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天門上下,已沒有了配與雲澈一戰的力量,雖然還有數萬弟子,但這個數量縱然再多上一倍,也不可能對雲澈造成任何的威脅。隨着焚天長老們聲嘶力竭的咆哮,所有人踩着滅亡的恐懼與滅門的悲哀,發出着聲聲狼一般的嚎叫,抓起自己的武器衝向了雲澈。

    雲澈頭部擡起,目光掃向周圍快速靠近的人羣,平靜的臉上沒有一絲的波瀾。前方,焚天門最後的十三個長老一起衝了上來,絕望與悲憤之中,他們的臉色完全扭曲,雙目圓瞪的幾乎要爆裂,帶着不同程度傷勢的身上,也全部爆發着遠勝平常的力量。

    雲澈冷漠的橫起巨劍,腳步向前邁動……也邁出今日屠戮的第一步!更是將焚天門送入滅門深淵的第一步。

    轟!

    十三個焚天長老只恨不能與雲澈同歸於盡,面對雲澈的轟擊,根本不加閃避,強行迎上,但天玄境的力量,在此時的雲澈眼中已根本沒有半分威脅。轟鳴聲中,他們全部被震飛而去,半數瞬息重傷,雲澈腳步再上,第二波力量從龍闕之上爆發,直取焚斷魂。

    焚斷魂本就不是雲澈的對手,再加上傷勢未愈,被雲澈一擊震開,一隻手臂當場骨裂,但云澈並沒有追擊,目光,牢牢鎖定了焚斷魂身後的焚義絕,狂暴的鳳凰炎從重劍之上暴甩而出。

    恐怖的力量將空間劃出劇蕩的漣漪,熾熱的火光映照出了焚義絕蒼白的面孔,他腳步後退,雙手傾盡全力護在身前……

    砰!!!

    鳳凰炎炸開,但來自重劍的強橫力量卻沒有被震散,粗暴的衝擊着焚義絕勉強築起的防禦……重傷之下妄動玄力,又遭受劇烈撞擊,焚義絕連退十幾丈後,終於大吐一口鮮血,全身力量潰散,鳳凰破長驅直入,轟擊在了焚義絕的胸口……從他的後背呼嘯貫出!

    “太……太上門主!”

    “太上門主!!!!”

    焚義絕呆呆的看着混亂不堪,一片狼藉的焚天門,恍然間,眼前浮現出了焚天門曾經的威凌與輝煌,但這些曾經的畫面,最終化作一片無邊無際的空白,他的身軀,也在這無盡的空白之中緩緩倒下,耳邊最後的聲音,是周圍那悲天蹌地的悲呼聲。

    焚義絕雖然已經二十多年沒有露面,但他自始至終,都是焚天門真正的基石。他的死亡,也意味着焚天門真真正正的完了。

    “不用叫喊的這麼大聲。”雲澈面無表情的出聲:“因爲你們馬上……就會陪他一起下地獄!!”

    聲音落下,他的身上一團巨大的鳳凰炎驟然爆開,一瞬間,狂暴的鳳凰之火淹沒了周圍百丈距離,將數不清的焚天弟子捲入了必死的火焰煉獄……鳳凰之炎隨風蔓延,吞沒着焚天門越來越多的土地……雖然時間已是清晨,但熾熱無比的火光依然將焚天門上方的天空染上了血一般的顏色。

    ——————————————

    “呃!!”

    閉目沉思中的蕭絕天忽然如遭雷擊,猛的站起,雙手顫抖,額頭上瞬間佈滿了冷汗。

    “宗主,怎麼了?”他身邊的老者急聲問到。

    蕭絕天的眼角戰慄,臉上,分明呈現着深深的震驚和忌憚。身爲蕭宗宗主,他幾乎從未表露出過如此的神情:“二叔的靈魂印記消失了……他……死了!”

    “什麼!?”黑衣老者駭然失聲,然後惶然搖頭:“不可能!無義長老的玄力僅次於太上門主,整個蒼風幾乎無敵,而且他的身上帶了整整五枚滅天珠,他怎麼可能……”

    “我也不願相信,但靈魂印記不會騙人!二叔他的確是死了。而且從靈魂印記衰弱到完全消失,前後不過幾息的時間,二叔不但死亡,而且還是在極強力量下的慘死。以二叔王玄境三級的實力,能讓他在這麼短時間內喪命的……”

    蕭絕天說到這裏,已是再也無法說下去,他清楚的感覺到一股陰冷的風在他脊樑骨裏竄動,寒徹骨髓……雲澈一人重傷焚義絕,擊殺焚子牙,他便震驚於他的強大。而蕭無義短時間內的快速慘死,更是進一步告訴着他雲澈的實力已是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最重要的是,蕭無義死了,那就證明着他不但沒有殺死雲澈,反被雲澈所殺,雲澈在解決焚天門之後,三年前的舊恨,加上此時的新仇……

    蕭絕天的整個後背都被冷汗快速打溼,他忽然擡頭,急聲到:“馬上……馬上讓蒼火城的分宗全力打探焚天門目前的狀況……快去!”

    “……是!”黑衣老者迅速退下。

    蕭絕天大喘幾口氣後,快速平靜下來,然後快速竄出主閣,直奔太上宗主蕭無情所在的祕地……他已感覺到,一場事關蕭宗存亡的大難即將來臨。而這場大難幾乎無法避免,整個蕭宗,都必須從此時開始做好所有可做的準備。

    ——————————————

    焚天谷今日的空氣格外的燥熱,一團熾熱無比的火焰在焚天谷的中心瘋狂燃燒着,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裏,將蔓延十里,存在千年的焚天門駐地完完全全的吞沒,直至燒成一片荒蕪的廢墟。

    火焰之下,是一具具,一堆堆被燒成焦炭的屍體,上至焚天門長老,下至數萬普通弟子,沒有一個能逃出這由鳳凰之炎所燃起的火海,全部葬送在鳳炎和龍闕之下。

    真正的屍橫遍野,寸草不生。

    曾經不可一世,受人仰望,堪稱蒼風聖地的焚天門,就在這一日之間化作焦土,成爲一個蕩動着焦糊、荒涼、絕望氣息的墳場。

    站在焦黑的廢墟之中,看着被自己完全毀滅的焚天門,雲澈沒有喜悅,沒有不忍,沒有毀掉四大宗門之一的得意或傲然,有的,卻是一片平靜……數萬人葬送在他的火焰和重劍之下,他卻平靜的彷彿不過是踩死了一羣卑鄙的螻蟻。

    而這種平靜絕不是他刻意裝出或維持,而是真真正正,源自靈魂的平靜。這樣的陣勢和場面,凡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更是不可能做出,但對於他而言,卻已是太多太多次……

    曾經,是因爲仇恨。那些害死他師父的人,他用天毒珠的逆天劇毒,將那些宗門一個接一個的滅門……讓整個宗門,甚至周圍的城市都屍橫遍野。而這其中,有大量的宗門規模還要遠勝焚天門。

    今日,同樣是因爲怨恨。雖然蕭烈和蕭泠汐都已被他救出,全部平平安安,但是,經歷了上一世,他已經不會再任由自己去愚蠢的不忍與仁慈,哪怕自己被喻成魔,讓世人唾棄、咒罵、恐懼,他也絕不後悔今日。

    因爲上一世,就是因爲仁慈,他的師父被人逼死;就是因爲仁慈,他連續數次險死還生,最後被逼入絕雲崖下;也是因爲一時的仁慈,纔給了焚天門擄走他爺爺和小姑媽的機會!並不是因爲他的心變得冰冷而陰暗,而是兩世的人生一次次的教育他,對敵人任何的仁慈,都是對自己,對自己身邊之人的殘忍……有時,是致命的殘忍!

    不過,焚天門的廢墟之中,除了雲澈,也並不都是死人。就在雲澈的前方,一個人影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他頭髮凌亂,滿臉灰塵,遍體鱗傷,但一雙眼睛,卻放射着比惡狼還有兇戾的光芒。

    他搖晃着身體,幾乎是用盡全力才站起身來,但隨着他一聲暴吼,全身竟不知從哪裏涌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整個人飛撲而上,雙手死死的抓向雲澈的喉嚨。

    他的舉動,讓雲澈的目光猛的一跳……他的身體已是完全虛脫,但卻依然爆發出瞭如此的力量。而這……分明是從靈魂之中壓榨出的力量!

    雲澈兩世人生,還是第一次遇到一個能和自己一樣,意志力強大到足以從靈魂之中壓榨力量的人!

    雲澈手臂擡起,隨意一甩,一股勁風呼嘯,將那人遠遠掃飛了出去。他趴在地上,全身顫抖,隨之,竟又緩緩的直起了上身,怒瞪的雙目中,盈.滿着刻骨琢魂的仇恨。

    “焚絕塵,你還是省點力量喘氣吧!當年在蒼風玄府,你雖然不是我的對手,但也勉強可以和我交手,但現在的你,讓我正視一眼的資格都沒有!憑你的力量,我就算是站在這裏不動,你也別想傷及我一根頭髮!”

    雲澈冷漠的盯着眼前全身充斥着怨恨與煞氣的少年:“我今天不會殺你,也惟獨不會殺你。不過你放心,我不殺你,並不是因爲我可憐你,更不是不想殺你。我比誰,都清楚斬草不除根的後果。”

    “但我小姑媽離開前,專門爲你向我求情,讓我饒你一命,我答應了她……我答應我小姑媽的事,就一定會做到。”雲澈冷冷的說到。

    斬草不除根,必留後患。而焚絕塵的眼神,讓雲澈無比確定今日留下他的命,將比留下焚義絕的命還要危險的多的多!留下的,或許是無法預料的後患。

    但是,他既已答應蕭泠汐不殺焚絕塵,就絕不會對焚絕塵下殺手。而且,依照蕭泠汐所言,若不是焚絕塵的數次阻攔,蕭泠汐或許在他趕至焚天門之前,便因蕭絕城而自絕生命。

    這一點,也足以成爲他饒焚絕塵一命的理由。

    至於可能的後果,他會完全揹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