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夏傾月回答:“既是我個人之願,也是宗門之意。※%,他畢竟是我夫君,身爲人妻,我無法置之不理。他與我宮多有淵源,並且有恩於我宮,宮主料想焚天門覆滅後,前輩定然會出手,所以要傾月務必前來,還請前輩給我宮一個薄面,宮主有言,來日必親自登門天劍山莊道謝。”

    凌天逆臉上的驚詫一閃而過,他沒有想到,冰雲仙宮竟然以宗門之名想要保下雲澈,但與雲澈的一番交手,他心中數度驚顫,已決定絕對不可留下雲澈,否則後患無窮無盡。

    “貴宮的顏面,我當然不會等閒視之,但云澈罪孽滔天,絕不可留。”

    夏傾月幽幽一嘆,冰凰瓊華綾從天而落,環繞着她的冰軀輕然飛舞:“既然前輩執意如此,那恕晚輩冒犯了。”

    夏傾月聲音落下,冰凰瓊華綾陡然揮舞,甩出一道數十丈之長的冰索,身軀也帶着刺骨的寒氣降下。

    那道冰索飛舞而至,就如舞空的冰蛇。以凌天逆的境界,這樣的攻擊雖然凌厲,但全然不至於對他造成威脅,但看着臨近的冰索,他的神情卻是一再動盪,直到冰索即將纏繞至他的身體,他的手臂伸展而起,霎時,他的身上陡然金芒爆射,金色的玄力和無形的劍意傾灑而出,他沒有揮劍,但他的前方,卻出現了金色的劍罡……而劍體,赫然是他的身體。

    凌天逆以身爲劍,向前斬出,古井無波的眼眸,迸發着比劍光還要凌厲的光芒。劍尖所至,空間被寸寸壓縮,下方的地面被衝擊到一道越來越長的深溝。

    這樣的劍勢,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們只感覺自己縱然隔着數裏距離,身體也幾乎要被這恐怖的劍勢壓制的粉碎。劍聖的恐怖,全然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範疇。

    這樣的一劍,夏傾月能接的下來嗎?

    隨着連環的碎裂聲,夏傾月的冰索被全部摧斷,化作漫天碎冰。面對劍聖的金色劍芒,夏傾月的雪顏一片平靜,她全身藍光驟起,萬千冰靈忽然離體而去,交織成一片冰藍色的巨大的光幕,將迎面而來的劍芒連同凌天逆一起封鎖其中。

    嚓嚓嚓!

    冰之力與劍意同時爆發,金色與藍色的光芒在空中混亂衝撞、絞殺,空氣被粗暴的排開,外溢的混亂氣流捲起陣陣肆虐的風暴。起初,金色劍芒大佔上風,將藍色冰靈片片絞碎,但隨之,劍芒衝擊的速度越來越慢,甚至有越來越多的劍芒被直接冰封、破碎。

    砰!!

    兩人的玄力同時爆發,然後同時後撤數十丈,他們下方的地面誇張的深陷,漫天的破碎冰晶快速落下,在塌陷的地面上鋪起厚厚的冰層。

    凌天逆的頭上、肩上,甚至劍上,都蒙着一層厚厚的冰霜,看上去竟稍微有些狼狽。他玄力一動,將所有的冰晶全部震開,再看向夏傾月時,眼神又與之前全然不同,神情之上,更是毫不掩飾那份源自內心的震驚、讚歎:“果然不是冰雲訣!難道……你竟已修成了……冰夷神功?”

    “冰夷神功”四個字一出,在場的人都是一臉茫然,而凌傑身體一震,露出了震驚無比的表情。

    世人皆知冰雲仙宮的核心玄功是冰雲訣。

    但少有人知道,冰雲仙宮還有一門威力遠超冰雲訣的無上冰系玄功……冰夷神功。

    作爲天劍山莊莊主一脈的繼承者,凌傑很清楚的知道一個祕密……他千年前的祖宗,亦是天劍山莊的始祖,在蒼風之中曾敗給過一個人——也只敗給過一個人。

    那便是冰雲仙宮的始祖——沐冰雲!

    當年,天劍始祖玄力修爲王玄八級,天劍神訣登峯造極,沐冰雲只有王玄六級,玄力修爲差他兩個小境界……而他和沐冰雲三次交手,卻全部敗在她的冰夷神功之下。

    根據天劍始祖所留下的記載,冰夷神功是遠超天劍神訣,甚至不亞於聖地階層的無上玄功。冰雲訣修煉至極致,可冰封萬物,甚至冰封玄力玄氣,但沐冰雲的冰夷神功,甚至能冰封他的劍意、劍心,甚至心魂。

    只是,要修成冰夷神功,不但要以冰雲訣爲基礎,更要有着極強的悟性。沐冰雲創建冰雲仙宮後,千年過去,卻始終再無一人能修成冰夷神功。這個被天劍始祖嘆做超越天劍神訣的強大玄功,也在千年之中逐漸被世人淡忘,唯有其他三大宗門有所記載。

    面對凌天逆驚歎的眸光,夏傾月沒有說話……而她的沉默,便是意味着默認!

    冰夷神功再度問世,凌天逆心中激盪不已,他嘆聲道:“沒想到,我竟能親眼目睹傳說中的冰夷神功,冰雲仙宮有了你這樣的傳人,必將輝煌崛起。如果你的冰夷神功能夠駕輕就熟,達到傳說中的冰封劍意、靈魂之境,或許今天,連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卻顯然只是剛剛入門,如今的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退下吧。”

    凌天逆身體直衝而出,手中青劍輕盈斬出,霎時間,劍勢凌空,氣吞天下,遮天蔽日的金色劍芒斬裂了空間,又似乎要將蒼穹都從中切裂。這一劍的威勢之下,人們竟有了一種天地都幾乎要被斬斷的感覺。

    冰凰瓊華綾微微震顫,發出了似是不堪重負的嗚吟,就連冰靈的飛舞,也變得緩慢起來。

    夏傾月的神情依舊不變,便如萬年不融的冰雪之女,她雙臂展開,臉色忽然變得雪白一片,就連飛舞的長髮也在一瞬間變成冰晶一般的淺藍色,一朵冰冷而妖豔的冰蓮,在她的身前華麗綻放。

    嚓嚓嚓嚓嚓嚓……

    盛開的冰蓮與劍聖的斬空一劍激烈的碰撞,金色與藍色的光芒再度混亂交織,但僵持只持續了十息的時間,金色劍芒的光芒忽然變得愈加強盛,將冰藍之芒狠狠的壓制,吞噬。

    就如凌天逆所言,夏傾月雖然修成了冰夷神功,但也僅僅是初窺門徑,畢竟,從她參悟到修煉,一共也只過去了半年的時間。如此短的時間,她縱然悟性極高,也僅僅是將冰夷神功修煉至第三重境,再加上凌天逆百年修爲,玄力雄厚無比,夏傾月遠遠不及。她能與凌天逆形成不短時間的僵持,已足以傲然於世。

    砰!!!

    冰夷蓮花完全爆裂,夏傾月的身軀被遠遠衝開,凌天逆以身化劍,一劍斬下……夏傾月毫無猶豫的對他出手,顯然是鐵了心要護住雲澈。那麼,他要殺雲澈,必先讓夏傾月失去交戰能力。

    金色劍芒勢如破竹,轉眼將將夏傾月的護身玄力刺穿大半,而這時,他的身後,一陣狂暴之極的暴風猛然涌至。

    “你當我不存在了嗎!!”

    雲澈全身鳳炎燃燒,滿頭黑髮肆意披散,雙目赤紅如血,如憤怒的惡魔一般,他猙獰的面孔,還有龍闕所揮出的恐怖力量,讓劍聖的心臟都出現了驟停。他身體以最快速度轉過,劍芒回從夏傾月的方向回撤,全力迎向龍闕。

    轟!!!

    重劍對青劍,毫無花哨。

    恐怖的巨響,在雲澈和凌天逆之間爆發,玄力風暴直轟的大地深陷,沙石漫天,氣勢之恐怖,全然不亞於滄海咆哮。

    近距離的正面轟擊,正是重劍最大的優勢所在,在龍闕爆發的力量之下,縱然是劍聖也全身劇震,右臂瞬間麻木。雲澈目光兇狠,雙臂青筋暴起,一聲低喝,第二波力量從身體之中狂涌而出,再度爆發。

    轟!!

    凌天逆如被暴風席捲,被遠遠的衝飛了出去,足足被衝至五十丈之外時纔在半空穩住身形。他目視雲澈,目光訝然:“你竟然還有餘力?”

    雲澈身體暴退,落地時一個踉蹌,他快步來到夏傾月身側,目光落在她纖柔的身軀上,道:“傾月,你沒事吧?”

    “……剛纔爲什麼不走?”夏傾月美眸無波,聲音輕緩而冰冷。

    “我們都這麼久沒見了,好不容易纔見面,你居然第一句話就是讓我走?”雲澈一副受到心傷的表情:“你這老婆當的也太絕情了吧?”

    夏傾月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短暫停留,又無聲的離開,她輕輕的道:“劍聖前輩的強大,不是我能匹敵。我過會兒,會盡全力拖住他三十息的時間,你要盡全力遁走,現在的處境,不是你……”

    “我沒走,不是我在逞能,而是因爲他根本殺不了我!”雲澈打斷了她的話,他腳步前移,站到了夏傾月身側,手按在胸口部位,低低的道:“我敢出現在他的面前,就自然有着不會被他殺死的自信。我原本決定在會會他之後,遠遁而走,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雲澈的胸口,三團不知來自何方的赤紅色火焰忽然燃燒起來,雲澈半眯着眼睛:“凌天逆雖然實力極強,但我們如今的境界,與他相比也並非雲泥之別!之前和他交手,他也已經被強行耗掉了四成的力量,我們兩人聯手,就未必沒有擊敗他的可能!!”

    呼!!

    雲澈的身上火焰暴起,三滴鳳凰之血瘋狂燃燒起來,他之前被大幅度減弱的氣息也在這一刻猛然暴漲……原本,他是打算以燃燒鳳血爲代價換來的力量遁走,但夏傾月的出現讓他改變的主意……他要在這皇城之中,在衆目睽睽之下,狠狠的挫敗這個如審判者一般存在的劍聖!!讓他付出他必須付出的代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