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霆般的聲音席捲整個焚天門,甚至激蕩起一層薄薄的沙塵。焚天門內的弟子紛紛抬頭……焚天門的上空,赫然飄浮著一個通體雪白、威風凜凜的大鳥,一股冰冷的威勢從它的身上遠遠釋放,它的背上,站著一個全身黑衣,神情冷漠到極點的青年男子,他的身上,釋放著濃烈到猶若實質,讓他們遍體發寒的恐怖殺機。他手中的那把奇形巨劍,就如一頭咆哮中的憤怒惡龍,讓人僅僅是目光碰觸,便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窒息感。

    「雲……雲澈!!」

    「他身下那是……冰雲仙宮的雪凰獸!」

    焚天門內,頓時響起了陣陣驚呼。

    雲澈的名聲之大,早已不僅僅限於民間。即使在四大宗門,他同樣是個極具震撼性的名字,尤其是他攪了焚絕城迎親,還在八大天玄高手的護衛下將之重傷后,他成為了在焚天門被提及最多的名字。後來,宗門之中開始流傳由大長老帶頭的八人去暗殺雲澈,卻被反殺七個的傳聞,他幾乎成為了所有人口中一個近乎被妖魔化的人物。

    大多數人並沒有見過雲澈,但他手中那把惡龍狀的重劍,卻早已成為他身份的象徵。宗門擄來雲澈家人的消息才剛剛在宗門內傳來,很多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雲澈,便已經直接到來他們焚天門上空。那些沒見過雲澈,或者一直在質疑,甚至完全不相信他實力的人,在感知到來自雲澈的那股氣勢和殺氣時,無不勃然變色。

    雲澈的雙目宛若鷹鉤,直刺刺的看著視線中的每一個角落……整整六千里,他一路不吃不飲、不眠不休,沒有片刻停留,他身下的雪凰獸,更是為之透支了體力,甚至透支了壽元。他到來焚天門的時間,距離蕭烈和蕭泠汐被帶到這裡,只堪堪差了半個時辰而已!

    而六千里的奔波之後,他的怒氣卻沒有半點消散,精神,更是在怒氣和怨恨的衝擊下沒有半點的疲憊,他的胸腔之中、血液之中、靈魂之內……全部都是殺人的衝動!

    焚天門議事大廳,兩個人衝天而起……一個,便是焚天門主焚斷魂,另一個,則是焚天門二長老焚莫極。他們一出現,周圍的焚天門弟子慌忙下拜:「門主……二長老!」

    他們對焚斷魂與焚莫極的稱呼讓雲澈雙目一凌,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他們身上。

    焚斷魂和焚莫極也都是第一次見到雲澈真人,一碰觸到雲澈的眼神,他們的心裡便同時憷了一下,而他身上的氣勢,更是讓他們無法不心驚……明明只有地玄境六級的玄力氣息,卻釋放著一種讓他們都有些窒息的壓迫感。不過,這裡是焚天門的地盤……是焚天門千年基業和所在,在這裡,他們不會懼怕任何人!哪怕是天劍山莊的太上莊主……他們雖是吃驚,但又怎麼會畏懼!

    雲澈到來的時間雖然比他們預料的要早上太多,但云澈既然來了,他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在他們眼中,今天的雲澈,已是插翅難飛。

    焚莫極迅疾飛起到雲澈的身前,低吼道:「你就是雲澈?來的好!你欠我們焚天門的,今天就給我一分不少的還回來!」

    「欠你們?」雲澈雙目圓瞪,他的怒火幾乎要化作實質的火焰從眼睛里噴出:「我真後悔在你們派焚莫離老狗殺我之後,我沒有馬上報復回來,反而白痴一樣的留了一分餘地……」雲澈雙目猛然的轉向焚斷魂,死死的盯著他,目光里充斥著無盡的嘲諷、蔑視和怨恨:「焚天門千年宗門,千年盛名!雖然焚絕城陰險惡毒,焚莫離兩次險些置我於死地,但除卻這些個人之為,我對焚天門,對你焚天門主焚斷魂,一直還抱有一分最起碼的尊重,但……我真是瞎了眼!縱然有千般恩怨,萬般仇恨,也都是我一人所為,你們盡可以沖著我一個人來!而你們……竟然做出如此無恥下作的舉動!這就是有著千年歷史的焚天門!我看~~不~~起~~你們!!」

    雲澈的話就如一把把銳利的尖刀,直戳焚斷魂的要害,他雖然表面平靜,但內心波瀾起伏,口中更是說不出一句話。這種作為,連他自己都深為不恥,但人已經擄走,雲澈也已盛怒而至,除了將他封殺在這裡,別無選擇。

    焚莫極怒吼道:「你這個殺我三少門主,殺我長兄,辱我少門主和宗門的小畜生!只要能殺了你,慰我九泉之下的三少門主和長兄,用什麼手段都不過分!今天你既然到了這裡,就給我乖乖的受死!」

    「受死!?」雲澈冷笑,隨之怒氣如爆發的火焰一樣驟然釋放,低沉的聲音,如魔鬼的低吟,傳遍了整個焚天門的少空:「我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馬上放了我的爺爺和小姑媽,我還可以考慮只殺焚絕城和焚絕塵!否則……我必你焚天門上下……寸草不生!!」

    「死到臨頭,居然還如此狂妄自大,真是天大的笑話,我今天就親自了結了你!」

    焚莫極一聲高吼,手臂一甩,一把紫色的焚天刀已抓在手中,刀身揮舞,竄起一道近二十丈之長的火舌,隔空斬向雲澈。

    雲澈到來后所引發的動靜,已引發整個焚天門的轟動,這麼多年以來,還從來沒有誰在焚天門的宗門駐地如此張狂。幾乎所有焚天門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上空,大量的人群涌了過去,這些人中,上至長老、閣主、堂主、護法,下至普通弟子……數量足有十數萬之多。

    看到焚莫極出手,一些焚天弟子都興奮的驚呼起來……因為他們之中大多數,還從未見過有著天玄境十級恐怖實力的二長老出手。

    天玄境十級,縱然在焚天門之內,也是最最巔峰的層次。焚莫極一出手,那巨大的聲勢和波及百丈的熱浪如無數焚天弟子兩眼放光。紫色火舌橫掃而去,直切向雲澈的喉嚨,雲澈身影未動,就在火舌距離他還有不到一尺之遙時,他的手掌如閃電般伸出,一把抓在火舌上,一股狂暴的力量沿著火舌,瞬間傳導至焚莫極的手上。

    「啊!!」

    在雲澈用手掌抓向紫色火舌時,人們以為雲澈的右手會被瞬間切斷,整隻手臂也會燒成焦炭,但任誰都沒想到,發出慘叫的,竟然是焚莫極,慘叫聲中,他握刀的手掌血花飛濺,虎口直接崩成一灘爛肉,焚天刀脫手而出,被雲澈牽著火舌直接吸到自己手中……

    乒!!!

    跟隨了焚莫極大半輩子,品級地玄高階的焚天刀,被雲澈以手掌……直接捏成了兩段。斷裂的刀身從空中同時墜下,落地之時,發出「當」的一聲脆響。

    「什……什……什……什麼!!」

    這一幕,就如一道九天玄雷轟擊在他們的腦海深處,讓所有人驚駭欲絕。

    能擊敗焚莫離,雲澈的實力自然高的離譜。但焚莫極也根本想不到,雲澈竟然會強到如此地步,僅僅一個照面,便輕而易舉的直接奪走他的兵器,毀掉他的攻擊,還讓他的手掌遭遇重創……逃回來的焚莫平說過,雲澈的實力很可能已逼近太上門主,他們根本無一人相信,但此刻,他忽然開始意識到,焚莫平的話,似乎並不是在危言聳聽。

    「這就是你們的答覆?很好。」雲澈甩掉手中的焚天刀碎屑,陰冷的臉上,開始浮動道道猙獰:「你們這些王八蛋,狗雜種,今天,我便在這卑鄙骯髒的焚天門……痛痛快快的飲血!!」

    「死!!」

    雲澈一聲暴吼,龍闕劍出,一聲憤怒的龍吟化破天際,直衝焚斷魂和焚莫極而去。

    「門主,二長老,小心!!!」

    下方,焚莫平看到雲澈出手,口中發出駭然呼喊……他是在場所有人中,唯一一個親眼見識過雲澈實力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十幾天前,焚莫離之死,不僅僅是被雲澈擊敗那麼簡單……而根本就是單純的碾壓!強大無比,有著半步王玄之威的焚莫離,在雲澈的手上幾乎連掙扎、逃走的能力都沒有,便遭遇慘死!

    以雲澈的實力和此時的怒火,如果單獨對上焚斷魂和焚莫極中的任何一人……他們都絕不可能活過五個照面!

    「小輩敢爾!!」

    極度的震驚之餘,焚斷魂和焚莫極都再也不敢輕敵,他們甚至開始後悔就這麼兩個人直接當先面對向了雲澈。他們同時出手,兩道粗壯的紫炎融合在一起,帶著衝天熱浪迎向雲澈。

    轟!!!

    紫炎與龍闕相撞,只一瞬間就被絞成漫天散亂的火花,焚斷魂和焚莫極大驚失色,全身玄力湧上,結合兩人的全部力量,硬生生擋住了雲澈的重劍。

    僵持只持續了短短一息的時間,焚斷魂和焚莫極還沒來得及喘息,重劍上的后力猛然襲來,將焚斷魂的右臂和焚莫極左臂同時摧斷,然後又如一口萬鈞大鎚般狠狠的轟在他們的胸口上。

    暴怒之下的雲澈心中沒有絲毫的猶豫與憐憫,出手奇重無比,焚斷魂和焚莫極同時仰口噴血,倒飛而去,拖起兩道長長的血霧。

    這兩個人在雲澈手中僅僅兩個照面便慘敗的人絕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他們一人,是名震天下,有著天玄境九級神威的焚天門主,另一人,是在長老中僅次於焚莫離,玄力高達天玄境十級的焚莫極,兩個都是處在當世最巔峰的人物。但他們兩人聯合,卻在暴怒的雲澈手下,轉眼之間慘敗重傷。

    這樣的畫面,宛若不可思議而又無比可怕的夢魘,狠狠衝擊著所有焚天弟子的靈魂。

    「休傷我門主……受死!!」

    焚天門的強者們在這時從四面八方湧上,足足數以千計的藍、紫火龍衝天而起,噬向雲澈,雲澈被無數道焚天之火匯成的火焰風暴完全的淹沒其中,如此的攻擊,就算是同修焚天之火的焚莫離也足以焚成焦炭,但他卻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火焰風暴之中,傳出著他憤怒、殘忍而張狂的咆哮:「來的好……來的越多越好!省的我浪費時間去把你們一個個的找出來送入地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