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烈依在囚籠的一角,面色消瘦憔悴,沒有憤怒、沒有怨恨,沒有驚慌與掙扎,對於有人的到來也毫無反應,似乎已經完全淡漠了生死。一個小城之中的小人物,被帶到焚天門的地牢之中,任誰都能想到最終會是怎樣的結局。

    守獄弟子上前,將沉重的牢籠門打開,然後冷硬的道:「進去吧,記得速度快一點。」

    「你……」

    整個囚龍獄的底層微微顫盪,四大守獄弟子被一瞬間轟飛出去。被龍闕直接轟中,他們的結果是毫無疑問的瞬息斃命。臨死之前,他們瞪大的眼瞳之中,映出了那如噩夢一般可怕的龍闕。

    說話間,雲澈的手在臉上輕輕一抹,屬於他的面孔頓時清晰的出現在蕭烈的視線之中。蕭烈暗淡的雙眸一下子迸發出神采,他一把抓住雲澈手臂,激動的全身顫抖:「澈兒,你……你……」

    蕭烈定定的看著雲澈,心頭涌動著萬千的激動與萬千的話語。看著雲澈的眼神,感受著來自他那種厚重如山、浩瀚如海,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氣息,他重重的點頭:「好……好!」

    陣陣大喝聲從上面傳來,伴隨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雲澈攙起蕭烈,手臂勾緊他的身體,低聲道:「爺爺,我們這就離開這裡……喝!!!」

    轟轟轟轟轟轟轟!!

    忽然爆開的地面自然瞬間引來周圍所有目光的注視,當附近的焚天弟子看清一躍落下的那個人時,他們的神情一瞬間化作無盡的驚恐:「雲……雲澈!!」

    「小嬋,快走!!」

    蕭烈焦急的話還未完全說出口,雪凰獸已在長鳴聲中破風而去,迅疾的就如暗夜之下的一道雪白流星,轉眼便消失在視線之中。蕭烈後面的話,雲澈已是無法聽到,但他知道蕭烈要說的是什麼。

    再加上,焚天門的目標,本來就不是蕭烈,而是他。他既然出現,自然不會有人去管蕭烈。蕭烈一旦這麼離開,基本就徹底的安全了!

    龍闕轟然砸地,數十道裂痕從他的腳下快速蔓延,一直蔓延到周圍不少焚天弟子的腳下,讓他們恐懼中慌忙後退,看著這些焚天弟子狼狽的樣子,他狂笑著道:「沒錯!你們的雲爺爺又來了!你們乖乖的給我等著!我雲澈在此立誓,一個月之內,我要你們焚天門,永遠從天玄大陸除名!」

    沒過多久,一聲驚雷般的怒吼當空而至:「孽畜!今夜,老夫必要你有去無回!!那裡逃!!」

    很快,焚斷魂和一眾長老和迅速趕到,看著囚龍獄上方的一片狼藉,他們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不用!」焚斷魂抬手:「以父親和太長老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我們幫助。哼,昨日才剛受重傷,力量大耗,沒想到他今日就敢闖進來……這次,父親和太長老一起出手,他插翅難飛。」

    雲澈剛衝出焚天門不久,身後兩道強大無比的氣息便直追他而來。他微微一愣,隨之一聲冷笑……他倒是沒想到,居然是焚天門的這兩個老不死同時追出來,簡直是……

    平時背負龍闕而行,以龍闕戰鬥,對雲澈而言本身就是一種訓練。龍闕在手,雲澈擁有極強的毀滅能力,但行動力上極為欠缺,移位、迴避、突襲大都要依賴於星神碎影。而一旦棄掉了龍闕,雲澈便如棄掉了背上的一座大山,速度之上快若奔雷,讓身後的兩大王玄強者一時之間都無法追及。

    不知不覺,七八十里的距離在他們腳下掠過,兩大王玄距離雲澈的距離也由最初的一里之距縮短到了不到三十丈,而這時,雲澈的前方,終於出現了一片在暗夜之下陰森沉沉的樹林。

    「就憑你,還不配!!」

    嗷嗚!!!!

    倉惶之下的全力躲避,也讓他們對雲澈氣息的鎖定出現了剎那的中斷。而趁著這個機會,雲澈沖入了前方的密林之中,以極快的速度直衝南方而去。

    而這時,雲澈的身影卻施施然的從樹林最邊緣的位置探了出來,看著兩大王玄遠去的方向嘲諷的一笑,他的身上,籠罩著一層薄薄的冰雲之壁。

    帶著冰雲之壁,雲澈折返向了焚天門的方向,隨著距離越拉越遠,雲澈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在距離完全足夠安全后,他撤掉冰雲之壁,速度全開,直衝焚天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