他幾個太玄境的強者,也已真正的認識到雲澈的強大,再也不敢自恃身份,齊齊攻向雲澈。

    雲澈剛要擡起的龍闕迅速放下,直接以身體迎向了焚莫然的血爪。

    焚莫然一愣,然後狂笑起來:“你是知道自己已經活不了,所以自己找死嗎?哈哈哈哈!能死在老夫的焚天血爪下,你也不算白死!”

    雲澈的舉動,再度讓周圍的人心臟停止。就在雲澈的身體距離血爪還要不到一尺之距時,他的身體周圍,一個半透明的屏障瞬間張開。

    “隕月沉星!”

    砰!!

    巨大的血爪狠狠的撞擊在邪神之力築起的屏障之上,一團滔天血浪在半空轟然炸開,巨大的力量將幾十丈之外的人羣都衝翻在地,半天無法站起。但在隕月沉星的守護之下,雲澈沒有被傷到絲毫,而是藉着焚天血爪所造成的巨大沖擊力,如流星般遠遠竄出,瞬間衝過幾個即將靠近的天玄強者,躍過後方的焚天門弟子,直衝焚絕城。

    以天玄境的眼力,自然看出雲澈根本毫髮無傷,反而藉助焚莫然的力量瞬間穿過所有障礙,逼近了焚絕城……焚莫然整個人懵在那裏,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好小子!”東方休大讚一聲!

    “好小子!”焚絕城身邊的焚斷滄同樣不自禁的一聲讚歎,然後一個閃身,擋在了焚絕城的身前,面色一片沉靜。雲澈也在這時終於衝到了這裏……從焚斷滄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還要超過焚莫然的壓迫感,但他沒有絲毫畏懼,如雄鷹般俯空而至,龍闕攜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勢猛然砸下。

    而來自重劍的威勢,也讓焚斷滄微微色變,提起的手掌玄力再涌,以足足九成力迎了上去。

    轟!!

    焚斷滄燃燒着紫炎的手掌與雲澈的重劍狠狠相撞,一聲重響,雲澈被巨大的反震力震的後翻了出去,焚斷滄也是連退三個身位,整隻右臂一陣發麻,心中更是大吃一驚,因爲剛纔的一擊,他用了整整九分的力量,卻差點被雲澈完全抵擋下來。

    如此年紀便已如此,將來,根本不堪想象。

    焚斷滄心中無法不驚歎,此子將來成長起來,必將是足以載入歷史,轟動整個天玄大陸的人物,若是年年輕輕就夭折,實在太可惜……但他偏偏是焚天門的敵人,今天又殺了這麼多焚天門弟子,身爲焚天門人,絕對絕對不能讓他活到完全成長起來的那一樣。

    焚斷滄的心中頓時衍生出和焚莫然一樣的殺機,他的左手在一瞬間推出,一招和焚莫然一模一樣的焚天血爪猛然釋放,狠狠的撞擊在還未恢復平衡的雲澈身上。

    砰!!

    巨大的血浪當空炸開,雲澈就如一枚從空中發射的炮彈般飛向了下方,轟然砸在了地上,把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但地面的沙塵纔剛剛揚起,一個人影從從中驟然飛起,澎湃的重劍之力直轟他的面門。

    “什……什麼!?”焚斷滄的瞳孔瞬間收縮。

    剛纔的焚天血爪,結結實實的砸中了雲澈,僅僅是對他身體造成的衝擊力,都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坑。這樣的力量,足以將一個地玄境後期強者的身體直接砸成碎片,就算對方是一個和自己同級的人物,正面受了這一下,也要半天回不過氣來,而云澈居然像沒事人一樣瞬間又反攻了回來。

    想到雲澈在焚莫然的焚天血爪下非但安然無恙,反而借力而至……焚斷滄瞬間想到,難道他有什麼特殊的護身法寶或護身玄技?

    焚斷滄面色一陰,手掌一抓,一把七尺多長的火焰長刀已被他抓在手中。堂堂焚天門的閣主級人物,對付一個小輩居然動用武器,說出去無疑是個笑話,但面對雲澈,他的心裏也開始驟生越來越強烈的不安,心中唯一的念想,就是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將他擊殺……他能抗住焚天血爪,難道還能抗住焚天刀嗎?

    面對焚斷滄的焚天刀,雲澈卻是不閃不避,雙手緊握龍闕,呈現着絕對的攻擊姿態,竟似根本沒有看到焚斷滄手中的焚天刀……直到焚天刀當空劈下,他也沒有半點避讓的動作。

    “找死!!”

    焚天刀帶着灼熱無比的氣浪斬下,重重的斬在雲澈的左肩上,一大蓬血花瞬間爆開,刀刃也完全沒入皮肉之中,然後,被他的肩骨死死的抗住。

    “呃……”焚斷滄的雙目一下子變成了銅鈴般大小,驚駭欲絕。他這一刀切實,就算是個有着天玄玄力護身的強者,都能給剁成兩半,卻被雲澈就這麼以肩膀抗了下來……而云澈手中的龍闕,也在這時,結結實實的砸在了焚斷滄的胸口之上。

    “滾開!!”

    砰!!

    一聲巨響,焚斷滄的護身玄力只維持了一息的時間卻轟然破碎,上身一下子失去了知覺,大腦之中也如涌入了萬千只黃蜂般嗡嗡作響,整個人如一捆稻草般遠遠的飛了出去……

    焚斷滄的攻擊,雲澈完全可以以“封雲鎖日”擋下,但施展“封雲鎖日”時,他的全部玄力都將集中在防禦上,幾乎沒有攻擊的能力,所以,他便以自己的肩膀去硬抗這一擊,而換取重擊焚斷滄的機會……他自信以自己不啻於真龍的強橫身體和第三重大道浮屠訣的守護,縱然是焚斷滄,也別想將他的身體切斷。

    正常的交手,他或許能勝焚莫然,但基本不可能是焚斷滄的的對手。但他不正常的手段卻是極多,別說將焚斷滄轟開,就算是今天殺了他,他都有至少五分的把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