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這些話落在焚絕塵耳中,讓他感覺到的只有無盡的屈辱。無論雲澈是什麼理由放過他,對他而言都是一種施捨……一個來自殺他親人,滅他全族之人的施捨。

    「雲澈……有種,你就殺了我!我不需要你這個惡魔的憐憫和施捨!」焚絕塵喘著粗氣,十指深深的陷入地下,指縫之間全是血痕。他的兩束目光,銳利凶戾的就如兩道帶血的尖刺,似是恨不能以眼神將雲澈撕成碎片。

    「我再說一次,我不殺你,不是憐憫你,更不是施捨,而是因為我的小姑媽讓我放過你……不過,我也只會放過你這一次!若是他日,你膽敢做什麼對我不利之事,我一定會出手殺你!所以,若是你要找我尋仇,就修鍊的足夠強大再來找我,不要浪費你這條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命!」

    雲澈不再看焚絕塵一眼,轉過身去,默然離開。

    看著雲澈離開,焚絕塵眼睛死死瞪大,虛弱不堪的身體劇烈的掙扎著,口中發出沙啞如砂紙的嘶吼:「雲澈……不許走!不許走……我還沒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我要讓你受盡這世上所有的痛苦……不許走……給我滾回來……啊!!!!」

    任憑焚絕塵的吼聲再歇斯底里,也根本無法停止雲澈離開6∟的腳步,很快,焚絕塵的視線之中,便再也沒有了雲澈的影子。他上身撲倒在地上,染血的雙手抓著滿地的焦灰,如一隻絕望的狼般痛苦的嚎哭起來。

    從他開始修鍊玄力至今,已經十幾年,他從未流過一滴眼淚。

    但今日,他卻哭的撕心裂肺。

    他的父母,他的爺爺,他的所有親人、族人,還有整個家,全部沒有了!本為宗主之子的他,一日之間孑然一身,一無所有。剩下的,只有充斥著內心、血液、骨髓、靈魂……那無窮無盡的恨意。

    他意識之中所有可以打上烙印的地方,都死死的印下了雲澈的影子。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我要報仇……雲澈……我一定會……殺了你!!!!」

    「就算要受盡千刀萬剮、九幽煉獄之苦,我也一定要殺了你!!!!」

    泣血的怒誓隨著蒼涼的風聲傳出很遠很遠,天空逐漸的陰沉了下來,風的呼嘯也變得急促,似乎就連蒼天都被他聲音中所蘊藏的無盡恨意所驚顫。

    「我之所以不殺你……是因為我的小姑媽讓我放過你……」

    是她……

    是她讓雲澈不殺我……

    是她……讓我留下了這一條殘命……

    焚絕塵的眼神,忽然間變得迷濛起來,腦海之中,浮現出那副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忘卻的畫面……

    那日,他親自帶人前往流雲城,去帶回雲澈的兩個家人。而他在來到蕭門後山,看到蕭泠汐的那一剎那,他永遠被不可一世的狂傲所充斥的心神,竟一瞬間完全失守。

    那時的蕭泠汐正坐在溪邊,雙手支膝,托著香腮,眼神迷離若霧,目光脈脈,不知在想著什麼。瀑布般的青絲垂落到溪水之中,發梢隨著水流悄然鋪散開來。在焚絕塵的角度,他只能看到她一半的側臉,而就是這僅僅一半的側面,讓他的心神出現了生命里第一次的劇烈恍惚。

    眉黛纖細精緻,瓊鼻挺翹,香唇粉嫩,美眸如寶石般剔透,雪白的肌膚漾動著瑩潤的光澤,宛若抹著一層珠粉。

    這裡山中有水,又值春暖花開,綠意盈盈之時,山間景色美不勝收,但在少女容光的映襯之下全部黯然失色,只能淪為單純的陪襯。焚絕塵感覺到自己的心弦被狠狠的觸動,從未正眼看過任何女人的他,在這一刻忽然生出了沉淪的衝動……他甚至無法確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一個女孩,還是山間那靈秀而絕美的精靈。

    那個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忽然中了某種無法擺脫的魔咒。

    從焚天門到流雲城,他用了四天。但從流雲城返回焚天門,他用了近六天,他刻意放緩速度,便是擔心著蕭泠汐無法承受過快的行程。一路之上,他沒有讓任何人去傷害蕭泠汐,反而主動向她保證絕不會做任何危及她安全的事,而且會在不久之後,再親自送她回來。

    而他也的確遵循了他的承諾,縱然和焚絕城動手,他也絕不允許他傷害蕭泠汐半分。

    他沒有想到,蕭泠汐竟然會專門為了他向雲澈求情……放過了他一命。

    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在心間滋生,原本被仇恨和冰冷完全充斥的世界里,忽然多了一抹柔軟到極點的溫暖,但馬上,他死命的晃頭,將這抹感覺完全的甩去……他現在想的,只能是仇恨!而她,還是雲澈的小姑媽,那個滅他滿門的惡魔的親人!

    「殺了你……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我一定會報仇!!」

    焚絕塵站起身來,看著滿地的焦黑,眼神空洞,腳步蹣跚的向前邁動著,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去哪裡,又能去哪裡,只是機械的邁動著,腳下踩踏著變得面目全非的土地。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從他腳下晃過……而就在這時,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絲輕微至極的呻吟聲。

    焚絕塵的腳步一頓,然後猛的撲倒在地,連滾帶爬的衝到了焚義絕的軀體旁……焚義絕的胸口是一個足有腦袋大小的血窟窿,五臟六腑被完全絞碎,那時,他便氣息全無,此時又過去了近一個時辰,他縱然是王座,也本該死的不能再死……

    但他卻竟然沒有死透,還死死的吊著最後的一口氣,在焚絕塵撲倒他身邊時,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爺爺……爺爺!」

    焚絕塵平時和焚義絕基本沒什麼交流,甚至沒什麼感情,但此時,看著還有生命氣息留存的親生爺爺,焚絕塵卻是激動的渾身發抖。

    「塵兒……」

    焚義絕發出一聲虛弱到極點的呼喊,緩緩的,他用盡全力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指之間,夾著一枚漆黑色,並纏繞著黑色煙霧的鑰匙。

    「塵兒……這把鑰匙……是祖宗留下……封印著一個……禁忌……而可怕的秘密……祖宗遺言……唯有山窮水盡……才能……拿出這把……鑰匙……鑰匙之中……有著一個記憶印記……它會引導你去往……使用鑰匙的地方……它會讓你失去靈魂……失去一切……甚至毀掉……整個……天玄大陸……」

    「但是……我焚天門……不應該……落得如此下場……你要報仇……報……仇…………」

    焚義絕抬起的右臂重重的垂下,再也沒有了一絲的聲息。他死死吊著最後一口氣不肯死去,為的,就是這焚天門最後的秘密……

    一個禁忌的驚世之秘。

    焚絕塵伸出顫抖的手掌,合上了焚義絕不肯瞑目的雙眼。另一隻手拿起那把漆黑色的鑰匙,用手掌緊緊的攥住……頓時,詭異的黑霧從他的指縫間逸出,妖異的飄動著……

    ————————————————

    焚天滅門,雲澈心頭的惡氣也總算是出盡。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麼,更清楚這樣做會引來多久巨大的轟動,和怎樣的結果。

    離開焚天門后,雲澈喚出雪凰獸,騰空而起,飛向北方,直奔蒼風皇城。

    「你果然曾經觸動輪迴境,穿越了輪迴,篡改了因果!」

    雲澈剛在雪凰獸背上躺下準備大睡一覺,腦海之中,冷不丁的響起茉莉的聲音。

    「呃,為什麼這麼說?」雲澈睜開剛剛閉上了眼睛,反問道。

    「一次殺了那麼多人,不但面不改色,就連氣息和心率都沒有任何變化!就算是最殘忍的殺人狂魔,都不可能在殺死那麼多人後如此平靜。」茉莉冷冷的道:「你的年齡只有十九歲,以你的人生閱歷,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曾用輪迴境穿越過輪迴!在動用輪迴境之前,你的人生閱歷絕不尋常,必定殺過無數的人,背負著無數的罪孽和血債。而輪迴境之上毫無力量反應,也證明著它在二十年之內被使用過!」

    「滄雲大陸的時間輪與天玄大陸有所錯位,而你在被邪神之魂送到滄雲大陸之後,種種反應也極不尋常,那時我就有所懷疑,現在,我已經可以斷定……你在滄雲大陸,也必然有過一世人生。那個蘇苓兒,哼……應該又是你的某個女人吧!」

    「呼……」雲澈輕輕的呼了一口氣,對於茉莉,他也的確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閉上眼睛,他緩緩的說道:「你猜的沒有錯,我的確有著不可思議的『上一世』,而且就在滄雲大陸,只是那個時候,我本該墜崖而死,全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重生,直到知道自己的身上竟然有輪迴鏡,我才模模糊糊的明白了一些東西。不過這種事,除了你,說出去也不可能有人信吧?」

    「你是否還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我殺過的人比你還要多,當時你嗤之以鼻……但是,我真的沒有和你開玩笑。我殺過的人,不但要比你多,而且要多很多很多……如果你認為自己是惡人,是不可被原諒的惡魔,那我……」雲澈緩緩轉頭,神色淡然:「就是惡魔中的惡魔。但是,我從不會無緣無故殺人,也從不後悔自己每一次的殺孽,我相信你也一定是。」

    茉莉沉默了下去,很久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茉莉忽然道:「這次,你放過了一個最不應該放過的人!那個焚絕塵很危險,將來,或許有對你構成威脅的可能。」

    「我知道。他的意志力強的驚人,在今天的刺激之下,他為了找我報仇,更是會變成一個為了追求力量而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的瘋子。不過,無論是因為他救了小姑媽,還是小姑媽的求情,我都無法對他下手。」

    隨之,雲澈一撇嘴,神色輕鬆的道:「我有龍神和鳳凰血脈,又有神訣在身,他就算變成瘋子中的瘋子,也不可能追的上我的腳步。我倒是希望他能好好珍惜這條我的小姑媽賜給他的命,找個地方安安穩穩的活下來,如果哪天他真的找我來報仇的話,我只能送他去和他的族人團聚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