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大宗門在蒼風國的霸主地位從未被撼動過,四大宗門中的每一個,其名號所帶有的威懾力,都要遠遠勝過蒼風皇室。

    而如今,雄霸蒼風千年的霸主之一,終於被撼動了。而且還是狠狠的撼動……幾乎逼到了滅門的邊緣。焚天門那些在任何地方都能橫著走,受無數玄者仰望的天玄強者被成堆成片的毀滅,就連如神話一般,在四大宗門中也是基石般存在的王玄強者,也是一死一重傷。

    焚天門的慘狀,還有蒼火城門前的那一戰,如一陣暴風般席捲了整個蒼風帝國,「雲澈」這個本就帶來無數震撼的名字,一夜之間又一次轟動整個蒼風。

    清晨時分,天還未大亮,焚天門僅剩的核心人物再次聚集主閣商量大事。主閣之外,近乎一半都化作廢墟的焚天門駐地死寂一片,那些平日里傲氣凌人的焚天弟子此時都是沒精打采,臉上寫滿悲哀。在太上長老橫死,太上門主重傷的消息散開后,他們最後的心理防線也幾乎完全崩塌。

    「我來給各位介紹一下。」

    焚義絕身居正中,雖然坐的筆直,但他蒼白的臉色證明他所負的內傷極其之重,他示意了一下身邊的黑衣人:「這位,便是蕭宗蕭無義。」

    蕭無義一身寬大的黑色斗篷,臉也被斗篷遮住了一大半,似乎並不太願意自己的臉被太多人看到。在焚義絕開口之前,眾人都在猜測他的身份,一聽到「蕭無義」這個名字,所有人頓時驚的站了起來,焚斷魂失聲道:「原來竟是蕭無義前輩,晚輩先前失敬了。」

    蕭無義,蕭宗太上宗主蕭無情的胞弟,蕭宗兩大王玄之一,是蒼風當世幾大位於最巔峰層次的絕頂強者之一。年輕一代或許並不熟悉他的名字,但對焚斷魂這一代的人來說,卻是如雷貫耳。

    「多餘的話不用說了。」蕭無義不咸不淡的道:「我這次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幫你們除掉雲澈。」

    焚斷魂看了一眼蕭無義,道:「前輩的實力自然是天下無雙,但恕晚輩直言,前輩沒有親眼目睹過雲澈的實力,似乎小看了雲澈。家父目前身負重傷,只憑前輩一人的話,恐怕……」

    「呵呵……」蕭無義淡淡的笑了笑,他伸出手臂,手掌緩緩的攤開:「單單我一個人,或許的確不夠。那麼,加上這個呢?」

    到了王玄之境,機體的衰老會大幅度減弱,甚至回返年輕,但蕭無義的手掌卻是過分的乾枯,似乎是被什麼東西長久的腐蝕著一般。他的掌心,是一枚淡紫色的圓球,球體之上微閃紫光,細看的話,會看到其表面浮現著一個又一個的小型玄陣。

    焚斷魂一愣,隨之想到了什麼,臉色驟變,而他的旁邊,一個長老已經失聲喊了起來:「難道……難道是……是……滅天珠!?」

    「滅天珠」三個字一出,所有長老的臉色都是疾變,有幾人的腳步甚至不由自主的後退,臉上露出深深的驚駭之色。

    「呵呵,沒有錯。」蕭無義淡淡一笑:「這便是來自我蕭宗器宗僅次於滅天雷的滅天珠。不但就單點威力而言,它還要勝過滅天雷。相信它有多強大,你們都應該聽說過。當年,它可是一瞬間粉碎了十幾個天玄和兩個半步王玄,就連周圍倖存的天玄,也在它炸開后所釋放的毒氣中全部喪命。」

    眾焚天長老都紛紛咽了一口口水,臉上的驚懼神色始終無法退去,目光甚至不敢直視那枚滅天珠……滅天珠的可怕,四大宗門可謂是無人不知。蕭宗內部有一個特殊的分支宗門,名為器宗,這個宗門便是專註於修鍊和製造各種各樣的火器,器宗弟子的玄力修為普遍很低,但他們每一人都是全身隱藏著各種各樣的恐怖火器,縱然是同宗之中實力勝過一個大境界的弟子,都絕不敢招惹。

    而這些火器之中,最可怕的,便是滅天雷和滅天珠。

    「我蕭宗千年積累,如今也只有二十三枚滅天珠,這次為了除掉雲澈,我足足帶了五枚出來……呵,你們是否還覺得我一個人不夠呢?」

    五……五枚?

    焚斷魂慌忙道:「夠……完全夠。以貴宗滅天珠之神威,最多兩枚……哦不,一枚就足以讓雲澈當場斃命。此番有前輩助陣,雲澈若是敢再來,定然有去無回……請前輩饒恕晚輩先前冒犯之言。」

    據說縱然是一個王玄強者正面挨一枚滅天珠都會當場重傷,整整五枚滅天珠,若真的全用上,完全足以將雲澈給轟成碎的不能再碎的碎片。蕭宗這次派來的不但是蕭無義,還帶了多達五枚滅天珠,也足以見得蕭宗對雲澈的必殺之心。

    而就在這時,一直安靜一片的外面忽然變得噪亂,一個狂傲之極的聲音當空傳來:「焚天門的老狗們,你們的雲爺爺又來了,還不快滾出來受死!」

    焚義絕「呼」的站起,內傷牽動之下險些當場跪倒,聽到雲澈的叫喊聲,他心中蔓延著怨恨、驚懼還有震驚……而最多的是震驚!距離之前在蒼火城的一戰,才過去了不到兩天。而那時,雲澈的傷勢絕不比他輕,而他的傷勢只是稍稍穩定,但云澈的吼聲卻是中氣十足……根本沒有半點重傷未愈的跡象。

    難道,他的傷勢和力量,又已經完全恢復了?

    就算他有什麼特殊的秘法,但這個速度,也實在太過駭然聽聞。

    再次到來的雲澈一入焚天門,就嗅到了一股不太一樣的氣息。看著前方,他冷笑起來,低低的道:「看起來,焚天門雖然沒有外逃,但果然不是沒有行動。」

    「多了一個王座,但並不是焚天門的人,實力上,還要勝過焚子牙,遜色於那天被你重傷的焚義絕。」茉莉道。

    「他們不會傻到認為多一個王座就能對付我,看起來,似乎是藏了什麼陰招。」雲澈嘴角的冷笑弧度微微大了幾分:「整個蒼風,擁有王座的只有四大宗門。冰雲仙宮不會多管閑事,這個忽然出現的王座,只有可能來自天劍山莊和蕭宗。我倒真是希望是後者。嘿……就讓我看看,是誰不知死活的非要淌這趟混水!」

    在雲澈的大吼聲中,焚斷魂和眾長老全部騰空而起,他們身後,護著重傷中的焚義絕。

    見到今天的雲澈,驚懼出現在每個人的臉上,他們那天目睹他重傷力竭遁去,但今日的雲澈,氣息、氣色上沒有半點虛浮之感,甚至,他的玄力氣息還明顯增長……上次是地玄境六級,這次,卻已是地玄境七級!

    對他們這個級別的強者來說,地玄境界一個等級的提升本是不值一慮,但云澈一個玄力等級的提升,給予他們的壓迫感卻是大幅度提升,給予他們的感受無比之強烈,讓他們全部心下凜然……不但傷勢痊癒,力量完全恢復,實力還出現了大幅度的提升……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怪物!

    「雲澈,你的囂張……今日也到此為止了!」焚斷魂咬牙切齒的道:「你殺我兒子,毀我宗門,這筆賬,今日,我一定……一分不少的討回來!!」

    雲澈咧了咧嘴,仰頭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焚老狗,看你們現在的樣子,簡直凄慘狼狽的連街上的乞丐都不如,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自信說出這麼可笑的話來……莫非,是下面那個藏著掖著的傢伙?」

    「你……」焚斷魂眼睛圓瞪,直氣恨的全身發抖。

    「呵呵呵呵……」一個低沉的笑聲從下方傳來,蕭無義一身斗篷,腳步緩慢的從主閣中走了出來,他頭部微抬,斗篷下的眼睛瞥向雲澈,笑呵呵的道:「你就是雲澈?這般年紀,卻擁有如此的氣勢,更是以一人之力把焚天門逼到山窮水盡,都說你是蒼風史上第一天才,似乎並不過分。」

    雲澈也笑了起來:「你又是誰?你專程跑來焚天門,難道就是為了拍我馬屁?」

    「拍你馬屁?哈哈哈哈!」蕭無義笑了起來:「不不,我是想告訴你,天才這種東西……往往會短命。」

    「是么?」雲澈的雙目緩緩的眯了起來:「雖然你對我出言不遜,但我還是要大發仁慈的送你一個字。」

    「哦?什麼字?」

    「滾!!」

    「滾了,你還能多活幾天,如果不滾的話……嘿!」雲澈冷笑了起來:「你可就要和這些焚天老狗們一樣……徹底的短命了!就連你背後的蕭宗……也會短命!!」

    「蕭宗」二字一出,蕭無義的氣息頓時出現了少許的紊亂。

    他身著斗篷,掩飾面目,一方面是方便藏匿火器……畢竟,火器從身上甩出,比從空間戒指里拿取要迅捷和突然的多。另一方面,就是儘可能的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雖然五枚滅天珠在身,他有著很大把握讓雲澈化作一片碎屍,但能把焚天門逼入絕境的人,蕭宗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完全不忌憚。因而蕭無義來到焚天門之時,本決定在雲澈死透之前,不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雖然,這多少有點掩耳盜鈴……畢竟,滅天珠一出,縱然他本人掩飾的再好,雲澈也能很快知道他來自蕭宗。而這也直觀的彰顯出他對雲澈的忌憚……至少,絕沒有表面上那般隨意。

    他倒是沒想到,雲澈竟是一口喊出了「蕭宗」二字,他心底微沉,但隨之又冷笑起來,他雙手一招,背後一道淡綠色的雄鷹之影緩緩浮現:「雲澈,你的狂妄,可真是要遠遠勝過傳聞,就是不知道你的實力能有傳聞中的幾成!」

    風聲呼嘯,蕭無義的斗篷誇張的鼓起,整個人如餓鷹一般飛身而來,手中劍影閃現,然後瞬間化作一片青色劍陣,罩向雲澈全身要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