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衝向雲澈的九人腳步全部停止,他們的臉色由兇狠變得驚詫,然後忽然間化作了強烈無比的驚恐,他們的瞳孔開始了急劇的收縮,全身也如打擺子般顫抖起來。

    因爲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條龍……一條瀰漫天際,無比巨大的龍。它身長萬丈,僅僅是龍首,便如山嶽一般大小。一股龐大到無比形容的恐怖氣勢鋪天蓋地的壓下,在這股龐大的氣勢之下,他們感覺自己就如天地間的一粒沙塵般渺小。

    天空暗了下來,一道道怒雷從蒼穹劈下,震顫的大地瑟瑟發抖。這一切的畫面,就如恐怖的末日忽然來臨。

    “那……那……那……那是什麼!?”看着遮蔽蒼穹的恐怖巨龍和眼前驟變的世界,他們四肢痠軟,全身戰慄,雙目外凸,發出了有生以來最恐懼的大吼。

    而巨龍似乎聽到了他們恐懼的叫聲,巨大無比的龍首忽然從天空墜下,張開巨大龍口,向他們吞噬而下。

    “啊!!!!”

    恐懼到極點的叫聲幾乎撕破天際,這些強大無比的天玄強者在如此的威壓與恐懼之下就如猛虎爪下的老鼠,根本生不出哪怕一絲一毫的反抗**,恐懼之下的全身痠軟,讓他們連逃跑的力量都幾乎完全失去,一個個癱軟在地,雙手本能抱住頭部,口中釋放着淒厲無比的驚恐嘶喊……

    砰!

    一個瑟瑟發抖中的焚天長老被雲澈一劍貫胸,瞪大着恐懼的眼神直挺挺的倒下。

    砰!!

    一個正驚恐吼叫的焚天閣主被龍闕一劍砸成兩段。

    轟!!

    一聲重響,四個焚天長老被一劍轟飛,瞬間橫死……九玄天罡陣完全崩潰了,沒有了玄陣所賦予的強大玄力,他們的防禦在雲澈面前根本脆弱不堪。

    龍魂領域之內,他們在無比巨大的威懾之下,完全失去了鬥志,剩下的只有恐懼,別說繼續攻擊雲澈,就連反抗與逃跑的能力也幾乎完全失去,強大無比的他們,此時宛若化作了一隻只脆弱無比的待宰羔羊,被雲澈一劍又一劍的輕易轟殺。

    龍魂領域之外,所有焚天門的人已是徹底驚亂。他們只聽到一聲龍吼,看到雲澈的身後乍現龍影……隨之,他們便看到圍攻雲澈的人全部停在了那裏,全身顫抖,瞳孔放大,臉上的神情……就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畫面。

    也幾乎就是在這一瞬間,玄陣的光芒忽然一閃,連結所有天玄強者玄脈與精神的九玄天罡陣……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雲澈如獵豹一般衝出,龍闕瘋狂的砸向一個又一個長老與閣主……而這些長老與閣主便如全部被邪魔附身,面對雲澈時,全部驚恐的攤倒在地,在恐懼的叫喊聲被一劍致命……沒有反擊,沒有抵抗,死後的雙目依然死死瞪大,充盈着彷彿地獄降臨般的恐懼。

    “怎……怎麼回事!?怎麼回事!!”眼看着雲澈就要喪命在九玄天罡陣下,但就如一場噩夢忽然降臨,他們焚天門強大的天玄強者們竟忽然在瑟瑟發抖中被雲澈一片一片的轟殺……龍神領域是精神領域,無色無形,領域之外,除非精神力足夠強大,否則根本察覺不到發生了什麼。

    雲澈開啓的龍魂領域並不大,因爲開的越大,精神消耗便越是巨大,只是剛好把整個九玄天罡陣籠罩其中。龍魂領域不是強大的攻擊領域,也不是如冰雲領域那邊的控制領域,而是一種雲澈從未接觸過的精神領域……他全然沒有想到,龍魂領域竟能強大到如此地步,讓這些強大的天玄強者們全部化作了毫無抵擋能力的待宰羔羊,在瑟縮中任由他取命。

    如此的威力,恐怖到就連他自己都深感駭然!

    它雖然不能直接致人於死地,甚至無法對任何目標的身體造成損傷,但卻要比雲澈知道的任何攻擊、控制領域都要恐怖的多。

    畢竟,這是來自龍神,必須藉由龍神之魂才能發動的神之領域!

    但,如此強大的領域,所伴隨的玄力消耗和精神消耗也是無比巨大的。尤其是精神消耗……短短的五息時間後,雲澈的大腦已開始變得沉重,並出現了越來越重的眩暈感。他隱約感覺的到,以自己目前的狀態,如同再繼續強行維持下去,解除之時,自己必然受到強力的精神反噬,說不定會當場昏厥不醒。

    而這五息的時間,整整十二個天玄強者喪命在龍闕之下。

    “霸王怒!!”

    雲澈身影前衝,一下子衝至焚天長老站位最密集的地方,龍闕狂暴砸下,持續了短短几息的龍魂領域,也在這時解除。

    轟!!!

    十幾丈的大地完全崩裂,六個焚天長老被同時轟飛出去,龍魂領域之下,他們的身上不但不會有九玄天罡陣所轉移的玄力,就連自身的玄力防禦也在恐懼中崩潰,雲澈一劍之下,六個焚天長老全部斃命,沒有一個倖免。

    原本是馬上.將擊殺雲澈的局面,卻在幾息之間,被他如切菜一般連殺十八個天玄長老,局勢的驟變,讓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焚斷魂眼前一黑,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龍魂領域解除,剩下的長老、閣主如從噩夢中忽然清醒,他們知道自己必然是中了雲澈的某種暗算,看着周圍橫躺的同門屍體,他們大吼一聲,憤怒衝向……但潰散的九玄天罡陣已無法築起,他們縱然一擁而上,對雲澈的威脅也大幅度降低。

    雲澈此時的狀態只堪有全盛狀態下的一半,但面對這些沒有九玄天罡陣支撐的天玄強者,他的壓力卻是驟然下降,龍闕起舞,風暴呼嘯,將一個又一個的人捲入死亡漩渦,這些名震蒼風的天玄強者們,在雲澈的重劍之威下,幾乎都無法近到三丈之內,而他們只要被龍闕沾上,輕則重傷,重則斃命。沒過多久,這些天玄強者已是手忙腳亂,自顧不暇,一個個面露絕望之色。

    焚絕城臉上的冷笑全部消失,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抽搐着。他死死瞪大的眼睛,看着雲澈一個接一個的滅殺着焚天門的中流砥柱……更是在步步切斷着焚天門的命脈!他手足冰涼,牙齒咬緊,一股深深的恐懼在胸腔裏擴散……忽然,他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如瘋了一般的向絕塵天閣上跑去。

    絕塵天閣的門被一腳踢開,焚絕城目光死死鎖定在了蕭泠汐的身上,快步向她衝去。

    他的身前人影一晃,焚絕塵擋在了他的前方,眼神一片冰冷:“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拿她的命給雲澈看!”焚絕城低沉的道:“雲澈肯爲了她找上來,顯然她對雲澈很重要!把她帶到雲澈面前……我要他用自己的命來換她的命!”

    蕭泠汐身體後退,後背緊緊的依在木窗上,眸中滿是驚恐。

    焚絕塵的腳步沒有讓開,就連表情,依舊是毫無感情的冰冷:“我說過,她只是個誘餌!僅此而已,這也是我答應你去把她帶來的底線!除此之外……誰都不能動她!!”

    “長老和閣主已被雲澈殺了二十多個,整個焚天門都快要葬送在他的手裏,你居然還在叫喊你那可笑的底線……給我滾開!!”

    焚絕城臉色猙獰,右臂橫起,將焚絕塵粗暴的撞開,抓向蕭泠汐。

    “找死!!”焚絕塵大怒,一道長長的火焰鎖鏈從他手上射出,死死的纏住了衝向蕭泠汐的焚絕城,同時身體暴起,如惡狼般撲了上去。

    “找死的人是你!你這個一無是處,卻自以爲高傲的廢物,你在我眼裏,始終不過是個可笑又可憐的小丑!就憑你……也配攔着我!?”

    砰!

    火焰之鏈崩斷,焚絕城和焚絕城也交手在了一起,焚絕城急欲擒住蕭泠汐去脅迫雲澈,焚絕塵一半爲了保護蕭泠汐,一半怒火殺意橫生,原本一直相處的還算“和睦”的兩兄弟,此時卻是殺機四起,出手狠辣無比,毫無餘地。

    焚絕城左臂和右手處在傷重狀態,同時帶着內傷,但他的實力與焚絕塵之間有着一個大境界的相隔,依然很快就將焚絕塵壓制到下風,十幾個照面之後,一條火舌正中焚絕塵胸口,將他遠遠轟開,焚絕塵的後背重重砸在牆壁上,牆壁開裂,身邊的木製桌椅也快速的燃燒起來。

    “廢物!!”焚絕城不屑的罵了一笑,再度抓向了蕭泠汐。

    “你說……誰……是……廢物!!!”

    一隻巨大的火焰之手帶着洶涌的怒氣,一下子轟在了焚絕城的臉上,將他逼退了三四步,焚絕塵也從地上一躍而去,如一頭被徹底激怒的惡狼般撲向了焚絕城。

    “找死!!”

    焚絕城的臉上露出可怕的猙獰,他一聲咆哮,身上的火焰隨着怒氣爆燃而起。焚絕塵目光兇狠,雖然玄火遠遠弱於焚絕城,但氣勢上卻是絲毫不若,眼神,更是比刀鋒還要冰冷,他口中發出聲聲低吼,硬是死死的撼住了焚絕城前進的腳步,他的雙手,被焚絕城的火焰一點點的燒焦皮肉,卻是一聲不吭,腳步更沒有半分的退卻。

    “我焚絕塵要保護的東西……除非……我死……否則……你永遠別想得逞!”

    “不要以爲我不敢殺了你!你這個沒用的廢物!”

    焚絕城的臉色愈加猙獰,他的火焰開始更加快速的吞噬焚絕塵的火焰,他的雙手都已被燒焦近半,幾乎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但依然沒有半分的退讓……火焰開始蔓延過手腕、手臂……

    蕭泠汐站在木窗旁,一張嫩顏早已是毫無血色。對於焚絕塵,她本該是怨恨的,因爲是他將自己和父親帶到了這裏,但,他卻又一次次的保護了她……甚至,不惜在用命保護着她。她不明白這個冷酷、沉默的人心裏到底在想着什麼,她對他幾乎沒有了所有的怨恨,反而是一種複雜的感激……

    雖然她的玄力遠遠不能和兩人相比,但她足以知道,焚絕塵縱然再兇狠,最終也不可能攔的下焚絕城。她目光側過,透過木窗,看着那個正在爲了她而浴血奮戰的身影……

    忽然間,她所有的害怕,都消失不見,臉上,露出了悽迷而美麗的微笑。

    “小澈……一定要想我……”

    砰!!

    木窗被她一掌擊碎,她輕輕躍起,身姿輕盈的穿過木窗,閉上眼睛,任由身體向下方墜落而去……

    她怕死。

    但如果要被當成挾持雲澈,危及他生命的人質……她寧願選擇死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