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城兒!!!!」

    焚斷魂瞳孔收縮,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喊。懸吊焚絕城的粗繩也在這時被焚斷。焚斷魂衝到墜地的焚絕城面前,玄力毫無保留的釋放,卻是怎麼都無法熄滅他身上的火焰……只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失去了最後的叫聲和掙扎,在他的眼前從一個活人,化作了一地焦炭。

    鳳凰之火的焚燒絕非普通的玄火可以相比,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焚絕城從外到內,連骨頭都被焚燒成了灰燼。別說留下個屍體,連骨灰都被風快速吹散。焚斷魂站在那裡,臉上慘白一片,如同剛剛經歷了一場可怕的噩夢。他顫抖著轉過身,手指著雲澈,發出嘶啞的低吼:「雲澈……你……你好毒的心腸!」

    雲澈的臉上布滿著冷笑,低沉的道:「我的好心腸,只會留給對我好的人。對待豬狗不如的東西,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憐憫!我之所以一直等你來才殺了他,就是要讓你好好嘗嘗失去親人的痛苦和招惹我的下場!!」

    「我殺了你!!」

    焚斷魂的情緒完全失控,他嘶吼一聲,抓起焚天刀,狂叫著沖向雲澈。

    「你不是他的對手,退下!」焚義絕呼喝道。

    面對父親的呵斥,平日里言聽計從,從不違逆的焚斷魂卻是充耳不聞,瘋了一般的直衝雲澈,就連身上的玄氣都是混亂不堪。

    當!!

    焚斷魂的焚天刀被雲澈一劍砸飛,第二劍砸在他的胸口,將他的護身玄力瞬間轟散,焚斷魂鮮血狂噴,從空中飛墜而下,昏迷了過去。

    天玄境九級的他本就已不配做雲澈的對手,心神大亂之下,更是被雲澈僅用兩劍便重傷。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孫子被燒成灰燼,自己的兒子重傷,焚義絕的雙目已是變成了赤紅色,他嘶啞著聲音道:「此仇……已是不共戴天!!」

    焚義絕全身的玄力瘋狂調動,他所釋放出的威勢在一瞬間暴增……極怒之下,他全身每一個細胞的力量都完全沸騰了起來,暴吼一聲,一刀切向雲澈的天靈,一股巨大的玄力龍捲風在刀尖湧起,帶起撕天裂地的呼嘯。

    哧啦!!

    雲澈閃身而退,他腳下的地面直接被玄力風暴剜起,現出一個平整無比的大坑。焚義絕雙目死死鎖定雲澈,左手手掌伸出,捏起一個奇異的印結,一股磅礴如海的力量陡然凝聚,暴涌而出。

    「焚天印!!」

    一剎那,焚義絕與雲澈之間的空間忽然動蕩起劇烈的漣漪,一個龐大的能量手印當空而下,便如蒼天之手,罩向雲澈的頭顱。強橫無比的力量壓制,讓雲澈的動作出現了剎那的停滯。

    雲澈動作一緩,目光一寒,龍闕掄起,大喝一聲,狠狠的迎了上去。

    轟!!!!

    驚雷般的炸響響徹整個蒼火城,數里之外的不少人瞬間兩耳嗡鳴,眼前發黑,一股宛若實質的玄力風暴瘋狂盪開,蒼火城的磐石城門就如朽木一般被衝擊的粉碎。漫天的沙塵和驟然爆發的紫色火雲籠罩了雲澈和焚義絕的身影,人們都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等著那團飄動的沙塵和火雲……他們想知道,究竟是誰站了上風?強大到宛若神話的雲澈,是否又承受住了來自王座的憤怒一擊。

    火雲沙塵之中,傳來著刀劍相撞的轟鳴聲,在不斷爆開的玄力風暴下,火雲與沙塵很快散開,現出焚義絕與雲澈的身影。蕭澈的兩隻衣袖已是全部炸裂,雙臂之上也布滿著道道細小的血痕,嘴角依稀有著一抹血跡。而焚義絕的衣衫同樣破損不堪,他的手臂之上,一道又長又粗的血痕觸目驚心。

    「此等怨仇,我縱然焚盡全身精血,也要殺了你!!」

    焚義絕目光兇狠,面目猙獰,全然沒有了一門之太門主的風姿風範,狀若瘋癲。他的攻勢一下比一下凌厲,但全部被雲澈給接了下來。

    「嘿,那你倒是焚盡精血我看看!!堂堂焚天門太上門主,居然連我一個小輩都奈何不了……你不但是個廢物,還是個滿口大話,可憐又可笑的廢物!!」雲澈惡毒的嘲諷道。

    「啊!!」焚義絕雙目圓瞪,一聲咆哮,又是一記「焚天印」轟下。

    轟!!!!

    兩人同時倒飛出去,一個足有三十多丈寬的大坑出現在已破敗不堪的土地上。

    焚斷魂被眾長老攙扶起,快速的喂下了療傷丹藥,看著雲澈與焚義絕的交戰,他們無不是膽戰心驚。之前到來時,他們本是看到雲澈被焚義絕完全壓制……但那時的雲澈似乎根本沒有用出全力,而此時面對暴怒的焚義絕,這個王玄四級,傲然天下的巔峰強者,他竟然完全沒有落於下風的跡象,就連焚義絕極強的焚天印,都全部接下。

    「這個雲澈,他到底是怎麼修鍊的……竟然……竟然可以和太上門主勢均力敵!」一個長老顫抖著嘴唇道。

    「有傳聞說他是鳳凰神宗的人……但鳳凰神宗的年輕一輩,從來沒有過這號人物。也有傳聞說他是聖地的傳人……他的師父,到底是什麼人!」

    「地玄戰王玄,別說見過……在整個蒼風歷史上,都從來沒有過!」

    「太上門主何等資歷修為,雲澈雖然暫時能和太上門主僵持,但時間一久,他絕不可能是太上門主的對手。」

    這場焚義絕與雲澈的交戰,讓他們的心臟持續處在戰慄之中。而他們似乎同時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焚義絕有著地利和身法上的絕對優勢!他可以自由的玄渡虛空,而雲澈不能!他的攻擊效率,在這不平等的對戰條件下大打折扣。

    「貫日刀!!」

    刀身無火,但這一刀的威力依舊恐怖無比,隨著絕炎刀划動的軌跡,一道數十丈長,不知多深的裂痕橫亘在大地上,雲澈的左肩到左肋頓時血崩,裂開一道幾乎見骨的長長血痕,腳步也跌跌撞撞的倒退,趁著雲澈軀體失衡,焚義絕從空中暴沖而下,一個巨大手印斜推而至。

    「焚海印!!」

    砰!!

    龍闕被恐怖的力量強行撞開,蘊藏著強橫玄力的手印結結實實的轟在雲澈的胸口,雲澈的下半身瞬時陷入地面之下,一道血箭從口中狂噴而出,臉上也染上了一抹蒼白……焚義絕還未來得及狂笑,他的眼前忽然一花,雲澈竟已消失在了原來的位置,一股比他「焚海印」還要狂暴一分的力量已轟至他的胸口。

    焚義絕浮空之時,雲澈大部分時間只能抵擋,而趁著他墜下攻擊的機會,一記霸王怒配合星神碎影,狠狠的砸在了焚義絕的胸口上……重劍的力量風暴,在他的胸口轟然炸開。

    轟!!!

    焚義絕的兩根肋骨「咔嚓」而斷,身體被砸飛到三十丈之外,他捂著胸口,嘴角溢血,目光兇狠的看著雲澈:「你!!」

    雲澈喘息粗重,目光陰寒,他抹去嘴角的血跡,冷冷的道:「今天會死的,只有可能是你!」

    焚義絕吐出一口血痰,低沉的道:「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個天縱奇才,才不到二十歲的年紀,竟然可以與王座一戰!蒼風國歷史,你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但你卻是仇人……既是仇人,你越是天才,就越是必須死!」

    「你雖然實力驚人,但畢竟還是太年輕,現在就已經開始有了力竭的跡象……再戰下去,你絕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是嘛?」雲澈冷笑,直起身軀,龍闕之上,涌動起懾人的氣場:「你就那麼確定,我的實力,暫時只是和你勢均力敵?你看上去似乎已經用了全力……但我,還沒有!」

    焚義絕一愣,然後不屑的狂笑:「你內息已弱,玄氣已亂,居然還敢如此大言不慚,簡直是天大的笑話!既然如此,那就讓我看看你所謂的『全力』!」

    「斬虹刀!!」

    絕炎刀上光芒四射,一時之間竟遮蔽了來自天空的光芒,這一刀還未落下,其威勢,便已讓數里之外的人群遍體發寒,這時,一聲暴吼從遠處傳來:

    「門主,我來助你!!」

    南方沙塵四起,狂風涌動,一個灰衣老者手持金色長刀,俯衝而至,看到這個人,焚天門長老都露出驚喜:「太上長老!」

    這裡發生的事,焚子牙已通過傳音全部知曉,他沖至焚義絕身側,看到焚義絕竟然帶傷,心中一陣驚詫,他怒視雲澈,沉聲道:「此子毀我宗門,殺我弟子長老,還殘殺少門主!這等血海深仇,他的一萬條命都不夠償還!我知道門主不願與他人聯手,但此子……」

    「我明白!今日,我們聯手將他擊殺在此!絕不給他任何逃離的機會!」焚義絕赤紅著眼睛道:「能留他一口氣更好……就這麼讓他死了,實在太便宜他了。」

    「好!」焚子牙點頭應聲。

    兩人一前一後,將雲澈圍在中間,兩股強大至極的王玄氣場將他牢牢鎖定,被揚起半空的沙塵在這恐怖無比的氣場之下全部定格在空中,久久沒有飄落。

    「太上門主與太上長老聯手……這次,雲澈必死無疑!」

    「這個孽畜……必要將他碎屍萬段!」焚天門長老滿臉怨恨的道。

    雲澈前對焚義絕,背對焚子牙,如有兩塊萬鈞鐵板分別重壓在他的前胸和後背。他握著龍闕的雙手悄然收緊,額頭上汗珠遍布,一雙眼睛,冷若寒泉。

    同時面對兩大王玄。

    在王玄強者少如鳳毛麟角的蒼風大陸,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局面。

    如今,卻出現在他一個只有十九歲的少年人身上。

    無論他今日是死是敗,又或者是奇迹般的勝,他都將徹徹底底的震蕩蒼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