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冰雲仙宮的守宮大陣,作爲帝國最頂級宗門的玄陣,它的威力可想而知,雲澈只是簡單的感知了一番它的氣息,便無比確定縱然是最最頂級的天玄境強者,也別想闖過它。就算是強大的王座,要闖過也是極爲艱難,而整個帝國明面上的王座,加起來也不超過十個人。

    雲澈抓起龍闕,毫不猶豫的一腳踩了上去。

    霎時,一股冰心徹骨的氣息將雲澈完全籠罩,冰藍色的玄陣快速的轉動起來,數不清的細小冰凌從下而上,如驟雨般刺來。

    雲澈一躍而起,玄力屏障築起,全身鳳凰炎瞬間燃燒起來。他身負邪神水種,本就不懼水系力量,而這些冰凌所蘊含的力量,也都與冰雲訣的力量相通,即使這些冰凌直接碰觸到雲澈的身體,也難以傷害到他,而碰觸到鳳凰炎,更是還沒來及碰觸到雲澈,便直接化作了水滴,甚至水汽。一時間,雲澈的身上響起密集的“滋滋”聲,周身水霧滾動,帶着這身水霧,他極速向前,直衝宮門。

    叮!!

    冰冷的光線在雲澈面前閃動,一朵兩丈之寬的冰蓮就地綻放,然後拔地而起,迎面衝向雲澈,所攜帶的恐怖寒氣,將下面射來的冰凌都悉數冰封。雲澈眉頭一動,龍闕一劍砸出,正面轟擊在冰蓮的中心……,

    乒!!

    巨大的冰蓮瞬間爆開,散起漫天冰凌,這些冰凌在落在雲澈身上後,也全部快速融化。

    這朵冰蓮所蘊含的巨大威力,足以讓焚莫離這樣的絕世強者手忙腳亂,在雲澈的劍下卻是瞬息爆裂,但冰雲仙宮的守護玄陣又豈是這麼簡單,雲澈的腳步還未來得及移動,周圍冷光再現,前後左右……八個方位,八朵大小、威勢似乎不弱於之前的冰蓮同時綻開,然後連接成一個冰蓮大陣,齊轟雲澈。

    雲澈目光一凜,全身玄力洶涌爆發:“封雲鎖日!”

    砰!!!

    八朵冰蓮在層疊間全部轟擊在雲澈的身上,那股巨大的威勢,幾乎不下於八座百丈冰山,而聚攏其的寒氣,更是足以將一座火山冰封。“封雲鎖日”的屏障被轟擊到變形,但堪堪沒有碎裂,死死的抵住了八朵冰蓮的恐怖威勢,雲澈體內的鳳凰之血,也在這一刻瘋狂釋放……

    “焚星妖蓮!”

    呼!!

    一朵比這巨大冰蓮還要大上數十倍的火焰蓮華從雲澈的身上綻開,將八朵冰蓮完全吞沒其中,隨着雲澈實力的不斷暴增,他所引燃的焚星妖蓮威力上早已今非昔比,蘊藏着巨大寒氣和冰威的冰蓮也只堪堪支撐了不到五息的時間,便在鳳凰之炎中快速消融,化作縷縷上升的霧氣。

    水火相剋,鳳凰炎焚燒的不僅僅是八朵冰蓮,還有整個冰雲大陣,整個冰雲大陣的陣法光芒開始變得混亂起來,旋轉的速度也大幅度降低,雲澈雙手舉劍,身後狼影浮現,一聲大吼,一記“天狼斬”轟向前方……

    轟轟轟轟!!

    天狼長吟下,承載着守護玄陣的地面被衝擊出一道兩丈多寬,幾十丈之長的溝壑,整個冰雲大陣也被從正中心直接切成了兩半,雲澈全身火焰熄滅,身化迅影,幾個起落便衝過了冰雲大陣的範圍,來到了冰雲仙宮的正門前方。

    而這時,緊閉的冰晶大門忽然打開,一道冰冷的劍光伴隨着一個包含冷厲和憤怒的女子之音直刺雲澈胸口:“什麼人,竟然擅闖我冰雲仙宮!”

    迎面而來的劍光冰冷無比,但對雲澈根本造不成威脅,他雙臂隨意一甩,龍闕蕩起一股巨大的重劍風暴,迎面而來的女子劍尖還沒能臨近雲澈兩丈之內,便被重劍風暴直接給衝擊了回去,翻落在了冰宮正門前,冰冷如雪的玉顏上,佈滿了深深的駭然之色。

    能闖過冰雲仙宮的守護玄陣,闖入者的實力必定極其之高,所以楚月璃親自出手,但她沒有想到,對方的實力竟恐怖到如此程度,居然僅憑劍風便將她撞開……劍風拂體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口萬鈞大錘砸在了胸口上。

    在她看清入侵者的面孔時,她臉上的驚訝瞬間放大:“雲澈……你沒死?你竟然沒死!”

    冰雲仙宮的大門近在眼前,他只需幾步就可以踏入。雲澈壓下翻動的心潮,看着楚月璃道:“對,我沒有死!讓我進去,我要見楚月嬋!”

    冰雲仙宮一直處在閉宮狀態,與世隔絕,所以雖然雲澈已從御劍臺下脫離很多天,並幹了一件轟動天下的大事,冰雲仙宮卻直到今天都並不知道他還活着。而無論是他的生還,還是他剛纔爆發的驚人實力,都讓楚月嬋心驚不已,而聽到他說起“楚月嬋”三個字,她的心絃頓時被狠狠刺痛:“你……你還有臉來找姐姐!如果不是因爲你,姐姐又怎麼會違背門規,讓天下恥笑,又怎麼會被迫廢去玄功,並永久逐出冰雲仙宮……都是因爲你!”

    楚月璃的話,如同一個驚雷響起在雲澈的耳邊。這一路之上,他無時不刻不伴隨着惶恐,唯恐得到那個他最不願意聽到的消息。但到來冰雲仙宮,他聽到的關於楚月嬋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晴天霹靂!

    雲澈的憤怒頓時如碰觸到火花的汽油,無法遏制的瘋狂燃燒起來,他“嗖”的衝了上去,一把抓起了楚月璃的衣領,猙獰着面孔吼道:“你說什麼?你剛纔說什麼?你給我再說一遍……再說一遍!!”

    雲澈怒氣爆發那一刻,楚月璃的胸口一陣窒息,全身被一股沉重的氣勢死死壓制,雲澈剛纔向她衝來時的速度並沒有快到太誇張,但她卻連動都沒來得及動一下,就被他一把抓住了衣領,那張在極怒之下扭曲的面孔也幾乎貼到了她的雪顏上。楚月璃驚怒之下,下意識一掌轟出,重重砸在雲澈的胸口上。

    雲澈的身體頓時被轟開,連退了五六步……而楚月璃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她剛纔的一擊在憤怒之下幾乎是下意識的打出,至少用了七分力,足以將一座矮山從中崩裂,但打在雲澈的身上,竟然只把他震退了幾步……看他的臉色,根本連一絲受傷的痕跡都沒有!

    距離他當初在天劍山莊的“隕落”,已過去了十六個月,這十六月中,他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不但活着回來,實力,居然出現瞭如此恐怖的增長!

    “你說楚月嬋被廢了玄功,被逐出了冰雲仙宮……是不是真的!!”雲澈目光兇狠的盯着楚月嬋,嘶聲吼着,隨之,他忽然自言自語起來:“她是冰雲七仙之首,除了冰雲仙宮的避世長者,地位僅次於宮主之下……能這麼對她的……只有冰雲仙宮的宮主……只有宮主!”

    排位戰前,去往天劍山莊的路上,他記得蒼月告訴過他,冰雲仙宮的現任宮主名爲宮煜仙,是四十年前就步入王玄之境,處在當世最最巔峯層面的終極強者!

    雲澈驀的擡頭,雙目之中,仿若有兩團血紅色的火焰在燃燒,衝着冰雲仙宮,他如一口惡狼般咆哮起來:“宮煜仙!你給我出來!”

    “宮煜仙,你給滾出來……馬上滾出來!!否則,我要你們冰雲仙宮上下天翻地覆,雞犬不寧!給我滾出來!!”

    雲澈的吼聲與怒氣在玄力的帶動下傳出了很遠很遠,穿透入了冰雲仙宮的每一個角落。

    在冰雲仙宮的大門之前,高吼着讓宮主“滾出來”,雲澈絕對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

    哪怕是蕭絕天、焚斷魂這類不可一世的巔峯人物,到了冰雲仙宮的地盤,也必會收斂起所有的傲氣,儘量避免任何有可能的冒犯。

    雲澈並不是一個很容易憤怒的人,他很多時間表面看似憤怒,實則內心冷醒無比,但這一次,他的怒火瘋狂燃燒,怎麼都無法控制,因爲這件事關係着的是楚月嬋……還有他們的孩子!他除非斬斷了情感,泯滅了靈魂,否則永遠不可能冷靜!

    雲澈的咆哮,也無疑瞬間引燃了冰雲仙宮所有人的怒火,冰雲仙宮千年聖地,從無人敢犯,今天竟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挑釁宮主。一時間,原本安靜冷寂的冰雲仙宮四處冰芒閃動,所有冰雲弟子全部現身於雪地之中,集中向宮門方向。

    宮門上空,五個白衣飄飄的身影同時從天而落,她們每個人的身上,都帶着一股足以冰寒大地的威勢,她們落下之時,周圍冰靈飄動,飛雪起舞,她們的容顏更是美奐絕倫,宛若仙女落塵,幻美的讓天地失色。

    除了七仙之首夏傾月,冰雲七仙的其他六人:排位第二慕容千雪、排位第三君憐妾,排位第四木藍依、排位第五楚月璃、排位第六風寒月、排位第七風寒雪,全部現身在雲澈的眼前。

    面對雲澈一個看上去連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她們的臉上全部面露訝色,而看到他後方那一道觸目驚心的溝壑,那被摧毀的不成樣子的冰雲大陣,所有的驚訝被深深的震驚代替。

    冰雲七仙中的六人同時現身,且不論她們的強大與聲名,僅僅是她們的傲世仙姿與絕美容顏所繪成的畫面,就足以讓任何一個正常的男子目眩神迷,魂飛天外,但云澈卻彷彿根本沒有看到這樣的美景,一雙眼瞳裏盈.滿着深深的憤怒與怨恨,他看着前方,低低的道:“不出來是嗎?那我就親自……把你給揪出來!!”

    低吟聲中,雲澈抓起龍闕,如一頭憤怒的獵豹般衝向宮門。

    “攔住他!!”

    楚月璃大驚失色,冰劍一晃,劍尖綻起一朵冰藍蓮花,刺向雲澈的胸口,上空,隨着楚月璃一聲驚呼,其他五個冰仙同時出手,一時間大量的冰花齊放,寒風呼嘯,周圍的空間被瞬間冰封。

    “滾開!!”

    雲澈咬緊牙關,一聲怒吼,龍闕劍毫無留情的砸向下方,鳳凰之炎和邪神玄力沒有任何保留的在劍身上釋放,鳳鳴與龍吟直顫心魂。

    轟!!

    大地崩裂,存在了千年,有着強力守護玄陣的冰雲宮門直接碎裂,化作一地廢墟,強大的能量風暴席捲了周圍百丈空間,萬年不融的冰雪被狂暴的揚起,瀰漫了整個天空……而每一個都有着驚世之力的冰雲六仙,在雲澈這憤怒一劍的神威之下全部悶哼一聲,被遠遠的震開,就如一隻只被暴風捲走的雪白蝴蝶。

    冰雲仙宮的弟子在這時紛紛趕來,她們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宮門爆裂,冰雲六仙被一劍全部轟開的畫面……那一剎那,她們的粉脣全部張開,久久無法合攏,眼神迷亂而驚恐,因爲她們看到了世界上最無法相信的畫面。

    【大家勞動節快樂!吃好喝好睡好玩好心情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