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焚義絕交手,雲澈雖然極不輕鬆,但在摸清焚義絕的全部實力后,他有了戰勝,甚至擊殺焚義絕的絕對把握。因為他有著眾多焚義絕絕然想不到的底牌。

    但焚子牙忽然出現,卻是在雲澈的預料之外,讓他壓力驟增。

    「雲澈,你再怎麼卑鄙狡猾,還是落在了我們手上。你今日就算有天大的神通,也別想逃出我們的五指山!受死!」

    焚子牙飛身而起,金炎刀掠起一條三丈長的火焰鎖鏈砸向下方,欲將雲澈封鎖在火焰鎖鏈之中,焚義絕也一聲大吼,絕炎刀光芒綻放,刀芒爆射,直刺雲澈喉嚨。

    兩大天玄同時出手,他們的巨大威勢讓蒼火城門前風雲動蕩,就連天空都驟然暗了下來,如同末日風暴即將來臨。雲澈身影一晃,瞬間掠起四道不同動作的身影,焚義絕和焚子牙同時看到分別有兩個雲澈向自己迎面而來……

    哧啦!!

    焚義絕的刀芒刺穿雲澈的虛影,將空間劃出一道一閃而過的漣漪。焚子牙刀勢一變,粗壯的火焰鎖鏈如靈蛇一般當空纏繞,將兩個雲澈同時纏住,其中一個雲澈瞬間消失,而碰觸到雲澈真身的火焰鎖鏈就如遇到千年玄冰一般轉瞬消失,雲澈重劍如龍,霸王怒強橫砸下。

    當!!!

    焚子牙連退十幾步,整隻右臂重度麻木,隱隱發顫。而他的金炎刀上,赫然出現了一個兩寸大的缺口,和一道幾乎蔓延三分之一個刀身的裂痕。

    「竟然是……王玄器!」焚子牙看著雲澈手中的重劍,那股無比恐怖的威勢竟讓他手中的金炎刀不由自主的戰慄。

    焚義絕和焚子牙有著身法上的絕對優勢,而雲澈也不是沒有優勢……那就是玄器上的絕對壓制!

    焚子牙手中的金炎刀是接近天玄器的巔峰地玄器,但兩個層面的差距,讓金炎刀在龍闕面前完全是自尋毀滅,一次對撞便直接崩裂。焚義絕手中天玄器絕炎刀,在和龍闕之前的對撞之中,刀刃上也已多了數不清個大小不一的缺口。

    「子牙,他對火焰法則的理解遠超常理,玄火極難傷害到他,不要再浪費玄力使用玄炎,用焚天刀和焚天印對付他!」焚義絕沉聲道。

    「明白了!」焚子牙頷首,直接收起金炎刀,雙手之上,同時結起手印。

    焚天印,是焚天門的無上玄技,需以王玄玄力方能催動,整個焚天門,也唯有焚義絕與焚子牙能夠發動,半步王玄的焚莫離都沒有能力使用。每一道焚天印雖然消耗巨大,但有著轟天裂地之威,在小範圍破壞力上,還要遠勝同等級下的焚天之炎。

    「焚天印!」

    「焚海印!」

    來自兩個王座的巨大手印,帶著恐怖無比的壓迫感同時從空中拍下。

    硬撼其中任何一人的焚天印,雲澈都毫無壓力,但正面抵擋兩個王座的焚天印,縱然雲澈的力量以剛猛為主調,也極難做到。如果強行抵擋,將伴隨巨大的消耗和無法預料的風險。他不斷施展星神碎影,身體分散做四個無法辨認虛實的影子,在來自上空焚天印之下混亂游移。

    轟!轟!轟!轟……

    每一個焚天印的砸下,都會將地面轟起一個兩丈多深的大坑,雲澈上身的衣服已是破爛不堪,但並未受到實質的傷害……以他的龍神之軀,就算正面承受一個焚天印都不會受到太重的傷,何況只是餘波的衝擊。

    焚義絕與焚子牙都在二十丈之上的高空,居高視下,已是立於不敗之地,他們的焚天印,更是轟擊的雲澈險象環生,毫無還手之力。而連續上百個焚天印后,他們的神色也越來越沉重……雲澈的身法玄技實在是詭異到了極點,那四大不斷分散移位的身影,以他們的能力,竟也根本看不出哪個是真,哪些是虛,連番的攻擊之下,雖然讓雲澈看上去狼狽不堪,完全處在下風,但他們很清楚,根本沒有一個手印正面轟中雲澈,而每一個焚天印,都伴隨著巨大的消耗,上百個焚天印下去,他們都清晰感覺到玄力的巨大損耗。

    「焚山印!」

    一個「山」字形手印當空罩下,鋪天蓋地的壓迫力便如一座山嶽當空墜下,還未轟落,地面已深深下陷……

    轟!!

    地面被整個的掀起,數不清的碎石被震飛到了數十丈的高空,剎那間,雲澈身影如瞬移般閃現到十丈之外,依然被焚山印的力量衝擊的快速後撤,他沒有抗拒這股衝擊力,任由身體在半空翻騰,目中一道凶光閃過,口中低吼一聲,龍闕向著焚子牙的方向狂暴掄起。

    「鳳凰……破!!」

    兩人一直當空轟下焚天印,將雲澈壓制的無法喘息,絕然沒有料到,被焚山印轟飛中的雲澈竟能忽然反擊。那道驟然襲來鳳凰之炎快若流星,所攜帶的高溫和威勢讓焚子牙臉色微變,想要閃避已根本不及,只得大吼一聲,力灌雙掌,向射向他的鳳凰炎全力推去。

    轟!

    鳳凰炎在焚子牙的前方炸開,灑下漫天的鳳凰火雨。而鳳凰破絕不僅僅是單純的鳳凰炎那麼簡單,更是灌輸著重劍的狂暴力量。雖然同為王玄,但王玄境二級的焚子牙要大遜於王玄境四級的焚義絕,雲澈的重劍攻擊,焚義絕才勉強接的下,但卻不是焚子牙能接的下的。

    焚子牙一聲慘叫,左手手腕直接脫臼,鳳凰炎沾到他的手掌,就如遇到枯草般迅速燃燒起來,轉眼間將他的兩隻手掌完全包裹,等他毫不容易將鳳凰炎驅開時,他的兩隻手掌已被嚴重燒傷,近半焦黑,被灼燒最狠的地方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焚子牙一生修鍊火系玄功,對玄火有著極強的抵抗能力,尚且如此慘狀,若是換做他人,敢這麼硬接鳳凰炎,估計兩隻手都要被燒的只剩骨頭。

    「這小子!!」焚子牙迅速以玄力包裹雙手,直痛的齜牙咧嘴。

    「哼,本想活捉他最好,但眼下,還是直接送他下地獄……子牙,借你的力量給我!」焚義絕看了一眼焚子牙傷勢,沉聲道。

    焚子牙微微一怔,隨即心領神會,雙掌一翻,虛空按在焚義絕的背上,將他的玄力毫無保留的傾注在焚義絕的身上。

    「小子,你竟敢傷了老夫……這次,老夫要讓你付出粉身碎骨的代價!」焚子牙盯著下方的雲澈,猙獰的吼道。他前方的焚義絕雙手合起,全身的力量瘋狂涌動,身體表面,赫然出現了一層赤紅色的光澤……看起來就如滲出血了一般。

    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威壓也籠罩了下方的空間,百丈之內的一切在這股威壓下完全陷入靜止。

    「難道……難道是……」焚義絕的樣子,讓焚天門眾長老同時想到那個傳說中的終極玄技,一時間激動的全身顫抖,眼睛更是睜到最大,連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接下來的任何一個瞬間。

    「焚……神……印!!」

    「孽畜,受死吧!!」

    焚義絕一聲暴吼,一道血紅的手印轟出,隨著極速的下墜快速膨脹,轉眼間已瀰漫整個上空,宛若整個蒼穹忽然傾覆。

    這記玄印的威勢不但勝出之前數倍,而且籠罩了近百丈的空間,雲澈就算星神碎影連續釋放,也根本別想脫離,他連續後退數步,死死盯著越來越近的血色手印,眸中閃過深深的兇狠,低吼一聲,龍吟與狼嘯破空響徹,一劍天狼斬當空轟出……

    「轟隆!!」

    天狼之影撞擊在了血色玄印上,將巨大的血色玄印硬生生的止在了半空之中。這一幕讓焚義絕與焚子牙面露驚色,他們全身的玄力再次涌動,傾注在焚神印上。

    「哧哧哧!」

    短暫的僵持之後,焚神印再次下壓,逐漸的將天狼之影一點點的吞噬。而這個過程中,焚神印也在逐漸減小,但縮小的速度,要明顯勝過狼影被吞噬的速度,最終,天狼之影被完全的吞噬,還有近三成大小的焚神印驟然墜下,轟擊在雲澈的身上,肆虐的力量狂暴的撕開他的護身玄力,沖入他的身體之中。

    只聽一聲如同錦帛撕裂的聲音,雲澈的上衣完全爆開,口中、胸口、肩膀,各有一抹鮮血飛射而出。整個人被狠狠轟入地面之下,然後被揚起又落下的沙石深深的掩埋。

    一陣驚呼聲遙遙傳來,一直在王玄的威壓下沒有落敗的雲澈,這一次終於被狠狠的擊潰,那一記手印之恐怖,讓他們都無比相信整個蒼風根本沒有人可以接下……雲澈這個打破歷史的天之驕子,這次是真正的隕落了嗎?

    看著下方掩埋住雲澈的那片土地,焚義絕緩緩收回了手掌。焚子牙也收起雙臂,沉眉道:「居然硬撼了焚神印近七成的力量,這小子簡直就是個怪物……不過吃了三成力量的焚神印,也足以讓他五臟碎裂了。」

    「不,他應該還沒有死。」焚義絕道:「不過這樣更好,不死的話,也必然已經重傷垂死!就這麼讓他死了,實在太便宜他了!走,去把他拽出來!」

    轟!!

    焚義絕與焚子牙剛要墜下,下方忽然傳來一聲爆響,地面被整個的炸開,炸起漫天飛蝗般的沙石,一個人影從中躍起,重重的落在地上,他頭部凌亂,衣服已被毀成無數的布條,全身血痕遍布,道道血流滑過重劍,淋落在破碎的土地上。

    焚義絕和焚子牙此時的感受,只能用驚駭欲絕來形容。從地下躍出的雲澈雖然全身血痕,看上去狼狽不堪,但卻站的筆直,身軀連輕微的搖晃都沒有,而他的力量氣息,比之之前幾乎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帶上了比之前更要陰森數倍的冰冷殺氣。

    他這個樣子,別說瀕死,連重傷都算不上……頂多是比輕傷稍嚴重一點的狀態。力量,更是幾乎沒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損耗。

    中了焚神印,竟只受到這樣的創傷……他的身體,難道是精鋼練就的嗎!

    在兩大王座震驚無比的目光中,雲澈緩緩抬頭,雙目之中,釋放著可怕無比的暴凌之息:「你們……成功的……把我激怒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