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雲澈離開蒼火區域,向蒼風皇城出發之時,一個人影無聲的出現在了焚天門的上空。

    焚絕塵已經離開,焚天門一片死寂,遍地廢墟橫屍,空氣中溢散着腐爛焦糊的味到,彷彿剛剛經歷了一場末日劫難。周圍偶爾出現一兩個大着膽子靠近來探知消息的人,在看到焚天門的慘狀之後,無不是全身戰慄,帶着全身冷汗匆匆離開,沒有一個敢於靠近。

    “唉,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空中的人影看着下方的廢墟久久無言。終於,他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一股沉重而浩瀚的氣息隨着這聲嘆息從空中釋放而下,將整個焚天門都完全籠罩其中,霎時,空氣停止了流動,就連空中的黑色飛灰都完全停滯了那裏,如同時間忽然定格。

    “強大的實力,若爲善人,是蒼風之幸,但偏偏卻有着惡魔一般的內心,如此殘忍的屠盡了焚天滿門,實爲蒼風之難。此子,絕不可留。”

    人影的目光轉向了北方,他沒有折返回自己來時的方向,而是踏空而行,直赴北方,轉瞬之間,已在數裏之外。

    ————————————————

    “……焚天門駐地已化作一片廢墟,門主、太上門主、三十三閣主、二十七長老,還有門下所有的弟子……全部死在其中,沒有一個人倖存,也沒有一個人逃出去……全門上下,被滅的一乾二淨……焚天門已經徹底的完了,不但被滅了門,而且被滅的無比悽慘,那個雲澈的手段之惡毒,遠遠要超出想象……”

    “現在焚天門在各大城市設下的外門基本都已得到了消息,他們幾乎都是在第一時間宣佈脫離焚天門,然後馬上易名,唯恐雲澈滅門的毒手牽連到他們。”

    每多聽一句,蕭絕天身上的寒意就會加重一分,在聽完焚天門的慘狀之後,他連牙縫裏都有冷氣在竄動。他和所有人一樣,都絕然不可能想到,雲澈的報復竟然會決絕殘忍到這種程度。

    他原本以爲雲澈殺死門主,殺死所有核心人物,毀掉焚天門便是極限,沒想到,他施下的,竟是地獄一般的手段。

    他人聽到這個事實,會無比震驚,但他在知到這一切後,感覺更多的無疑是畏懼!

    以雲澈的個性,三年前的事,他必然不會釋懷。

    但,那是蕭狂雲自己做下的事,他若忍痛丟棄這個唯一的嫡出,主動交由雲澈處置,就未必不能將這些平息下去。而且,向一個能把焚天門完全毀滅的人妥協,也並不是一件太丟人的事。

    但是,太上門主蕭無情一生狂傲不羈,視宗門榮耀勝過生命的他絕不會容許這樣的事發生,他選擇了讓太上長老蕭無義,帶上蕭宗禁忌之器,去協助焚天門殺死雲澈……而如此一來,他們也完全失去了唯一緩和的機會!

    “宗主,我們該怎麼做?”蕭絕天身邊的老者到:“我們蕭宗本從不懼任何外敵,但云澈此人,絕對絕對不可小視。他有能力把整個焚天門在短短几天之內完全毀掉,就會……”

    “不要再說了。”蕭絕天胸口劇烈起伏,他雙手攥緊,字字沉重的到:“若雲澈只是實力極強,他若是上門,我倒是可以與他死戰。但是……他的手段,竟是如此的殘忍和極端!僅僅是擄掠了他的兩個家人,最終還安全救出,竟然被他滿門盡滅!我蕭宗實力與焚天門半斤八兩,二叔又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上,他能滅了焚天門,就有能力滅了我們蕭宗……這是一個無法不承認的可怕事實!”

    整個主閣完全安靜了下來,只能聽到每一個人的狂亂心跳聲。

    “我們絕不能重蹈焚天門的覆轍!”蕭絕天轉過身來,目光直直的盯着所有人:“若雲澈上門,絕不可與他開戰!若能求和,縱然喪盡尊嚴,受盡屈辱,也要極力爭取。若是最終還是要戰……那便帶上所有滅天雷,與他同歸於盡!絕不能讓我蕭宗,成爲第二個焚天門!”

    “宗主,其實也不需要如此悲觀。”蕭薄雲上前一步,到:“雲澈的實力的確驚世駭俗,但蒼風之內,並不是沒有能殺他之人。而最有能力殺他的人……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他於昨夜,已獨自離開了天劍山莊。”

    蕭絕天精神一震:“你是說……劍聖凌天逆?”

    “沒錯!”蕭薄雲點頭:“凌天逆一生剛正不阿,嫉惡如仇,且曾與焚義絕有過一段交情,他閉關數十年,不踏塵世,昨夜卻忽然離開天劍山莊,定然是爲了解救焚天門之難,只可惜,他似乎行動的太遲。若他看到焚天門的慘狀,一則會愧疚,二則……會極怒於雲澈的惡魔手段,兩個原因,都足以讓他就此追殺雲澈!說不定,此時的凌天逆,已在追殺雲澈的途中。”

    蕭薄雲的話,讓蕭絕天的神色緩和了許多,他低聲到:“很好……若真的如此,雲澈定然必死無疑!雲澈在和焚義絕的交手中曾經重傷遁離,足以證明他的實力比之焚義絕也高不了多少,而十個焚義絕,也不可能是劍聖的對手。若劍聖真的是爲了解焚天門之難而離開天劍山莊,那麼……他絕對會親手去制裁雲澈!”

    ——————————————————

    焚天門被滅門的消息如一陣暴風般席捲了整個蒼風國,讓蒼風國泛起如地震般的譁然。這幾乎是有人蒼風子民這輩子聽過的最震撼、最恐怖的消息,帶起的,是他們這輩子最極致的震驚、駭然和不可置信。

    一方,是屹立千年,高高在上的超級宗門。

    一方,只是一個十九歲的少年。

    那個十九歲的少年,他創造的,幾乎是一個堪比逆天般讓人難以相信與接受的事實。

    而無論是多大的仇怨,竟這麼殺盡了焚天門上下所有人。這是惡魔纔會有的手段與毒心……怎麼可能是一個十九歲的少年人所做的出來!

    蒼風皇城一如既往的熱鬧,而各個角落裏談論的,全部都是關於焚天門被滅門的事,四處都可以聽到“雲澈”二字。而位於皇城的焚天門外門早已經宗門緊閉,主門之上,曾經被奉做至寶,象徵得到焚天門承認的“焚天”牌匾早已被取下粉碎,短短一個時辰後,就掛上了一個“奉雲門”的新牌匾……新的宗門名稱,透露着對雲澈的畏懼和討好。

    雲澈一路騎乘雪凰獸,飛過了蒼風皇城的上空,引得無數人駐足仰望,驚呼不已。一直飛入皇宮上空,到了蒼月所在的攬月宮,他才收起雪凰獸,從空中輕盈的落下。

    “啊……什麼人!”

    剛一落地,一個女子的驚呼聲就在後方響起。雲澈轉過身來,看到了一個花容失色的宮女。

    “啊!雲……雲公子!”

    雲澈第一次來攬月宮時,就見過這個宮女,宮女也自然記得他。一看到他的臉,她發出了比剛纔還要高三倍的驚呼,一張俏臉上三分驚訝、四分崇拜……還有三分分明是畏懼。

    屠滅焚天滿門上下七萬人,如此殘忍的手段,讓任何人響起都會駭然的遍體發寒。

    宮女的表情雲澈盡收眼底,他點了點鼻尖,有些無奈的到:“公主殿下呢?呃……你看上去,有點害怕我?”

    “不……不是……沒有……”面對雲澈的直視,宮女一時間語無倫次,面對眼前這個已經被神話的人物,她本能的惶然着。她不敢再直視雲澈,焦急的向攬月宮內喊到:“公主殿下,雲公子……是雲公子來了。”

    隨着宮女的呼喊,一個身着淺綠長裙,玲瓏纖柔的人影如疾飛的蝴蝶一般衝了出來,一看到雲澈,她的整張俏顏都被驚喜完全的綻開,口中發出喜悅之極的呼喊:“小澈!!”

    蕭泠汐飛撲而來,一把撲到了雲澈懷中,把他緊緊的抱住,在他身上高興的又蹦又跳:“你終於回來了……啊?你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傷到哪裏?”

    會在這裏遇到蕭泠汐,雲澈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他在到來皇城之前,就有至少七成的把握確信凌雲會把蕭烈和蕭泠汐安置在蒼月身邊。他攬住蕭泠汐的腰肢,笑着到:“放心啦,身上一點傷都沒有,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過會兒可以脫衣服給你檢查。”

    “唔!”蕭泠汐用手輕輕的掐了他一下,撅着脣瓣到:“哼,你又調戲我……”不過,她的佯怒只持續了一小會兒,便又被喜悅代替:“嘻,我就知到你一定會說話算數,早早的回來,我和老爹這幾天都快擔心死了。不過呢,好在皇城有很多很多好玩的地方,還有公主姐姐陪着我,還是玩的好開心的。”

    蒼月在這時緩步走出,一身宮裳,絕豔無雙。看着擁在一起的兩人,她微微而笑,走了過來:“雲師弟,你終於回來了。”

    “讓師姐擔心了。”雲澈微笑着到:“我爺爺和小姑媽,也勞煩你照顧了。”

    “你的親人,本來就是我的親人。”蒼月一說完,忽然覺得有些過分曖昧,雪顏微染紅霞,有些慌亂的錯開話題:“蕭爺爺現在在我父皇那邊,有東方伯伯保護,安然無恙。話說……你見到楚月嬋了嗎?”

    雲澈的呼吸微微一滯,微微搖頭:“沒有。她不在冰雲仙宮,誰也不知到她去了哪裏。”

    蒼月粉脣微張,然後輕聲安慰到:“不要擔心,冰嬋仙子有着王座之力,蒼風之中,沒有人可以傷害的了她。蒼風國很小的版圖,你一定能很快找到她的,我也會動用皇室的力量幫忙尋找……話說,焚天門……真的被你……完全滅門?”

    “嗯。”雲澈毫不遲疑的點頭:“因爲他們觸碰了我最不能觸碰的逆鱗!這件事,就算全世界都罵我怨我,我也絕不後悔!師姐,小姑媽……你們,會不會很怪我?”

    蒼月的眼神一時間變得極爲複雜,她剛要說什麼,卻聽蕭泠汐仰着臉頰到:“雖然,殺人很不對……但是,如果是小澈的話,他殺死的一定是應該殺死的人,是壞人!所以,我纔不怪呢。”

    蕭泠汐是個從未殺過人的人,甚至連和人交手的經歷都很少,性情,更是如花草般柔軟。但這番話說出來,卻是理所當然,理直氣壯,數萬的生命慘遭屠戮,她卻如此堅決……不,應該說是如此自然的認爲依然是雲澈對。蒼月不禁到:“你……爲什麼會這麼認爲呢?”

    “因爲,小澈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好的人啊。”蕭泠汐眨動着黑曜石般的晶亮眸子,毫不猶豫的到。

    蒼月一時瞠然。

    忽然之間,她一下子明白了雲澈在這三年之間爲什麼那麼拼命,又爲什麼因爲她被擄走,而生出不惜把焚天門滅門的怒火……

    他和蕭泠汐之間的情感,早已不是單純的信任和依賴,而是幾乎將生命,都融入了對方的生命之中。尤其是蕭泠汐對雲澈,她縱然相信全世界都在欺騙她,她也絕對會信任雲澈的一切,縱然全世界都認爲他是惡魔,她也依然會認爲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這種深邃而微妙的情感,讓蒼月由衷的羨慕着。她知到,這個世界上,將永遠不可能出現一個人可以代替蕭泠汐在雲澈心中的位置。

    蒼月微笑起來,在蕭泠汐的目光之下,她心中的那少許複雜如被融化一般消失無蹤。她看着雲澈,看着這個讓她無比驕傲的男人……短短兩年,他竟從當初那個被蕭宗分宗追殺到險些喪命的稚嫩少年,長成了足以傲然整個蒼風的蒼天大樹。

    就在這時,一個淡漠而沉重的聲音忽然從遙遠的上空徐徐傳來:

    “雲澈,你因一己之怨,竟屠滅焚天滿門,手段之殘忍,心腸之惡毒,人神共憤,該遭天誅地滅。老夫今日便替天行到,親自送你入黃泉贖罪……給老夫現身吧!”

    這個聲音彷彿是從天邊傳來,迴盪在偌大皇城的每一個街到,每一處角落,也讓整個皇城霎時陷入了完全的寂靜之中。所有人都高高仰頭,震驚的看着空無一物的天空,試圖尋找着聲音的來源。

    “啊?這個……這個是什麼聲音?他喊的,好像是小澈。”蕭泠汐轉首四顧,聲音所說的話語,讓她有些驚慌起來。

    “這個人……會是誰?”蒼月一下子抓住雲澈的手臂,臉上同樣露出驚慌。在雲澈滅掉焚天門,震懾天下之後,卻趕來要制裁雲澈的人……他的實力,必然極爲恐怖。

    “哼。”雲澈淡淡冷哼,很快便確定了說話之人所在的位置。他渾然不在意的對蒼月和蕭泠汐說到:“好像有一個小麻煩上門了……先等我一小會兒,我馬上就去處理掉。”

    他剛要動身,腦中忽然響起茉莉的聲音:“不要過去!你去了,就是找死!”

    “什麼!?”雲澈腳步一頓,眉頭猛的蹩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