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這個紅衣老者顯然不這麼想。

    他居高視下,目光死死鎖定雲澈,一聲大吼,身體如雄鷹般撲下:“小畜生,我看你這次往哪裏跑!”

    紅衣老者名爲焚莫平,同樣是焚天門“莫”字輩的長老級人物。作爲天玄境的超級強者,那種足以傲視蒼風的傲然與優越感早已伴隨他幾十年,又怎麼會將一個才十九歲的少年放在眼裏。雖然焚斷滄和焚莫然將雲澈陳述的多麼多麼強大,但他根本不以爲然,才十九歲就地玄境六級固然驚人,但也只是地玄境而已,怎麼也不可能是天玄境的對手!他更相信,焚斷滄和焚莫然對雲澈的誇張陳述,不過是爲了掩飾自己的低級過失而誇大其詞而已。

    “受死!”

    焚莫平顯然沒有和雲澈廢話的想法,雙手一推,一條巨大的藍紫色火焰巨蟒當空罩下,伴隨着一聲讓人心悸的咆哮,就如一條憤怒舞動的真正蟒蛇。

    雲澈擡起頭來,伸手抓向了火焰巨蟒,上一秒還風平浪靜,下一秒,全身的玄力如火山爆發一般涌出,一把抓住了火焰巨蟒……

    嘶啦!

    在焚莫平驚駭的目光之中,雲澈的手臂竟直接穿過了火焰巨蟒,隨意一甩,將火焰巨蟒直接撕裂成了兩半,然後再一甩動,原本駭人的蟒狀火焰,瞬間化作了無數細小的火焰碎片,快速消失在半空之中。

    “什……什麼!!”

    焚莫平滿臉的不可置信,單手直接撕裂他的火焰,這種事即使是在焚天門之中,也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巨大的驚駭之中,他的心裏終於開始泛起不安,但此時他已俯衝至距離雲澈不到三丈的距離,他面孔一陰,直接祭出焚天刀,火焰如龍,直劈雲澈。

    焚天門的八大天玄雖然散開尋找,但彼此之間也不會離的太遠,而且焚莫平在找到他時,一定已經在第一時間向其他人,其他人現在應該在向這邊趕過來,所以,他必須速戰速決,馬上離開這裏。

    雲澈龍闕在手,焚心開啓,浩瀚的重劍之力如山洪海嘯一般爆發開來,一瞬間,焚莫平刀上的火焰直接被壓制的熄滅了大半,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如同在暴風雨中被撕扯的樹葉,隨時可能碎裂。他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驚駭頓時數十倍的放大,他怎麼都不敢相信,明明是地玄境的玄力,竟然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這簡直匪夷所思,根本不符合常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無法相信。

    他到這時纔開始相信,焚斷滄和焚莫然的話……似乎並不是誇大其詞。

    震驚之中,焚莫平再也不敢有任何保留,全身玄力涌起,口中也發出一聲大吼,刀上的火焰重新熊熊燃起,迎向了雲澈的重劍。

    咔!!

    焚莫平的刀如脆弱的玻璃一般完全碎裂,刀上的火焰還沒來得及爆發,便完全熄滅,焚莫平一聲悶哼,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翻滾着飛了出去,落地後蹬蹬蹬連退七八步,然後一屁股仰倒在地,他馬上直起上身,竭力壓下體內翻騰的氣血,帶着滿臉的驚恐與震驚擡頭:“你……”

    剛說了一個“你”個,瞳孔便猛的收縮,雲澈正提着重劍,向他直衝而來,距離他,只剩不到五步的距離。

    千鈞一髮之際,焚莫平瘋狂調動其全身被衝擊到散亂的玄力,在身前築起一個強力的火焰屏障,只聽“砰”的一聲,隨着屏障與重劍的相撞,火焰屏障一瞬間破碎,焚莫平如一隻皮球般滾了出去,貼地翻滾了整整幾十周才堪堪停住。

    有玄力屏障的阻擋,他雖然狼狽不堪,但總算沒受重傷,他勉強站起,手指雲澈,顫聲道:“你……你究竟是誰!你的師父是什麼人!”

    十九歲的地玄境六級,地玄境六級竟能讓他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他簡直無法想象究竟是什麼樣的蓋世奇人,竟能培養出這樣的年輕人!至少,蒼風帝國的四大宗門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雲澈拖着重劍走過來,嘴角掛着一絲冷笑:“我是誰?怎麼?明明是爲了追殺我而來,居然這麼快就忘了我的名字,那我就再提醒你一遍好了。我叫雲澈,去閻王爺那報道的時候,可別忘了提到我的名字!至於我師父的名字,你還沒資格知道。”

    冰冷陰森的殺氣鎖定着焚莫平,讓他全身驟冷,他雖然傷的不重,但云澈的兩劍,讓他全身氣血大亂,就連逃跑的力氣都不剩多少,他腳步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顫抖着聲音道:“你……你如果敢殺我,焚天門一定不會放過你!”

    “笑話!”雲澈冷笑,“是誰不放過誰,還不一定呢!是你們一直在一次次的招惹我。你們焚天門看來是習慣了仗勢欺人,一直都想殺誰就殺誰……可惜,你們不該招惹到我頭上!”

    聲音落下,雲澈一劍砸向焚莫平,重劍所經過的地方,周圍的空間隱隱顫抖。

    焚莫平眼睛一瞪,聲嘶力竭的吼道:“小輩!你真的以爲……就憑你能殺了我!”

    焚莫平全身一躍而起,瞬間拔起十丈之高……玄力到了天玄境纔可玄渡虛空,御空飛行,只要到了高空,雲澈就根本別想將他奈何,他身體飛起之時,還未來得及喘口氣,前上方便忽然身影一晃,現出了雲澈的身影……嘴角,掛着惡魔一般的嘲諷冷笑。

    “你……”焚莫平的瞳孔一下子變成了針眼般大小,而那把噩夢般的重劍,也在他瞳孔中瞬間放大……隨着一聲巨響,重重的砸在他的天靈蓋上。

    轟……

    如同一個炸雷在腦袋中爆開,焚莫平的腦海瞬間空白一片,隨之所有的意識完全離散,整個人如木頭樁子一般從半空墜下,“噗通”落地,再也沒有了動靜。

    焚莫平狂傲一世,絕不可能想到自己最終竟是死在了一個後輩的手中。

    “輕鬆解決了一個!”雲澈走到焚莫平屍體旁,將他的空間戒指給扒了下來。不愧是焚天門的長老級人物,戒指中儲藏着各種珍奇丹藥,還有兩本記載着焚天門部分玄功的玉簡。焚天門的功法玉簡對他人來說是至寶,對可以隨手揮出鳳凰炎的雲澈來說,則根本毫無用處。

    “先別急着高興。”茉莉冷冷的道:“你馬上就有大麻煩了。”

    雲澈也在這時迅疾轉身……在南方的天空之上,赫然出現了三個黑點,三個黑點以極快的速度靠近着,轉眼間已映出了三個赤紅色的人影,三個人的玄力氣息都極爲恐怖,尤其是中間那一人,比身邊兩人的氣息加起來還要強大的多!

    焚莫離!!

    雲澈眉頭一沉,想也不想,迅速向北方遁去。而云澈在看到他們時,他們也同樣看到了雲澈的身影,一聲怒吼從空中傳來:“雲澈!我看你往哪裏跑!!”

    炸雷般的聲音中,一道足有半丈粗的巨大的火龍從天而降,呼嘯着落在了雲澈的前方,一瞬間,周圍幾十丈的土地被轟成平地,紫色火焰滔天般的燃起,火焰雲澈絲毫不懼,但那股可怕的巨浪如一記重錘砸在雲澈的胸口,讓他被炸翻了回去,而他穩住平衡時,上空的三人已同時落下,成三角之勢,將他圍在了中間。

    這三個人,分別是焚斷滄、焚莫雨……還有大長老焚莫離!

    三人將雲澈牢牢圍住,封鎖了他所有的遁逃方位。他們一眼看到不遠處焚莫平的屍體,全部大吃一驚,面露怒色,十七長老焚莫雨沉聲道:“你居然殺死了莫平!果然好手段!怪不得能從斷滄閣主的手下劫持少門主,還惹的門主盛怒之下要大長老親自出手!”

    “不要被他的玄力氣息所惑,他的實力完全不能根據玄力等級來衡量!就算是我,要勝他都不是那麼容易。莫平會不敵他我並不奇怪,倒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死在他手裏!”焚斷滄直接拿出焚天刀,刀指雲澈,怒聲道:“雲澈,你殺我二少門主和門下弟子,劫持和重傷我少門主,現在又殺我門焚炎堂長老!今天,必要將你碎屍萬段!”

    焚斷滄天玄境八級,焚莫雨天玄境五級,焚莫離則是恐怖的半步天玄,三個人的強大氣息將他牢牢鎖定,讓他心頭窒息,身體更是在僵硬中久久未動。

    “還和他廢話什麼!”焚莫離怒聲道。八個宗門之內的超級強者追殺一個人,居然還追丟了一次,這已是讓他顏面盡失的奇恥大辱,此時雲澈已被封堵退路,他憋了許久的怒火也終於爆發:“老夫親自來送你上路!”

    焚莫離飛身而起,雙手齊出推向了雲澈,霎時,下方的空間出現了大幅度的扭曲,十幾丈的地面如同豆腐一般崩裂下陷,沒見怎麼用玄力引動,一大片紫色火海便在半空出現,隨着浩瀚的氣浪淹沒向雲澈。

    雲澈的雙眉倒豎,面對焚莫離,他根本不敢有絲毫保留,全身玄力毫無保留的涌動,身後,一隻巨大的蒼狼仰天咆哮。

    “天狼斬!!”

    澎湃的力量從龍闕中噴涌而出,化作一道巨大的狼影衝向了上空墜下的火海……

    轟隆隆!

    半空之中,紫色火海與天狼之力同時爆發,剎那間,世間所有的聲音都彷彿完全消失,暴走的力量無情的席捲着虛空,強大的天狼之力將紫色火海衝擊成了兩半,但轉眼,卻又被紫色火焰反過來吞沒。

    蓬!!

    天狼之影被湮滅,雲澈胸口一悶,整個人猛的倒飛了出去,一股巨力襲入到他的體內,肆意摧毀着他的筋脈,一口逆血涌上喉嚨,噴入天空。

    砰!

    重劍猛然插入地面,止住了雲澈的身體,雲澈嘴角掛血,左臂脫臼,全身氣血沸騰的幾乎要炸開,但口中卻釋放出一聲蔑視的大笑:“哈哈哈哈!焚天門的大長老原來也不過如此,盛怒之下的一擊,居然被我一個才地玄境的後輩正面抗了下來,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哈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