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入玄境,對三年前的雲澈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及,只能眼睜睜羨慕的境界。但在此刻的雲澈眼中,卻和小孩的雜耍沒有任何區別。面對蕭陽那讓他厭惡的嘴臉,雲澈冷然一笑,上身不動,右腳一腳踢出。

    雲澈此時所能釋放出的速度,又豈是一個區區蕭陽所能有所反應的,眼看著自己的手掌就要抓到雲澈的喉嚨,然後像提小雞一樣把他提起來,但驀地,他感覺自己的小腹部位……彷彿被一座高山狠狠的撞擊。

    砰!!

    「嗚哇!!」

    蕭陽一聲慘叫,整個如皮球一般飛了出去,在空中連續翻滾了十幾周,落地時滿臉是血,毫無聲息,不知死活。

    「陽……陽兒!」蕭博大驚失色,高吼著竄出,一試蕭陽的脈象,他的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蕭陽傷勢倒不如足以致命,但他的玄脈,卻是整個的粉碎!就算是有傳說中的大羅金丹也不可能修復……也就意味著,蕭陽今後,將完全淪為一個徹頭徹底的廢人。

    「你……你……」蕭博顫抖著起身,在震驚和憤怒中,一張老臉已是血紅一片:「蕭澈野種……你對陽兒做了什麼!我……我親手殺了你這個野種!」

    蕭博暴怒起身,如一頭失去理智的餓狼般撲向了雲澈●,極怒下掄起的手臂灌輸著他十成的力量。面對蕭博的攻擊,雲澈似乎是被嚇傻了,也或者根本沒有能力去躲避,沒有任何的動作,便被蕭博一拳狠狠重擊在雲澈的心口上。

    蕭門眾人本以為這一擊之下,雲澈將直接胸口碎裂,輕則瀕死,重則當場斃命。但,蕭博的拳頭落在雲澈心口上時,卻是沒有帶起絲毫的撞擊聲,彷彿這凝聚著蕭博全力的一拳不是砸在一個人的身上,而是砸在一團鬆軟到極點的棉花之上,雲澈不要說被砸飛出去,整個身體連動都沒動,顫都沒顫一下。

    笑話,楚月璃這等人物急怒之下的一掌,也才能將沒有防備的雲澈打退幾步,蕭博那只有靈玄境八級的玄力,對雲澈來說,根本和一隻蚊子撞擊在胸口上沒什麼區別。

    結結實實的一拳砸在雲澈心口,蕭博還沒來得及露出快意的冷笑,整個人就懵了過去,看著自己如同被吸在雲澈胸口的右拳,他的兩隻瞳孔放大到了極致……映照出雲澈此時猶若惡魔般的冷笑。

    不屑的冷笑之中,雲澈的胸口輕描淡寫的一挺。

    「呃啊——」

    一聲凄慘無比的叫聲瞬間傳遍了整個蕭門,蕭博灑著猩紅的鮮血倒飛了出去,整個右拳完全碎成了一灘爛肉,幾十道血流爭先恐後的從他右手臂上湧出……他的整隻右臂,在一股恐怖巨力的衝擊下,從外到內,從皮到骨,幾乎碎成了馬蜂窩。他癱在地上,甩著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右臂,痛苦無比的哭吼著,凄厲的如同惡鬼的嚎哭。

    整個蕭門除了蕭博的慘叫聲,只剩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驚恐,和強烈到極點的不可置信。

    蕭陽忽然間倒飛昏迷,他們震驚,但還不至於驚駭。但蕭博是什麼實力?靈玄境八級,是整個流雲城實力最上層的強者,他的攻擊,對他竟像是撓痒痒一樣,而對方只用了一個輕到不能再輕的動作,就瞬間將他的整隻右臂震的粉碎!那一瞬間的恐怖氣場,讓他們所有人如同陷入冰窟,心臟驟停。

    這是什麼實力?

    這完全是強大到幾乎超出他們認知的力量!

    可眼前這個人,他明明只是當年在流雲城人人皆知的蕭門廢物,一個天生玄脈殘廢,永遠不可能有什麼未來的廢人啊!

    「蕭老狗,」雲澈冷笑著道:「管好你自己的嘴,第一,我的名字不叫野種;第二,我的名字也不叫蕭澈……早在三年前,我的名字已更改為雲澈!自此,除了我的爺爺和小姑媽,以及我必須討回的債,我和你們蕭門,再無半點關係!」

    「雲澈」這個名字,就如一聲驚雷炸響在所有人的耳邊,讓所有的臉上都露出了相同的驚恐之色,蕭成的喉嚨狠狠的「咕嘟」了一下,顫抖著聲音問道:「難道……難道……傳說中的……排位戰首位……的那個雲澈……就是你?」

    排位戰結束的第二天,「雲澈」這個名字便傳遍了蒼風帝國的每一個角落,此後,隨著他的隕落,他的名字更是如日中天,關於他的傳聞也越來越多……這其中,自然就包括他是來自流雲城,他所娶的夏傾月,也是來自流雲城……

    這些傳聞自然也傳入蕭門耳中,而傳聞中的很多訊息,尤其是娶了夏傾月這一點,都和被他們逐出門的蕭澈很是吻合。但,蕭門上下,乃至整個流雲城,都無比確信這些傳聞絕對絕對是假的。即使後來甚至有傳聞說雲澈就是出自蕭門,他們也純當笑話來聽。

    原因無比簡單,整個流雲城的人都知道,蕭澈是個天生玄脈殘廢,終生連初玄境一級都不可能突破的純種廢物,而傳說中的那個雲澈年紀輕輕,卻連敗各大宗門傳人,還獲得公主青睞,冰宮仙子傾心,是上天寵兒般的絕頂人物……兩人就如白雲和爛泥的區別,再怎麼也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一個資質平庸的人有了天大奇遇,一飛衝天不是沒有可能,但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不到兩年的時間成為問鼎排位戰的絕頂天才……這簡直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傳聞之中,還有一些提到雲澈是「鳳凰神宗的傳人」、「某個隱世高人的直傳弟子」等等,更是和他們知道的蕭澈沒半毛錢關係。

    但,剛剛那短短的一瞬間,這個以往他們眼中的廢物所表現出的恐怖實力,還有他口中吐出的名字,卻在將這個曾經他們以為的「笑話」,在他們抽搐的腦海中,一下子拉近向了事實。

    雲澈手中黑光一閃,龍闕現形,隨著龍闕重重頓地,一聲爆響,腳下堅硬無比的大理石地面頓時爆裂,幾十道裂痕瘋狂蔓延,一直蔓延到了十幾丈之外的蕭門人群腳下。雲澈抓著劍柄,低沉的道:「這個世界上,當然只有我一個雲澈!」

    崩裂的大地,近尺寬,深不見底的裂痕,蕭雲海等人的臉上露出了驚駭欲絕的神情,一張張面孔在極度的駭然和驚懼之下幾乎完全失去了血色,一顆顆眼珠子更是幾乎要從眼眶裡跳出來,一些心理承受能力較弱的弟子更是當場坐倒在地,驚的全身發顫……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種他們無法理解,更無法想象的力量!這簡直是幻想之中的神才堪有的恐怖力量……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那個被他們恥笑、蔑視了十幾年的蕭澈,竟然帶著這種他們終生不可能擁有、做夢都不敢奢望的恐怖實力歸來。看著眼前這張他們曾經只以不屑和蔑視面對過的面孔,他們此時感覺到的,只有恐懼和戰慄。

    蕭雲海的心臟和面孔劇烈的扭曲著,龍闕神威造就的一道大地裂痕剛好就穿過他的雙腳之間,讓他在那一剎那亡魂皆冒,直到現在都全身冷汗。他抬起右手,臉上竭力的露出一個難看到極點的笑:「原來……原來你竟然就是……就是傳說中的那個雲澈!哈哈……哈哈……我早就該想到這一點。沒想到賢侄離開蕭門之後,竟能魚躍龍門……真……真是可喜可賀……」

    「可喜可賀你十八輩祖宗!」雲澈滿臉冷笑的將蕭雲海的話打斷,手臂一橫,龍闕已離地而起:「我再說一遍,我今天,是回來向你們討債的!!」

    雲澈身形驟然一晃,一道殘影晃過,已如鬼魅般衝到蕭雲海面前,蕭雲海眼前一花,根本還沒看清什麼,一股萬鈞巨力已轟擊在他的胸口上,他大吐一口鮮血,直接仰翻在地,他要發出痛呼,一隻腳便死死的壓在了他的嘴上,讓他半點聲音都無法吐出。

    雲澈右腳踩在蕭雲海的腦袋上,將他大半個腦袋都踩入地面以下,他陰冷的道:「蕭雲海,你身為蕭門門主,卻為了一已私慾,為了討好一個蕭宗雜種,竟然設計陷害我小姑媽,險些害我小姑媽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你那天的演技,可當真是精彩至極,以你那精湛的演技和卑鄙惡毒的心腸,只當個區區蕭門門主,還真是白瞎了!」

    「休傷我門主!」

    蕭離大吼一聲,猛然一劍刺向雲澈的后心,雲澈頭也不回,伸手隨意的向後一抓,一把抓在了蕭離的劍尖上,瞬間將劍奪到自己手中,然後手掌一翻一轉,長劍如毒蛇般反向飛射而出,刺穿了蕭離的肩膀,劍柄卡在胛骨之上,帶著他遠遠飛去,「砰」的一聲,劍尖深深刺入後方的高牆之上,也將蕭離就這麼釘在了上面。

    殺豬般的慘叫聲從蕭離口中發出,他如瘋了一般的掙扎著,但他越是掙扎,劍刃便越深入胛骨,痛苦的鑽心徹骨,血流如泉涌一般從他肩膀上噴出,淋淋而落,很快在下方積了一大灘。

    蕭澤和蕭成本要一起動手,但看到蕭離的慘狀,還有地上嚎哭慘叫的蕭博,他們面色如紙,頭皮發麻,都乖乖的收起劍,瑟縮著身體再也不敢向前半步,眼瞳里滿是驚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