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下方的玄陣在旋轉,幾十根衝天的火柱封死了雲澈所有的進路與退路,這些火柱所釋放的高溫,比之雲澈交手過的任何一個焚天長老的焚天之火都要可怕十數倍。

    轟!!

    天火焚星陣旋轉的速度開始快到極致,帶動著深紫色的焚天之炎瘋狂燃燒,玄陣之中所有的一切都燃燒了起來,灼熱的氣浪和焦糊的味道直漫整個焚天門,但這些神紫之炎卻沒有一絲溢出玄陣之外,全部在玄陣之中熊熊燃燒,吞噬著其中一切的事物,久久不滅。整個玄陣之中,除了火焰,再無其他。

    一把把焚天刀無力的跌落在地,那些長老、閣主們也全部坐倒在地,看著滿地的鮮血、狼藉,和那一片深紫火海久久無言。

    焚斷魂同樣癱坐在地……雲澈死了,被天火焚星陣籠罩,他絕對沒有活的可能,但他半點都喜悅不起來。這個天火焚星陣可以說是焚天門最後,也是最強大的一道防線,如果宗門萬一哪日遭遇實力遠勝自己的勢力入侵,天火焚星陣一旦開啟,將足以把所有入侵者焚滅……但今天,卻被迫用在了一個人身上……還是一個只有十九歲的年輕人!

    一日之間,在蒼風帝國呼風喚雨的焚天宗門,遭遇了噩夢般的重創……整體實力,都因此而元氣大傷,甚至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門主,你沒事吧?」

    「唉,如果太上門主,或太上長老在就好了。若他們在,又何懼一個雲澈,我們又怎麼可能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不要再說了。」焚斷魂一揮手,搖晃著站了起來,沉聲道:「召集所有弟子清理現場,還有準備各位逝去長老、閣主的後事……其他的事,以後再說。」

    如此可能有辱焚天門名望的卑劣行徑,如果不是得到長老會的支持,焚絕城就算再恨雲澈,也斷然不敢這麼自作主張。這些長老為替大長老等人報仇,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手刃雲澈,從而支持擄來雲澈家人為誘餌,並且一起瞞下了焚斷魂……

    若追究起來,他們都可算得上焚天門的罪人。

    這時,一個長老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天火焚星陣中的火焰之上,口出發出驚疑的聲音:「你們快看,玄陣中的火,好像有些奇怪。」

    忽然間,整個紫色火海竟如被什麼托起一般,緩緩的向上浮動起來……沒錯!是整個火海在浮動!而且越升越高,從半尺、到一尺、到兩尺……以一個均勻的速度升高著。

    火海依然在上升,逐漸已升至了一人高的高度……而火海之下,映出了一個被紫色火光籠罩的身影。他左臂緊緊的抱著一個昏迷中的纖弱少女,右手高舉,掌心之上……便是那燃燒中的紫色火海!

    「是雲澈!!」

    這一幕,讓所有焚天弟子,甚至長老和門主,都驚駭的心膽欲裂。

    在茉莉說起這個攻擊玄陣是純粹的玄火之陣時,雲澈就沒有了任何的擔心,任由自己被天火焚星陣吞沒。火海之中,他收起雪凰獸,隔絕一切火焰,不讓蕭泠汐受到任何傷害,同時以邪神火種天下無雙的控火之力,用了整整半刻鐘的時間,將這片火海完全的納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中。

    雲澈的話,猶如惡魔之音,讓所有人臉色大變,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的深深的驚恐。

    這片火海如真的就此被雲澈拋下……焚天門就徹底的完了!!

    「住手……住手!!」焚斷魂向雲澈的方向伸出手掌,一雙眼睛滿是血絲,他顫抖著聲音道:「雲澈……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你千萬不要衝動!」

    「不……不不!」焚斷魂連忙擺手,整張面孔都驚恐中瘋狂.抽搐:「這個世界上,沒有化不開的恩怨……你……你先把手中的火放下,我們什麼都可以商量,什麼都可以化解……我們所犯的錯,我們一定承擔……之前的事,我親自向你和你的家人道歉,你需要什麼補償,什麼條件,只要你開口……我就算拼了命,我們也一定滿足你!!」

    但焚斷魂低到塵埃里的妥協和求饒,換來的依然是雲澈的冷笑。偌大一片焚天火海,又豈是那麼容易控制的,他能支撐這麼久,已是極限,三息之間,若他再不把火海推出,火海就會直接在他頭頂上爆散。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小姑媽,心中疼痛,更多的是恐懼與深深的后怕。因為焚天門,他和蕭泠汐險些就天人相隔,爺爺此時也在他們手中,生死未卜。想到這些,他的怒火就無法控制的瘋狂燃燒,憤怒的聲音狂吼而出:「你們犯下的錯……必須以毀滅的代價來償還!全……部……去……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