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向雲澈喊話的白髮老者在雲澈的一劍之下被震的差點手腕脫臼。他心中雖然震驚,但神色毫不慌亂,厲聲道:「果然厲害!難怪連大長老都死在你的手上,但九玄天罡陣一出,你再怎麼掙扎,今日也是必死無疑!」

    九人同時向前,九把焚天刀舞起九道紫色火龍,直逼雲澈。

    「要死的,是你們!」

    雲澈一聲大吼,原地不動,重劍之力瘋狂釋放,一記「霸王怒」在轟鳴中轟下……這一劍,竟是同時轟向九個人!!

    轟!!

    玄力轟鳴,紫炎滔天,周圍幾十丈區域被夷為平地,遍地的碎屍如狂風中的腐葉般被遠遠吹散。

    重劍的力量屬性便是強橫。雲澈的這一劍,對轟的雖然是九個人,但卻是凝聚了整整三十個天玄強者的九人!!相對於一個人,與三十個天玄強者正面對轟!轟?無?錯?鳴聲中,九個焚天長老被全部震到十丈之外,雲澈的身位沒有任何變動,但他的嘴角,卻是緩緩的滲出一道血絲。

    這一擊,他受了內傷。

    三十個天玄強者的合力一擊,整個蒼風,除了雲澈,誰堪承受!?

    雖受內傷,但云澈的眼神卻是冷醒無比,毫無慌亂。九玄天罡陣比他想象的要棘手的多,但要擊潰他,也別想那麼容易!

    被震開的九人齊齊大吼一聲,欺身再上。他們同屬一門,同樣修鍊的焚天訣,玄陣之下,玄力相同,互相的動向更是一清二楚,可做到完美無缺的共同進退和共同牽制。他們分列九個方位,焚天刀直取雲澈要害,同時封死了雲澈所有遁走的方位。

    轟!砰!鏘!呼……

    重劍的轟鳴聲震耳欲聾,龍闕的每一次揮舞,帶起的都是災難般的巨響,每次都會將圍攻他的九人同時震開,但九人馬上又會逼上,熾熱無比的紫色火焰連成一片,牢牢的將雲澈封鎖其中,將他步步壓制。

    作為焚天門千年以來的第一奇陣,九玄天罡陣的威力非同小可。雲澈開始被明顯的逼入下風。焚斷魂和眾焚天弟子的臉色終於開始緩和起來。

    噗!

    雲澈的左肩膀再中一刀,傷口深可見骨,劇痛之下,雲澈的凶性頓時爆發,龍闕如忽然蘇醒的極怒惡龍,猛然轟向了後方斬中他的那個焚天長老。

    「隕月沉星……死吧!!」

    砰!!

    招架在龍闕前方的五把焚天刀被一瞬間全部震碎,龍闕帶著無比狂暴的力量轟在那個焚天長老的胸口,將他的胸口直接轟出一個大似腦袋的血洞,那個焚天長老一聲絕望的嘶吼,如炮彈般飛向後方,狠狠撞擊在後方一個焚天長老的身上,將他震的胸骨碎裂,兩人貼在一起,直飛到五十丈之外。

    「莫悟長老、星浩長老!!」

    九玄天罡陣之下,竟然再折一個長老,焚斷魂的內心直抽搐的滴血。但九玄天罡陣卻並沒有因此而受到什麼影響,雲澈砸滅一個,砸傷一個后,另外兩人迅速上前補位,成為新的玄陣核心,後方陣法之外的天玄強者也迅速加入兩人,讓九玄天罡陣依然保持三十個陣樞。

    「天狼斬!!」

    九人再度圍上,卻被龍闕所揮出的天狼之影直接衝散,剛剛上前補位的兩人還未來得及揮出第一刀,便在天狼斬之下同時變成兩段。

    「什……什麼!?」焚斷魂渾身顫抖,顯然沒當場吐血。

    來自真神的強大玄技,讓雲澈足以在被壓制之下,依然能輕易擊殺對手。但無論是隕月沉星,還是天狼斬,都伴隨著相當巨大的消耗。這兩大玄技每出一次,都必能秒殺對方至少一個人,但對方卻能馬上補位,再次將他壓制……九玄天罡陣的威力始終沒有任何減弱,而他每用一次絕招,實力和氣勢便會減少一分。

    這一點,雲澈心知肚明。

    但他縱然不使用玄技,重劍的每一次轟擊依然是恐怖無比。圍攻雲澈的九人雖然隱隱佔據上風,但每個人的心裡無不是時刻都在膽戰心驚……雲澈手中的龍闕迎面而來時,所帶來的心悸感比噩夢還要強烈。

    手中龍闕兩萬多斤,雲澈的行動力上備受牽制,再加上身邊敵人都可以玄渡虛空,他卻無法做到,因而始終無法擺脫九人的共同糾纏。他身上的傷口開始越來越多,全身遍佈道道血痕,但始終沒有真正崩潰,反倒是圍攻他的人再他一次次的爆發下一個接一個的斃命。

    雲澈的隕月沉星和天狼斬每出一次,必有至少一個人橫死。而死的,都是焚天門長老和閣主級的人物,每死一個,焚斷魂的心臟都會顫抖幾分。當死了第六個時,他身體一晃,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至此,包括大長老在內,焚天門內,已是整整十五個天玄強者喪命在雲澈的手上。

    十五個!!

    損失十五個普通弟子,甚至地玄境後期的中層,對焚天門而言無關緊要,但損失十五個長老、閣主,這對焚天門來說是無比沉重的打擊。焚天門雖名列四大宗門之末,但一向自信綜合實力比之冰雲仙宮和蕭宗根本差不了幾分,但,損失了十五個天玄強者的焚天門,幾乎已喪失了和冰雲仙宮以及蕭宗平起平坐的資格。

    即使今天能成功的殺了雲澈,這個天大的損失也根本無法挽回。

    而這一切,只因雲澈一個人!

    焚斷魂牙齒緊咬,雙手指節在緊攥之下森森發白……他越發覺得,一次次的招惹雲澈,帶來的是焚天門有史以來最大的噩夢!如果再給他選擇一次的機會,他絕對不會讓焚絕城陪同焚絕壁去往排位戰,長老會堅持要去暗殺雲澈時,他也必會盡全力阻止。

    但他沒有這樣的機會。

    而雲澈的極限,似乎遠不止如此。他原本以為以雲澈只有地玄境的玄力,耐力必然很弱,又以重劍為武器,消耗會更加之快,但沒想到,此時的雲澈雖已是遍體傷痕,但重劍之威依舊強橫無比,圍攻他的九人雖然佔據上風,但始終無法將他完全壓制。

    絕塵天閣處在焚天門最高的地勢上,從上面看下,整個焚天門都一覽無遺。蕭泠汐站在窗邊,能清楚的看到下方發生的所有事……自雲澈出現,她的目光就牢牢的集中在他的身上,再也無法移開……看著他憤怒咆哮、看著他揮舞重劍,讓強大無比的焚天門血流成河……

    「小澈……小澈……」蕭泠汐死死的捂著嘴唇,全身不受控制的顫抖,一雙美眸顫動著朦朧似幻的光芒……那是屬於他的聲音,甚至可以依稀看到他的相貌……但是,她無法相信,這真的是那個與她一同長大,一直需要她照料和保護的小澈嗎……

    「喝!!」

    「焚星妖蓮!!」

    雲澈高聲怒喝,身上火蓮爆開,帶著衝天熱浪卷向周圍。

    「擋住!!」

    鳳凰妖蓮綻放的那一剎那,一股可怕到超越他們想象的熱浪撲面而來,九人大吼一聲,同時向前,將全身玄力瘋狂運轉,迎向了綻放而至的赤紅花瓣。

    焚星妖蓮的綻放速度一下子慢了下來,在九股強大的阻力之下開始了不規則的顫盪,最終,竟緩緩的停止了綻放。整整十幾息的僵持之下,火蓮忽然直接爆開,灑下漫天粉碎的蓮瓣,九人也全部被熱浪沖飛出去,每個人的衣服、頭髮都被燒焦大半,臉上也焦黑一片,手掌更是被嚴重灼傷,狼狽不堪。

    而反觀雲澈,釋放焚星妖蓮的他全身頓時湧起一股強烈的虛弱感,他身體一松,整個人一下子半跪在地上,口中大口的喘息著,額頭上汗如泉涌,身上血跡斑斑。

    雲澈顯然已是力竭,而在九玄天罡陣下竟能抵抗到如此地步,還殺了整整六個長老!這已是個可怕的奇迹,更是足以讓焚天門銘記數代的噩夢。可想而知,如果沒有九玄天罡陣,所有的天玄強者縱然一擁而上,也說不定會全部葬送在他的手中。

    「雲澈!死到臨頭,我看你還如何囂張!」焚莫極捂著胸口,手指雲澈,大吼著說道。聲音雖然冷厲,但任誰都能聽出其中的戰慄。

    雲澈抬起頭,手抓重劍,嘴角,卻是一絲冰冷的笑,他低低的道:「如果……這些人全部死了……那麼,你們焚天門……是不是也就完了?」

    雲澈的冷笑如惡鬼般陰森,他的話語,更是如同最惡毒的詛咒,竟讓堂堂的焚天門二長老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他臉上肌肉一陣抽搐,手指雲澈,用盡自己的最大聲音吼道:「居然還敢如此狂妄的大言不慚……眾位長老閣主,他已是強弩之末,速速殺了他,為死在他手中的眾位同族報仇!」

    「孽畜,受死吧!!」

    被焚星妖蓮所傷的九人全部退下,另外九人同時迫上,焚天刀分別刺向了雲澈的九處要害……每一個人的出手,皆是殺招!勢要將這個可怕的雲澈馬上置於死地。

    雲澈在這時手抓龍闕,忽然站起,雙目之中,忽然綻放起一抹蒼藍色的奇光,他的身後,忽然現出一道蒼藍色的龍之影像。

    「龍……魂……領……域!!」

    吼!!!!

    一聲威嚴霸道的龍之咆哮從天際而至,震顫靈魂,直漫寰宇。雲澈頭頂三尺之處,忽然張開了一雙如天空般深邃,如星辰般灼眼的蒼藍之目。

    第333章龍魂領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