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眼睛一眯,微笑著點頭,滿意的道:「不錯不錯,這才是你們該有的態度嘛。哦,你叫焚斷滄?嗯,確實不錯,比某些只想他們少門主早些死的蠢貨強多了。」

    雲澈口中的「蠢貨」,自然是指焚莫然,焚莫然這一刻差點吐血,他全身顫抖,大腦眩暈,肺疼、肝疼、膽疼、腸子疼、膀胱疼……憤怒和屈辱填滿了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一張臉紅的像血,卻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因為他一旦出口,就會狠狠的報應在焚絕城的身上。他活了幾十年,從未像今天這般憋屈恥辱……

    他不敢對雲澈出手,就連罵的膽量都沒有,只能用怨毒到極點的眼神死死盯著雲澈,恨不能將他生吞活剝。

    焚斷滄比他好不了哪裡去。他一個成名幾十年的天玄境至尊強者,竟然在被一個才十九歲的小輩讚賞……

    被一個小輩讚賞啊!!

    比起這種屈辱的「讚賞」,他寧願被一個絕世強者一巴掌打成半死。

    雲澈說完,還「大發慈悲」的把腳稍微抬了抬,讓焚絕城的喘息能舒服些。只不過焚絕城在雲澈兇殘的折騰下,已是意識遊離,就連慘叫聲都淪為痛苦的哼哼聲,簡直凄慘到了讓人不忍直視。

    「不過有一句話,你倒是說£↙,︾.錯了,我根本不需要你做什麼所謂的擔保放我走,我若是想走,你們這些人,還沒資格攔得住我!」雲澈狂傲的道。

    這些話,讓焚斷滄心中一凜,他不敢說多餘的話,連忙點頭道:「是是,你能在重重包圍下劫走我們少門主,當然也有能力安然離開……」他一咬牙,道:「只要你今天放了我們少門主,你和我們焚天門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焚天門絕不再追究!」

    焚斷滄這些話說的容易,但傻子都不會相信焚天門能做到。拋開之前的恩怨,就憑今天把焚絕城虐成這慘樣,焚天門絕對會與雲澈不死不休。

    「是嗎?」雲澈冷哼一聲:「看來我是高估你的智商了,我雲澈需要你焚天門撇清和我的恩怨?我今天是來幹什麼的,難道你眼睛瞎了,看不到?」

    雲澈目光抬起,冷冷的道:「我今天,當然是來搶婚的!!蒼月公主是我雲澈的女人,他焚絕城算什麼東西,一隻連癩蛤蟆都算不上的廢物,居然也妄想染指我的女人……我今天可以不殺他,也懶得殺他,想讓我放了他?很簡單,那就是你們帶著這個廢物,馬上滾離蒼風皇城,回你們的焚天門去,至於你們來迎娶的蒼月公主,就乖乖的交給我。」

    雲澈雖然已經把焚絕城虐待個半死,但的確不會殺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這場爭鬥,他是孤身一人,沒有讓蒼風玄府與皇室有任何參與,所以即使重創焚絕城,殺了焚天門兩百弟子,更讓他們顏面盡失,也不會因此而牽連到皇室與蒼風玄府。但若殺了焚絕城就不一樣了。少門主被殺,焚天門必然暴怒瘋癲,失去理智,遷怒於蒼風玄府和皇室再正常不過。

    另一個方面,他就算孑然一身,殺了焚絕城之後要在這樣的重重包圍下逃走,也絕不像他陳述的那般簡單輕鬆。

    焚斷滄氣極憤怒的數次想要吐血,對方劫持少門主,踐踏焚天門尊嚴,他還要好言相求,他感覺這個世界上再也不可能有比這更憋屈的事……

    但這才過去喘幾口氣的時間,他便發現……居然還真的有!

    因為這個雲澈還要搶他少門主的婚!!

    他們迎親而來,聲勢浩蕩,早在一周前就天下皆知,請帖也早已飛向了蒼風帝國的各大宗門權貴,若是就這麼被奪走蒼月公主,他們焚天門的尊嚴和顏面,將是被狠狠的踩到狗屎里!足以被天下人恥笑幾十年!

    但是,如果不順從他的意,他們焚天門丟掉的不僅僅是臉,還有少門主的命!

    焚斷滄四肢哆嗦,兩眼發黑,那口好不容易完全壓下的逆血在急氣攻心下直衝到了他的喉嚨,他死死吸下一口氣,用盡全力把逆血吞下來,用無比顫抖的聲音道:「好……好!你把我們少門主放了,我們會留下蒼月公主,馬上離開蒼風皇城!」

    雲澈之前的狠辣歷歷在目,他縱然怒到極點,也絕不敢衝動。別說拒絕和怒罵,就連爭執和討價還價都不敢有。

    焚莫然猛的向前一步,想要對焚斷滄說什麼,但張了張嘴,卻是半句話都沒說出來。

    此時雲澈手中縱然是個長老級的人物,到了這一步,他們也不會就範,而是會選擇強行上去殺滅他,但云澈手中的卻是少門主……他們除了就範,還能有什麼選擇?

    以往,別說焚天門的長老、閣主級人物,就算是一個普通的焚天門弟子,只要搬出焚天門的名號,就能壓的對方全身哆嗦,但這個雲澈非但對他們焚天門沒半點畏懼,反而用無比狠辣的手段壓的他們連一句讓他不滿的話都不敢多說,如果肺真的能氣炸的話,他一百個肺也早炸沒了。

    「哈哈哈哈,很好!看得出,你在這群人中的話語權最高,既然你如此痛快,那我自然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了,你們的少門主,就還給你們吧,相信他身上的傷,對你們焚天門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聲音落下,雲澈飛起一腳,將焚絕城踢向了焚斷滄,後者先是一愣,然後慌忙將他接在手中,對面,雲澈的聲音冷冷傳來:「但願你不要忘記了剛剛才說的話,馬上帶你們的少門主離開蒼風皇城!」

    雲澈就這麼直接將焚絕城還給了他們,讓焚斷滄都兀自有些不敢相信。他剛要說話,他的身後忽然一股殺氣四起,焚莫然全身玄力瘋狂涌動,如一頭雄鷹般猛然飛撲向了雲澈。

    「住手!!」

    焚斷滄心中一驚,快速出手,將焚莫然從半空硬生生拉了回來:「十三長老,你幹什麼!」

    「當然是殺了他!難道還真的順了他的意,還放他離開不前?那我焚天門可還有一絲顏面在?」焚莫然噴涌著怒火道。雲澈終於做出了一件在他眼中猶若白痴的行為……竟然就這麼把焚絕城還給了他們。沒有了焚絕城的牽制,他哪還有半點顧忌。

    「你冷靜點!」焚斷滄死死抓住他,咬著牙,用極低的聲音道:「我比你更想殺了他,我恨不能把他撕成碎片!但是,這個小子有多奸詐狡猾毒辣,你剛才可是領教過了,你覺得,他會傻到毫無把握,毫無後招的就這麼大方的把少門主還給我們嗎!看他輕鬆的樣子,一定還有諸多的底牌沒有出,他能從我們少中奪少門主一次,就能奪第二次!你現在如果對他出手,說不定會招來他更兇殘的報復……少門主說不定就此死在他的手上,而我們焚天門本就掉光的顏面,還要再多加一個出爾反爾的屎盆子!」

    焚斷滄的話,如在焚莫然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他直視著雲澈,遍身殺氣,心中無比想要趁此出手將雲澈一擊必殺,但被澆醒的理智讓他全身繃緊,根本不敢出手。焚斷滄快速看了一眼焚絕城的傷勢,繼續用只有焚莫然才能聽到的聲音道:「今天有少門主這個軟肋,我們根本沒辦法殺他,但招惹我焚天門者,從來沒有人可以有好下場,更何況遭受如此奇恥大辱!我們先把少門主送回焚天門,然後再來殺他也不遲,到時候,他縱然逃到天涯海角,也別想逃出我們焚天門的手掌心!」

    「啪啪啪啪!」

    一陣響亮的拍掌聲傳來,雲澈笑眯眯的道:「真是不錯的計劃,祝你們早日成功。不過你們放心,到時候你們並不需要追到天涯海角,說不定,我自己就送上門去了。」

    焚斷滄和焚莫然抬頭,臉上同時露出陣容,他們壓低聲線,至少要天玄後期的耳力才能聽到,雲澈距離他們十丈之遠……竟然聽的清清楚楚?

    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的耳力!

    焚斷滄頓時萌生更多的不安,心中竟開始急切的想要馬上離開這裡,離這個可怕的年輕人越遠越好。他攥了攥拳,沒有再和雲澈說一句話,狠狠的道:「我們……走!!」

    說完最後一個字,焚斷滄竟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抱起焚絕城,當先騰空而起,遠遁而去,焚莫然也隨後而去,沒有和任何人有語言和眼神上的交流……他一生的榮耀和尊嚴,在這一天算是丟的一乾二淨。

    兩個首腦人物離開,其他人也自然不再停留,全部灰頭土臉的離開,連地上同門的屍體都顧不及……而這些屍體大部分都不完整,就算想帶走都難上加難。

    「慢走不送。」雲澈半眯著眼睛,笑吟吟的道。隨著焚斷滄和焚莫然在視線中消失,雲澈一直綳起的心弦也終於鬆弛,整個後背也早已被冷汗完全的打濕。他看著半空,低聲冷冷的道:「焚絕城,這是你欠我的!我本與你無冤無仇,你卻要在天池秘境暗算我!既然梁子早已解不開,那就更徹底點好了!焚天門……就成為我成長的試金石,和踏腳石好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