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個王玄境六級的傢伙!而且已在這個實力層面停留多年,玄力雄厚無比,還帶著一種異常鋒利的氣息。」茉莉聲音慎重的道:「沒想到,這片土地之上,竟然還存在著踏足至王玄境中期的人。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王玄中期?

    雲澈側目看向南方,臉色一片凝重。聽完茉莉的話,雲澈頓時想到了一個人……同時,也想到了凌傑那天的警告。

    蒼風第一人——凌天逆!!

    蒼風境內,擁有如此實力的,也只有凌天逆!

    凌傑當初的警告應驗了……不,是比他當初的警告更要徹底。他不僅僅出手,而且親自追至皇城,並音傳全城要取他性命!

    凌天逆,天劍山莊的上一任門主,是蒼風帝國的最巔峰神話,更是公認的蒼風第一人。他在少時便名震天下,痴劍成性,二十年前便成天下第一人,其玄力和劍之造詣都已至登峰造極之境,無人可及。時至今日,他已整整二十年未露人前,但蒼風帝國卻從來都流傳著他的神話,年輕玄者們,也大都是聽著他的傳說,在對他的無盡嚮往中成長。

    而如今,這個神話般的巔峰人物卻現身人前,目的,便是為了擊殺雲澈。

    也唯有雲澈得到過如此殊榮。

    凌天逆發聲之時,他與雲澈的距離已是相當之近。雲澈可以感應到他現在就在皇宮前方不到三里的地方。他甚至懷疑,凌天逆根本已經發現了他的所在之處,只是不想進入皇宮下手而已。

    畢竟,天劍山莊和蒼風皇室在起始之時有著很大的淵源。

    「直到焚天門滅門,他都沒有出現,我還以為自己的所有擔心都是多餘了,沒想到,他終於還是出現了。」雲澈向茉莉低聲道:「不過,他都已經追到了屁股後面,還不惜音傳全城,就是為了逼我出現……若是退卻不應,豈是我雲澈所為!」

    「哼,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茉莉很是不屑的道:「你若是不甘心逃走,那大可衝上去和他交戰。雖然你不可能勝他,但你有龍神血脈護身,他想要殺了你,倒也不是那麼容易。但若是不知進退,你必死無疑。」

    「我明白,我的命可是比什麼都金貴,我怎麼會允許自己白白的死在這裡……既然他來了,剛好,就我來見識一下這個名震天下的蒼風第一人!」

    「小嬋,我們走!」

    雪凰獸載起雲澈,一聲長鳴,直線飛向了凌天逆所在的方位。而就在雪凰獸騰空的那一剎那,一個沉重如山的氣息,也牢牢的鎖定在了雲澈的身上。

    「什麼?那個人是……凌天逆?傳說中的劍聖?」

    這裡畢竟是皇城,年長一輩之中,有不少人曾見識過劍聖當年的風采。因而當凌天逆出現在皇城上空之時,一些老者用震驚無比的聲音喊出了他的名字。

    「劍……劍聖?那個傳說中的劍聖?我的天啊!我竟然親眼見到了這個蒼風的神話!」

    「難怪竟然凌然的要殺雲澈……除了劍聖,誰有這樣的實力和氣魄。」

    「雲澈這下麻煩了,他就算再變態,也根本不可能是劍聖的對手啊。雲澈如果足夠聰明的話,就應該馬上躲起來。」

    「聽說劍聖已經二十年不問世事,這次焚天滅門,震撼蒼風,竟然將他都給驚動了。」

    「聽說劍聖性情剛直如劍,嫉惡如仇,當年和焚天太門主焚義絕也有很深的交情,雲澈這次將焚天門滅門,他會親自出現,其實一點都不讓人奇怪。」

    皇宮前方三里之處的上空,一個黑影飄浮在那裡,一身黑袍在疾風之下獵獵作響。他的下方,人群聚集的越來越密集,議論聲更是鋪天蓋地,數不情的人向這裡快速涌動,仰望著傳說中的劍聖。

    而這時,一聲長鳴從皇宮之處傳來,很快,一掠白影如閃電般臨近,停在了黑袍人的前方,與他相對而視。

    「啊?是……是雲澈!」

    「他居然真的就在皇城之中……而且還出現了!」

    「他的實力雖然變態到可以讓焚天門滅門,但也不可能是劍聖的對手……劍聖分明要殺他,他居然還敢出現!」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凌天逆看上去四十歲左右,他雖是天劍山莊凌月楓的父親,但看上去卻反而要比凌月楓更要年輕一些,長相上與凌月楓有六分相似,但他身上自然盪動的劍氣,卻要比凌月楓鋒利數倍。

    凌天逆的目光轉向雲澈的那一剎那……僅僅是目光,便讓雲澈瞬時有了一種被數道劍氣扎刺在身上的可怕感覺。

    「你就是雲澈?」凌天逆緩緩出聲,聲音平淡如水。

    「晚輩雲澈,拜見凌前輩。能與傳說中劍聖會面,晚輩三生有幸。」雲澈溫文有禮的道。

    「年紀如此之輕,玄力也只有地玄七級,卻可以讓焚天門覆滅,這等成就,我年輕之時,遠遠不如。」凌天逆冷漠的讚歎,能讓劍聖親口說出「遠遠不如」這四個字,雲澈絕對是第一個。但讚歎之後,卻是冰冷的殺機:「以你的天資,本可傲視蒼風,成就一代宗師,達到連我天劍山莊都只可仰望的高度,若是將來代表蒼風參加天玄七國排位戰,有可能就此改變蒼風千年末位的恥辱,獲得無上榮光。但你的心腸竟是如此歹毒!因個人恩怨,竟屠殺焚天門上下七萬三千六百口!此等行徑,令人髮指!」

    雲澈卻是淡淡一笑,道:「前輩言重了。我雖然算不上一個善人,但也絕對不敢自稱『歹毒』,我雖然殺人很多,卻從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殺任何一人。我將焚天門滅門,是因為他們觸動了我的底線,是他們咎由自取。我剛好也可藉此告訴所有人動我親人的下場……不過,這件事是和我焚天門之間的恩怨,又與你何干呢?」

    「哼,焚天門慘案人神共憤,你這等惡毒孽畜,該遭天譴,人人得而誅之!我殺你,是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哈哈哈哈!」雲澈大笑一聲,聲音轉冷:「我與焚天門接觸的時間不算太久,卻深感焚天門人的行徑下作卑劣之極。此等宗門,在這千年之中所做的醜惡之事必然數不勝數,被他們仗勢欺壓的人,甚至被他們直接或間接害死的人,將遠遠不止七萬三千六百口!那個時候,你在哪裡?你怎麼沒出來替天行道!」

    凌天逆忽然語塞。

    「我聽聞,天劍山莊和蒼風皇室有著極深的淵源,你天劍山莊的始祖,和蒼風皇室的始祖皇帝當年是生死與共的兄弟,當初分別創立天劍山莊和蒼風皇室時,曾發誓時代相依相存,相互扶持,但,天劍山莊日益鼎盛,並尋到天威劍域作為靠山,蒼風皇室日漸衰弱,到了今日,更是危機重重,甚至被蕭宗和焚天門乘虛而入,就連蒼風皇帝都受人暗算。以你天劍山莊的勢力,不可能不知道蒼風皇室的危機,但這期間,為什麼卻沒有看到半點來自你天劍山莊的相助!你所謂要替天行道,為什麼卻這最基本的道義都完全置之身外!反倒是我,救了蒼風皇帝的性命,若不是我出手,蒼風帝皇現在已經一命嗚呼,等你死去之後,我看你如何面對你的祖宗!」

    雲澈手指凌天逆,橫眉道:「你口中的『替天行道』,在我聽來就是個笑話!你根本就沒有資格譴責我!若不是你掛著個『劍聖』的名號,我今天連看你一眼的興趣都不會有!反倒是……我滅了焚天門滿門,不僅僅是泄我之恨,而是真正的替天行道!」

    凌天逆興師問罪而來,面對屠殺焚天滿門,犯下驚天血債的雲澈,他本是站在道義的一方,從而絲毫不懼公於人前,甚至打算當著眾人之面將雲澈制裁。沒想到,卻是眾目睽睽之前,被雲澈反罵一頓,而且句句直擊要害,直點死穴,讓凌天逆都無法說出反擊之言。本是「替天行道」而來的凌天逆,硬是被雲澈三言兩語反逆成無情無義之輩,而且理由羅列之下,竟是讓下方的人群都不由自主的生出認同之感。

    尤其是那些經常遭到強勢宗門欺壓,卻又敢怒不敢言的玄者,雲澈的一些話更是直擊他們心靈。那些曾受過焚天門、或者焚天外門欺凌的人更是雙手攥緊,心神澎湃,對於劍聖的仰望,都淡漠了幾分。

    凌天逆長長一嘆:「不但天資驚人,實力驚世,還如此的伶牙俐齒。但縱然你舌燦蓮花,也無法掩蓋你犯下的滔天血債,為了死在你手下的七萬亡魂,今日,我必制裁你於劍下。萬千理由,也別想逃過一死。」

    「呵!」雲澈冷笑:「你以為我剛才浪費口舌和你說這麼多話,是想讓你放過我?你想的太多了,憑你,還沒資格讓我害怕,更沒資格殺了我。」

    面對一個要殺自己的人,雲澈自然不會再有任何虛偽的客氣,他手臂一甩,九尺龍闕現形手中,盪動一聲嘯天龍吟:「今日,我便會會你這劍聖,讓我看看,你的『道』,有沒有資格撼動我的『道』!」

    雲澈從雪凰獸背上躍下,焚心開啟,身上氣勢陡然暴增,龍闕在半空劃下漆黑的軌跡,帶著讓風雲動蕩的威勢轟向凌天逆。

    凌天逆緩緩抬眸,手中,一把青色的長劍無聲的出現,劍身無光無澤,甚至看不到鋒芒,卻它被握在劍聖手中,竟釋放出一種讓人無法直視的威凌。

    迎著雲澈蘊藏著狂暴力量的一擊,凌天逆身形未動,沒有任何避其鋒芒的意思,而是迎著龍闕,緩緩的刺出一劍。

    沒錯,是緩緩的刺出,無論雲澈,還是下方的任何一人,哪怕只是一個入玄境的玄者,都清清楚楚的看清著劍身移動的軌跡,但,明明是如此緩慢的一刀,竟如跨越著空間,甚至跨越了時間一般,半息之前還在三十丈之外,半息之後,竟然如此緩慢的……刺到了雲澈的胸前。

    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驟然襲來,身前,毫無防備的忽然出現了一股山崩地裂般的磅礴氣浪,一股強烈的劇痛感也從他的胸口部位傳來,雲澈心中陡然一驚,想也不想,一個星神碎影驟然閃離,然後快速翻滾落下。

    落地之時,他的胸口已是血流如注,兩道半尺長的劍痕深深的刻印在上面……而雲澈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他的劍刺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