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焚天門眾人以為太上門主和太上長老親自出手,雲澈必死無疑時,他們等來的卻不是太上門主與太上長老擒著雲澈歸來……而只看到了雲澈。

    「雲……雲澈!!」

    當雲澈一劍震地,出現在焚天門之中時,所有人如見地獄惡鬼,全部驚的魂飛魄散。焚莫極失聲吼道:「太上門主……和太上長老呢!!怎麼會是你!」

    「哦,你說那兩個蠢貨啊?」雲澈一臉嘲諷的冷笑著:「現在正不知在哪個樹林里悠閑的玩火呢,他們喜歡玩火,而我……喜歡殺狗!!」

    雲澈的眼神與聲音一下子變得無比陰冷,伴隨著一聲狂暴的龍吟,龍闕猛然揮出。

    「攔住他!!」焚斷魂暴吼一聲。昨日已經見識了雲澈的可怕,焚斷魂現在對雲澈只有深深的忌憚和恐懼。看到雲澈竟擺脫了焚義絕與焚子牙闖回焚天門,他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只能暗自祈禱雲澈昨日的傷並沒有怎麼恢復。

    但讓他失望的是,雲澈一劍砸下,那可怕的重劍風暴直接震飛五個長老!其威勢比之昨日有過之而不不及,哪有半點受傷和虛弱的樣子。

    「父親,你在哪裡?雲澈已經重新闖入宗門之中!!」焚斷魂一邊後退,一邊拿著傳音玉,用最大的聲音咆哮道。他剛吼完,還未來得及得到焚義絕的回應,一股死亡的氣息忽然逼近,他一抬頭,赫然看到雲澈的重劍距離他只有不到五丈之遙。

    「休傷我門主!!」

    聲聲咆哮如炸雷般響起,十幾道粗壯的火龍從不同方向轟向雲澈,然後在他的身上同時爆開,但這些來自天玄強者的強大玄火,卻僅僅只是將雲澈的身形阻滯了一下,沒有傷到他分毫,雲澈破開火焰,看也不看前方,一記霸王怒帶著震魂的龍吟砸了下去……

    轟!!

    在力量和玄器的絕對壓制下,擋在雲澈身前的四把地玄級焚天刀全部被摧毀成四片,四個焚天長老也全部吐血倒飛了出去,跌落在十幾丈之外,半天都無法站起。

    「焚火燃天!!」

    一把紫炎狂燃的長刀冷不丁的從雲澈的後方劈來,雲澈身體未動,似乎毫無察覺,而就在焚天門距離他天靈還有半尺之距時,他的一隻手忽然閃電般的伸出,抓在了焚天刀的刀刃上……一聲刺耳之極的脆響,焚天刀連同上面的紫炎直接崩斷。

    那個偷襲雲澈的長老嘴巴大張,眼珠子險些從眼眶中跳出來。雲澈的手掌一翻動,手中的半截刀身爆射而出,穿刺了那個焚天長老的身體,將他死死的釘在了地上。

    「十九弟……啊!雲澈,我殺了你!!」

    看著那個被自己的焚天刀釘死的長老,焚莫極眼睛赤紅,原本的畏懼全部化作瘋狂,他丟棄焚天刀,沖向雲澈,一隻巨大的血色之爪直轟雲澈的胸口。

    「哼,不自量力。」

    血爪剛好撞擊在龍闕的劍芒之上,只一瞬間,蘊含著天玄之威的焚天血爪被崩的粉碎,迎著不要命從來的焚莫極,龍闕輕描淡寫的揮出。

    「二長老快躲開!!」深知雲澈重劍之恐怖的長老閣主們都驚恐的咆哮道。

    砰!!

    龍闕重重砸在焚莫極的胸口,十幾根胸骨同時斷裂的聲音清晰的響起在所有人的耳際。焚莫極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口中吐出漫天的血霧和已經粉碎的內臟,落地時,已是毫無聲息。

    繼大長老焚莫離后,二長老焚莫極也慘死在雲澈劍下。

    「二長老!!」

    焚天門的人全部在恐懼中戰慄。他們無法想到,處心積慮,甚至不惜以卑鄙手段引來的「獵物」,竟然是一個如此恐怖的魔鬼,正在一步步將他們逼向絕望的深淵。他再入焚天門后,這才不到三十個呼吸的時間,又有三個長老、一個閣主死在他的手下,還有八個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創傷……至於長老之下的焚天弟子,更是死了一大片。因為哪怕是雲澈重劍的餘波,他們也根本沒辦法承受……只有橫死,沒有受傷之說。

    焚斷魂悲憤的吼道:「雲澈,你欺人太甚!!」

    「是你們欺人太甚在先!」雲澈反聲吼道:「你們焚天門一次次險些置我於死地,我最終還是給你們留了一分餘地!但你們,卻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敢動我的親人……現在卻又說我欺人太甚?我呸!」

    雲澈劍指焚斷魂,低吼道:「在我眼裡,你們整個宗門,都沒有我親人的一根頭髮重要!敢動我爺爺和小姑媽,我必要你們焚天門滅門!」

    焚斷魂的面孔一陣扭曲,想到這一切的根源,他真恨不能親手廢了焚絕城。他怒聲道:「白日做夢!我焚天門千年底蘊,豈是你妄想能滅門的……眾位長老閣主,全力攔住他!太宗門與太長老正在全速回宗,馬上就會回來!」

    焚天火起,直耀的夜空紫紅一片。眾長老閣主的玄火將雲澈完全吞沒其中,雲澈一聲冷笑,吼道:「你們焚天門,不是很喜歡玩火嗎?那我就讓你們這焚天宗門……盡情的玩一次火!!」

    「焚…星…妖…蓮!!」

    雲澈高高躍起,一朵迄今為止最大的鳳凰火蓮在半空之中瞬間綻放,赤紅色的火焰一直綻放到百丈之外,通紅的火光將百丈區域之內的一切都完全的覆蓋。

    「快……快走!!」

    空中火蓮所散發的恐怖高溫,讓這些從出生就開始玩火的人全部臉色大變,那些反應較快的長老、閣主想也沒想,以全身玄力築起最強的防禦屏障,然後沒命的向百丈之外遁去。

    焚星妖蓮綻放到最大,遠遠看去,一朵通紅的火焰蓮花盛開了半空之中,在夜空之中妖艷到了無法形容。而當這片火蓮從空中落下時,一片火海瞬間形成,瘋狂的吞噬、焚燒著所有的一切,炙熱的高溫,幾乎在一瞬間就蔓延了整個焚天門,讓整個焚天門如同正在遭受地獄之火的煎烤。鳳凰之炎中,那些沒來得及逃開的焚天弟子在剎那之間便被焚成焦炭,連慘叫聲都沒機會發出。

    還在三十里之外的焚義絕與焚子牙清晰無比的看到焚天門上空的天空竟是通紅一片,他們齊齊一聲暴吼,把速度提升到極致,瘋了一般的衝去。

    雲澈並沒有打算在焚天門逗留太久,並不是他忌憚焚義絕和焚子牙,而是心中記掛著爺爺和小姑媽。如果同時對上焚義絕和焚子牙,他要脫身就絕不是那麼簡單。

    火蓮之中,雲澈飛躍而出,尋著焚自在的記憶,直衝焚絕城的居住地而去。

    砰!!

    絕城閣的牆壁被一劍轟開,雲澈一眼,就看到了焚絕城那毫無血色的面孔。焚絕城這一整天都是在戰戰兢兢中度過,因為他很清楚,最初要殺雲澈的是他,雲澈和焚天門的所有怨恨,歸根結底都是因他而起,焚義絕也因此而對他盛怒。到了此時此刻,他已是徹底悔斷了腸子……而在看到雲澈的面孔竟忽然出現在眼前時,他宛若一下子墜入噩夢之中。

    「雲澈,你……」

    焚絕城剛吐出顫抖的三個字,便已被雲澈抓著衣領如提小雞般提了起來。

    龍闕消失在雲澈的手中,雲澈身化迅影,直奔北方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身後,傳來陣陣「少主」的驚慌吶喊。

    焚義絕和焚子牙趕回焚天門時,焚天門已是狼藉的不成樣子,鳳凰之火依然在熊熊燃燒著。這是有著鳳凰屬性的火焰,縱然是有著很強火系玄功的焚天長老們,都很難將這些鳳凰之火壓制到熄滅。

    而雲澈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還帶走了少主焚絕城。

    焚義絕全身發抖,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焚天谷中,回蕩去他惡鬼一般的吼聲:「雲澈!我焚義絕有生之年,必將你挫骨揚灰!!」

    雲澈一路向北,然後逐漸迂迴至北方,回到了他之前和蕭泠汐藏身的地方。那個洞穴之前,雪凰獸正忠誠的守護著,看著他回來,它發出一聲歡喜的長鳴。沖入洞穴之中,他看到了守護在蕭泠汐身邊的蕭烈……也是在這個時候,昏睡了很久的蕭泠汐剛好睜開了眼睛。

    ————————————————

    暗夜過去,黎明的曙光悄然射下。玄火城的街道靜悄悄一片,除了守夜的城衛,幾乎看不到一個走動的身影。

    一隻風烈鳥卻在這個時間飛至了蒼火城的上空。風烈鳥的背上,是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神色焦急的少年人。

    蒼火城安靜一片,這讓這個少年多少有些訝異。他停在半空,長久的思索后,忽然一拍腦袋,自言自語道:「對了!我記得有留了他的傳音印記。」

    少年連忙拿出傳音玉那傳音符,想了一想后,小心的道:「老大,我是小傑,現在剛剛到蒼火區域,你和焚天門這兩天的事,我大概全都知道了……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

    傳音符陣緩慢消失,過了一小會兒,傳音玉上陣法浮現,雲澈的聲音傳來:「你在哪裡?」

    得到迴音,凌傑一臉的驚喜,連忙傳音道:「我現在就在蒼火城的上空。你在哪裡?我可以去找你嗎?」

    雲澈的聲音很快傳來:「蒼火城南大約二十里,你到的時候我自然能發現你……我的確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我馬上就到!」凌傑收起傳音玉,駕馭風烈鳥向城南方向疾飛而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