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兩個,這個時候還不去練功,在這裡閑聊什麼?」

    一個年紀二十歲出頭,面目威嚴的男子走了過來。不過對於他的呵斥,兩個正在談論雲澈的玄府弟子卻並不害怕,他們同時嘿嘿一笑,道:「司空導師,我們錯了,您老千萬別生氣,我們這就回練功房。」

    這個人出現時,雲澈微微一怔,因為他赫然是自己認識的人……司空寒的兒子,當初在蒼風玄府給予自己很多幫助的司空渡!

    嗯?司空導師?當初他說過,在蒼風玄府畢業后不會留在皇城,而是會為了避開皇室之亂而回到新月城,他果然如此做了,還在新月玄府成為了一名導師……雖然他很是年輕,比玄府中的弟子大不了幾歲,但如今他已正式踏入靈玄境,當這些弟子的導師也完全夠格了。

    「對了,司空導師,聽說你當年在蒼風玄府的時候,曾經和雲澈有過接觸,是不是真的?」

    司空渡眼神一動,微微點頭道:「他的爺爺和家父有所交情,所有在他初入蒼風玄府的時候,我主動找到了他,也試著給予他一些幫助。不過後來想想,以我微末的能力卻去自以為是的『幫助』他這種絕世天才,實在是有些幼稚可笑……好了,你們趕緊去練功吧,這裡不是你們先聊的地方。¥,∽.」

    「是,司空導師。」

    兩個玄府弟子快速跑開。司空渡似乎想到了什麼,很惆悵的一嘆,剛要邁步,一個聲音從他右側傳來:「司空師兄,好久不見。」

    司空渡側目,然後全身一動,瞠目看著向他走來的雲澈,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雲澈!?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噓!」雲澈連忙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生怕司空渡的聲音把其他人給招來,他走近了道:「沒想到司空師兄竟然成為了新月玄府的導師,真是讓人驚訝……我猜,你應該是新月玄府史上最年輕的導師吧?」

    「目前只是實習導師而已,一部分,也是藉助了我父親的便利。」司空渡上下打量著雲澈,眼眸中的驚訝久久不散,他自嘲的笑道:「不過我這點成就,和你相比簡直是不堪一提了。你現在可是轟動天下,名聲還要壓過四大宗門的人物,更是蒼風玄府的驕傲。回想當年我竟然還一次次的想要幫助、甚至訓斥過你,實在是汗顏。」

    「司空師兄這話說錯了。」雲澈真摯的道:「初到蒼風玄府的時候,司空師兄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指引,沒有司空師兄的幫助,我根本不可能那麼快在玄府中安定下來。這些,我一直牢牢記在心裡。」

    「哈哈哈哈。」司空渡爽朗一笑,讚歎道:「不矯情、不虛偽、不恃傲,你比那些大宗門用底蘊和資源培養起的天才不知要勝出多少倍。」他目光掃了一眼周圍,道:「不說多餘的話了,你專程回到這裡,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做吧?我現在在新月玄府算是安頓下來了,若是有關新月玄府的事,我或許可以幫上忙。」

    雲澈微微點頭,道:「我來這裡,是有一件事,需要司空長老的幫助。不知他現在何處?」

    「我父親?」司空渡一愣,然後道:「父親他兩日前剛好南下,至少要三日後才能回來……如果不是什麼特別要緊的事,你可以說給我聽,我或許可以幫的上忙。」

    「也不算什麼大事。」雲澈沒有猶豫,道:「我正準備迴流雲城一趟,接走我的爺爺和小姑媽。蕭門懦弱無情,欠我爺爺和小姑媽太多,我和他們重逢后,也不可能讓他們繼續留在蕭門了。皇城現在烏煙瘴氣,再加上那裡各方勢力、格局複雜,我也不放心把他們安置在那裡,所以……」

    關於雲澈和蕭門的事,司空渡從司空寒那裡有所耳聞。他頓時心領神會,笑著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事。這件事不需經過我的父親,我可以在此允諾,只要蕭伯伯肯來這裡,上至副府主、導師,下至協查、閑卿,都任由蕭伯伯挑選,在這裡,絕不會有任何人虧待了他。」

    司空渡笑了一聲道:「再說,以你的名望,要把爺爺安排在我們新月玄府,周府主、甚至新月城主都恨不能親自抬著轎子去迎接,搞不好蒼風玄府還會萬里迢迢的過來搶人,你這不是尋求我們幫助,而是送了新月玄府一個天大的大禮。」

    雲澈會心一笑,道:「好,這件事就有勞司空師兄掛心了,我這就動身返迴流雲城。」

    「路上小心,我聽說,在你攪了焚絕城和蒼月公主的大婚,還把焚絕城重傷后,焚天門的人正在四處搜尋你。焚天門千年宗門,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即使你現在已經是名震天下,擁護崇拜者極多,焚天門也定然不會善罷甘休,你最好能隨時隱匿好自己的行蹤。」司空渡提醒道。

    雲澈隨意的笑了笑:「我知道了。」

    世人都知道雲澈攪了焚天少主的迎親,還不知道雲澈一人反殺了焚天門派出追殺他的八個天玄強者……其中還包括大長老,否則,蒼風帝國必然因他掀起更加激蕩的轟動。

    「對了,有件事,不知會不會對你有幫助。」司空渡想到了什麼,忽然說道:「我前幾天去新月城外送父親回來,隱隱約約看到了一張很熟悉的討厭面孔,這個人,你也認識,似乎還和你起過衝突。」

    「誰?」雲澈疑問道。

    「焚絕塵!」

    「他?」雲澈微微一愕。焚絕塵,焚斷魂的第三子,因和焚絕壁不和而離開焚天門進入蒼風玄府,久居內府天玄榜第一,卻在去往天劍山莊參加排位戰的那一天,因觸怒他而被他一頓虐!還因此沒能參加排位戰,此後便再無他的消息。

    「我在離開蒼風玄府時,好像聽說他因為焚絕壁的死而又回到了焚天門,之後就沒關注過他。那天匆匆一瞥,似乎就是他,但他沒理由出現在這裡,焚天外門那裡最近也沒什麼異常的動靜……也或許只是我看錯了。」司空渡猶猶豫豫的道。

    雲澈微一沉吟,點頭道:「我知道了。司空師兄,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們應該馬上會再次見面。」

    和司空渡互相留了傳音印記,雲澈離開新月玄府,乘上雪凰獸,直赴流雲城而去。

    作為蒼風帝國最小的城,流雲城似乎永遠和「熱鬧」與「繁華」無緣。

    當稍顯安靜和陳舊的小城完整的呈現在視線中時,雲澈的心臟不受控制的「撲騰」、「撲騰」跳動起來。

    在這裡生活了十六年,雲澈對這個承載了他所有童年記憶的小城又怎麼會沒有感情。

    視線中的流雲城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逐漸的,他隱約看到了蕭門的所在,還有蕭門後方那座呈暗綠色的後山。

    一種近鄉情怯的情感在心間泛動,兩個人的身影在他的腦海中無比清晰的浮現著,想要馬上見到他們的渴望就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激烈,看著前方,他的雙目微微的模糊,口中不自禁的自言自語著:「爺爺,小姑媽,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再也不會讓任何人欺凌你們……」

    心潮湧動間,他已來到了流雲城的城門上方,如果再繼續前行,雪凰獸無疑將引發全城的巨大轟動,雲澈收起雪凰獸,落在城門之外,徒步走入了熟悉,又稍稍陌生的流雲城之中。

    不知不覺,三年已過。

    這三年的經歷,此刻想來,當真如夢幻一般。

    當初,他含恨離開流雲城,誓言要在三年之內,帶著足以碾壓蕭門的實力回來,要讓整個蕭門跪著求爺爺和小姑媽離開思過峽……而那時,雖然毒誓,但他很清楚要做到這一點是多麼的艱難。所以他拚命的修鍊,拚命的去招惹敵人來最大程度的提升自己……

    那時他不會想到,三年過去,他的實力又豈止是碾壓蕭門……此刻的蕭門,在他目前的實力層面面前,連讓他正眼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行走在流雲城的土地上,雲澈的腳步竟有些虛飄,明明內心無比急切,但腳步,卻並不是那麼的快,他在想著見到爺爺和小姑媽之後,該怎麼去擁抱他們,又對他們說什麼,是該笑。還是該哭……

    流雲城的街道人流不多不少,人們都是腳步匆匆,並沒有什麼人去注意到他,即使擦肩而過,也沒有誰會直接認出他是三年前被趕出流雲城的那個廢物加笑話。

    雲澈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距離蕭門越來越近,這時,他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向了前方那一扇氣派的大門,門上牌匾鑲著兩枚金色的大字:

    夏府。

    這是夏傾月和夏元霸的家。

    作為一個從商世家,夏府平日里都會洋溢著一種帶著商業味道的熱鬧氣息,但此時站在夏府門前,雲澈所能感受到的卻是一種記憶里沒有過的安靜。他站在那裡好一會兒,沒有再繼續前行,而是收斂氣息,高高躍起,跳過圍牆,悄無聲息的落入夏府大院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