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老和閣主級人物都在議事大殿附近,衝過來阻攔雲澈繼續攻擊焚斷魂和焚莫極的,都是附近實力都在靈玄境界和地玄境界的弟子。而這個級別的敵人,對雲澈而言根本沒有了哪怕一絲的威脅。雲澈收起雪凰獸,任由焚天之炎淹沒他的軀體,整個人飛墜而下,看也不看下方,龍闕一聲暴吟,轟然砸向下方。

    轟!!!

    整個焚天門的地面都明顯的顫抖了起來。

    伴隨著一陣驚天般的慘叫,雲澈周圍十丈之內的焚天弟子全部飛了出去,最遠的一直飛出了幾十丈之遙,落地時要麼重傷不起,要麼當場慘死。雲澈一落地,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如一把尖刀般扎入了焚天門蜂擁而來的隊伍之中,龍闕帶著如颶風降世般的呼嘯聲音砸下。

    轟!!!!

    又是一聲巨響,焚天門的大地再度震顫,上個百弟子在這一劍之下,瞬間化作亡魂。

    兩劍,僅僅兩劍,便擊潰了幾乎所有在場之人的心理防線。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不會相信,地面的大範圍震蕩,竟然是這個年輕人的攻擊所造成,而僅僅是會當成是地震。縱然是宗門內部長老級別的人交手,也完完全全沒有這樣的聲勢。焚天門內沒有庸人,即使是處在中游的弟子,到了外界,也堪稱導師級的人物,而在他的面前,卻是一劍之下,成片成片的橫屍當場。

    「想死的,就儘管上!」

    雲澈一聲怒吼,重劍大開大合,每一次重劍的揮舞,都會有至少三十多個焚天門弟子被轟飛出去。這些靈玄境、地玄境的強者,別說擋下他的攻擊,根本連他攻擊的餘波都承受不住。一時間,整個焚天門之內,都能感覺到大地的震顫、颶風般的呼嘯、驚雷般的轟鳴……以及漫天飛舞的鮮血與殘肢碎骨。

    不遠處,議事大殿的長老、閣主們同時出現,感受著來自雲澈的那股恐怖威勢,這些平日里傲氣衝天的超級強者們,全部感覺手腳冰冷,頭皮一陣劇烈的發麻。

    「他……他就是雲澈?」一個長老用顫抖的聲音道。

    「怎……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可怕的青年人!難怪他竟然殺了大長老。」

    「可是他的玄力氣息,卻明明只有地玄境六級啊!」

    地玄境六級卻可以發揮出恐怖至此的實力,簡直駭人聽聞!

    噹噹噹噹!

    混亂之中,四把燃燒玄火的刀同時劈在雲澈的背上,發出的,卻是金屬碰撞金屬的聲音,那四人分明感覺自己傾盡全力的一刀,竟然砍在了奇硬無比的鋼板之上,直震的手腕差點脫臼,而目光透過雲澈被切開的衣服,裡面裸露的肌膚竟然只有幾道很淺的紅痕,別說傷口,連滴血珠都沒有。

    四人大驚失色,震驚的眼珠子差點當場蹦出,而雲澈的反擊如海嘯般到來,一聲巨響,四個人的身體當場碎成幾十斷,重劍的力量餘波繼續向前,將試圖衝來的十幾個焚天弟子瞬間轟滅。

    雲澈的軀體有大道浮屠訣的保護,有鳳凰之血與龍神之血的淬鍊,不久前,又得到了精純的龍神之髓,再一次脫胎換骨……雲澈即使不以玄力護身,他軀體的堅韌強度也遠遠的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與理解,相比於他強橫無比的攻擊能力,他的軀體防禦更要強橫的多。可以說,現在的雲澈就算是想死,都不是那麼容易。

    若是專註於攻擊,防禦必然有些欠缺,重劍系武器剛猛異常,但破綻很大,很容易被敵人抓到破綻發起致命攻擊。破壞力再強大百倍,若是沒有足夠的自保能力也是徒然。雲澈的攻擊能力本就恐怖異常,而他的防禦能力,更是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即使站著不動,這些圍攻他的焚天弟子都難以傷的了他……

    這樣的雲澈,在焚天弟子們的圍攻之下,就成為徹頭徹尾,不可阻擋的殺戮機器!

    再強大的強者,也必然懼怕數量上的碾壓。所以在自己的地盤上,焚天門不需懼怕任何人,在所有人眼中,雲澈若是敢來,那便是單純的送死。但這一點,在雲澈身上卻似乎完全不成立,蜂擁而上的合圍攻擊,卻始終沒有對雲澈造成半分的壓制,反倒像是在主動的將命送上去給他屠戮……刀、劍類武器在手,一擊下去,頂多切裂四五人,而重劍一揮,周圍十丈盡成焦土,幾十、甚至成百的焚天弟子死無全屍,便如一堆堆脆弱的麥子,被雲澈肆意的收割著。

    「小輩,受死!!」

    雲澈的後方,兩個強大的天玄氣息同時攻來,一直觀望中的長老、閣主級強者終於有兩個出手,他們趁著雲澈被合圍的空隙,雙刀合璧,刀尖綻出一抹深邃的紫色刀芒,直刺雲澈的后心。

    轟!!

    雲澈閃電般回身,兩萬多斤的王玄龍闕如幾乎沒有重量的鴻羽一般瞬間甩向了後方,一聲巨響,兩個天玄強者同時凝出的紫色刀芒直接粉碎無蹤,狂暴的重劍風暴狠狠的撞擊在兩人的胸口。

    那一剎那,兩人終於明白為什麼雲澈手中之劍的每一次轟出,竟然會引發大地的戰慄……那不是錯覺,不是虛幻,因為那一刻,他們感覺轟在自己胸口的,彷彿是來自天堂的雷神之錘!

    兩個人向一個方向倒飛而去,砸在了百丈之外的山壁之上,山壁一陣晃蕩,兩個天玄強者比磐石還堅韌的身體同時碎成幾十段,在碎裂和下落中混合在一起,就算是他們的親爹親媽,也別想認出哪一塊是哪一個人的碎屍。

    「十四長老!!」

    「斷遲閣主!!」

    焚天門之中發出陣陣驚恐的悲呼,那些長老和閣主們的臉色更是一變再變。這兩人的實力,他們再清楚不過,但在雲澈的手上,竟然是如此不堪一擊。

    二十七長老,三十三閣主,這是焚天門最中堅的力量。而能成為長老與閣主者,玄力都必須達到天玄境!也就是說,焚天門之中,天玄境這等在外界猶若神話般的強者,除了門主焚斷魂,還有整整六十個!蕭宗、冰雲仙宮的天玄強者也絕不少於這個數字,天劍山莊更是數以百計。

    這就是四大宗門的強大。除卻其他數量龐大的所有弟子,僅僅是將這些天玄境的中堅力量放出去,就足以橫掃四大宗門之外的所有宗門。

    其中,焚天門的這些天玄強者中,包括焚斷魂在內,天玄後期的共有七人,其他皆為天玄前期或後期。最強的,便是半步王玄的焚莫離。

    六十個天玄強者,這在蒼風玄者的認知之中,無疑是個極端恐怖的數字。但每一個天玄強者的背後,都承載了焚天門大量的心血與資源,每一個天玄強者的隕落,都是一個莫大的損失。而焚天門的這些天玄強者,被雲澈一次殺了七個……其中三人:焚莫離、焚斷滄、焚莫然,是焚天門僅有的七個天玄後期強者之三!!

    再加上剛才的兩人,六十天玄,已被雲澈一人滅掉了九個!

    這是以往焚天門做夢都想不到,也不敢想的巨大損失。

    聚集在一起的長老、閣主們全部內心戰慄,一時之間,竟沒有一個人敢向前。雲澈到來,他們本以為可以瓮中捉鱉,但他們沒有想到,拼著宗門名譽受辱所擄來的誘餌,引來的不是一隻待宰羔羊,反而是一頭強大狂暴到超越想象、超出掌控的喋血凶狼!他們連對方一根頭髮還沒傷到,便已經損失了一個長老、一個閣主,還有數百門下弟子……這其中,包括著很多他們的子孫宗親!

    站在絕塵天閣的半山壁上,焚絕城的整張面孔都在抽搐,眼睜睜的看著雲澈成功的被引來,但接下來看到的卻不是他被圍攻、制服,反而是他表演一般的屠殺!萬千焚天弟子的圍剿,卻被他一人反殺的鬼哭狼嚎,屍橫遍野……焚天門,他們自己的地盤,竟直接成為了雲澈肆意殺戮的屠宰場!

    當初在皇城之內毀他迎親時,他還不是焚斷滄的對手,這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的實力,竟然出現了如此之恐怖的增長……焚絕城此刻才真正意識到,大長老等人的死不是由於雲澈的狡猾手段,而是真真正正的以實力擊殺。

    不!以雲澈此時所表現的恐怖實力,別說一個焚莫離……就算是十個也殺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焚絕城眼睛瞪大,牙齒咬得「咯咯」直響。

    絕塵天閣之上,焚絕塵的臉色同樣在抽搐著,看著視線中的雲澈,他震驚的心臟都幾欲裂開。

    「門主,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焚莫極凝聚全身玄力壓抑著傷勢,說話的時候,聲音里分明帶著顫抖:「這個雲澈……他簡直就像是鬼神轉世!二十歲不到,怎麼會有這等恐怖的實力……門主,我們要不要……」

    「馬上傳音各位長老、閣主……」焚斷魂手捂胸口,喘著粗氣:「開始準備『九玄天罡陣』!今日無論如何,必須將他誅殺!」

    聽到「九玄天罡陣」幾個字,焚莫極的瞳孔明顯一縮。感受著來自雲澈的恐怖威勢,他竟一點都不覺得這個決定誇張。他用力點頭道:「好!如果動用『九玄天罡陣』,他就算再強上十倍,也必死無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