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雲澈手臂的甩動,天火焚星陣所衍生的紫色火海頓時如忽然爆發的火山般傾瀉向了前方,那一剎那,所有焚天門的人在極度的驚恐中徹底失聲,他們感受到的,彷彿是末日的來臨。

    “孽畜爾敢!!”

    就在這時,一聲震怒的咆哮聲如驚雷般響起,直震的所有人耳膜嗡鳴。雲澈猛的轉眸,看向了前方……目光所至,兩個身着紅袍,全身紫炎,看上去四五十歲的中年人飛撲而來,他們的速度快的就如閃電一般,瞬間便來到了傾覆的火海前方。他們同時伸出雙臂,口中一聲暴吼,合力推向了焚天火海。

    轟~~~~~

    一陣沉悶到極點的聲音響起,傾覆中的紫色火海在兩股龐大無匹的力量之下硬生生的停止在了那裏,然後方向忽然逆轉,被狠狠的推向了東方,然後在無數瞪大的眼眸之中,落在了數百丈之外。

    轟!!!!

    一聲轟鳴,一片紫色火光沖天而起,縱然百里之外都能看到一片將天空都燒紅的紫色火光。火焰瘋狂蔓延,瞬間將周圍的一切全部吞噬。焚天門存在千年的雄偉正門在一瞬間被焚成灰燼,整個宗門近十分之一被火海完全的淹沒。但猶豫是爆發在宗門邊緣,這些暴走的焚天之炎雖然對焚天門造成了極大的損傷,但並沒有灼傷到任何人,與雲澈之前所砸下的落點,後果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將火海推開的兩個中年人同時落地,目光和氣息同時死死鎖定雲澈。

    “太上門主,太上長老!!”

    這兩個人,年輕一輩的焚天弟子沒有一個人識得。而在場的長老、閣主們全部發出驚喜至極的聲音,一些人甚至當場跪地,喜極而泣。

    “一個王玄二級,另一個王玄四級……現在的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快走!!”茉莉急聲道。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皺,而這時,左邊的中年人已暴然飛起,整隻右臂化作一條猙獰的紫色火龍,直轟雲澈的胸口。

    雲澈臉色一陰,抓起雲澈,全身玄力爆發,背後閃現仰天咆哮的天狼之影……

    “天狼斬!!”

    轟!!!!

    天狼之影與焚天火龍當空相撞,帶起一聲猶若九霄神雷般的轟鳴,一片紫色的火光也當空炸開,直漫散到十幾丈之外,狂暴的氣浪將遠在數十丈之外的焚天弟子都衝倒一大片。

    火光之中,雲澈口吐一片血霧,如一顆炮彈般遠遠飛了出去,沒入百丈之外的紫色火海之中……但馬上,一隻雪白的大鳥從火海中振翅飛起,以極快的速度化作天邊的一個白點。

    紅袍中年人緩緩降下,落地時身體輕微一晃,臉上浮現一抹不正常的潮紅,眼神變得極爲凝重。

    “快追,絕對不能讓他跑了!”焚莫極看着雲澈離去的方向,大聲的吼道。

    “不要追了!”站在最前方的中年人擡起手,聲音輕緩,卻威嚴的讓人的血液都幾乎要凝固:“他並沒有受太重的傷,你們追上去,也只是送死。”

    話音一落,他的身體忽然一晃,猛的用手捂住胸口,口出溢出一聲乾枯的呻吟。

    “太上門主,你怎麼了?”焚莫極慌忙道。

    “真是驚人的力量。”看着遠方,中年人低沉的道:“隱修二十幾年,沒想到,蒼風帝國,竟然出現了這等人物。”

    “看他的年紀,應該還不超過二十歲。看起來這些年,蒼風之中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另外一個紅袍中年人緩步走了過來,臉色同樣一片凝重。他們都沒有選擇去追及雲澈。推開之前那恐怖的火焰能量,縱然是強至王玄境的他們也絕不輕鬆和好受,剛纔的一推,他們都用出了全力,沒敢有任何的保留,但依然沒能推到宗門之外。而那傾力一推後,他們體內正氣血涌動,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平息。那隻雪白大鳥他們識得,分明是冰極雪域的帝王之獸雪凰獸,縱然是他們,也難以追及雪凰獸的速度。

    這兩個中年人,一個,便是焚天門的上一任門主,亦是如今的太上門主焚義絕,以及太上長老焚子牙。他們看似年輕,實則年紀都已超過百歲。他們本已不再過問宗門之事,隱於宗門祕地潛心修煉。今日,卻被宗門之內的巨大動靜同時驚醒。

    看着遍地的鮮血、碎屍、狼藉,焚義絕縱然早已心若止水,依然怒不可遏,沉聲道:“斷魂,究竟是怎麼回事?剛纔那個年輕人是誰?你們真是越來越出息,我們焚天千年宗門,竟然差點要葬送在一個年輕人的手上!!”

    焚斷魂雖爲現任焚天門主,但父親的餘威尚在,再加上他心中愧然,長嘆一聲,將事情的原委緩緩說出……

    ————————————————

    雪凰獸一路向東,在飛出很遠之後,忽然發出一聲悲鳴,再也無法拍動的雙翅垂落而下,帶着雲澈和蕭泠汐栽入到了焚天谷邊緣的一個荒蕪山谷中。

    砰!!

    雲澈抱着蕭泠汐從雪凰獸背上摔落而下,在地上連翻了好幾個跟頭,一頭撞在了山壁上。他艱難的坐起……而他的旁邊,雪凰獸頭部垂地,全身在癱軟中不斷顫抖,就連口中的鳴聲都化作無力的嗚咽。

    整整六千里的全速奔波,早已達到了它的極限,又跟隨雲澈大戰一場,又帶他全速逃脫,如今的雪凰獸已大幅度的透支了力量與生命。雲澈走過去,輕輕撫摸了一番它的雪羽,心疼的道:“小嬋,辛苦你了……回來好好休息吧。”

    雪凰獸一聲低鳴,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回到了玄印之中。

    蕭泠汐依然沒有醒來,在雲澈分散大半力量的保護之下,即使和焚義絕的那一瞬交手,她也沒有受到半點傷害。而云澈自己,則是受到相當不輕的內傷。他抱着蕭泠汐不肯鬆開,大喘幾口氣後,開始觀察周圍的地形。

    這裏一片荒蕪,土地乾枯,植被稀疏,周圍也沒有腳印的痕跡,一眼望去,矮山四起,亂石嶙峋,應該是個久不被人踏足的荒涼之地。

    這裏,顯然還是在焚天谷之中。而焚天谷,是屬於焚天門的地盤。

    雲澈想了一想,沒有選擇離開,而是拿起龍闕,重擊向身後的山壁,很快就轟出一個數丈深的洞穴,他抱着蕭泠汐進入洞穴之中,在洞口上佈下一個用來隔絕氣息的冰雲屏障……危險的地方,往往會是更加安全的地方。焚天門的人不會想到,雲澈騎乘着一隻天玄坐騎,卻連焚天谷都沒飛出去,而是就這麼隱在了谷中。

    雲澈也不想離的太遠。因爲蕭烈,還在焚天門之中。

    昏迷中的蕭泠汐表情恬靜,就如熟睡的嬰兒一般。在雲澈將她輕輕放下時,她似乎是意識到自己離開了雲澈的懷抱,秀眉輕輕的蹩起,眼睫緊張的微顫,神情間露出着驚恐……雲澈又連忙抱起她,握緊她的手……她所有的不安又平靜了下去,嘴角,還微微的泛起一抹很幸福的淺笑。

    看着近在咫尺,就在自己懷中的蕭泠汐,雲澈深深的滿足,又深深的心痛。他本想到歸家之後,可以帶他們離開,去一個永遠不會有人欺負他們的地方。沒想到,還沒能再見到他們,便已因爲自己的原因,讓他們遭遇了這場厄難。

    他沒有再鬆開蕭泠汐,就這麼抱着她,靜靜的端坐在那裏,一邊用自己的玄力輕緩的修復着她的傷勢,一邊運轉大道浮屠訣,極速恢復着自己的內傷與外傷。

    ——————————————

    “混賬東西!!”

    焚絕城還沒來得及喊一聲爺爺,便被焚義絕一耳光扇飛了出去。這一巴掌扇的極其之重,焚絕城的整張左邊高高腫起,嘴角鮮血溢出,地上,零散的滾落着他三顆完全碎裂的牙齒。

    明白了事情原委的焚義絕已是怒火中燒。他目視衆人,靜心二十多年的他,此刻卻是氣的渾身發抖:“我焚天門,竟然出了你們這羣孽畜!!不但衆長老出動只爲暗殺一個年輕人,居然還做出了擄掠其家人爲餌這等卑鄙齷齪之事,簡直豈有此理!你們喪盡宗門臉面也就算了,居然還夜郎自大,以爲引來的是甕中之鱉……可惜卻是險些將宗門都毀了的虎狼!今天若不是我和子牙趕到,你們全部都要橫死當場!!我焚天門千年基業,將就此毀於一旦!”

    面對焚義絕的憤怒,衆長老和閣主都是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喘一口氣。焚絕城險些被當場扇暈過去,他顫巍巍的跪在地上,別說說話,連慘叫都不敢發出一聲。

    “唉,事已至此,動怒也無濟於事。”焚子牙搖搖頭,長嘆一聲,道:“斷魂,這次的傷亡如何?”

    焚斷魂閉上眼睛,沉痛的道:“二十七長老、三十三閣主,已有整整三十一人死在雲澈手下,包括大長老焚莫離。中層弟子陣亡一百二十七人,普通弟子陣亡一千六百九十二人……”

    焚斷魂說出的數字一個比一個觸目驚心,直聽的焚義絕全身發抖。他猛的一拳砸下,手邊的石桌頓時化作一地粉塵。他擡起頭,看向門外,低沉的道:“此子,非殺不可!!”

    “他的另一個親人還在這裏,以他的性格,必然還會再來。”焚莫極注意着焚義絕的神情變化,小心翼翼的道。

    焚義絕剛要暴怒,只聽焚子牙道:“此子,的確非殺不可。事到如今,藉助那個已擄來的‘誘餌’是最有效簡單的辦法了,大哥你也無需再爲此而動氣。不過,我觀那孽畜受傷不輕,再加上已知道我們二人的存在,他必然會等到自己傷勢痊癒後纔會再來……所以至少七日之內,他不會再來了。這段時間,先把宗門之亂安頓下來吧。”

    焚義絕沉默下去,然後緩緩點頭。

    焚子牙想的沒錯,雲澈的確是會等待自己傷勢痊癒,力量完全恢復後再入焚天門。

    但他絕對不可能想到的是,雲澈完全恢復傷勢用的根本不是七天的時間……

    而僅僅用了一天!!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