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章字數小五千……你信不信?]

    「所以呢?」焚絕城緊擰著眉頭,面目稍顯猙獰:「我們應該馬上把他的兩個親人放了,然後去向雲澈求饒?這樣就能保全我焚天門的威名?」

    「你!」焚斷魂手掌揚起,就要扇焚絕城一個耳光,但看到他重傷在身的凄慘樣子和臉上的怨恨,這一掌還是沒有扇下去。

    「我們整個宗門的尊嚴,都在我迎親那天,被雲澈毀了個體無完膚!現在蒼風國,誰不在笑話我們焚天門!我們焚天門的千年之威,此刻全成為襯托雲澈威名的一個陪襯!如果大長老七人全部死在雲澈手裡的消息再傳出去,那我們就徹徹底底淪為了一個笑話!而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卻選擇投鼠忌器,暫且忍耐,就連身為少門主的我,都會看不起焚天門!」焚絕城咬著牙,幾乎吼叫著說道。平時在焚斷魂面前無所不從的他,今天卻是寸步不讓。

    「而只有殺了雲澈,才能挽回我們失去的名望,也才能對得起死去的長老和列祖列宗!為此,我們不擇手段又有何錯?!如果父親怕因此而污了自己的名聲,在殺了雲澈之後,大可將一切都推到我的頭上,說是我焚絕城私自去擄來雲澈的家人,和焚天門其他人都毫無關係。」

    焚絕城的話一個字比一個字陰厲,他這麼做,所謂的宗門聲名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當然是為了向雲澈報復他的切骨之恨!作為焚絕城的父親,焚斷魂自然知道焚絕城真實的想法是什麼,但他說的話,卻又句句直擊要害……在長老會之中,他聽到的,也大都是這樣的聲音。如果不是絕大多數的人贊成如此做,身為門主的他,又怎麼會在今天才得到消息。

    別人都可以衝動,可以因為自己一個人的情緒而不擇手段,但他不能,身為焚天門的門主,任何事情,他都必須考慮全局,權衡利弊……但事已至此,除了藉此將雲澈引來后誅殺,他已別無選擇。

    「罷了。」焚斷魂垂下手來,無奈的嘆息一聲,但眼神依舊無比冷厲:「你從小到大,幾乎從未被人忤逆過,更別說欺凌。卻是三番兩次折辱在雲澈的手上,我知道你不報此仇絕不甘心。殺大長老等人的仇恨,也的確非報不可……我便由你任性這一次,我會親自去安排誅殺雲澈的陣勢……但只有這一次,若以後你再敢如此不計後果的自作主張,我定不饒你!」

    焚斷魂的門主威勢,自然不是焚絕城真正能扛下來,他上身微微一顫,馬上道:「我對雲澈恨意極深,二長老等人也都急欲殺掉雲澈為大長老報仇,所以……所以才瞞著父親做出這件事……絕城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類似的事。殺掉雲澈后,自作主張之過,也任憑父親責罰。」

    「哼!」焚斷魂淡淡一聲冷哼,拂袖而去,到了門口時,他腳步停下,忽然問道:「你為什麼要讓塵兒帶人去做這件事?他性子剛烈,絕不會接受這種脅迫家人的手段,你又是怎麼說動他的。」

    「父親可能有所不知。」焚絕城道:「三弟當初之所以未能參加排位戰,便是因為雲澈。在蒼風玄府時,雲澈不但將他擊敗,還將他踩到腳下……當初二弟一句言語之辱,就讓他離開宗門,數年不歸,誓要二弟付出代價,雲澈卻將他的尊嚴踩在腳底。被雲澈所殺的斷滄閣主,更是他一生最為敬重的人。他對雲澈的恨意,絕不比我少!我許諾他,在雲澈奄奄一息的時候,會讓他肆意凌辱,然後親手將他解決,他便答應了下來……而之所以讓三弟去……」焚絕城垂下頭來:「只有三弟離開宗門數日不歸,父親才不會懷疑和提前發覺什麼。」

    「哼!」焚斷魂轉過頭去,不再說話,怒氣沖沖離開。十息之後,他低沉的聲音便滲透至焚天門每個角落:「各大長老、閣主聽令!半刻鐘之內全部到議事大廳集合,有要事商議!」

    「老九!那兩個人被關在哪裡?」焚絕城叫喚道。

    門外,一個後背微顯佝僂的人走了進來,低聲道:「蕭烈被關在囚龍獄的最底層,至於那個叫蕭泠汐的女孩子……被三少主安排關在了絕塵天閣。」

    「絕塵天閣?」焚絕城一愣:「你確定是焚絕塵自己下的命令……呵,這可真是有意思。絕塵天閣一直是屬於他的禁地,連我隨便上去都要挨他臉色,他居然把一個用來當誘餌的女人關到那裡去。」

    被稱作老九的人用晦澀的聲音道:「蕭泠汐雖然是雲澈的姑姑,但年紀看上去比三少主還要小上一些,長相極美,而且有一種獨有的靈氣,三少主或許對她起了什麼別的心思。」

    「哦,是嗎?」焚絕城歪了歪嘴角,忽然陰沉的笑了起來:「和我去一趟絕塵天閣……雲澈得到消息過來,至少還要七八天的時間,這段時間,可有不少的事情可以做!」

    「是!」

    焚天門位於焚天谷之中,宗門駐地並非平地,而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其中,更是穿插縱橫著一道道或高或低的山壁。絕塵天閣是焚絕塵的居所,而它之所以被稱作「絕塵天閣」,是因為它就建造在焚天門內最高,高度足有近三十丈的那處山壁之上。

    這裡是焚絕塵的居所,有時也會被當做練功之地,從不允許任何人隨意踏入。當然,若焚絕城執意要進入的話,也沒有人敢於阻止。

    焚絕塵並不在絕塵天閣之中,焚絕城一路暢通無比的進入絕塵天閣中,推開大門,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木窗邊緣回首,一臉驚慌的少女。

    看到這個女孩,焚絕城的雙眼一下子亮了起來,露出餓狼一般的淫邪光芒。

    眼前的女孩看上去才只有十七八歲,雖然他得到的資料,雲澈的姑姑年紀不大,但他也沒想到居然如此之小,分明比雲澈還要小上一些。少女嫩顏雪潤嬌美,紅潤香唇鮮艷欲滴,嬌翹的瑤鼻秀氣逼人,烏黑的眼睫下是一雙雖然盈動著驚慌,但依然如星鑽般晶瑩美麗的眼睛。她身上的長衣很是普通,還稍顯破舊,但穿在她的身上,卻呈現著一種清麗脫俗之感。

    焚絕城雙目盯緊她,半天都沒捨得移開。流雲小城,一個他根本不屑一顧的地方,他絕沒想到,這樣一個地方,竟然能孕育出如此集天地之靈秀的絕美少女。相比於她嬌美的容顏,更讓人心動的是她那種彷彿沒沾染過一絲凡塵污濁的靈秀,和清晰映在她身上,讓人不由自主產生呵護**的嬌嫩與柔弱,尤其是她一雙美眸,如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

    焚絕城的目光在貪婪和淫邪之中切換,他一腳踢上房門,一臉淫笑的走向蕭泠汐。

    「你……你是誰?你們到底要做什麼?」接觸到焚絕城的目光,蕭泠汐全身一寒,驚慌的後退著,右手死死的抓著自己胸口的衣服。

    「哦,忘記自我介紹了。」焚絕城笑眯眯的道:「在下焚天門的少主,焚絕城。你可要好好的記住這個名字。你,就是雲澈的那個姑姑?如果我沒記錯,你的名字,是叫蕭泠汐?能讓我焚絕城記住名字的,這個世界上可不多,不過好在你非但沒讓我失望,還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

    焚絕城一邊說著,笑的更加肆意起來。

    焚天門,原本對蕭泠汐而言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勢力,焚天門的少主,那更是傳說中的絕頂人物,本是她以為終生都不可能有任何接觸的。但一夜之間,無法預料的厄運就此降臨,她和父親,竟然被帶到了這個傳說中的龐大宗門之中……這一路之上,從焚天門幾人的交談之上,她斷斷續續的聽到了些什麼,她隱約知道自己和父親被帶來這裡,是因為雲澈……而雲澈,就是她朝思暮想,日益牽挂的蕭澈。

    只是,她依然不明白,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整個蒼風都在流傳和談論雲澈名字時,被封禁在後山的蕭泠汐與蕭烈卻是一無所知……也不可能知道什麼。她對雲澈的印象,依舊停留在那個玄脈殘廢、潺潺弱弱、需要她去保護與心疼、卻又可以在面對蕭宗壓迫時堅決擋在她前方的那個少年上。

    「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在這裡的每一秒,蕭泠汐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焚絕城的眼神,更是讓她恐懼,她搖頭道:「我爹呢?我爹他在哪裡?你們有沒有對他怎麼樣?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做什麼?嘿嘿,這個你不用知道。」焚絕城抬起纏著繃帶的左手,散漫的活動了一下肩肘:「不過你馬上就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哈哈哈哈,我忽然有些感謝雲澈了,居然讓我無意間找到這麼一個人間極品,在他來之前,先讓我在你身上,好好討點利息!」

    說完,焚絕城一陣淫笑,撲向了蕭泠汐。

    「啊……不要過來!」蕭泠汐驚叫著閃到另一個角落,手掌放在自己心口部位:「滾……滾開!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我就自斷心脈!」

    「哈哈哈!」焚絕城肆意大笑:「你的玄力才是可憐的入玄境初期,在我面前還想自斷心脈?那你大可以試試啊……」

    焚絕城一邊笑著,一邊又撲向了蕭泠汐……這時,後方忽然一聲震響,緊閉的大門被粗暴的踢開,焚絕城迅速回身,赫然看到焚絕塵正站在門口,一張臉陰沉如水。

    「誰讓你進來的!」焚絕塵雙目死盯盯著焚絕城,如同在注視自己的仇敵。

    「哦,三弟你回來了。」焚絕城轉過臉來,笑眯眯的道:「剛才看你不在,我就自己進來了。你回來的正是時候,這個女人,我可就帶走了。」

    焚絕塵本就陰暗的臉色猛的再次一沉,目光之中,隱約帶上了一股陰寒的……殺氣,他冷冷的道:「她是我帶來的!我只說過將他們帶過來,但沒說要交給你處置……馬上給我滾!」

    「哦?」焚絕城的眼睛眯了起來:「嘖嘖,三弟這反應,還真是有些稀奇,莫非,三弟是看上這女孩了。」

    「是又如何?」焚絕城這次不僅僅是目光,連氣勢上都帶上了殺機,彷彿焚絕城若是再不離開,他就會馬上動手。

    「哦!」焚絕城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原來如此。三弟一向薄情寡慾,對女人從來不假辭色,我還一直擔心三弟會有斷袖之癖,看來是我這個當兄長的多心了……既然是三弟看上的女人,那我這個做兄長的當然拱手相讓……不過三弟可千萬不要忘記,她可是雲澈的姑姑!」

    淡淡一笑,焚絕城洒然走出。在踏出房門時,他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一抹殺機在眼眸中一閃而過。

    若是平時,焚絕塵斷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但他此刻左手重傷,右臂無法動彈,身體里還存有內傷,若是就此打起來,他還真不一定是焚絕塵的對手。更何況,焚絕塵是個動手后一旦處在劣勢,就會變成瘋子的人,他絕不願意在傷勢未愈的狀態下和他動手。

    「謝……謝謝你。」焚絕城離開后,蕭泠汐的驚慌才終於退去了少許,她撫著胸口,向焚絕塵輕聲道謝。

    她和蕭烈,是被焚絕塵帶到這裡,她這幾天的所有厄運,都是因他而起。她卻依然因為剛才他趕走焚絕城,而很是真誠的說著「謝謝」……她依舊如此單純、善良到讓人心疼。

    焚絕塵的心弦被一種無法詮釋的感覺輕輕撩撥了一下,他坐到桌旁,動了動眉,好一會兒后,才忽然說道:「不用!你放心,你被帶到這裡來,只是做一個誘餌……沒有人會傷害你!」

    「誘餌?是為了……對付小澈嗎?」蕭泠汐一下子更加驚慌起來,她急急的道:「你們和小澈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他,如果……如果他有什麼對不起你們的地方,我……我代他向你們認錯,向你們道歉好不好?求你們放過他……小澈他是一個最善良的人,他一定不是故意冒犯你們的。」

    「認錯?道歉?」焚絕塵的牙齒咬起,用充滿恨意的聲音道:「真是可笑!他犯下的錯,必須用命來償還!」

    蕭泠汐的心一下子揪緊,整顆心完全被恐懼所充斥……她恐懼的不是自己的處境,而是一直印記在她心間的那個最重要的人。她不明白,他怎麼會招惹上了焚天門,還有了必須用命來償還的巨大恩怨。她咬了咬嘴唇,忽然有些憤怒的道:「如果你們真的有那麼深的恩怨,為什麼不用光明磊落的方法去解決!你們焚天門這麼厲害,為了對付小澈,竟然……竟然劫持我和父親來當誘餌和要挾,你們……你們就不覺得卑鄙無恥嗎!」

    蕭泠汐的話,讓焚絕塵的臉色一陣劇烈的抽搐,他雙手猛的攥緊,咬著牙道:「是……卑鄙……無恥……這麼做,的確是卑鄙無恥到了極點!但……雲澈他將我畢生的尊嚴都踩到了腳底下,還殺了對我來說如半個父親、半個師父的人!憑我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戰勝他……若能報此仇,卑鄙無恥一次又如何!!」

    就在這時,焚絕塵忽然感覺胸口悶了一下,一股冰冷、鋒利、帶著深深怨恨的殺氣不知從何而來,讓他的驟然窒息……他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殺氣。而在這時,一聲嘶吼,就如九天怒雷般從天而降:

    「焚天門的狗雜種!!全部給我滾出來受死!!!!」

    驚天怒吼震蕩著整個焚天門,乃至整個焚天谷。那股凌然殺氣,更是將偌大的焚天門完全籠罩,讓焚天門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如墜冰窟,全身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焚絕塵、還未完全走下絕塵天閣的焚絕城,以及議事大廳正在議事的焚斷魂以及各大長老齊齊色變。

    他們擄來蕭泠汐和蕭烈,就是為了引誘逼迫雲澈前來。

    但他們絕沒想到,雲澈竟然來的如此之快!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