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烈依在囚籠的一角,面色消瘦憔悴,沒有憤怒、沒有怨恨,沒有驚慌與掙扎,對於有人的到來也毫無反應,似乎已經完全淡漠了生死。一個小城之中的小人物,被帶到焚天門的地牢之中,任誰都能想到最終會是怎樣的結局。

    蕭烈的氣息稍顯微弱,伴隨着輕微內傷的痕跡,但身上並沒有外傷的痕跡,這讓雲澈大鬆一口氣。

    守獄弟子上前,將沉重的牢籠門打開,然後冷硬的道:“進去吧,記得速度快一點。”

    “不用了……”雲澈眼睛冷起,未等身邊的四個守獄弟子反應過來,他的龍闕已抓在手中,瞬間一掃。

    “你……”

    砰!!

    整個囚龍獄的底層微微顫蕩,四大守獄弟子被一瞬間轟飛出去。被龍闕直接轟中,他們的結果是毫無疑問的瞬息斃命。臨死之前,他們瞪大的眼瞳之中,映出了那如噩夢一般可怕的龍闕。

    這忽然的異變,讓囚龍獄第七層頓時一片大亂,被關在囚籠中的人全部撲身而起,發出不知是興奮還是恐懼的嚎叫。死寂中的蕭烈也在這時擡起頭來,雲澈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一手抓住蕭烈的手臂,激動的叫喊道:“爺爺,是我……我是澈兒啊!”

    說話間,雲澈的手在臉上輕輕一抹,屬於他的面孔頓時清晰的出現在蕭烈的視線之中。蕭烈暗淡的雙眸一下子迸發出神采,他一把抓住雲澈手臂,激動的全身顫抖:“澈兒,你……你……”

    雲澈眼神堅定的道:“爺爺,久別重聚,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但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先離開這裏……爺爺放心,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小姑媽已經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等着我們了。”

    蕭烈定定的看着雲澈,心頭涌動着萬千的激動與萬千的話語。看着雲澈的眼神,感受着來自他那種厚重如山、浩瀚如海,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氣息,他重重的點頭:“好……好!”

    “發生了什麼事!!”

    陣陣大喝聲從上面傳來,伴隨着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雲澈攙起蕭烈,手臂勾緊他的身體,低聲道:“爺爺,我們這就離開這裏……喝!!!”

    雲澈猛吸一口氣,一聲低喝,龍闕帶着一聲嘹亮的龍吟,砸向了上空……

    轟轟轟轟轟轟轟!!

    天塌地陷般的巨響響徹了整個焚天門,也讓原本處在靜夜中的焚天門警聲大作,人聲四起。在雲澈一劍之下,整整七層囚龍獄被直接砸穿,雲澈帶着蕭烈一躍而起,瞬間拔起二十多丈,回到了焚天門的土地之上。

    忽然爆開的地面自然瞬間引來周圍所有目光的注視,當附近的焚天弟子看清一躍落下的那個人時,他們的神情一瞬間化作無盡的驚恐:“雲……雲澈!!”

    雲澈手背上玄印光芒釋放,雪凰獸在長鳴聲中出現在他身側。他將蕭烈迅速推到雪凰獸背上,平靜的道:“爺爺,讓小嬋帶你先走,它會帶你去小姑媽現在在的地方……我留下來解決點個人恩怨……放心,最多兩個時辰,我就會回去和你們會合!”

    “小嬋,快走!!”

    “澈兒,你……”

    蕭烈焦急的話還未完全說出口,雪凰獸已在長鳴聲中破風而去,迅疾的就如暗夜之下的一道雪白流星,轉眼便消失在視線之中。蕭烈後面的話,雲澈已是無法聽到,但他知道蕭烈要說的是什麼。

    看着雪凰獸遠去,雲澈欣然的微笑,面孔轉過時,臉色瞬間冷了下來。以雪凰獸的速度,縱然是焚天門的太上門主都不一定能追的上,但雪凰獸目前是強行依靠藥力來支撐,極速飛行狀態根本維持不了太久,再加上蕭泠汐目前所在的位置距離焚天門並不遠,所以,他斷然不能和蕭烈一起離開,否則,會有很大被追上和發現藏身地可能。

    再加上,焚天門的目標,本來就不是蕭烈,而是他。他既然出現,自然不會有人去管蕭烈。蕭烈一旦這麼離開,基本就徹底的安全了!

    將蕭泠汐和蕭烈就此安全的救出了焚天門,雲澈總算心安。但對他而言,事情絕不會就此而結束。因爲現在,是他正式向焚天門討債的時候了。

    龍闕轟然砸地,數十道裂痕從他的腳下快速蔓延,一直蔓延到周圍不少焚天弟子的腳下,讓他們恐懼中慌忙後退,看着這些焚天弟子狼狽的樣子,他狂笑着道:“沒錯!你們的雲爺爺又來了!你們乖乖的給我等着!我雲澈在此立誓,一個月之內,我要你們焚天門,永遠從天玄大陸除名!”

    雲澈的聲音極其震耳,清晰的傳遍了整個焚天門駐地。狂笑聲中,雲澈收起龍闕,身體後轉,向南方極速遁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沒過多久,一聲驚雷般的怒吼當空而至:“孽畜!今夜,老夫必要你有去無回!!那裏逃!!”

    這個聲音,比之雲澈的更加震耳,同時夾雜着深深的憤怒,顯然是被雲澈的話徹底激怒。聲音還未完全落下,兩個黑影便凌空而過,直衝雲澈遁去的方向追去,速度快若鬼魅……這兩個黑影,一個便是焚天門太上門主焚義絕,一個是太上長老焚子牙!

    很快,焚斷魂和一衆長老和迅速趕到,看着囚龍獄上方的一片狼藉,他們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門主,我們要不要去支援太上門主?”焚莫極請示道。

    “不用!”焚斷魂擡手:“以父親和太長老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我們幫助。哼,昨日纔剛受重傷,力量大耗,沒想到他今日就敢闖進來……這次,父親和太長老一起出手,他插翅難飛。”

    “到底是太年輕,爲了救一個一無是處的親人,居然不顧傷情來送死。太上門主與太上長老一起出手,絕對萬無一失,相信半刻鐘之內就能得手……這次,必要雲澈付出最慘重的代價!”另一個長老咬牙切齒的道,彷彿雲澈已經被他們拿捏在了手中。

    雲澈剛衝出焚天門不久,身後兩道強大無比的氣息便直追他而來。他微微一愣,隨之一聲冷笑……他倒是沒想到,居然是焚天門的這兩個老不死同時追出來,簡直是……

    太好了!!

    WWW▪ тtκan▪ C 〇

    平時揹負龍闕而行,以龍闕戰鬥,對雲澈而言本身就是一種訓練。龍闕在手,雲澈擁有極強的毀滅能力,但行動力上極爲欠缺,移位、迴避、突襲大都要依賴於星神碎影。而一旦棄掉了龍闕,雲澈便如棄掉了背上的一座大山,速度之上快若奔雷,讓身後的兩大王玄強者一時之間都無法追及。

    三道人影一下兩上在暗夜中穿行,上方的兩道氣息死死的鎖定着雲澈。隨着他們的追趕,兩人的心中也越來越是驚然……昨日雲澈所受的傷,他們都看的一清二楚。而那般的傷勢與消耗,這才隔了一天半的時間,他卻居然恢復到了能在他們的追趕下逃遁這麼久的程度。

    不知不覺,七八十里的距離在他們腳下掠過,兩大王玄距離雲澈的距離也由最初的一里之距縮短到了不到三十丈,而這時,雲澈的前方,終於出現了一片在暗夜之下陰森沉沉的樹林。

    “孽畜!以你對我焚天門所爲,今夜,我必將你碎屍萬段!你就算是逃到天崖海角,也別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焚義絕怒聲吼道,他距離雲澈,已是越來越近。

    “就憑你,還不配!!”

    雲澈在狂奔之中忽然返身,龍闕抓在手中,一聲暴吼,背後狼影映現,一記天狼斬砸向空中的兩人。

    嗷嗚!!!!

    一道狼影沖天而去,那強橫到極點的力量讓兩人同時臉色大變,竟不敢合力去硬接,而是同時在空中瞬身,向兩個方向迅疾避過……天狼之影幾乎擦身而過,讓他們全身的汗毛都一瞬間豎起。這種恐怖的感覺讓他們明白,如果被這道狼影正面砸中,縱然是他們,也要當場重傷。

    倉惶之下的全力躲避,也讓他們對雲澈氣息的鎖定出現了剎那的中斷。而趁着這個機會,雲澈衝入了前方的密林之中,以極快的速度直衝南方而去。

    “哼!還在妄想着從我們手低下逃走嗎!”兩人同時將雲澈的氣息牢牢鎖定,直追而去。在比狂風還要迅疾的速度之下,兩人身影很快便完全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而這時,雲澈的身影卻施施然的從樹林最邊緣的位置探了出來,看着兩大王玄遠去的方向嘲諷的一笑,他的身上,籠罩着一層薄薄的冰雲之壁。

    沒錯,焚義絕與焚子牙追去的,不過是他的玄罡。

    帶着冰雲之壁,雲澈折返向了焚天門的方向,隨着距離越拉越遠,雲澈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在距離完全足夠安全後,他撤掉冰雲之壁,速度全開,直衝焚天門。

    沒過多久,片片火光在遙遠的後方沖天而起……陰暗森林之中,忽然追丟雲澈的氣息的焚義絕與焚子牙爲了逼出“用特殊方法隱匿下來的”雲澈,開始放火燒林。他們絕不認爲雲澈能從他們的氣息鎖定逃走,更是絕對不可能相信“剛剛纔失去氣息”的雲澈,其實早已在十里之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