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才,是次元干涉!他的劍意,已強大到了足以刺穿空間,雖然只是最低等,勉強算是入門的空間干涉,但用來對付你,已完全足夠。」茉莉用冰冷的聲音緩緩的道:「你面對他……毫無勝算!」

    「空間干涉?有意思!」雲澈手指在胸口輕輕一撫,極快的止住傷口的血流:「所踏足的高度越高,才越會發現世界的廣闊無際。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能刺穿空間的劍意……呵,不愧是被稱作蒼風第一人的劍聖。」

    「但兩劍,只給我造成這麼一點不痛不癢的創傷……倒也僅此而已!」

    雲澈雖是低語,但足以被凌天逆一字不漏的聽清。他沒有言語,腳步輕描淡寫的向前虛空一踏,青色長劍向前緩緩一指……霎時,一道七尺長的劍芒從劍尖之上爆射而出,然後一瞬間化作兩道、五道、十道、幾十道……劍芒到了雲澈時,已是鋪天蓋地,將雲澈周圍的空間完全的充斥、封死。

    雲澈臉龐抬起,目光低沉,龍闕怒砸而出。

    「霸王怒!!」

    一聲怒龍之吟在青色劍陣之中震耳響起,將可怕的劍芒之陣轟出一個半丈寬的缺口,雲澈一個星神碎影從缺口脫離,龍闕直取凌天逆。

    自己的劍陣竟被輕易破解,凌天逆的眼中閃過一絲讚歎,但隨之又恢復淡漠,手中之劍輕然點出。

    叮!!

    青劍的劍尖與龍闕厚重的劍端點撞在了一起,在龍闕的重壓之下,青劍瞬間彎成了殘月狀,雲澈眉頭一緊,剛要繼續發力,忽然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從前方驟然襲來……彎曲的劍身忽然彈起,將龍闕強行撞開,雲澈的手臂如被重鎚轟中,瞬間麻木,龍闕險些脫手飛去,整個人也悶哼聲中倒飛而去……

    砰!!

    雲澈的身體重重砸地,將下方的地面轟裂大片,龍闕也在他落地的那一剎那終於脫手。他起身之時,整隻右手裂開十幾道裂痕,血流如注,內臟一陣翻江倒海,痛苦難忍,彷彿已經裂開了一般。

    眼前之人,是公認的蒼風第一人,雲澈斷然不會小看於他。但真正與他交手,他才發覺,凌天逆的強大,根本遠遠的超出了他的預料。或許,就單純的力量而言,堪比王玄四級的雲澈,比之王玄六級的凌天逆,雖然差距很大,也不至於太過誇張。

    但凌天逆所在的境界層面,完完全全的超越雲澈……那甚至是一種如今的雲澈根本無法理解的層面。他的劍意強大無匹,而且變幻萬千,既可以鋒利的無堅不摧,又可以浩瀚的宛若滄海,甚至可以干涉空間,讓人無從防備和抵禦。

    雲澈與他交手,被徹底的壓制,他的龍闕連凌天逆的衣角都沒碰到過,他便已接連受傷。

    但云澈刻在骨子裡的傲氣,又怎麼會允許他就此慘敗!

    他站起身來,染血的右手伸出,龍闕自發飛起,重新回到他的手中。雲澈冷目看著空中的劍聖,非但沒有因此而生出絲毫畏懼,身上的戰意和怒火,更是數倍的燃燒起來。

    「不錯的實力,竟然逼我用出了七分力才將你擊潰,也難怪你竟有毀掉焚天門的能力。」凌天逆從空中緩慢落下,手中青劍之上閃動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寒芒:「如此驚世之才,卻是心魂險惡之輩,縱然惋惜,今日也必須除之!」

    凌天逆審判般的聲音低沉震心,異樣的穿透力讓大半個皇城的人都聽的一清二楚。聲音落下,他身上劍意涌動,青劍之上竟忽然衍生出一道七彩劍芒,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劍勢,也將雲澈牢牢的籠罩。

    而就在這時,一道青影忽然從皇宮方向飛快的掠來,那是一隻疾飛中的風烈鳥,背上,是一個神色焦急到極點的少年,隔著很遠,他便急聲喊道:「爺爺,快住手!」

    凌天逆的劍停滯在半空,目光微微而動,看向了忽然出現的少年:「傑兒?你怎麼會在這裡?」

    風烈鳥飛快掠至,帶著凌傑直接擋在凌天逆和雲澈之間。凌傑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大汗,雙手緊張的攥起,面露哀求:「爺爺,你不能殺他!我和他相識已久,他絕不是爺爺所認為的那種惡人。」

    凌天逆劍未收起,七彩劍芒絢麗無比,又讓人不寒而慄:「你不在山莊里好好獃著,卻來到此處,就是為了袒護這個心腸惡毒的小子?他屠滅焚天門七萬餘人,只此一罪,萬死不可贖!」

    凌傑用力搖頭,哀求著道:「不是的爺爺。他殺死焚天門的所有人,雖然……雖然是有些過分,但是,整件事我比爺爺要清楚的多,一直以來都是焚天門招惹他在先,還好幾天差點把他逼入死境,他是被逼到忍不可忍,才在憤怒之下毀了焚天門。」

    「哼!個人之怨,卻要滅殺整個宗門!焚天門內即便有一半是惡人,但另一半那數萬的無辜之人便就此白白慘死嗎?你竟袒護心腸如此惡毒之人,真是讓我失望透頂……速速讓開!」

    凌天逆在天劍山莊有著無上的權威,凌傑雖然有些玩世不恭,父親凌月楓的話也向來不怎麼會放在心上,但在凌天逆面前,他從不敢有半點放肆。他的每一句話,都如一座大山壓在凌傑的身上,讓他緊張的喘不過氣來。他憋的臉色通紅,猛一咬牙,一股子倔強沖頂而起:「爺爺……他是我認的老大,是我這輩子唯一真心拜服的人,如果他是爺爺所說的那種人,我又怎麼可能會甘心認他做老大……爺爺,我求你就此收手,不要殺他……如果你執意要殺他,就先殺了我吧!」

    「你!」凌天逆眼睛一瞪,握劍的手微微一抖……雲澈也是神色微僵,全然沒有想到,凌傑竟然當著凌天逆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

    一切的事端,都因雲澈自己而起,凌傑不惜冒犯凌天逆,以命相護,雲澈感至肺腑,但他又怎會允許凌傑因為自己的事與他的親生爺爺鬧僵。他向前幾步,從後方按了一下凌傑的肩膀,微笑道:「你為我挺身而出,我會銘記在心……不過,已經足夠了。這是我的事,我會親自解決。」

    凌傑轉過頭來,無比擔心的看著他:「可是……」

    「放心。」雲澈直接道:「雖然你爺爺強的離譜,但他要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如果我的命這麼容易就死了,也就不會活到現在。你現在退後吧,我保證我會安然無恙。你在這裡,反而會讓事情更加不好收拾,也讓我和你爺爺同時為難。」

    雲澈的話,總是有一種讓凌傑下意識去信服的威力。他短暫的一猶豫,然後點了點頭,這次緩慢的退後,但雙目依然無比緊張的盯著兩人。

    而這時,凌天逆劍上的七彩劍芒終於迸發,在虛空劃出一道絢麗的流光幻影,罩向下方的雲澈。

    雲澈頭部微抬,雙目之中,閃過剎那的猙獰的瘋狂。

    「煉獄!!」

    雲澈的雙目瞬間變成赤紅之色,身上鳳凰之炎猛然爆開,然後在煉獄之境的催動下瘋狂燃燒,讓雲澈整個人猶若變成了一輪曜日,

    「轟隆隆隆……」

    雲澈周圍的空間,可怕的氣爆聲響起,他全身的力量瘋狂的涌動著,然後全部彙集到了他的雙臂之上,讓他的兩隻手臂在轉眼之間竟變成了平時的三倍之粗,外溢的狂暴玄力讓氣流暴亂,空間戰慄。

    「滅天絕地!!」

    龍闕轟出的那一剎那,空間大幅度扭曲。遠在數里之外的圍觀者全部窒息,彷彿這一剎那,世間的所有空氣都被抽空……雲澈再度轟出了他所有玄技威力最恐怖的一招!劍聖的強大出乎了他的預料,而他勝的可能,便唯有這傾注一切的驟然一擊!!

    面對這一劍,凌天逆的面色疾變。

    身為蒼風第一人,凌天逆擁有著蒼風境內無人匹敵的力量。整個蒼風,絕不可能有人的玄力超越於他。

    但,此時雲澈劍上所爆發的力量,分明連他的極限都已經超越!!是連他拼盡全力,都不可能釋放出的恐怖之力!這一瞬間,他瞳孔中的雲澈,竟隱隱化作了一條狂猛的太古巨龍!

    十九歲……地玄境七級……怎麼可能爆發出如此的力量!

    震驚之中,凌天逆全身肌肉鼓脹,玄力以十成的幅度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他腳下踩著奇異的步伐,身體表面,迅速浮起一層乳白色的光華。

    乒!!

    清脆的響動刺耳之極,蘊藏龐大劍意的七彩劍芒被龍闕的狂暴力量輕而易舉的摧毀成漫天碎片,邪神與重劍之力逆空而上,如一頭衝天而起的咆哮巨龍,將凌天逆完全的吞沒,在與其身上的乳白色光華碰觸的那一剎那,一聲詭異的轟鳴傳遍了整個皇城,也淹沒了周圍所有的失聲驚叫。

    面對這可怕的力量,縱然是凌天逆,選擇也唯有全力護身。但「滅天絕地」之力與劍聖的護身之力相撞時,真神之力的法則壓制,以及力量強度的壓制,雙重壓制之下,高下立判,那層乳白色的光華被快速的摧毀,吞噬,不到三息的時間已稀薄了大半,瀕臨崩潰的邊緣……而這時,凌天逆的雙目閃過兩道凜然劍光……

    「天劍領域!!」

    凌天逆雙臂張開,千萬把劍在他的周圍憑空出現,並舞起一場龐大的劍刃風暴,瘋狂的切裂著「滅天絕地」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