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劍的狂暴與威壓,讓宮煜仙眉頭大皺,她身體墜下,落於地面,長綾起舞,周圍冰華繚亂,雪舞瀰漫,一朵冰蓮在風雪中參天綻放……

    「嚓!!」

    仿若雷霆炸響,狂暴的能量如洶湧的海嘯一般爆發,更下方的冰層也被粗暴的掀起,遮蔽著視線內的所有天空。

    雲澈和宮煜仙同時倒退而去,他們所站立的地方,周圍三百多丈範圍的所有冰雪都化作最細小的粉末。

    宮煜仙的實力,蒼風境內無人敢質疑,而雲澈與宮煜仙的一瞬交手,竟然平分秋色!這讓所有冰雲弟子震驚的無以復加。而這一剎那的交手,也更加激起了雲澈和宮煜仙的怒火,兩人短暫的停滯后,雲澈再次暴吼一聲,龍闕揮舞,身上,劍上,都燃燒了熾熱無比的鳳凰之炎。

    鳳火燎天,冰雪蔽日,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劍影和綾芒接連不斷的撞擊在一起,恐怖的聲音如同雷電齊鳴。

    宮煜仙的身影在冰雪與鳳炎之中飄幻遊走……這是冰雲仙宮的身法絕技冰紛雪舞步,雲澈當初在排位戰和夏傾月交手時,就曾親身領教過,夏傾月施展冰紛雪舞步時身姿飄逸出塵,如若仙子點雲,美不勝收,又迷亂人眼,而在宮煜仙的腳下,卻當真如鬼影一般變幻莫∠,︾.測!雲澈以星神碎影與之周旋……雖然只是第三重境的星神碎影,卻在宮煜仙已經第八重境的冰紛雪舞步下毫不遜色。

    身法之上,浸淫冰紛雪舞步近百年的冰紛雪舞步竟也絲毫不佔上風!

    宮煜仙的背後,一朵冰蓮虛影開始綻放,並且逐漸化作實質,她出手之時,白綾的每一次舞動,都會釋放出百道冰鳳之影……和雲澈交手初期,她並沒有施展全力,而是發現自己竟然奈何不了對方時,開始一點點的將玄力提升,但她馬上就震驚的發現,自己的玄力每提升一分,對手的力量也會緊跟著增長一分,始終沒有被她壓制半點!當她手中的冰舞化作冰鳳之舞時,他的重劍則開始釋放出聲聲震蕩靈魂的龍吟,將她的冰鳳一片片的絞碎。

    轉眼之間,兩個已是交手上百個照面,卻是誰都無法奈何的了誰。

    兩人,似乎勢均力敵。

    但,這兩人的其中一方,是成名數十年,威震天下,無人不畏的冰雲宮主!

    而另一方,只是一個才十九歲的少年人!

    冰雲仙宮的弟子已全部在無盡的震驚之中失聲,她們的認知,都在這一戰之下被徹底的打破。

    「冰天之樞!」

    兩個人在一次狂暴的對撞后遠遠分開。宮煜仙先於雲澈穩住身形,雙手聚攏,隨著「咔咔咔」的響動,雲澈的身體周圍快速形成了一個水晶一般的冰棺。冰棺並不厚重,但卻蘊藏著密度無比之高的冰雲之力,一旦被封入其中,縱然是同等級的對手,短時間內也別想能掙脫開。

    冰天之樞成功將雲澈封鎖,宮煜仙神情頓時一松,厲聲道:「以你如今的年紀和實力,在層面上堪比聖地的傳人!幾乎與我冰雲仙宮的夏傾月相當!蒼風帝國出現你這樣的天才,我並不想親手將之毀去!但你如此觸犯我冰雲仙宮,絕不可饒!」

    雲澈充耳不聞,一劍砸在了冰棺之上,帶起「砰」的一聲震響。

    宮煜仙冷聲道:「這是我冰雲仙宮最強的封鎖技冰天之樞。一旦被封鎖其中,絕不可能短時間內……」

    隨著「咔」的一聲裂響,一道長長的裂紋在冰棺之上快速蔓延,也讓宮煜仙的聲音死死的卡在那裡,臉上一片驚駭。

    雲澈咧嘴冷笑,第二劍猛然砸下。

    「隕月沉星!」

    砰!!

    一聲炸響,冰天之樞頓時完全爆裂,漫天飛散的冰華中,雲澈的身影彷彿撕開了空間,如鬼魅般衝到了宮煜仙的身前,背後蒼狼之影傲然浮現。

    「天狼……斬!」

    堅韌無比的冰天之樞竟被雲澈兩擊擊潰,巨大的震驚之下,宮煜仙出現了剎那的失神,隨之被一道蘊藏著摧山之威的狼影重重的衝擊在胸前。

    「噗!!」

    狼影所蘊藏的力量之恐怖,遠遠的超出了宮煜仙的預料,她的五臟六腑瞬間小幅度移位,全身血液大亂,一蓬血霧從她口中疾噴而出,她身軀向後連續踉蹌十幾步,嘴角的一絲血痕觸目驚心。

    「宮主!」

    「宮主!!」

    大驚失色中的冰雲六仙迅速沖了過來,守護在宮煜仙的身前,她們全身冰靈晃動,寒氣錐心,但更多的,是一種怎麼都消抹不開的極度震驚……雖然是偷襲,但他,竟是擊傷了宮煜仙!!

    他的戰力,也無限度的打破了她們的想象和認知……那至少,是王玄境界的實力!

    不到二十歲便已如此,他將來的成就,簡直無法想象!

    而雲澈卻沒有再繼續攻擊,在所有冰雲弟子的視線之中,他卻收回劍勢,就連龍闕,也在他的雙手間消失。

    「宮煜仙……」雲澈神情和眼眸中的憤怒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絕不該出現在他這個年紀的人身上的沉寂,彷彿面對的不是冰雲宮主,而是一個需要接受審判的罪者:「你無法理解我的憤怒,就像我無法理解冰雲仙宮的門規與清譽對你的意義。你對楚月嬋做的一切,或許以你的立場,並沒有做錯什麼,但對我而言,你讓她離開冰雲仙宮,從而帶著身孕置身無法預知的險境,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這一劍,是你欠我的!」

    宮煜仙緩緩壓下體內的傷勢,厲聲道:「你的天資驚人絕世,但性情偏激自負,心胸更是自私狹窄!月嬋當年是我親自帶回冰雲仙宮,是我最後的親傳弟子!我將後半生的大部分心血都傾注在她的身上,從而有了威名遠揚的冰嬋仙子!不要說她是觸犯門規,玷污冰宮清譽,還是自廢玄功,縱然我無理由的親手廢了她的玄功,然後將她逐出冰宮,也半點都不虧欠她!至於你……哼!你玷污我冰宮弟子,更讓我冰宮千年清譽受污,我親手將你誅殺都毫不為過,又憑什麼要保護你和月嬋的孽種!你的質問和興師問罪,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雲澈緩緩側目,冷冷的道:「你不欠楚月嬋什麼?呵……不!你欠她!欠的很多很多!如果當年,楚月嬋不是因為遇到了你,被你帶到了冰雲仙宮,她將擁有一個正常女子的人生,以她的傾世容顏,她可以找到一個視她為畢生全部的男子,擁有最完整的情感和最完美的人生。而你,除了讓她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又給了她什麼?她可曾笑過、哭過、快樂過?每日冰天雪地,每日沉浸冰雲修鍊,又在門規枷鎖下絕不能碰觸情感……他所給予的,是將她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具幾乎被完全冰封情感的冰雕!!」

    「你幾乎毀了她的一生!」

    「我和她雖然短短相識,卻讓她甘願為了我背棄生存了幾十年的冰雲仙宮,是因為在那段時間裡,我讓她變回了真正的女人,而不再是冰雲封鎖下的無情冰雕!」雲澈的聲音緩慢而冷寂:「你們冰雲仙宮每年都四處收羅天資極高,容顏極美的女子,將她們帶入冰宮,也為她們套上了一生的枷鎖。為了延續你們冰宮的基業,你們葬送了多少最優秀女子本該享受的完整命運!我說你們冰雲仙宮的門規,是世上最滅絕人性的枷鎖,半點都沒冤枉你們!在無數人心中如聖地般的冰雲仙宮,在我眼中,不過是一個不該存在的活死人墓而已!」

    「你……你……住口!」宮煜仙大吼一聲,面色一陣抽搐……沒錯,是抽搐!連雲澈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的話,竟然讓宮煜仙有了如此巨大的反應。而那些冰雲女子全部怔然,雲澈口中這類的話,從來沒有人對她們說起過,這種詆毀、甚至侮辱宗門的言語,她們本該憤怒、排斥,但其話中的每一言、每一語、每一個字,就如魔咒一般深入著她們的靈魂,刺動著她們沉寂在靈魂深處,卻永遠不可能真的完全消逝的情感。

    雲澈淡淡看了宮煜仙一眼,繼續說道:「你說我自私,這句話我完全認同,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自私到極點的人!如果必須用一萬與我不相干的無辜之人的性命來交換楚月嬋的性命,我會直接如魔鬼一樣殺死那一萬無辜之人,連猶豫都不會有!這就是我的自私!為了楚月嬋,我可以承受任何的噩夢與罪惡,而你……還有冰雲仙宮,永遠都不可能!」

    宮煜仙:「……」

    雲澈背過身去,淡淡的道:「我雖然怨恨你把楚月嬋逐出冰雲仙宮,但同樣也有所慶幸。因為我在找到她時,她將是完完全全屬於我,和你冰雲仙宮沒有半點關係的楚月嬋!她再也不需要因為你們,而背負著那麼沉重的心靈枷鎖!」

    雲澈說完,抬起腳步,腳步緩慢的走向宮門之外。

    「不要攔他!」宮煜仙伸手抓住想要追過去的慕容千雪與君憐妾,蒼白著臉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讓他走吧。」

    說完這句話,宮煜仙彷彿耗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本該不太重的內傷,她卻緩緩的癱倒在地,雙目完全失神,就連耳邊的驚呼聲,也已全然聽不到。

    她的腦海之中,如夢境般浮現起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他用至情融化了她冰封的內心,她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在冰雲仙宮從未有過的快樂……但,她沒有楚月嬋那麼勇敢……她退卻……決絕……再不相見……然後在冰極雪域的盡頭,他們最初相遇的地方,她找到了他依舊釋放著悲傷氣息的冰冷屍身……

    已經八十年過去,那場本該美麗的幻夢,卻化作最錐心的夢魘,無數次的刺痛著她自以為已經完全冰封沉寂的靈魂。

    雲澈的話,讓這個她一直以來用盡全部力氣想要遺忘的夢魘瘋狂的蘇醒、悸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