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客棧老闆對雲澈還留有印象,畢竟,雲澈當初背在身後的那把大劍讓人想不印象深刻都難。雲澈向他問清楚了哪裡可以買到坐騎,然後又施施然走了出去,直奔售賣坐騎的位置。

    「有人在跟著你。」茉莉警告道。

    「我知道。」雲澈低聲道。

    「你這次有麻煩了。」茉莉沉聲道:「一共八個人,全部是天玄境!其中四個是之前你見過的焚天門八個天玄之四!他們之中最強的一個人……是在天劍山莊時想對你下手的焚莫離!單單他一個人,你就絕對不是對手,再加上其他七個人……很危險!」

    「嗯!」雲澈點了點頭,臉上一片沉靜:「為了殺我,居然派了八個天玄,焚莫離還親自出動,倒還真是看得起我……不過,他們一時之間,還不會動手。」

    「為什麼?」茉莉問道。

    「第一,出動八個天玄,還以大長老帶隊,只為來殺我一個人,這要是傳出去,焚天門一定會被笑成狗。第二……焚天門現在雖然已恨我入骨,但也無法不忌諱與我有關聯的蒼風皇室與冰雲仙宮,以及我現在在蒼風帝國的聲望。所以,既然我現在在他們眼中已經是瓮中之鱉,那麼,現在動手和在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情況動手,他們自然會選擇後者◎5,¢.。」

    這八個人中,有陪同焚絕城去蒼風皇城迎親的八大天玄高手之四,雲澈可以確定,其中必有最強的焚斷滄和焚莫然。看起來,他們一出城,就第一時間向宗門傳音,焚天門盛怒之下,直接由焚莫離帶隊全力擊殺他,半路與焚斷滄他們會合,然後八人一同前來!

    焚天門的眼線遍布天下,再加上他出城匆忙,根本未加遮掩,焚天門會探知到他的行蹤,並提前守在這裡也並不會讓人太意外。

    出動如此的陣容,足夠彰顯焚天門對雲澈的徹骨恨意。同時,也是一種對他目前實力的忌憚……畢竟,能在八大天玄高手守護下劫走焚絕城的實力,也值得他們出動如此誇張的陣仗。

    雲澈很快就找到了售賣坐騎的地方。這裡售賣的坐騎比一般小城售賣的要繁雜一些。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死亡荒原邊緣地帶捕獲的低等玄獸馴化而來,其中最昂貴的,是低等的真玄獸獨角獸。雲澈花十五個紫玄幣買來一隻獨角獸,然後直接躍上,駕馭著獨角獸向死亡荒原的方向行進。

    後方,一個不屑的聲音響起:「他準備用坐騎去死亡荒原?看他的樣子,連自己的契約玄獸都沒有,到底是沒有什麼出身的小畜生。」

    「別廢話,鎖定他的氣息,不要追丟了。到了死亡荒原,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

    「他有沒有可能發現了我們?」

    「他的玄力氣息只有地玄境,不可能發現我們的行蹤。這一次,他插翅難飛,走!」

    獨角獸一路狂奔,不多時已踏入死亡荒原之內。周圍的冒險者看到居然有人騎乘坐騎進入這裡,都是一臉的詫異。死亡荒原的玄獸分佈極為密集,坐騎在這裡極其容易受驚,別說代步,還很容易讓自己陷入險境。

    進入死亡荒原,陰森的氣息便籠罩而來,身下的獨角獸也開始出現了不安和明顯的瑟縮,但云澈在它腦袋上一拍,讓它繼續全速前進,不多時,他的前方,十幾隻真玄獸循著動靜撲了過來,雲澈手臂一揮,十幾道鳳凰炎橫掃過去,將試圖靠近的真玄獸瞬間擊殺,直把附近的幾個冒險者驚的目瞪口呆。

    邊緣地帶,雲澈雖然帶著坐騎,也是暢通無阻,根本沒有真玄獸可以近他的身。隨著他的深入,逐漸踏入了靈玄獸出沒的區域,而這片區域,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個危險區域,一眼望去,視線中根本沒有幾個人影,再繼續向前小段距離,已是一個人都看不到。

    雲澈選擇的這條路線,正是他當初第一次進入死亡荒原時所走的那一條,雖然已經過去兩年,但沿途的玄獸分佈和地理環境他依然記得很清楚。很快,他記憶中的那個位置出現在視線之中,他目光掃了一下後方,猛吸一口氣,盡全力將自己的玄力氣息壓下,然後手掌在獨角獸的屁股上猛抽了一下,獨角獸吃痛,嘶叫一聲沒命的向前跑去……而在這時,雲澈忽然從獨角獸身上躍下,身體之上釋放出剎那的藍色光芒。

    「冰雲之壁!」

    咔!

    一聲輕響,雲澈的周圍瞬間築起了一個淡藍色的半透明屏障,將雲澈本就壓制的氣息再次大幅度隔絕,與此同時,雲澈的黃色玄罡從手臂上射出,化作一個模糊的人影狀態騎乘在獨角獸的背上,隨著狂奔的獨角獸迅疾遠去。

    冰壁罩體的雲澈如游魚般鑽入旁邊的石壁縫隙中,身體一轉便已消失不見。冰雲之壁是冰雲訣中較為普通的玄技,它的作用不是防禦,而是隱匿氣息。當然,這種隱匿不可能做到完美,若是由焚莫離這樣的強者凝神探知,依然能發現他的所在。不過,雲澈在這一路之上,刻意把自己的玄力氣息調整到和自己剛釋放出去的玄罡基本一致的強度,隨獨角獸而去的玄罡足以混淆他們的視聽,最多,是讓他們有一剎那的鎖定錯位而已。

    而目光鎖定著玄罡氣息的焚天門強者,不至於分散大部分的精神去探知周圍的隱匿氣息。冰雲之壁的隱匿能力,應該足以躲過!

    短短不到十息的時間,八個人影出現在了雲澈之前所在的位置上,一個刻意壓低的冰冷聲音響起:「我覺得時機已經差不多了……大長老,是否現在動手?」

    「哼!」焚莫離的聲音響起:「我真想把他擒回宗門,承受我們所有酷刑,就這麼讓他死在這裡,實在是太便宜他了……動手!記住,這小子詭計多端,各種招式更是詭異莫測,不需和他廢話,直接擊殺!」

    隨著焚莫離的聲音落下,原本處在隱匿狀態的八人頓時玄力全開,化作八道灼熱的狂風,飛撲向了獨角獸所去的方向。

    「畜生,拿命來!」

    一隻低等的真玄獸,速度上豈能和天玄強者相比,轉眼之間,獨角獸已出現在了他們視線之中,一聲怒吼如炸雷般響起,但怒吼聲還未在耳邊完全散去,八個人便同時傻眼……因為狂奔的獨角獸的背上,根本沒有雲澈的影子!就連雲澈的氣息,也在這時忽然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混蛋!我們被那小子耍了!!」

    焚莫離直氣的嘴唇發紫,全身哆嗦,本以為雲澈已是瓮中之鱉,他們分分鐘就能將他置於死地,沒想到,他們八個焚天門最上層的人物,居然被這個本該輕鬆拿下的小輩給耍了!

    「難道他早就發現了我們?」

    「好狡猾的手段,竟然瞞過了我們所有人的靈覺!」焚莫離直恨的咬牙切齒,他手臂一揮:「他一定向其他方向逃了,但一定走不遠……我們分頭去找!我和莫雨回頭去找,斷滄、莫然,你們分別帶兩人去往東方和西方……走!!」

    隨著焚莫離一聲令下,八人快速分開,向三個方向疾馳而出,速度迅若閃電。

    呼!!

    一陣灼熱的風掃過雲澈所藏身的石壁,焚莫離盛怒之下,速度比剛才還要快出了近乎一倍。八個人轉眼之間便全部消失在視線之中。雲澈在等待了幾息時間后,從石壁中一躍而出,壓抑著氣息,快步沖向了北方。

    這八人絕不會想到,雲澈剛才就在他們後方不到兩百丈距離的那兩道不高的石壁間。

    雲澈很清楚,雖然暫時甩開了他們,但被再次追上是早晚的事,所以他按照心中的記憶,專揀那些地勢複雜多變,又極易遮擋視線的地形。

    天空逐漸暗了下來,不知不覺間,雲澈的腳步已踏入了地玄獸的領地。這是一片恐怖無比的區域,也是死亡荒原第一個真正的「死亡」地域,一隻地玄獸已是可怕,而在這裡,地玄獸卻是成群的出現,縱然是一個天玄強者到了此處,也要小心翼翼。

    而到了這裡,雲澈反而舒了口氣,這裡的地玄獸遍布,到處都是地玄層面的玄力氣息,干擾之下,焚天門的人要找到自己,難度無疑上翻上數倍。

    「小心……他們追上來了!」

    雲澈才剛剛鬆口氣,茉莉的警告聲便忽然響起。

    雲澈心中一凜,迅速屏住呼吸,身體也靠在一段枯木的後面:「幾個人?」

    「只有一個……玄力是天玄境四級。看來他們已經完全散開行動了。」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一個一身赤袍的老者由遠及近,然後忽然停在了半空之中,雙目如餓鷹一般掃視著下方,似乎隱約發現到了什麼。

    雲澈不緊不慢的從枯木後面走了出來,雙手抱胸,笑呵呵的道:「你是在找我嗎?」

    如今追來的人是焚莫離或焚斷滄,他會掉頭就跑,如果是任意兩個人同時出現,他都會心裡一咯噔……但一個天玄境四級的老者獨自出現……這是來送菜的嗎!

    天玄境四級,在蒼風帝國雖然是極強的存在,但早在五個月前,雲澈就把雲滄海實力限制在天玄境四級水準的玄罡給虐的毫無還手之力,這個級別,對現在的他而言,根本毫無威脅。

    【我家威廉這幾天感染了冠狀病毒,伺候的筋疲力盡,還影響到更新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