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沖向雲澈的九人腳步全部停止,他們的臉色由兇狠變得驚詫,然後忽然間化作了強烈無比的驚恐,他們的瞳孔開始了急劇的收縮,全身也如打擺子般顫抖起來。

    天空暗了下來,一道道怒雷從蒼穹劈下,震顫的大地瑟瑟發抖。這一切的畫面,就如恐怖的末日忽然來臨。

    而巨龍似乎聽到了他們恐懼的叫聲,巨大無比的龍首忽然從天空墜下,張開巨大龍口,向他們吞噬而下。

    恐懼到極點的叫聲幾乎撕破天際,這些強大無比的天玄強者在如此的威壓與恐懼之下就如猛虎爪下的老鼠,根本生不出哪怕一絲一毫的反抗**,恐懼之下的全身酸軟,讓他們連逃跑的力量都幾乎完全失去,一個個癱軟在地,雙手本能抱住頭部,口中釋放著凄厲無比的驚恐嘶喊……

    一個瑟瑟發抖中的焚天長老被雲澈一劍貫胸,瞪大著恐懼的眼神直挺挺的倒下。

    一個正驚恐吼叫的焚天閣主被龍闕一劍砸成兩段。

    一聲重響,四個焚天長老被一劍轟飛,瞬間橫死……九玄天罡陣完全崩潰了,沒有了玄陣所賦予的強大玄力,他們的防禦在雲澈面前根本脆弱不堪。

    龍魂領域之外,所有焚天門的人已是徹底驚亂。他們只聽到一聲龍吼,看到雲澈的身後乍現龍影……隨之,他們便看到圍攻雲澈的人全部停在了那裡,全身顫抖,瞳孔放大,臉上的神情……就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畫面。

    雲澈如獵豹一般衝出,龍闕瘋狂的砸向一個又一個長老與閣主……而這些長老與閣主便如全部被邪魔附身,面對雲澈時,全部驚恐的攤倒在地,在恐懼的叫喊聲被一劍致命……沒有反擊,沒有抵抗,死後的雙目依然死死瞪大,充盈著彷彿地獄降臨般的恐懼。

    雲澈開啟的龍魂領域並不大,因為開的越大,精神消耗便越是巨大,只是剛好把整個九玄天罡陣籠罩其中。龍魂領域不是強大的攻擊領域,也不是如冰雲領域那邊的控制領域,而是一種雲澈從未接觸過的精神領域……他全然沒有想到,龍魂領域竟能強大到如此地步,讓這些強大的天玄強者們全部化作了毫無抵擋能力的待宰羔羊,在瑟縮中任由他取命。

    它雖然不能直接致人於死地,甚至無法對任何目標的身體造成損傷,但卻要比雲澈知道的任何攻擊、控制領域都要恐怖的多。

    但,如此強大的領域,所伴隨的玄力消耗和精神消耗也是無比巨大的。尤其是精神消耗……短短的五息時間后,雲澈的大腦已開始變得沉重,並出現了越來越重的眩暈感。他隱約感覺的到,以自己目前的狀態,如同再繼續強行維持下去,解除之時,自己必然受到強力的精神反噬,說不定會當場昏厥不醒。

    「霸王怒!!」

    轟!!!

    原本是馬上.將擊殺雲澈的局面,卻在幾息之間,被他如切菜一般連殺十八個天玄長老,局勢的驟變,讓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焚斷魂眼前一黑,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雲澈此時的狀態只堪有全盛狀態下的一半,但面對這些沒有九玄天罡陣支撐的天玄強者,他的壓力卻是驟然下降,龍闕起舞,風暴呼嘯,將一個又一個的人捲入死亡漩渦,這些名震蒼風的天玄強者們,在雲澈的重劍之威下,幾乎都無法近到三丈之內,而他們只要被龍闕沾上,輕則重傷,重則斃命。沒過多久,這些天玄強者已是手忙腳亂,自顧不暇,一個個面露絕望之色。

    絕塵天閣的門被一腳踢開,焚絕城目光死死鎖定在了蕭泠汐的身上,快步向她衝去。

    「做什麼?當然是拿她的命給雲澈看!」焚絕城低沉的道:「雲澈肯為了她找上來,顯然她對雲澈很重要!把她帶到雲澈面前……我要他用自己的命來換她的命!」

    焚絕塵的腳步沒有讓開,就連表情,依舊是毫無感情的冰冷:「我說過,她只是個誘餌!僅此而已,這也是我答應你去把她帶來的底線!除此之外……誰都不能動她!!」

    焚絕城臉色猙獰,右臂橫起,將焚絕塵粗暴的撞開,抓向蕭泠汐。

    「找死的人是你!你這個一無是處,卻自以為高傲的廢物,你在我眼裡,始終不過是個可笑又可憐的小丑!就憑你……也配攔著我!?」

    火焰之鏈崩斷,焚絕城和焚絕城也交手在了一起,焚絕城急欲擒住蕭泠汐去脅迫雲澈,焚絕塵一半為了保護蕭泠汐,一半怒火殺意橫生,原本一直相處的還算「和睦」的兩兄弟,此時卻是殺機四起,出手狠辣無比,毫無餘地。

    「廢物!!」焚絕城不屑的罵了一笑,再度抓向了蕭泠汐。

    一隻巨大的火焰之手帶著洶湧的怒氣,一下子轟在了焚絕城的臉上,將他逼退了三四步,焚絕塵也從地上一躍而去,如一頭被徹底激怒的惡狼般撲向了焚絕城。

    焚絕城的臉上露出可怕的猙獰,他一聲咆哮,身上的火焰隨著怒氣爆燃而起。焚絕塵目光兇狠,雖然玄火遠遠弱於焚絕城,但氣勢上卻是絲毫不若,眼神,更是比刀鋒還要冰冷,他口中發出聲聲低吼,硬是死死的撼住了焚絕城前進的腳步,他的雙手,被焚絕城的火焰一點點的燒焦皮肉,卻是一聲不吭,腳步更沒有半分的退卻。

    「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了你!你這個沒用的廢物!」

    蕭泠汐站在木窗旁,一張嫩顏早已是毫無血色。對於焚絕塵,她本該是怨恨的,因為是他將自己和父親帶到了這裡,但,他卻又一次次的保護了她……甚至,不惜在用命保護著她。她不明白這個冷酷、沉默的人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她對他幾乎沒有了所有的怨恨,反而是一種複雜的感激……

    忽然間,她所有的害怕,都消失不見,臉上,露出了凄迷而美麗的微笑。

    砰!!

    她怕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