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劍沖開冰雲六仙同時築起的防禦,雲澈牙齒緊咬,帶著滿腔的怒火正式踏入了冰雲仙宮之中,而這時,一聲怒喝從天而降:「狂妄之輩!竟敢擅闖我冰宮,毀我宮門……饒你不得!」

    一團刺骨的冰雪風暴呼嘯而至,硬生生的止住了雲澈前進的身形,雲澈一聲大吼,重劍一輪,瞬間將這股冰雪風暴震散,然後一劍砸向了從空中快速落下的身影。

    眼前之人看上去四五十歲,身上,釋放著一股讓他深感壓迫的氣勢……她的實力之強,要勝過焚斷魂、勝過蕭絕天,甚至勝過凌月楓!是雲澈至今為止在蒼風帝國遇到的最強者!一個在王玄之境停駐了整整四十年的絕世強者!

    而這個人,只有可能是冰雲仙宮的宮主——宮煜仙!!

    雲澈本就憤燃的怒火一下子變得更加旺盛,他一個閃身,在半空現出四個身影,也同時揮出了四道飽含憤怒的鳳凰破,毫不留情的轟向宮煜仙……這個實力傲世天下,皇帝見了她都要禮讓七分,忌憚十分的冰雲宮主。

    宮煜仙眉頭緊鎖,手臂一揮,一把雪白長綾橫空舞動,將四道鳳凰破全部擊散,手臂再一揮舞,雪白長綾在舞動中交織成一枚雪花的形狀,帶著彌天之威和冰天之寒,迎向了雲澈的重劍!

    轟!

    轟!

    轟!

    王玄之威在碰撞中爆發,直震蕩的整個冰雲仙宮隱隱顫抖,地面之上崩起三個重疊在一起的巨坑,上方的空間也在扭曲中幾近塌陷,離的較近的冰雲弟子直接被玄力的餘波帶飛出去,發出片片驚慌而悅耳的嬌呼。

    雲澈的身體一個翻轉落地,全身氣血一陣翻騰,他的前方,宮煜仙緩緩落地,臉上,分明掛著深深的震驚之色,她的目光在雲澈的臉上短暫停留,然後又掃過他手中的龍闕,沉靜的雙目釋放出冰冷的寒光:「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實力,而且居然還持有一把王玄劍!莫非,你是哪個聖地的傳人?」

    宮煜仙是何等人物,她的話,誰敢不應。而雲澈卻是置若罔聞,雙眸如桀狼的血目,死死的盯著她,沙啞著聲音道:「宮煜仙!楚月嬋被廢了玄功……又被逐出冰宮的事……是不是真的!說!!」

    「宮主,他是雲澈!他沒有死!」楚月璃呼喊道。在場的人中,也只有她見過雲澈。

    「雲澈!?」宮煜仙眉梢一動,所有冰雲弟子的臉上也都露出了震驚和複雜的神情……他就是雲澈?以真玄境的玄力奪得排位戰首位、夏傾月的夫君、讓楚月嬋有了身孕、讓蒼風動蕩……又在天劍山莊意外隕落的那個雲澈?

    十七歲奪得排位戰首位、真玄境堪比地玄境……這樣的成績,足以傲視蒼風,也有讓宮煜仙側目的資格。而宮煜仙剛才和雲澈幾個照面的交手,心中可謂泛起了驚濤駭浪。她的玄力高至王玄境三級,竟沒在雲澈的手上佔到半點便宜,那把王玄重劍每一次揮舞,駭人的威壓都讓她的胸口如同壓上了一塊巨石,根本透不過氣來。

    他的實力,比傳聞中的強大何止百倍!

    恐怕比之現在的夏傾月,都絲毫不弱!

    這樣的雲澈,堪稱曠世奇人,也難怪連楚月嬋都會對他情動。

    「你就是雲澈?」宮煜仙既是震驚,也是憤怒。冰雲仙宮千年聲譽被玷污,是因為他,被迫閉宮,也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之前雲澈已經隕落,她都恨不能離開冰宮去親手殺了他。她沉眉道:「你居然還活著?還有臉到我冰雲仙宮來問罪?你害的月嬋違反門規,毀掉我冰宮千年聲譽……」

    「我呸!」雲澈怒聲道:「你們冰雲仙宮的狗屁.門規與我何干!你們千年清譽又和我有半點關係?在我眼中,你們的所謂門規簡直就是這世上最滅絕人性的枷鎖!所謂的千年清譽,更是個天大的笑話!而我和楚月嬋兩情相悅,共苦共難,同生共死……我們兩人的事,就是天王老子都管不著!你憑什麼要廢她玄功,還把她逐出宗門!」

    「放肆!」宮煜仙大怒,她沉著氣道:「月嬋是我最得意的直傳弟子,我待她如親生女兒,她的一身冰雲訣,也是我所相授,我雖恨她讓宗門名譽受污,恨不能親手毀掉她腹中孽種,但又怎麼會忍心廢她玄功,逐她出宮!冰雲訣是無上的冰系玄功,冰心寒體,修鍊冰雲訣的女子一旦有孕,不出兩月,腹中胎兒就會寒死!這處冰極雪域終年天寒地凍,寒氣極重,是適宜修鍊冰雲訣的絕佳之地,但長久處在這過重的寒氣之中,同樣足以對腹中胎兒致命!月嬋為了你……為了你在她身體里留下的孽種,當場自廢玄功,跪求我將她逐出冰雲仙宮!」

    「……」雲澈的腦中一陣轟然,瞬間變的空白一片,空白的世界里,又緩緩的描繪出平日里冷若玄冰的小仙女為了他們的孩子,決絕的自廢玄功,跪在宮煜仙身前哭求的畫面……

    曾經,他雖然喜歡著楚月嬋,迷戀她那種至清至寒的氣質與感覺,但從來不認為自己虧欠她什麼,她雖然救過自己,但在龍神試煉之地,他也拚命的守護了她,哪怕是與她的結合,也是為了救她的性命。而此刻,他完完全全的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忘卻楚月嬋,一輩子,都不能辜負她傲若雪蓮的外表下,那一顆比鑽石還要堅韌剔透的痴心。

    雲澈的面孔開始抽動,隨之,他笑了起來,笑的有些悲傷,也有些冰冷嘲諷,他的語調低下,但聲音中的憤怒,卻絲毫沒有減少:「宮煜仙,我問你……你當時,就真的沒有既能保住她腹中的孩子,又能保住她的玄功,讓她無需離開冰雲仙宮的方法嗎!」

    宮煜仙的面容一動,面對著雲澈寒若冰芒的眸光,她即將出口的話卻無法說出,久久不言。

    雲澈低沉的道:「只要以紫脈天晶暫封她的玄脈,再同樣以紫脈天晶護住她腹中孩子,那麼無論是冰雲訣的寒氣,還是這裡的寒氣,都絕不可能傷害到孩子!紫脈天晶的確珍貴無比,但你們冰雲仙宮千年宮門,絕不可能拿不出足夠的紫脈天晶!你宮煜仙活了半年,境界位於蒼風之巔,你千萬不要告訴你不知道這樣的方法!!」

    雲澈的話,直刺宮煜仙的要害,她面色沉靜,但面對雲澈的怒目,她卻無法言語。

    「宮主,這是……真的嗎?」楚月璃出聲問道,說話的時候,她的雙手不自覺的攥緊。

    「唉!」宮煜仙長嘆一聲,道:「當時月嬋忽然間自廢玄功,我根本來不及阻攔……」

    「放屁!!」雲澈怒聲打斷了宮煜仙的話:「就算她是忽然自廢玄功,你來不及阻攔……那你為什麼又要允許她離開冰雲仙宮?她沒有了玄功,如何自保?而且玄功剛廢,她的身體必定長時間虛弱不堪,更別說還懷有身孕!你若真的關心她,視她如自己的女兒,就該把她留在冰宮,以紫脈天晶隔絕寒氣,有你們冰宮的守護,她必然平安無事,直到把孩子生下!但你偏偏要將她逐出!你的所有辯解,都是放屁!你真正在意的,根本就是你口中所謂的千年清譽!因為只有把她趕出冰雲仙宮,你口中的清譽才能保全!在所謂的清譽面前,其他的一切,哪怕是所謂的『女兒』,也可以決絕丟棄!」

    「一派胡言!」宮煜仙慍怒:「月嬋雖然自廢了玄功,但玄力尚在!以她王玄境界的玄力,整個蒼風帝國,有幾個人能傷的了她!」

    雲澈抓起龍闕,狂暴的氣場在他身上釋放而出:「我雲澈是個有恩必報,有仇必償的人!你冰雲仙宮若是善待楚月嬋,把她留在宮中,守護她生下我和她的孩子,我一定對你們冰雲仙宮感恩戴德,哪怕讓我為你們冰宮賣命,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但可惜,你們卻做了一個讓我無法不怨恨的決定……宮煜仙,你最好祈禱在我找到她的那一天,她和我們的孩子都平平安安,否則,別說你是冰雲宮主,就算是你天上王母,我也必要了你的命!!」

    雲澈的話每一個字都凶煞逼人,宮煜仙極力壓制的怒氣也逐漸失控,她沉聲道:「月嬋一事,她受此懲罰,雖然絕不冤枉,但就人情而言,我在處理上,的確有所欠缺,但這不能成為你到我冰宮撒野的理由!更何況,是你欠我冰宮在先!我冰宮歷時千年,從未有人敢如此放肆。今天的事,你若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就別想離開!」

    「交代?」雲澈冷笑:「該交代的人是你,不是我!我也壓根沒想著要馬上離開!因為,我還沒有讓你償到觸怒我的下場!!」

    雲澈身上的玄力氣場轟然爆開,將剛落下不久的冰雪再次炸的漫天飛舞,龍闕掄起,一記「霸王怒」直轟宮煜仙面門而去,呼嘯的風聲和彷彿來自天外的龍吟響徹整個冰雲仙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