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熙辰的話一出,大廳的氣氛頓時冷凝,道道緊張的目光集中在了雲澈的身上。

    鳳熙辰會忽然針對雲澈,實則任何人都並不覺得奇怪。因為早在兩年前的蒼風排位戰上,雲澈就暴露出了鳳凰炎。而能使用鳳凰炎的,唯有隸屬鳳凰神宗,擁有鳳凰血脈的人!

    鳳凰血脈是鳳凰神宗的靈魂所在,是整個宗門不惜一切也要保護的東西,絕不會允許這靈魂血脈流落在外。所以,雲澈除非是貨真價實的鳳凰神宗弟子,否則,他擁有鳳凰血脈的消息一旦傳出,鳳凰神宗必有一天會找上門來。

    而這一天,終於到來。

    而且來的人,赫然還是神凰帝國的皇子,鳳凰神宗少宗主級別的人物!他面對雲澈時,言語更是一針見血,直指「血脈」二字。

    夏傾月雪顏微凝,楚月璃的月眉也重重沉下,蒼萬壑的神色更是一變再變……但有關鳳凰神宗的血脈,他縱然是蒼風帝皇,也絕無任何話語資格,只能以帶著深深擔憂的目光看向雲澈……如今他只能盼望雲澈的「鳳凰血脈」只是一個誤會。畢竟,外人雖傳雲澈所使用的火焰是鳳凰炎,但云澈從未承認過,也或者只是相似而已。

    雲澈的神色卻是平靜無比,他音調平淡的道:「哦?關係你宗∝☆門血脈的大事?這我可聽不懂了,我雲測在蒼風國土生土長,血脈源自父母,一生從未離開過蒼風國,更沒踏入過神凰帝國半步,我又怎麼會和你鳳凰神宗的血脈扯上半點關係。」

    「小輩,你少在這裡裝蒜!」鳳熙辰身後的黑衣老者向前一步,厲聲道:「我鳳凰神宗的血脈珍貴無比,我宗自創宗至今,守護鳳凰血脈從來都是我宗第一要事,絕不允許半絲血脈流落在外。縱然我宗之人與外人通婚,其後代也必須永留鳳凰神宗,關係血脈之事,從不可有半點妥協。」

    「而你……在你蒼風國兩年前的排位戰上,在場之人都親眼目睹你使用了鳳凰炎!而唯有擁有鳳凰血脈,方可燃燒鳳凰火焰!你的身上,分明有著鳳凰血脈,想來,你應該是某個膽大包天的宗中弟子在外留下的野種!」

    「沒有錯。」赤衣老者緩緩點頭,目光如鉤:「如果不是因為有著我鳳凰神宗的血脈,你一個在蒼風成長,又無宗門背景的小小玄者,又怎麼可能擁有壓過蒼風所有青年俊傑,在蒼風排位戰一鳴驚人的傲人天賦。哼,你能獲得今天之成就,身懷鳳凰血脈便是最好的解釋!!在來自鳳凰真神的天賜之力前,其他什麼所謂的宗門底蘊、百年天才,根本連狗屁都不算,你能奪得這蒼風之國的排位戰首位,實在是再正常不過!」

    兩人的話雖然脫口而出,但無比清晰的投射著一種不可一世的狂傲和對蒼風玄者的輕視與不屑,在場的不少玄者頓時怒從心起,但都是敢怒不敢言。因為拋開情面,兩人的話也基本就是事實。在鳳凰神宗的強大實力面前,整個蒼風國的玄界都不堪一擊。甚至,在場有不少人也一直在懷疑雲澈的天賦之所以如此驚人,會不會就是因為擁有鳳凰神宗的鳳凰血脈的關係。

    鳳熙辰眸光淡淡一瞥,玉扇輕搖,悠然道:「好了,你們不必如此急切,今天可是蒼風帝皇的嫁女之日,若是因此驚擾到眾人,可就是我們的不是了。雲澈,我想我們在說什麼,你一定聽的明白。你的身上是否有著鳳凰血脈,對我鳳凰神宗而言極其重要,所以,本王需要你一點點血。你的血到了本王的手裡,你是否擁有鳳凰血脈便可一目了然。那麼,你是準備自己取血呢?還是要本王幫你放血呢?」

    大廳的氣氛一下子更加壓抑,蒼萬壑上前一步,張了張口,卻是沒能發出聲音。在事關鳳凰神宗的血脈大事上,他沒有言語的資格。

    雲澈嘴角一動,淡淡而笑:「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有權利取我血液的,只有我的親人。我和你無親無故,連熟悉都談不上……有什麼資格要求我取自己的血給你!」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焚天門滅門后,雲澈的行事之霸道強橫便深入人心,但任誰都沒想到,雲澈在面對鳳凰神宗的皇子時,言語居然也如此強硬,別說服軟,連半點客氣都沒有。

    「放肆!卑微小輩,竟然敢在殿下面前囂張!」黑衣老者當場暴怒:「殿下,以你尊貴身份,根本無需和這樣一個低賤野種廢話,讓我直接擒下他,放他的血便是……如果殿下嫌麻煩,哼,這樣一個野種,直接殺了也一了百了!連驗都沒必要驗。」

    低賤野種?雲澈的眼眉猛的沉了下來,一抹冰冷到極點的殺機在瞳孔深處一閃而過。這四個字,羞辱的不僅僅是他,還連帶他的父母親人。

    「哈哈哈哈!」鳳熙辰半點都不生氣,反而仰頭大笑了起來:「雲澈,本王在踏入蒼風領國土的第一天,就聽聞你狂傲的無法無天,今日一見,還真是半點都不虛假。不過本王還偏偏就喜歡你這樣的人,因為你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蠢貨,總是能帶給本王不少的樂趣。若是世上少了你這樣的蠢貨,本王這人生可就少了太多樂趣了。」

    「你們兩人退下,今天本王,就親自放他的血玩玩!!」

    嚓!!

    鳳熙辰手中玉扇瞬間打開,如此輕描淡寫的動作,竟帶起一道猶若虛空被劃破的聲浪,周圍的數張婚桌被恐怖的玄力直接崩碎,各種琉璃盞、玉石盤散落一地。

    這裡是蒼風皇宮,又是公主大婚之地,蒼風之中,縱然有天大恩怨,也絕不敢在這種場合下造次,鳳熙辰卻是說出手就出手,顯然根本就從未把這皇宮之地放在眼中。而他這一出手,周圍的賓客全部駭然失色,縱然是那些實力強大的宗師級人物,也全部臉色蒼白,惶然後退……

    因為鳳熙辰身上所釋放的強大威壓,赫然是王座之力!!

    王座,在蒼風國是最最巔峰的存在,整個蒼風國的王座加起來也不到十人。而這個只有二十來歲,在神凰皇室只排位第十三的皇子,居然便有著王座之力!他所帶來的兩個老者的氣息,也都絲毫不比他弱!分明同樣是貨真價實的王座!

    蒼萬壑也絕然沒有想到,鳳熙辰竟然真的會在這皇室的婚禮大典上出手,他大驚道:「十三皇子,且聽朕一言……」

    蒼萬壑聲音未落,鳳熙辰卻是理也不理,手中玉扇忽然脫手飛出,在極速旋轉中化作絕命飛輪,直飛雲澈而去,飛輪之後,拖起一道長長的黑色絲線……那赫然是被切裂的虛空。而其所飛去的位置,直指雲澈的喉嚨,分明是要讓他直接血濺這大婚殿堂。

    「小心!!」凌雲、凌傑、東方休等人驚聲道。

    面對帶著絕命氣芒飛來的玉扇,雲澈眉頭一凝,沒有抵擋,而是身體一轉,身體一躍而起,在「轟隆」一聲巨響中撞開大殿之頂,向南邊急遁而去。

    「呵?想逃?」鳳熙辰冷然一笑,手臂一招,玉扇已被飛回他的手掌之中,他身上炎影一晃,整個人已如瞬移般破門而出,直追雲澈遁去的方向。

    誰也沒有料到,這場舉國關注的大婚之上,竟然會發生如此異變。蒼風國的各大強者們面面相覷,臉色蒼白,卻沒有一個敢出手阻攔鳳熙辰——縱然這是在蒼風國的地盤上。笑話,他們即使要得罪雲澈,也絕不會選擇得罪鳳凰神宗。他們,以及他們的宗門在蒼風國雖然名動一方,但在鳳凰神宗面前,根本不可能有半分的抵抗之力。他們就算是腦子被門擠了,也絕不會膽大包天到插手鳳凰神宗的事。

    攬月宮內,早已梳妝完畢的蒼月安靜而緊張的坐在梳妝鏡前,輕微搖曳的琉璃流蘇下,若隱若現著她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她的身邊,蕭泠汐一直陪伴著。不時的和她說著話,平息著她內心的緊張。

    再有一小會兒,雲澈就會來牽她的手,與她同拜天地,成為夫妻。

    這時,一聲震耳的響動忽然從外面傳來。巨響之後,是陣陣雜亂的聲響,原本的鑼鼓之聲在忽然間嘎然而止,剩下的,只有一片混亂。雖然攬月宮距離大婚殿堂很遠,但這些聲音都足夠聽得一清二楚。

    「什麼聲音?」蒼月緊張的出聲:「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我去看看。」蕭泠汐也一下子緊張了起來,疾步向外面跑去。

    雲澈連續幾次騰空,迅速遠離了成婚大殿,落在了一處皇宮空地時,腳步忽然停了下來,而鳳熙辰幾乎是緊隨著落在了他的身後,速度當真快若鬼魅,看著雲澈腳步停下,他戲謔的笑了起來:「跑啊,你怎麼不跑了?本王可是很久沒玩貓抓耗子的遊戲了,你可多少得讓本王盡點啊。」

    「跑?」雲澈面露冷笑:「你以為我在怕你?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我不過是不想你的血髒了我的大婚殿堂。」

    鳳熙辰臉色不變,雙眸之中驟起陰霾,雲澈的狂妄程度,大出他的預料,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遇到敢和他如此講話的人。他嘴角緩緩咧起,笑的更加危險:「我的血?哈哈哈哈!你還真是狂妄愚蠢到可愛,就憑你,也配見到我的血?不過看來,這血脈一事,已經沒必要再驗了,你可是很誠心的在本王面前找死!!換個空曠點的地方也好,留下那個什麼喜堂,過會兒還能方便改成靈堂。」

    「靈堂?給你自己用嗎?」雲澈半眯著眼睛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