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

    雲澈暴吼一聲,將蕭雲海遠遠的甩出了出去,蕭雲海腦袋著地,鮮血四濺,當場昏死過去。而雲澈如瘋了一邊沖向了後山方向。

    他帶著急切、思念、激動、喜悅……很多很多種的情緒歸來,在他腳踏流雲城的那一刻,這些情緒就如翻滾的潮水一般混雜在一起,而這其中,喜悅,佔了最大的一部分。

    因為,他馬上就要見到闊別三年的爺爺和小姑媽。

    馬上就要帶他們離開承受了三年的凄苦……

    讓他們看著如今的自己,告訴他們自己的成長,讓他們不再為自己擔心,而是欣慰與驕傲。

    馬上,就要完成當初離開時,給爺爺和小姑媽留下的承諾。

    馬上,就要把蕭門欠他們的債全部討回來,讓爺爺和小姑媽出盡心頭的委屈和惡氣。

    但,他沒有想到,他得到的,卻是這樣一個驚天霹靂。

    雲澈如一陣狂風般沖入後山,沖入思過峽,來到了蕭烈和蕭泠汐被關了三年禁閉的地方。

    山地、枯草、石室、清泉……這裡如此的簡單,如此的安靜,也是如此的寥寂。蕭烈和蕭泠汐,就是被禁閉在這裡,不得離開半步。站在石室的前方,雲澈停下腳步,△,☆.↓t一時之間竟不敢向前……他不願相信他所聽到的一切是真的,他寧願相信蕭門那些人所說的話都是編造出來的謊言……哪怕是說他們出現了幻覺,他都願意選擇相信!

    他帶著積壓了整整三年的思念、擔心、牽挂而歸來,他怎麼都無法接受會是這樣的結果。

    「爺爺……爺爺!」

    「小姑媽……你在裡面嗎?」

    「我是小澈……我回來了!爺爺,小姑媽,你們聽到了嗎!聽到了,就出來見我啊!」

    他一聲聲的呼喊,聲音微微發顫,他的聲音隨著山風飄去了很遠,卻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

    最後的那絲奢望如肥皂泡般破滅,雲澈屏住呼吸,開始了向前邁動,而他剛剛邁出一步,全身就猛然的僵住……視線所至,石室的入口,他看到了一灘暗紅色的血跡。

    雲澈的心臟猛的抽搐,如狂風般沖了過來,一下子跪在了那癱血跡前……血跡已經乾涸,但上面,只有一層很薄的灰塵,在山風不斷的這裡,這層薄塵證明著這攤血跡留下的時間並不太長,只有那麼三四天而已。

    血跡的不遠處,雲澈看到了兩截斷劍,斷劍之上,銹跡斑斑。

    除此之外,這裡並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迹……以焚天門的實力,蕭烈和蕭泠汐又怎麼可能有掙扎抵抗的能力!

    雲澈雙手撐地,十指深深的陷入岩石之中,他頭部低垂,全身顫抖,緊咬的牙齒髮出「咯咯」的響聲。一股強烈到幾乎要化作實質的憤怒與恨意充斥了整個石室,讓這裡的空氣都在無比的壓抑之下完全停止了流動。

    「焚天門……焚天門……焚天門…………」

    雲澈的口中,溢出聲聲的低吟,低沉的就如煉獄惡鬼催命的音符。

    他想起之前在新月城,司空渡向他提起的那個人……

    焚斷魂第三子焚絕塵!!

    司空渡沒有看錯,那的確就是焚絕塵!他之所以出現在新月城,只是經過……他的目標,居然是這裡!

    他與焚天門的恩怨,兩年前就種下。焚絕城要暗害他,卻反而害死焚絕壁……焚絕城妄圖迎娶蒼月,被他攪了迎親還給予重傷,更讓焚天門顏面無存,之後,更是派出了焚莫離為首的八個天玄去暗殺他!!

    他殺了七個,然後留下了一個……那最後的一個,是他對焚天門的警告,和留給焚天門的一點顏面與餘地,甚至還有一絲妥協……因為焚天門千年宗門,終究實力太大,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是那麼願意和焚天門成為不死不休的死仇。

    但他沒有想到,焚天門給予他的,卻是這種形式的答覆!

    他和焚天門的仇怨就算再大上十倍,又和蕭烈與蕭泠汐有何關係!?

    「啊!!!!」

    雲澈聲嘶力竭的大吼一聲,一拳砸在地上,將地面轟出一個數丈之寬的大坑,隨之他整個人飛射而出,踏上雪凰獸,帶著衝天戾氣遠去。

    「蕭門的老狗們……都是因為你們……都是因為你們!!如果我爺爺和小姑媽真的出了什麼事……我要你們全門上下……全部陪葬!!!!」

    蕭門的上空,傳來彷彿來自地獄的怨恨之音,他們抬起頭,驚恐的看著衝天而去的雪白巨獸,全部癱軟在地,瑟縮不止。直到那隻雪白巨獸在視線中消失,他們依舊久久無法站起。

    迎風而行,冰冷的風讓他的心神總算稍稍平靜的一些,但胸腔和腦袋依然被憤怒充斥的幾欲炸開。他咬著牙,拿起傳音玉和千里傳音符,用沙啞的聲音向司空渡傳音道:「司空師兄……告訴我焚天門的位置……」

    「……發生什麼事了?」

    「快告訴我焚天門的位置!」雲澈怒吼傳音道。

    「……新月城向西南六千里,到達一個叫『蒼火區域』的地方后,打聽一處叫『焚天谷』的地方,焚天門就在焚天谷之中……務必小心!」

    雲澈收起傳音玉,盈.滿著無盡恨意的雙眸死死的盯向了西南方向。身下的雪凰獸似乎感覺到了主人的情緒,將飛行速度施展到了極致,拉起一道長長的白影,很快便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流雲城距離焚天門所在的蒼火區域路途遙遠,即使焚天門有著不俗的玄獸坐騎代步,往返也要近十天的時間,而他們的坐騎,又豈能與雲澈的雪凰獸相提並論。再加上前者正常趕路,後者全速前行,在焚絕塵回到焚天門時,雲澈也已距蒼火區域只剩不到百里之遙。

    隊伍的中間,是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滿臉驚懼的少女,她的身邊,是一個五六十歲,臉色堅毅而憤怒的老者,從他略顯蒼白的面色上看,似乎是受了不算輕的內傷。

    這兩個人,赫然就是蕭泠汐與蕭烈!

    來到焚天門的主門之前,眾人從坐騎上躍下。少女雙手攥拳,咬著貝齒道:「我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一個老者走到少女身前,一手推向她:「少廢話,走!」

    蕭烈一個箭步向前,擋在了蕭泠汐的前方,被老者一掌推倒在地。

    「老爹!」蕭泠汐悲呼一聲,連忙去把蕭烈扶起,蕭烈捂著胸口,一陣劇烈的咳嗽,臉色更顯蒼白。

    「住手!」焚絕塵忽然轉過身來,冷然出聲:「誰讓你動他們了!他們是該死還是該活,還輪不到你來處置,你再敢對他們動手,我剁了你的手!」

    那個老者正一臉冷笑的要對蕭烈開罵,一聽焚絕塵的話,頓時全身一凜,連忙點頭應聲,腳步倉皇後退。

    「將這個蕭烈,關押到囚龍獄最底層,至於這個女孩……」焚絕塵沒有看向蕭泠汐,但眼神卻是一陣不正常的變幻:「將她帶到我所居住的絕塵天閣,讓紫蘭二婢看緊她。」

    「是!」

    焚天門,絕城閣。

    焚絕城整隻左手被包裹的嚴嚴實實,右臂也整個的耷拉下來……雖然焚天門靈丹妙藥無數,焚絕城的玄力也不算弱,但云澈那天下手實在太狠,十幾天的時間,根本無法讓焚絕城的傷勢好利索。這些天之中,他身體上的疼痛和心靈上的無盡屈辱,全部化作對雲澈越來越強烈的怨恨。

    絕城閣的門被猛的踹開,焚斷魂一臉怒色的走了進來。面對明顯暴怒的焚斷魂,焚絕城卻是一點都不驚訝慌張,直起上身,明知故問道:「父親,是誰惹你生這麼大的氣?」

    「是你讓塵兒遠赴流雲城,帶回的那兩個人?」焚斷魂怒聲道。

    「是!」焚絕城直接承認。

    「胡鬧!這件事,你怎麼都不和我商量!」

    「因為和你商量的話,你一定不會同意!」焚絕城凌然不懼的道。

    「混賬!」焚斷魂一掌拍下,將手邊的玉石長桌給轟的粉碎:「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雲澈是一個現在絕對不能動的人物!大長老、焚斷滄、焚莫然……一個半步王玄,七個天玄,都慘敗在了他的手裡,唯一逃回來的焚莫平,還是他故意放回來,是對我們焚天門的警告,也算是留了一點餘地!據焚莫平所言,雲澈現在的實力,幾乎不下於你的爺爺!這樣的人物,能成為朋友,就要儘可能的成為朋友,不能成為朋友,也絕對不能去招惹,而你卻……」

    「所以,父親你就要忍下去嗎!」焚絕城猛的站起,與焚斷魂怒目相對,一雙眼瞳之中,充斥著濃郁到極點的怨恨:「他殺我二弟……也是你的親生兒子!攪我大婚,讓我,還有整個焚天門顏面蕩然無存,成為天下人的笑柄!還殺了大長老在內的七個長老、閣主級同門!這等大仇,已是不共戴天!不僅僅是我,多少長老、閣主都恨不能將雲澈千刀萬剮!而父親,你卻在宗門大會上選擇暫忍……我們怎麼能忍!焚天門千年風雨,何時被人欺辱到這種地步,何人敢殺我門少門主和如此多的長老、閣主……我們焚天門,又什麼時候軟弱膽小到懼怕一個連背.景都沒有的野小子!」

    「住口!」焚斷魂一甩手:「你說的這些,我當然不會遺忘!我也從未說過要放過雲澈。只是雲澈目前的實力太過驚人,我們必須謹慎待之,絕不能再輕舉妄動!他放回焚莫平,也是在告訴我們他暫時不會和我們徹底撕破臉,我們也可以就此有了觀望和從長計議的時間……而你,卻不聲不響的讓塵兒擄回他的兩個親人!」

    「雲澈是個極重情義的人,他為了救一個才初玄境的夏元霸,都不惜以命換命,你這麼做……可是在徹底觸動他的逆鱗!而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我們焚天門將被冠上卑鄙無恥的罪名,從此臭名遠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