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確比我預想的要強上一些,但你區區地玄縱然戰力再強,也永遠別想抗拒王座的領域……焚天領域!!”

    和雲澈幾個照面的交手,焚義絕的感受豈止是“比我預想的要強上一些”,他內心的震驚,宛若驚濤駭浪一般。,明明只有地玄的玄力,在他的焚天之火和焚天刀下,竟是絲毫不落下風,這是他絕不可能想到的事。

    身爲焚天門的太上門主,當世最巔峯人物,一個真正的王座,竟然數次出手都沒有奈何一個只有地玄境的年輕人,還是在衆目睽睽之下,他的耐心和顏面已無法撐住,直接釋放出了他強大的領域技。

    雲澈的周圍火浪翻騰,紫炎沖天,隨着焚義絕的大喝,他視線中的世界忽然變成了純粹的紫色,連精鋼都能快速融化的紫色烈焰充斥了他周圍的每一寸空間。他如同一下子被囚禁在了一個烈焰的世界,紫炎與焚滅,就是這個世界的唯一規則!

    整個蒼火城的溫度驟然升高,遠遠看去,半空之中,竟像是多了一個紫色的太陽,紫色的炎光遮天蔽日,周圍的空間都被灼燒的扭曲。

    “領……領域!”

    “那是隻有王玄境才能施展的領域!”

    “我竟然親眼看到了傳說中的領域……雲澈完全被領域給吞噬了,他就算再強,進入這樣的領域,他也根本不可能存活吧?”

    焚天領域,和冰雲仙宮的控制領域,雲澈的靈魂領域不同,它是一種純攻擊型的領域,而這個領域不是施於自身,而是鑄成在敵人的周圍,將敵人封鎖入一個有着無盡火焰,又無法脫離的領域之中。

    被封鎖在領域之中的雲澈身體晃動,迅疾衝向前方,但火焰的世界彷彿沒有盡頭,他在火海中疾馳許久,竟依然沒有闖出去。他有邪神的力量護身,這些火焰再強盛十倍也別想傷害的了他,而若換做一個人,縱然強至天玄後期,此刻也必然已被焚燒至重傷。

    雲澈停住腳步,卻是哈哈大笑:“焚義絕,你以爲區區領域,就能困住我?你的這個領域,在我眼裏,根本一文不值!”

    雲澈爆喝一聲,全身力量全開,向着前方一劍轟出,狂暴無比的力量在前方匯成足有一丈之寬的強大劍芒,破開火焰,直轟前方翻騰的烈焰。

    蓬!!

    一聲巨響,龍闕所轟擊的位置,頓時出現了一個足有一丈之寬的火焰真空,殘餘的重劍之力維持着真空的存在,讓周圍的火焰根本無法蔓延而去。雲澈翻身再起,腳踩星神碎影,在焚天領域之中左衝右突,身體每一次移位,重劍便會帶起一聲巨大的轟鳴……轉眼之間,雲澈連揮上百劍,將整個火焰的世界給轟擊的千瘡百孔。外面看去,那個懸在半空的熾熱“太陽”,竟像是忽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篩子。

    砰砰砰砰砰……

    如同水晶破裂般的聲音響起,千瘡百孔的焚天領域在雲澈最後一劍之下終於完全破碎,大量的紫色火焰向不同的方向快速逸散而去,將周圍的空間衝擊的扭曲動盪。

    “你……你竟然破了我的領域!!”

    開啓焚天領域後,焚義絕並沒有馬上去救焚絕城,因爲他要親自聽到來自雲澈的絕望嘶吼,但十幾息的時間過去,他沒有聽到他想聽到的聲音,看到的卻是他的焚天領域被轟出一個又一個的窟窿,然後直接潰散。他震驚的差點魂飛天外,而當看到從破碎領域中走出的雲澈時,他的瞳孔猛的瞪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爲被困在領域之中十幾息的雲澈,從頭到腳竟是毫髮無傷!

    “不可能……這不可能!!”

    焚義絕的身體一晃,口中失聲。他接受不了自己看到的畫面,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領域,是隻有王玄強者才能釋放的能力。在蒼風帝國,領域,是毫無疑問的最巔峯的能力,整個蒼風帝國,有能力施展領域的人不超過十個人。領域一出,除了那些與他同爲王玄的巔峯強者,根本無人可抗拒……因爲領域之力,不僅僅是力量上的壓制,更有着層面,和法則上的壓制!

    王玄與地玄,相隔整整兩個層面!那本該是一種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抗拒與逆轉的絕對壓制。

    但結果,竟然他的領域,被這一個地玄玄者給破了!而且僅僅有了十幾息的時間。

    他這麼快施展領域,爲的,就是在最多時間將雲澈焚滅,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個結果。

    在這一刻,焚義絕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恐懼……一種,自己或許真的要栽在雲澈手裏的恐懼。而對於他這個層面的強者,這絲恐懼一旦生出,便會瞬間化作無盡的殺意和猙獰。

    “我說過,你的領域,在我面前根本一文不值!”雲澈冷笑着道。

    焚義絕提起絕炎刀,聲音之中灌注着無比冰冷濃烈的殺氣:“你的實力,的確超出了我的預料……他也的確有資格讓我使出全力!”

    “唷!”雲澈很不屑的一撇嘴:“說的跟自己還沒用全力似的。”

    “你……”焚義絕的面孔猛然抽搐,他抓起絕炎刀,冷冷的道:“我似乎從一開始就犯了一個錯誤,或許是因爲你擁有鳳凰血脈的關係,你對火焰法則的掌控,要遠遠超出我的預想,普通的玄火難以傷到你,我根本不應該以玄火對付你……否則,你一個卑微的地玄境,又怎麼可能抵擋王玄之力!!”

    焚義絕爆喝一聲,絕炎刀當空劈下……這次,絕炎刀上沒有燃起任何火焰,只有一道三尺多長的刀芒,雖然只是毫無花俏的一刀,數裏之外的人羣卻全部感覺到一股斬斷山河之勢。

    因爲,這是來自王座的一刀。

    雲澈之前能輕鬆應對焚義絕,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絲毫不懼玄火,但絕不代表他能輕視一個王座的強大玄力。看着絕炎刀劈下的軌跡,他眉頭微擰,一劍迎上。

    劍身與刀刃撞擊在了一起,一道刺眼的光芒當空迸射,兩股衝撞的力量絞成漩渦沖天而起,周圍的地面被完全撕裂開來,碎石沙塵肆意飛射,遠在數裏之外的觀望者被一股突然而至的風暴衝得氣血翻涌,不得不運轉玄力護身,而一些玄力較弱的直接被衝擊的翻滾出去。

    而他們距離雲澈和焚義絕,最近的也有兩裏的距離……兩人力量撞擊之恐怖,讓所有人都驚駭欲絕。

    這就是王座的力量!!

    雲澈連退七八歲,一陣血氣沸騰,龍闕將地面犁出一道長長的溝壑,腳下的碎石也全部被踏成細沙。焚義絕在半空翻滾而去,然後忽然身形一頓,在空中驟然劃下一道灰影,瞬間衝至雲澈十丈之內,絕炎刀斬出無數刀影,罩向雲澈。

    哧哧哧哧哧……

    空間、大地,都被刀芒瘋狂切割,地面之上瞬息佈滿了無數縱橫的切痕。

    雲澈步步後退,焚義絕的刀芒,每一道都蘊含着真正的王玄之力,他的體質雖然極強,但若被任何一刀沾上,也絕不好受。

    雲澈施展星神碎影,身形如鬼魅一般在刀芒之中穿梭,卻一時沒有了反擊之力……轉眼之間,焚義絕已是上千刀斬出,數十丈範圍的大地,完全被毀成了蜂窩狀。

    “果然,不動用焚天之火,你反而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也難怪你能在我焚天門內囂張……雖然沒有火的焚天刀威力大跌,但已足夠將你剁成碎末!!”

    焚義絕聲聲低喝,他身體浮空,刀芒下切,將無法玄渡虛空的雲澈死死壓制。而在這時,焚斷魂和焚天門衆長老也在這時終於趕來,他們第一眼看到了焚義絕和雲澈的交手,看到雲澈被焚義絕完全壓制,他們全部暗舒一口氣……而在他們眼裏,這也是最應該的結果。雲澈就算再強,又怎麼可能強過他們焚天門的太上門主。

    而當看到懸吊在城門之上,一絲不掛的焚絕城時,焚斷魂全身的鮮血差點逆流而出……焚絕城雖然犯下大錯,是讓宗門遭此大禍的主因,但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更是焚天門的少主!竟受到了如此慘無人道的羞辱!

    今日之後,他還如何在蒼風立足!焚天門,又將會被恥笑到何種地步。

    焚斷魂大吼一聲,飛身而起,衝向焚絕城。而在這時,被焚義絕壓制的步步後退的雲澈忽然目光一閃,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他後退的腳步忽然停止,龍闕之上,一股強橫無比的力量風暴爆發而出。

    “隕月沉星!!”

    龍吟嘯天,龍闕狠狠的轟擊在了前方所有的刀芒之上,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彷彿兩座大山相撞,所有的刀芒一瞬間被全部粉碎,破碎的刀芒如剃刀一般散射而出,焚義絕當空倒飛幾十丈,握刀的虎口震裂,右臂的一根血管爆開,一抹鮮血迸射而出。

    一劍轟退焚義絕,雲澈飛身而起,搶在焚斷魂面前臨近焚絕城,龍闕一甩,一道鳳凰之炎驟射而出,轟在了焚絕城的身上。

    鳳凰之炎碰觸到焚絕城的身體,一瞬間便爆燃而起,蔓延了他的整個軀體,原本狀若死態的焚絕城在鳳凰之火的焚燒之下陡然發出淒厲如惡鬼的慘叫聲,全身如劇烈蠕動的蚯蚓般痛苦掙扎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