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對焚莫離劈出的火龍完全視而不見,龍闕長驅直入,空氣迅速被恐怖的重劍力量衝開,形成了一片真空,也將近身的火龍全部衝滅。

    焚莫離頓時勃然變色,他怎麼也沒想到,此時的雲澈竟然強大到只憑劍勢便將他的焚天之炎壓制到熄滅,前方的劍勢,也讓他終於明白爲什麼焚莫然和焚斷滄都是被雲澈一劍斃命,連重傷的機會都沒有。他面容扭曲,再也來不及迎面攻擊,拼出全力在身前鑄起一道火焰屏障。

    砰!!

    火焰屏障瞬間破碎,但也堪堪阻擋了雲澈的攻擊,焚莫離慘呼一聲倒飛出去,內腑一陣翻山倒海。雲澈根本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龍闕一揮,三道鳳凰破伴隨着龍吟鳳鳴呼嘯飛出,在焚莫離放大的瞳眸中全部轟擊在了他倒飛中的身體上。

    轟轟轟!

    三團鳳凰炎在焚莫離的胸口炸開,也在他的胸前印下三個巴掌大的血洞,鮮血涔涔流下,幾見內臟。焚莫離捂着傷口,連退十幾步,臉上時而蒼白,時而赤紅……他想過以雲澈之前所展露的恐怖實力,或許已足以壓制自己,但沒想到竟然能壓制到這種程度。纔不到十息的時間,他已被傷的如此悽慘,而自己,就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焚天門的其他三人▲%,ww▲w.臉上更是沒有了一絲的血色……他們焚天門威震天下,萬衆仰望的大長老,竟然兩個照面就身受重創。

    “呸!”焚莫離用力的吐出一口鮮血,臉上佈滿了猙獰,他的憤怒、驚懼、震驚、恥辱,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了切骨的怨恨和殺念:“雲澈!這是你逼我的……看我把你……撕成……碎片!!”

    噗!!!!

    近乎癲狂的咆哮聲中,焚莫離再次大口一張,噴出大口的血霧……但這一次,他噴出的不再是鮮血,而是……他的精血!

    焚莫離手中焚天刀當空一揮,讓噴出的精血全部淋在刀身之上。一聲暴吼,霎時,他的身體忽然爆發出一團足有數十丈之高的紫色火柱,一股沉悶而灼熱的氣場瞬間籠罩了周圍百丈空間。

    焚天門的三人齊齊眼睛瞪大,全身僵硬……因爲焚莫離竟不惜自損大量精血,來發動焚天門的禁技“焚天之龍”!如果不是他被壓制到了根本看不到希望的地步,他絕不可能做出這樣的選擇。精血損傷,幾乎不可能恢復,而之後,焚莫離的玄力也必然大跌,說不定將就此闊別半步王玄,回到天玄境十級……而這輩子,都或許再無回到半步王玄的可能。

    他們現在只能祈禱,焚莫離這透支生命和未來的絕境一擊,能將雲澈徹底的轟殺。

    “死吧!!”

    焚莫離的臉色猙獰可怖,再加上他血肉淋漓的前胸,簡直就如從地獄血海中爬出來的惡鬼。他嘶聲叫喊,雙爪驟然釋放,一條足有一丈之粗的紫色炎龍呼嘯飛出,直衝雲澈。

    焚天之龍,雲澈不是第一次面對。排位戰上,和焚絕壁的交手,他也是在癲狂之下不惜自損精血來發動這一招。但這一招從焚莫離手中釋放,與焚絕壁又豈可同日而語。

    當初焚絕壁的這一招,他雖然接下,但接的也稍有兇險,而此刻,面對是勝過那時百倍威力的焚天炎龍……雲澈卻連避讓的姿態都沒有,面色沉寂,就這麼冷冷的看着巨大的紫色炎龍臨近,就在炎龍距離自己還有不到半丈距離時,他的龍闕才驟然轟出,就這麼直接砸在了炎龍之上。

    “隕月沉星!!”

    雲澈的動作,讓焚莫離喜出望外,幾乎已看到了下一秒雲澈被瞬間爆開的焚天之炎完全吞沒……但,雲澈的這一劍,蘊含的不僅僅是排山倒海般的衝擊力,還有對火系能量無與倫比的控制力,龍闕砸在焚天之龍的那一剎那,焚天之龍卻沒有就此爆開,而是在一聲沉悶的響動中忽然改變方向,飛向了一直處在雲澈右方的兩個焚天門長老。

    灼眼的紫芒,映照出了兩人絕望到極點的面孔。

    轟!!!

    焚天之龍轟然炸開,一道火舌沖天而起,直竄起數百丈之外,將天空的一朵殘雲都快速蒸乾,周圍百丈的土地,更是化作了一片紫色的火焰海洋,其中的一切,都被無情的焚燒着,就連地面,都在焚燒中緩慢下陷。

    這是超越焚莫離極限,透支着他的生命和潛力的禁忌一擊,威力恐怖無比,就算是天玄境後期的強者,被正面轟中也會瞬間斃命,更何況那兩個天玄境前期的焚天門長老,他們連一絲哀嚎都來不及發出,就被紫色火海吞噬,然後轉眼之間化作灰燼。

    耗費巨大代價的一擊,卻沒有傷到雲澈一根頭髮,反而轟死了自己的兩個同門,焚莫離感覺如同有一個炸彈在腦子裏炸開,身體冷的仿若置身冰窟。雲澈一個閃身衝向了他,他卻毫無反應,似乎精神已完全崩潰。

    砰!!

    龍闕重重的砸在了焚莫離的胸口,一聲巨響,強橫的力量瘋狂的涌入他的體內,將他的五臟六腑和渾身經脈都摧毀成了碎片,焚莫離“哇”的吐出一口鮮血,落在了幾十丈之外的地面上,再也無法站起。

    雲澈不緊不慢的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着這個當初自己只能仰望的焚天門大長老。焚莫離全身痛苦的抽搐着,雙目圓瞪,死死的盯着雲澈,喉嚨裏,卻已發不出一絲的聲音。開始渙散的雙目之中,閃過着濃重的絕望之色。

    “焚老狗,我說過,我終有一天,會親手取了你的狗命!”雲澈冷冷的道:“如果不是有他人出手,我兩次險些死在你的手上,我的命,可比你的狗命要貴重百萬倍!讓你用一條命來還,實在太便宜你了!”

    雲澈聲音一落,龍闕忽然墜下,貫穿了焚莫離的喉嚨,焚莫離全身僵挺,外凸的雙目渙散出最後的絕望色彩,然後身體一頓,再無聲息,死不瞑目。

    龍闕拔出,劍身之上點血未沾。看着焚莫離的屍體,雲澈的眼眸中不斷閃動着異樣……在蒼風帝國,地玄境可爲宗師,天玄境可名震天下,幾乎每一個天玄強者的隕落,在蒼風帝國的玄界都會引發不同程度的轟動,而今天,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裏,他以手中龍闕隕滅了整整六個天玄強者!而這其中,還有兩個天玄後期,一個半步王玄!

    在排位戰時,這樣的階層,對他而言還是望塵莫及的超然存在,而僅僅過去了不過兩年的時間,天玄境,甚至半步王玄,都被他輕易的斬殺。如此短的時間跨度,他的實力,已從年輕一輩的層面,跨越到了蒼風帝國真正的巔峯層次。

    太古蒼龍告訴他,在融合龍神之髓和龍神之魂後,他的實力得到了昇華,那時,他並無太大的感覺,此時他才明白那是何等程度的昇華。

    甚至,他連玄罡、連龍魂領域都沒有使用過。

    轉過身來,目光落在了最後一個人的身上,而那個焚天門的長老不知何時已癱坐在地,在雲澈目光落到他身上時,他全身一個激靈,口中發出一聲怪叫,連滾帶爬的遁逃而去,如同一隻被嚇破了膽的狗……逃跑的時候,居然連玄渡虛空都忘記了怎麼用。

    焚天門的長老級人物一生養尊處優,受人膜拜,骨子裏自然大都是怕死之人。雲澈嘲諷的一笑,身體一晃,星神碎影連續發動,十幾息後便追到了那人的身後,一劍轟出,下方的地面頓時傾覆,將他狠狠的震翻在地。

    那人一聲絕望的吼叫,但馬上,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受傷,他翻過身來,癱坐在地,渾身顫抖的看着手提龍闕的雲澈,臉上的肌肉因恐懼而大幅度的瑟縮着:“少……少……少俠饒命!我和少俠……無……無冤……無仇……我只是奉命行事……少俠高擡貴手,饒我一條賤命……我一定感恩戴德……今後必定回報……少俠饒命……饒命……”

    “嘿嘿!”雲澈手託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你這麼害怕幹什麼,萬一嚇尿了褲子,可多不雅觀。你叫什麼名字?”

    見之前劍劍狠辣的雲澈居然沒有馬上動手,還跟他聊起天來,他的心中燃起一絲希望,慌不迭的道:“在……在下焚斷海,是……是焚天門地炎閣閣主……”

    “哦,焚斷海,這名字,可真是霸氣的很啊,可惜,卻生了這麼一副賤性。”雲澈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你放心,我今天不會殺你,連傷都不會傷你,還會讓你安然無恙的回到焚天門……”

    焚斷海的臉上露出狂喜的色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回去之後,告訴你們的門主焚斷魂,你的命,是我留給焚天門最後的顏面和餘地!焚絕壁的確是因我而死,但卻是他和焚絕城想要暗害我在先!和焚絕城的事,都是咎由自取!你們這次出來的人死了七個,包括你們的大長老,也是追殺我在先,全部死有餘辜!你們焚天門如果就此作罷,不再來找我的麻煩,我可以當一切都沒發生過,也絕不會再去找你們焚天門的事端。而如果你們再敢招惹我……我不介意讓整個焚天門,成爲被我踩碎的踏腳石!”

    焚斷海哪敢不答應,如小雞啄米般的點頭:“是,是,你的這些話,我保證一字不漏的說給門主……保證一字不漏……謝……謝謝少俠的不殺之恩……”

    “我絕不是怕你們焚天門,更完全不介意和你們焚天門徹底結爲死仇,只不過是我最近瑣事太多,不想再浪費精力去理會一些無所謂的蒼蠅!但願你們的門主還有長老會都是一羣還算有腦子的人……滾吧!!”

    焚斷海哪敢再多說一個字,他慌忙爬起,帶着這條几乎是撿回來的命狼狽竄去,很快就消失在雲澈的視線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