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經過昨夜一場鳳凰之火的焚燒,焚天門已是狼藉不堪,整個宗門充斥着濃重的焦糊味。,誰能想到威風凌然,傲視天下的焚天門,竟會有一天落到如此悽慘的地步,而這一切,只因一個人。

    原本以爲太上門主與太上長老出現,這場來自雲澈的劫難也將就此終止,沒想到,這才一天的時間,焚天門第二次被毀的滿目瘡痍。

    焚義絕一夜未眠,他從小天資異稟,從小到大幾乎從無失敗,最終成爲蒼風最巔峯的幾人之一。怎麼也不曾想到,在閉關潛修多年之後,竟被一個纔不到二十歲的後輩如此戲耍折辱。他沉寂了二十年的淡漠心境,都幾乎因爲而完全潰破。

    清晨,焚天門的議事大廳,曾經的三十三閣主,二十七長老,如今卻只入座了二十二人,其中大半身上帶傷,他們互相看着彼此,心中都是一片悲涼。焚義絕剛到場,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就從外面傳來:“門主,不好了……不好了!”

    焚斷魂猛的站起,沉聲道:“什麼事如此慌張!”

    “是……是少門主!他現在,正被人吊在了蒼火城的城門上!!”

    “什……什麼!!”

    所有長老驚然站起,焚斷魂更是腦中嗡鳴,幾乎要當場炸開。

    “豈有此理!!”焚義絕全身骨骼“咔咔”作響,盛怒之下整個人暴衝而去……在踏出宗門之時,他硬生生停住腳步,緊咬牙齒,極力壓抑着怒氣道:“雲澈狡猾無比,很有可能,又是他的調虎離山……子牙,你留在這裏!”

    “好!”焚子牙停住腳步,微微點頭。下一瞬間,焚義絕已騰空而去,直奔蒼火城,焚斷魂和十幾個長老緊隨其後。

    此時的蒼火城城門前人羣涌動,熱鬧一片。

    高高的城門之上,一個人被一根粗長的繩子懸吊在上面。吊着的那個人被全身扒光,不着一縷,頭髮亂如草窩,全身癱軟,毫無掙扎,兩隻眼睛雖然睜着,卻是毫無焦距神采,狀若死人,而全身肌肉偶爾的痙攣,又證明着這分明是一個活人。

    蒼火區域常年高溫,縱然是晨風,也帶着一股燥熱。但被吊在城門上的人卻在熱風之中不斷的戰慄、抽搐,胯下,還不時晃盪着一條只有小指粗細的小蟲。

    城門前的人越來越多,而每一個人看清被吊在上面的人時,都驚的瞠目結舌……因爲這個人,在蒼火區域無人不知,他是蒼火區域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更是將來整個蒼火區域的霸主,從無人敢觸犯和招惹。

    焚天門少主焚絕城!

    這個在整個蒼風國最處在最高層次的人物,竟然被人扒光了衣服,吊在了城門之上!蒼火城民在無盡的震驚之中,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蒼火城的城主在得到消息後早已連滾帶爬的來到了這裏,但卻縮在一個角落裏,遲遲不敢下達把焚絕城放下來的命令……身爲一城之主,他當然不是傻子。有膽子,有能力把焚天門少主如此羞辱的人,毫無疑問是他根本惹不起的人物。他如果下令讓人放下焚絕城,將極有可能讓自己招惹一個極爲可怕的敵人。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這個足以轟動整個蒼風的天大消息以無比驚人的速度擴散了出去。在傳音符的帶動下,早已傳至了遙遠的蒼風皇城。

    在這些圍觀人羣的心目中,焚天門本是絕對高不可攀的存在,一個焚天門的普通弟子,他們都會無盡的羨慕,絕不敢有半分招惹。絕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看到這樣的場景。他們都隱約的預感到,焚天門,乃至整個蒼火區域,都要變天了。

    一陣不正常的風聲從南方傳來,一股可怕的威壓也忽然而至,讓所有人的呼吸在同一時間驟然停止,胸口沉悶難受的如同壓上了一塊萬鈞巨石。他們下意識的看向南方……那裏的天空上,出現了一個微小的黑點,但只一瞬間,這個黑點便在視線中驟然放大,速度,快到了超越他們認知的可怕程度。

    焚義絕一路全速飛行,到來蒼火城門時,他一眼看到了全身**被吊在城門上的焚絕城,下方,是密密麻麻,指指點點的圍觀人羣,他眼睛瞪大,胸腔在極怒與屈辱幾乎當場炸開。

    “啊!!!!”修心數十年,年紀近百歲的焚義絕,竟發出了一聲如狂躁野獸般的咆哮。咆哮聲中,他全身燃火,伸手直抓向被懸在半空的焚絕城。

    就在他距離焚絕城還有不到五丈之距時,一道鳳狀火焰忽然從下方沖天而起,直轟焚義絕的面門,焚義絕目眥盡裂,身體後撤,一巴掌把鳳炎扇開,幾乎爆裂的雙目死死的盯着下方的那個人影。

    雲澈拖着龍闕,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每走一步,下方堅硬的大理石地面都會直接裂開,並留下一個極深的腳印。他看着上空的焚義絕,冷笑着道:“你總算是來了,居然讓我等了這麼久,看來你的這個孫子,對你而言似乎也無關緊要。”

    “畜生!”焚義絕的胸口急劇起伏,那股狂暴的殺氣幾乎要化作實質將雲澈絞的粉碎:“我必要親手……將你挫骨揚灰!!”

    “哈哈哈哈!”聽了焚義絕的話,雲澈卻是不屑之極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焚義絕臉色陰寒。

    “我笑你們焚天門,都是一羣自以爲是的蠢貨。”雲澈舉起龍闕,劍尖直指半空的焚義絕,一股有着龍神氣息的氣場無聲的逸散開來,周圍的人羣在這股氣場之下呼吸不暢,大腦暈眩,全部在驚懼中快速後退,直至退到一個他們認爲安全的範圍:“我原本瑣事衆多,懶得理會你們焚天門,你們卻硬要逼我上門,你們落到如此田地,都是你們咎由自取,半點都不冤枉!而你……呵,你以爲我一直避開你,是因爲我怕你嗎?”

    “哼,再過十年,我或許會忌憚你。但現在的你,還沒有在我面前狂妄的資格!但可惜,你已經活不到十年之後,今天,我就要親手毀了你!”

    雲澈冷笑:“我能不能活到十年之後,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你……絕對活不過十天!”

    雲澈聲音落下,猛然衝出,龍闕之上劍芒綻放,風暴捲起,向焚義絕籠罩而去。

    “不自量力!今日,我便讓你知道觸犯我焚天門的後果!”

    焚義絕手掌一揮,三道足有一尺粗細的火舌爆射而出,在半空之中同時炸開,讓雲澈的攻擊頓時一緩。

    “焚天之炎,火煉地獄!”

    焚義絕全身紫炎爆燃,一頭黑髮倒立飛起,滾滾炎浪滔天而起,宛若從地獄之中傾瀉而出的地獄之炎,鋪天蓋地的向雲澈籠罩而下。

    城門之前驚聲四起,那團滔天紫炎距離最近的人羣足有一里之距,但他們依然感覺到自己彷彿一下子被置於滾燙的岩漿之中,整個身體都快要燃燒起來。他們這一生,都從未見識過如此恐怖的力量,他們一邊在嚎叫中驚慌後退,一邊死死瞪大眼睛看着那鋪天蓋地的紫炎……因爲他們這一輩子,都或許沒有機會再見到一次這等層面的交戰。

    “你馬上就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焚天之炎!!我要把你燒的連骨灰都不剩……死吧!!”

    焚義絕的聲音暴戾猙獰,他對雲澈的恨意,已徹底的深入了骨髓。而面對他的焚天之炎,雲澈卻是手握龍闕,動也不動,任由排山倒海般的紫炎撲面而至,直至被紫炎完全的淹沒。

    “破!!”

    一聲巨響,伴隨着一聲震魂的龍吟從紫炎中發出,將雲澈淹沒的紫炎忽然間爆開,化作無數完全散開的火苗向周圍四散而去。雲澈站在原地,毫髮無傷,連根頭髮都沒有被燒到,他諷笑道:“哦……原來這就是你們所謂的焚天之炎,可算是見識過了……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

    “你……”焚義絕的眼睛微微外凸,滿臉驚駭。他手掌一抓,一把遍體赤紅,長約九尺的奇型長刀出現在他的手上,刀身之上包裹着熊熊烈焰……此刀名爲“絕炎”,是焚天門僅有的兩件天玄器之一,是由焚天門始祖所留下,以其施展火系玄功,將發揮出更爲巨大的威力。

    “我差點忘了,你能釋放鳳凰炎……對火焰並不怎麼畏懼。那便讓你死在焚天刀下!”

    焚義絕身體疾墜,一刀刺出,一道足有五丈的刀芒,纏繞着熾熱無比的紫色火焰衝殺而至。

    砰!砰!砰……

    龍闕迎上,重劍與刀芒轉眼間連續撞擊十幾次,帶起漫天紫炎飛舞,刺耳無比的撞擊聲幾乎將數裏之外的人羣耳膜撕裂。

    “霸王怒!!”

    龍闕橫空撩起,氣勢陡然暴增,厚重的劍身帶着狂暴的力量砸在刀芒之上。

    砰!!!

    五丈刀芒瞬間粉碎,龍闕的餘威沖天而起,轟向焚義絕。焚義絕冷哼一聲,一掌罩下,將龍闕的力量震散,也在這時,他的身後,一團紫色的火焰虛影忽然出現,雲澈的身體周圍,也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紫色火環。

    “焚…天…領…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