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在的你,雖然玄力之上沒有任何變化,但在龍神之髓和龍神之魂下,你的軀體和靈魂都有了昇華一般的飛躍,只是在完全融合它們之後,你自身的感覺並不明顯而已。再加上有了龍神之魂與龍神之髓,你可將你體內龍神血脈的力量更加徹底的釋放,如今的你,戰力已是之前的數倍……另外,以你目前的靈魂強度,已勉強可以開啓我們龍神一族的‘龍魂領域’!”

    “龍魂……領域?你是說……領域?”雲澈驚訝道。領域,那是要王玄境界才能施展的強大力量,夏傾月可以施展領域,是因爲她有九玄玲瓏心,而自己如今纔是地玄境,真的可以施展王座才能施展的領域?

    “沒有錯。龍魂領域並不是一種攻擊領域,也不是壓制、牽制和防禦類的領域,而是一種霸道絕倫的精神領域。它的強大,你在開啓它時便會知道。只不過,雖然是精神領域,但依然要一部分的玄力來支撐,你如今無論在玄力、還是精神上,要開啓龍魂領域還是稍顯勉強,不到萬不得已,我並不希望你開啓它,因爲那有可能對你造成難以預料的靈魂損傷……隨着你的強大,龍魂領域也會愈加強大,你的強者之路,還很長很長。”

    雲澈默默的感受了一番精神之海中的力量,默默的點頭,心中微微-,w▽ww.激動。

    “很好,你的靈魂雖然沾滿着鮮血和罪惡,卻又偏偏像水晶一般的透明,我相信我不會看錯人,選錯人……在我留下的所有力量傳承中,這一處,是最晚得以傳承,也是最後的一處。繼承我的血脈的人在‘那個地方’建立起了的‘龍神一族’,並在無數年的傳承之下愈加壯大,只是強大,往往會衍生傲慢、貪婪,也不知如今的龍神一族已究竟如何。而繼承龍神之髓與龍神之魂的人,你……是唯一一個。希望,你沒有忘記當初對我許下的承諾。”

    雲澈點頭,誠摯的道:“上一次許下的承諾,我自然沒有忘記。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到達了那個地方,我一定會全力尋找你所說的那把劍。如若真的找到了,我更會竭盡所能尋找解開封印的方法,讓你的女兒重見天日。”

    “好……如此,我掙扎了這麼多年的殘魂,也終於可以安心的去了。就讓我用最後的力量,爲你做……最後一件事。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身上,應該有着一顆王玄炎龍的龍丹,把它和龍闕劍,一起從天毒珠中召喚出來吧。”

    雲澈一愣,沒有多問什麼,依言把龍闕劍和那顆一直藏匿在天毒珠,可以說除天毒珠和輪迴鏡之外最貴重的東西拿了出來。

    上空的蒼龍藍眸忽然一閃,龍闕與王玄丹同時飄起,浮在上空,太古蒼龍的聲音響起:“這把龍闕劍,是千年前一個進入龍神試煉的人類失敗後所留下,劍身之中,封印着一條幼龍的靈魂,千年之中,它由於存在於龍神試煉之地,有着我的龍息滋養,因爲一直沒有沉寂,既然,你的身上剛好有着一顆王玄之龍的龍丹,那麼,就成全了它吧!”

    霎時,王玄龍丹忽然燃燒起了赤紅色的火焰,那是屬於真龍的龍炎,熾熱的連空氣都彷彿要燃燒起來,龍闕劍在藍光的帶動下衝入了王玄龍丹的火焰之中,很快被火焰完全的包裹,隨之,整把劍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團,如同完全燃燒了起來……如果視線可以透過火焰,會發現燃燒中的龍丹碰觸在了龍闕的巨大劍柄上,然後如液化一般緩緩分散,直至完全依附、融入到了龍闕之上。

    嗡!

    空中的火焰瞬間熄滅,王玄龍丹消失不見,龍闕劍垂落而下……一時間,一股霸道絕倫,炙熱如陽,比之之前沉重和強橫了數倍的劍勢籠罩而下,讓周圍的空間完全的沉寂。

    砰!!!

    龍闕穩穩的落在了雲澈的手上,而云澈腳下的土地則瞬間崩裂,整個山洞都輕微的搖晃了一下,雲澈死死握住龍闕,手臂一陣僵硬,雙目之中露出震驚,和興奮到極點的光芒。

    龍闕的外表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顯然的變化,但它的重量卻遠勝之前,手臂傳來的沉重感告訴雲澈,此時的龍闕至少重達兩萬八千斤,而它的氣勢,更是讓身爲主人的他都有了一種窒息感。

    他雙手擡起,橫起龍闕,將玄力灌入劍身之中,頓時,劍尖部位龍首的雙目位置,竟閃動起兩抹刺眼的火光,就如同一條活龍猙獰的眸光,劍身之上,那些複雜的龍骨紋路竟在輕微的扭曲、蠕動……雲澈雙手握着劍柄,卻清晰感覺到了一個強大的靈魂……龍闕的靈魂!

    巨大的沉重感,讓臂力非凡的雲澈都有了些許難以駕馭的感覺,但他更多的,是興奮,因爲他見證了一把王玄器的降生……他手中的,是整個蒼風帝國獨一無二,足以轟動天下的王玄之劍!!

    可想而知,這樣的一劍落下,將會造成多麼恐怖的破壞力。它的無形劍勢,又會讓多少人不戰而膽寒。

    呼!!

    雲澈猛然揮舞龍闕,破空聲沉重的如巨石壓心,而伴隨而來的,是一聲清晰無比的龍吟!

    “有魂之器本難駕馭,但你如今有了龍神之魂,而它的劍魂,也是源自幼龍之魂,它將會完全臣服於你,縱然你如今只是地玄境,同樣可以完整的駕馭它……可惜,你似乎來不及馬上去適應它,因爲你的敵人馬上就會出現,而我,也到了該離開的時間了。努力去變得強大,努力的活着……你承載着我最後的血脈……和最後的希望……”

    “那個可怕的感覺……希望……只是虛渺的錯覺……”

    …………

    蒼藍色的眼睛消失,太古蒼龍的聲音,也在這一刻完全沉寂了下去。在這裏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龍神之息,也終於完完全全的消散……而它最後留下,似乎是自言自語的一句話,讓雲澈一頭霧水。

    “可怕的感覺?什麼意思?”雲澈低唸了一聲,會是什麼東西,能讓強大的龍神感覺到“可怕”。短暫的沉吟之後,他目光一轉,看向了山洞之外……那幾個對他窮追不捨的人,已距離他不到百丈之遙……而且,是七個全在!

    雲澈冷笑一聲,拖着龍闕走了出去,每走一步,腳下都會踩下一個半尺深的腳印,直到走出十幾步後,他才協調好了身姿和龍闕的重量,完全走出山洞時,腳下已經沒有了腳印。

    雲澈一出山洞,周圍便炎影晃動,七個人影從天而將,分別落在了他的周圍,將他團團的圍住,七股強大無比的玄力氣息,也死死的將他鎖定。

    一個地玄境的玄者單單被一個天玄境強者玄力鎖定,都會全身僵硬,呼吸不暢,而云澈同時被七個天玄強者鎖定,但卻是泰然自若,臉上非但沒有半點驚慌,反而一臉微笑,彷彿眼前這七個人不是來要他命的,而是來迎接他的一樣。

    “雲澈!任你再狡猾千倍,也別想逃出我們的手掌心!這次,我看你往哪裏跑!”焚莫然抓起焚天刀,怒吼着道。

    “嘖嘖,”雲澈一撇嘴,不屑的道:“你們這幾條老狗每次見面時的臺詞能不能換一換,每次都說我跑不了,但可惜我每次都是想走就走,你們只能跟在後面像沒頭蒼蠅一樣吃灰塵,看你們這臉腫的都已經跟豬臉一樣,就不怕再腫成屁股嗎?”

    “不要和他廢話!”看到雲澈,焚莫離憋了一肚子的火蹭蹭的燒了起來:“馬上把他給我拿下!雲澈,我看你這次還怎麼跑!!”

    “小輩,受死!!”

    焚莫然距離雲澈最近,一聲大吼,全身燃火,焚天刀出,一招“焚天紅蓮”劈向雲澈。不僅僅是焚莫離,他們幾個名震天下的人物一起出動去誅殺一個年輕人,居然到現在還沒成功,還被耍的團團轉,所有人都是憋了一肚子火氣,焚莫然一出手,便是極狠的一招,恨不能一刀直接將雲澈劈成兩半。

    焚莫然靠近之時,雲澈迅疾轉身,卻不是揮劍招架,左手卻是忽然從劍柄上離開,一把抓向了焚莫然的焚天刀。

    “找死!”焚莫然勃然大怒,但馬上,他的眼睛便被驚駭完全的充斥。

    咔咔咔咔咔……

    雲澈的力量就如火山一般忽然爆發,竟赤手一把抓在了焚莫然的焚天刀之上,隨着一陣讓人心臟抽搐的響動,燃燒着火焰的焚天刀直接扭曲……再扭曲……上面的火焰一息之間完全熄滅,而整把焚天刀,已被扭成了麻花。

    “什……什麼!!”焚莫然的兩顆眼珠子差點從眼眶之中跳出來。

    作爲焚天門十三長老,焚莫然的刀當然不可能是凡品,他手中的焚天刀名爲“炎獒”,是一把高等的地玄器,在灌入他強大的玄力之後,足以摧山裂地,崩破精鋼,卻在雲澈的手中,被輕描淡寫的扭成了麻花……這比直接將其轟斷更要難上數倍。

    而云澈的手上,只不過是留下的一道不深不淺的血痕而已。

    經過龍神之髓的淬鍊,雲澈此時的骨骼堅韌到了一種常人都無法理解的強度,恐怕就是焚莫然全力一刀砍在上面,也頂多留下個淺痕,根本別想斬斷。

    “你們焚天門還真是寒酸,堂堂長老級人物,居然就用這麼一把一擰就彎的破刀,簡直讓人笑掉大牙……下一輩子投胎,可要記得選個好點的宗門!!”

    雲澈面帶微笑,龍闕劍猛然砸在焚莫然的胸口之上。

    轟!!!

    強大無匹的力量如山洪海嘯一般爆發,巨響聲中,焚莫然的身體瞬間被砸成兩段,如兩個破布袋般飛了出去,連悶哼聲都來不及發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