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莫離雖然實力極強,但他的涵養和實力並不成正比,脾性也如火焰一般暴躁,否則也不至於在排位戰賽場上因焚絕城的重傷而對雲澈出手。雲澈滿含嘲諷的話讓他勃然大怒:“小畜生!死到臨頭還在嘴硬!十六個月前你大難不死,真是上天賜給我的大禮!今天,我必要你死無全屍。”

    “就憑你?”雲澈滿臉的譏笑:“當初在排位戰,我正當擊敗你們焚天門的廢物焚絕壁,你卻當着所有人的面對我卑鄙出手……出了天池祕境,你更是趁所有人不備無恥偷襲!什麼焚天門的大長老,我呸!就他嗎就是一條不顧輩分廉恥肆意咬人的瘋狗,就你一條臭不可聞的瘋狗,也配殺我雲澈?”

    身爲焚天門威名赫赫的大長老,焚莫離平時連句不敬之言都基本沒機會聽到,又怎會聽說如此惡毒的言語。他頭髮瞬間倒豎,發間火花噼裏啪啦直響,雙手更是在極怒之下哆嗦起來:“你這個小畜生……老子先要了你的命,再撕爛你的嘴!!”

    焚莫離身體暴起,一股恐怖的氣勢宛若爆裂的炸彈一般從他身上爆開,一條深紫色的龍狀火焰在他身上燃起,環繞着他的軀體上下飛舞,隨之,龍狀火焰盤旋在他的雙臂之上,直轟雲澈而去。

    焚莫離極怒之下出手,這一擊可以說是毫無保留,他身體所到之處,下方的地面被犁出一道越來越長的深溝,兩側的焚斷滄與焚莫雨直接被這股恐怖的氣場給震退出去,同樣修煉焚天訣,又熟知着焚莫離實力的他們也不由得膽戰心驚。顯然,焚莫離徹底的暴怒了,在雲澈那惡毒的謾罵下,連理智都基本失去了大半。他們連忙向後退去,以防被焚莫離暴怒之下的出手所波及。至於上前幫忙……那簡直是開玩笑!

    浩瀚的氣浪迎面而來,雲澈前方、左右、甚至後方的枯草、枯木全部瘋狂的燃燒起來,但他的臉色卻沒有一絲懼色,反而一聲狂笑:“哈哈哈哈,就你一條瘋狗,也敢自稱老子?瘋狗焚莫離,吃你雲爺爺一劍!!”

    自己爆發的氣勢非但沒讓對方失色,反而被他罵的更爲惡毒,焚莫離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幾乎要炸開,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釋放着怒氣:“小雜種!不把你碎屍萬段,我誓不爲人!!”

    焚莫離手臂上的炎龍一下子變得更加狂躁,把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在雙手上,誓要一擊將雲澈粉碎成最細小的碎末。而云澈絲毫沒有逃走或避開的意思,舉起重劍,大吼着向他衝來……他能感覺的到對面襲來的一擊是有多恐怖,那是一個半步王玄的超級強者盛怒之下最巔峯的力量!

    就在兩人即將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雲澈手中的重劍忽然消失,防禦力量一瞬間爆發。

    “封雲鎖日!”

    轟!!

    空間震顫,大地悲鳴,一道足足上百丈的紫色火舌沖天而起,將一大塊的天空都映照成了紫色,周圍百丈區域,一瞬間變成了紫色的火海,一條條龍狀火焰在其中縱橫竄動,植被、枯木、甚至岩石都熊熊燃燒起來……而火焰之中,一個人影如流星般飛射向了遠方,瞬間消失在了焚莫離等人的視線之中,一個充滿恨意和殺氣的聲音,從遠處張狂的傳來:

    “焚莫離老狗!總有一天,我會親手取了你的狗命!”

    焚莫離傾盡全力的一擊之後,身體也出現了短時間的虧空,但那一擊,他分明感覺到自己轟擊的不是雲澈的身體,而是一個堅硬的屏障之上,那個屏障雖然被他擊碎,但至少抵禦了九成以上的力量,並沒有能對雲澈造成重傷,而云澈遠去的聲音,也是中氣十足,根本沒有重傷虛弱的痕跡。

    他一下子明白過來,雲澈剛纔是在刻意激怒他,然後藉助他盛怒之下的全力出手而借力逃走!!

    焚莫離整個人如同變成了一個處在爆炸邊緣的火藥筒,全身的血液都要爆炸起來……他竟然又一次被雲澈耍了!像一條愚蠢的狗一樣被他耍的團團轉!他全身哆嗦,然後如一條瘋狗般衝向了雲澈遁去的方向,聲聲暴吼震耳欲聾:“雲澈……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焚斷滄短暫愣了一下,雲澈逃走的方法,他很是熟悉。因爲就在三天前,雲澈爲穿過層層阻礙劫持焚絕城,就是用的這一招!當時是藉助焚莫然的全力一擊,直接衝到了焚絕城的前方。但,這一招的要實現起來可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當時雲澈能硬抗焚莫然一擊而毫髮無傷,已足夠讓他震驚,他怎麼都沒想到,硬生生受了焚莫離全力一擊,他別說喪命,連重傷都沒有!反而借力遁走!

    那可是半步王玄的全力一擊!豈是那麼好借的!就算是同爲半步王玄的絕世強者,直接挨這麼一下也必然重傷。

    如果那是一種護身玄技的話……那該是何等的護身玄技,竟能強大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我們快追上!”

    焚斷滄和焚莫雨迅速跟隨焚莫離衝向前方。

    “封雲鎖日”雖然抵禦了焚莫離九成的力量,但剩下的一成依然讓他極不好受,雲澈手捂胸口,一直飛出極遠後,身上的衝力終於消失,他落地之後,看好地形,身上再次開啓冰雲之壁,同時手臂一揮,一道玄罡飛射而出,衝向西北方向的峽谷,而自身則在冰雲壁障的掩護下,衝向了東北方向的黑木林。

    這一次,依舊是故技重施。

    但玄罡是一種太過神奇的存在,就連焚莫離這等人物,也根本不會理解何爲玄罡!在這個雲澈專門挑選的地帶,一切地形都在遮蔽着視線,就算是高空俯瞰也不濟事,要追及一個人,只能靠氣息鎖定……於是,毫無疑問的,發狂中的焚莫離直接追向了西北方向,一頭扎入了峽谷之中,直到他鎖定中的“雲澈氣息”忽然間完全消失。

    焚莫離腳步停下,焚斷滄和焚莫雨也很快追了過來,他們環視四周,皺眉道:“那小子的氣息居然又消失了……怎麼回事?”

    “他跑不掉的!”焚莫離的雙目陰冷的掃視着周圍,雙手之上紫炎爆燃:“他的氣息就在這裏消失,一定是用什麼方法隱匿了氣息和身形……他就在附近,跑不掉的!!”

    一邊說着,焚莫離的右手猛然推出,一道火龍“轟”的撞向了右側的山壁,將大半座山壁直接轟成平地。

    “你以爲藏匿起來我們就找不到你了嗎!我今天就是炸地三尺,也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狂怒的嘶吼聲中,道道紫炎從天而落,將一座座山壁轟塌,就連地面,也被轟出一個又一個的大坑,不多時,本蕭索寥寂,也玄獸都不願棲息的乾枯峽谷被毀的滿目瘡痍,並快速蔓延起了一個巨大的火海……

    就在乾枯峽谷正承受着無妄之災時,雲澈已深入黑木林深處,在確定身後沒有人追來後,他緩了一口氣,捂着胸口一頭栽到了灌木叢中。

    雲澈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爛不堪,胸口血肉模糊,但也只是皮肉傷而已,沒有傷及內臟。雲澈大喘幾口氣後,緩緩坐直身體,右手搭在左側肩膀上,用力一掰,只聽“咔嚓”一聲,脫臼的手臂已落回骨位,他挪動了一下身體,讓上半身背依在一棵大樹上,閉上眼睛,快速運轉起大道浮屠訣。

    玄罡的誤導在先,再加上這處黑木林氣息渾濁,怪木叢生,在其中極易迷失方向,所以一時半會,他難以被焚天門的人找到。他安靜了一個時辰後,身上的傷好了六七成,他睜開眼睛,不再停留,辨清方向後,小心翼翼的向北方而去。

    玄罡的誤導無疑是極其完美的,因爲在蒼風玄者的認知中,從來沒有人能完整“分離”出自己的氣息,所以,焚莫離等人很堅定的認定雲澈逃向了西北方向,七人的搜索,也重點落在了西方北,當他們連續兩天都一無所獲,終於氣急敗壞的轉移向東北方向時,雲澈已在這段時間裏,小心翼翼的穿過兇險萬分的天玄獸領地,深入到了死亡荒原的中心。

    這裏,是一片空曠的土地,有的地方坑坑窪窪,有的地方則平整的如刀削一般。

    縱然已經兩年過去,這裏,依然完整的保留着當年楚月嬋惡戰雌雄雙蛟的痕跡。同時,也沒有多出玄獸踏過的痕跡……雖然雙蛟已經覆滅,但它們的餘威以及若有若無的龍神氣息,依然震懾着死亡荒原的玄獸,讓它們不敢靠近。

    空曠的土地上,那個唯一沒有被摧毀的矮山顯得格外孤獨與顯眼,矮山之下,是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終於又回到這裏了。”雲澈低念一聲,警覺的環視四周後,快步的衝向那個矮山下的山洞。

    踏入洞口,光線一下子幽暗了下來。這裏的一切,一如記憶之中……最讓他無法遺忘的,是這裏……是他和楚月嬋結合的地方。

    並且因爲在這裏的結合,而有了彼此纏繞,再也無法割裂的命運之絲……以及一個始料未及的生命結晶。

    沉默了一小會兒後,雲澈拋去腦中的雜念,擡頭道:“太古蒼龍,你還在嗎?”

    幾乎就在雲澈聲音落下的瞬間,一股浩瀚無邊,如同蒼穹傾覆的氣場降臨而下,與此同時,漆黑的上空,睜開了一雙猶若天空般深邃的蒼藍之目。

    “傳承我血脈的人類,你回來了。這個時間,比我預料的,要早的多。不到兩年的時間,已是地玄境後期……很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