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

    雲澈的忽然變化,讓凌天逆心中劇震,因爲他本弱至不足一成的氣息,竟在火焰燃起的那一剎那忽然暴漲,瞬間增長至了之前……不,是還要勝過之前的狀態!

    凌天逆在修玄一道上的見聞之廣博,可謂無人能及,但云澈的身上,卻不斷出現着一個又一個讓他無法理解的異象。●⌒,

    這是第二次,雲澈直接將鳳凰之血燃燒,這會讓他直接透支掉三滴鳳凰血中的全部力量,代價,是接下來兩三個月內都無法再動用鳳凰炎。他雙手攥緊,雙目之中分明有兩團赤炎在燃燒:“傾月,我身上的力量,最多隻能保持二十息的時間……我需要藉助你的冰雲領域……我必須要在二十息之內,讓他慘敗在我的面前!!”

    二十息之內讓劍聖慘敗,這在任何人聽來,都只能被當做一個可笑至極的笑話。夏傾月眸光微漾,她剛要說什麼,雲澈已是大吼一聲,沖天而起,龍闕轟出數道鳳凰之炎,帶起震顫蒼穹的龍吟鳳鳴。

    夏傾月心中微微一嘆,不再多言,飛身而起,冰凰瓊華綾舞出漫天冰華……鳳炎與冰夷,一左一右,齊齊轟向凌天逆。

    凌天逆的身體頓時一半如在熔岩,一半如在冰獄,他青劍一揮,蕩起浩天劍氣,將鳳炎與冰夷同時斬裂。雲澈和夏傾月,也在這時逼近到他的身前。

    “傾月!”雲澈口中一聲低喝!

    數十道冰索憑空凝結,封鎖着凌天逆的所有方位,夏傾月冰發飄動,全身藍光暴閃,萬千冰靈飛散而去,周圍百丈空間在霎時化作一個冰藍色的世界。

    冰雲領域……開啓!

    空氣驟然變得冰冷刺骨,劍聖的行動頓時出現了停滯,劍勢也出現了大幅度的減弱。不過,冰雲領域雖然足以對劍聖造成牽制,但不至於造成威脅,凌天逆神色淡漠的撩起青劍,只聽一聲刺空之音,冰藍色的領域便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痕。

    “天劍神訣能輕易斬裂各種形式的領域,除非在玄力上壓制我,否則在我面前使用領域,沒有任何用處,只會白白加速你的玄力消耗。”凌天逆淡漠的出聲,他聲音剛落,忽然感受到了一種無比異樣的氣息,他手上動作停滯,猛的轉頭看向雲澈。

    雲澈此時的雙目之中,赫然綻放着一抹蒼藍色的奇光,他的身後,若隱若現的浮動着一道蒼藍色的影像……那個影子仰天咆哮、張牙舞爪、威風凜凜,雖然模糊,卻釋放着一種傲視寰宇的氣息……赫然是一隻蒼藍色的龍影!

    一聲威嚴霸道的龍之咆哮從天際而至,震顫靈魂,直漫天下。雲澈頭頂三尺之處,忽然張開了一雙如天空般深邃,如星辰般灼眼的蒼藍之目。

    看着這雙蒼藍色的眼睛,凌天逆全身一僵,整個人定格在了那裏,唯有一雙瞳孔一點一點的放大……直至近乎佔滿了整雙眼眶。

    周圍的光線暗了下來,直至漆黑一片,他似乎聽到了有萬千雷霆在轟擊而下,又似聽到了讓天地瑟瑟發抖的龍吟……他的大腦混沌一片,忘卻了自己身在何處,也忘卻了自己在做什麼,逐漸的,他的眼前,開始浮現出一幕幕如噩夢般的畫面……

    他看到了自己被雲澈擊敗,然後被毀去全身玄力,斷掉全身經脈,震斷所有骨頭……從一個傲然天下的劍聖,變成一個連乞丐都不如,連求死都不能的廢人……隨後,雲澈因爲他的追殺,而遷怒於整個天劍山莊,他殺了他的所有兒孫,虐殺了所有天劍弟子,那些有姿色的天劍女弟子,全部被他**,御劍臺所有的劍,都被他摧毀,整個天劍山莊,都完全的燒了起來……盛極蒼風的天劍山莊,被他變成了最悽慘的人間煉獄……而身爲廢人的他,只能在無盡的絕望之中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

    這時,雲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在對着他獰笑……隨之,雲澈忽然飛至蒼穹,化作了一條巨龍……一條瀰漫天際,巨大無比的龍。它身長萬丈,僅僅是龍首,便如山嶽一般大小。一股龐大到無比形容的恐怖氣勢鋪天蓋地的壓下,在這股龐大的氣勢之下,他感覺自己就如天地間的一粒沙塵般渺小。

    凌天逆的全身如打擺子般顫抖起來,身爲劍聖的他,平生第一人對一個人產生恐懼,而且是深深刻印在靈魂,終生都無法抹去的恐懼。在這種恐懼之下,他四肢痠軟,全身戰慄,竟有了跪在他面前祈求饒恕的衝動……

    龍魂領域是不屬於這個位面的力量,所以縱然是凌天逆,也根本無從抗拒,他全身玄力極速衰弱,瞳孔收縮,全身分明在劇烈戰慄着。只是,雲澈全盛狀態下,龍魂領域也只能持續五息左右的時間,而他此刻的狀態,三息已是極限。

    但短短的三息,已足夠將凌天逆送入夢魘深淵!

    三息過去,龍魂領域消失……凌天逆的精神力畢竟強大無比,幾乎是一瞬間,他的雙目便已恢復清明,但云澈的龍闕,已距離他的胸口不到一尺之距,而他的身軀,也在這三息之中,被冰雲領域完全的冰封,動彈不得。

    雙重領域之下,凌天逆的精神、力量、防禦全部潰散。

    “隕月沉星!!”

    轟!!

    狠狠的一劍,重重的砸在凌天逆的胸口上。

    一聲巨響,凌天逆胸口的冰層頓時爆裂,整個人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以凌天逆的雄厚玄力,雲澈一劍砸實,他縱然不好受,也不至於重傷,但龍魂領域之下,他的精神與玄力全面潰散,那層護身玄力的強度連平時的三成都不到,縱然他以最快的速度全力運轉玄力,但在冰雲領域的持續冰封下,他全身僵硬麻木,就連玄力的運轉都變得緩慢無比……雲澈一記隕月沉星,直接將他的五臟六腑砸的移位。

    “鳳翼天穹!!”

    雲澈身上的鳳炎猛烈燃燒,背後鳳翼隱現,整個人在天空掠起一道赤紅色的光影,瞬間追上了倒飛中的凌天逆,龍闕狠狠的砸下……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重劍連環轟擊在凌天逆的身上,一劍重過一劍,每一劍的落下,都帶起驚天動地的轟鳴。周圍的人羣全部都傻在了那裏,縱然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他們依然不敢相信,那居然是以劍所轟出的力量……這番聲勢,簡直就是九天玄雷震世!!

    可想而知,那每一劍之中,蘊含着何其恐怖的力量。

    在冰雲領域的持續冰封和龍闕的持續轟擊之下,凌天逆別說翻身和反擊,就連支撐他的最後玄力也逐漸瀕臨潰散,雲澈瘋狂釋放的力量,也在一點點接近枯竭,他深吸一口氣,目視着已全身是血,雙臂都被轟斷的凌天逆,龍闕高高舉起,身後浮現嘯天狼影……

    “天狼斬!!”

    “老大!!”

    天狼斬即將轟下之時,他的耳邊,隱約傳來凌傑嘶啞的叫喊聲,他的動作微微一頓,天狼斬的力量頓時收回了六成。

    砰!!!!

    蒼藍狼影衝擊在了凌天逆的胸口,一團血花在他的胸口猛烈炸開。目視着那朵血花的盛開,雲澈握劍的雙手緩緩垂下,一股無法抗拒的沉重感從大腦中襲來,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全身無力的墜落而下。

    冰雲領域消失,一道淺影掠動,下落中的雲澈已被夏傾月用手掌輕輕托住,緩緩落在了地上。另一邊,凌天逆也重重落地,凌傑一聲大喊,飛快着跑了過去,半跪在了他的身側。

    這裏是蒼風皇城之中,人羣本就密集無比,被引來這裏的人,早已超出十萬之衆,但此刻,如此龐大的人羣,卻是一片死寂,每一個人都呆呆的看着那片被完全摧毀的土地,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劍聖……無敵於蒼風的第一人……竟然……敗了!

    任誰都看得出,在雲澈連續轟出的那十幾劍之下,凌天逆分明已受到了無比之重的傷……尤其是最後一擊,他的胸口,都已完全爆裂,說不定,就連內臟都已徹底摧毀。

    這個去年才聲名鵲起的少年,他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以無法想象的速度成長着,並創造着一個又一個的神話。天玄排位戰首位……攪亂焚天少主迎親……屠滅焚天門……

    而今,竟然重傷了凌天逆!!

    而擊敗這蒼風第一人,那分明意味着……他已足夠資格取代凌天逆,成爲新的蒼風第一人!

    而他今年,卻纔堪堪只有十九歲!!

    “你怎麼樣?”夏傾月扶住雲澈,只感覺他的身體一片酥軟,幾乎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

    雲澈之前所忽然爆發的力量,全部來自鳳凰炎,如今,他的鳳炎完全熄滅,三滴燃盡力量的鳳凰血也陷入了長達兩三個月的沉寂狀態,他自身也就此完全脫力。在加上之前開啓靈魂領域,他的精神也變得昏沉一片……毫不誇張的說,此時的雲澈,隨便一個初玄境的玄者都能殺了他。

    “我沒事……只是有些累。”雲澈平靜着氣息,喘着粗氣道。龍魂領域,這種在層面、法則之上完全壓制一切的逆天力量,讓他在面對原本不可能戰勝的劍聖時,硬生生的締造出了這樣的結果。

    凌天逆的傷勢極重,被凌傑攙扶着才勉強站了起來。他成名之後,這是唯一一敗,卻是敗在了一個實力遠遠不及自己的少年人身上。相比於身上的創傷,他精神上受到的打擊更是沉重太多……

    而且,他的靈魂之中,還因那可怕的龍魂領域而種下了永遠不可能消除的心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