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熙辰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鳳凰領域如同一塊破布般被轉眼間撕的粉碎,不到十息的時間,他甚至和所有鳳凰炎失去了聯繫……他視爲驕傲、榮耀,甚至生命,讓他在同級別之中近乎無比的鳳凰炎,竟然就這麼轉眼之間,被一個只有地玄境的“雜種”完全擊潰。

    周圍的人眼睛都全部瞪大如銅鈴,每個人都被震驚的幾乎要失去意識。雲澈的強大,他們都只是聽過傳聞,獨滅焚天門,重傷凌天逆,這些傳聞都在描述着雲澈的實力。而這樣的傳聞再多千百種,也遠不及一次親眼目睹來得震撼。鳳熙辰身上爆發的是真正的王玄之力,而他不但有着鳳凰血脈,還是鳳凰神宗的皇室血脈。他的實力之強大,在場之人連預估的勇氣都沒有。

    但他的鳳凰炎,甚至連領域都用了出來,就這麼被雲澈輕而易舉的擊潰。

    來自鳳凰皇族的鳳凰炎在雲澈面前尚且如此,焚天門的玄火就更可想而知!

    蕭絕天已是額頭熱汗,脊骨發涼,連牙縫裏都在竄着冷氣。親眼目睹雲澈可怕的實力,他半是驚懼,半是慶幸……慶幸自己沒有硬氣的選擇死磕,而是放下顏面來妥協。滅掉焚天門,頂多是手段惡毒極端,而膽敢和神凰帝國的皇子叫板……這無疑是個根本不計後果的瘋子!

    一個實力如此可怕,而且連神凰帝國都全然不懼的瘋子,誰招惹都絕對是自取滅亡!

    蕭絕天在這一刻徹底下了決心,今後雲澈就算是把整個蕭宗的尊嚴都踩在腳底下,他也要笑臉相迎,絕不再有一丁點觸犯。

    焚星之火繼續擴散,在吞噬了鳳熙辰的鳳凰領域後,迅速蔓延至了鳳熙辰的身前。

    這些來自雲澈的火焰是鳳凰之火,這一點鳳熙辰瞬間就識別而出。但,同樣是鳳凰之炎,來自雲澈的鳳凰炎之灼熱,還有那股強橫無比的壓迫力,竟讓鳳熙辰的身體和血脈同時出現了顫抖。他的身體極度親和着鳳凰炎,但來自雲澈的鳳凰炎纔剛剛近身,還未碰觸到他的身體,他的護身玄力已被大幅度扭曲變形,身體表面更是傳來猶若皮肉被撕裂般的痛苦灼燒感。

    這一刻,鳳熙辰幾乎心靈崩潰。

    “不可能……不可能!你只是一個野種,一個才地玄境的卑微野種,怎麼可能勝的了本王的皇族鳳凰血脈!給本王去死!!”

    鳳熙辰全身衣服鼓脹,一簇赤紅火焰從他身上狂躁的燃起。但這簇火焰還未來得及爆發,雲澈的焚星之火已如怒濤般洶涌而至,將鳳熙辰淹沒其中。

    僅僅五息的時間,鳳熙辰剛剛拼命重新燃起的鳳炎便被壓制到完全熄滅,就連護體玄力也被快速消融。鳳熙辰頓時驚駭欲絕,心中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他大叫一聲,全身力量涌動,以最快的速度後撤,全力脫出焚星之火的範圍。但他還未來得及喘息,雲澈的身影已如鬼魅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龍闕已現於他的手中,直轟鳳熙辰胸口。

    黑、赤兩個鳳凰神宗護法在鳳熙辰的鳳凰炎完全潰敗後已是震驚的幾近失魂,此時見到鳳熙辰的處境,他們同時大驚失色,暴吼一聲:“住手!!”

    暴吼聲中,兩人同時如閃電般衝出,但他們纔剛剛有所動作,全身便忽然一寒,就連動作都隨之僵了一下,一道白影晃動,夏傾月面遮冰紗,全身冰靈飛舞,擋在了兩人面前,平淡而冰冷的道:“你們是要以多欺人,以老欺少嗎?”

    見一個明顯還不到二十歲的小姑娘竟然擋在面前,二老不屑一吼:“憑你一個小丫頭也敢阻攔我們!找死!”

    聲音未落,赤衣老者一掌轟出,向夏傾月灑起一片巨大的鳳凰炎,準備將她直接轟開,但,鳳凰炎還未臨近夏傾月身前,便忽然停滯,然後快速消散,最後竟化作一片散冰淋落而下。

    黑赤二老全部心神劇震,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與此同時,一股宛若來自地獄的寒氣忽然襲來,讓他們全身驟然僵挺,隨着夏傾月全身冰靈飛舞,黑赤二老之間的地面忽然裂開,一棵冰晶大樹破地而起,迅速生長,轉眼之間散開無數的冰晶雪葉,交織成密密麻麻的冰網,將黑赤二老封鎖其中。

    籠罩全身的寒氣之重遠遠超出了兩人的想象,他們迅速燃燒鳳凰之炎想要抗拒,但在冰枝雪葉之中,他們的火焰剛剛燃燒,便快速熄滅,有的火焰甚至被直接冰封成最單純的能量冰晶。

    當冰系力量足夠強大,的確可以將鳳凰炎都抵消。玄火也的確可以被冰封,但,他們從來沒聽說過鳳凰炎都可以被冰封!被封鎖在冰枝雪葉中的兩人全力掙扎,但集合兩人之力,一時之間竟也根本無法脫離,反而全身被冰凍的越來越僵硬,連血液都幾乎要凝固,他們看着身前沐浴在冰靈之中,宛若冰雪仙女降臨的夏傾月,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實力層次在天玄七國中最低的蒼風小國,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人!一個雲澈,已是徹底違背常理,而這個少女,年紀看上去分明和雲澈差不多大,竟也恐怖至斯!!難道蒼風這千百年以來,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眼前接二連三的震駭,讓他們都不受控制的冒出這個荒謬的想法。

    另一邊,雲澈的龍闕,也已結結實實的砸在鳳熙辰的身上。

    雲澈最強的力量絕不在於鳳凰炎,而是重劍。但鳳熙辰顯然不會知道這一點。如果他全力閃避,完全可以閃過雲澈的攻擊,但是,他雖然被雲澈以鳳凰炎完全挫敗,卻也天真的以爲雲澈最強的就是鳳凰炎,畢竟,就玄力而言,他只是地玄境,他絕不可能相信,只有地玄境的雲澈,能在力量之上勝過他。他臉色陰沉,玉扇橫起,玄力狂涌,砸向雲澈的重劍。

    王玄境六級,而且有着百年雄厚積累的凌天逆都極力避免與雲澈的重劍正面碰撞,而王玄境二級的鳳熙辰卻就這麼選擇了硬碰硬!在龍闕與玉扇接觸的那一刻,只聽一聲裂響,封印着上千顆珍貴火晶的玉扇被直接砸成碎片,龍闕繼續向前,砸在了鳳熙辰的胸口之上。

    砰!!!

    鳳熙辰的護身玄力瞬間爆碎,與此同時,他的身上忽然光芒一閃,一道鳳鳴與火光同時沖天而起,細密而複雜的赤紅色紋路在鳳熙辰的胸口清晰的映現,然後又快速的消失……龍闕的狂暴之力也在這一瞬間驟減七成,同時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反震而去,將雲澈遠遠震開。

    “是鳳凰神宗的護身王器……鳳凰寶衣!”人羣中的凌雲低聲道:“這樣的鳳凰寶衣,鳳凰神宗共有十二件……沒想到居然有一件在他的身上!”

    儘管力量被抵消了七成,鳳熙辰依然感覺自己的胸口彷彿被一口百萬斤重的大錘轟中,他猛吐一口血箭,倒飛而去,半空中鮮血橫灑,整個胸口也是血肉模糊。

    正在冰夷之樹中掙扎的黑赤二老眼珠子差點蹦出眼眶……鳳熙辰身上有着鳳凰寶衣,他們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王玄境的護身玄力,加上名震天玄的鳳凰寶衣,竟然依舊被砸的吐血橫飛……他們無法相信,雲澈的那一劍裏,到底蘊藏着多麼可怕的力量!!

    這就是那個他們以爲是個有着野種血脈,根本從未放在眼裏過的雲澈!?

    他怎麼會有這麼驚人的實力!!這到底是個什麼怪胎!!

    “殿下!!”

    乒!!

    兩人齊聲暴吼,全身火焰升騰,終於將冰夷之樹的束縛完全熔斷,他們再也顧不得其他,快速的衝向鳳熙辰,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

    鳳熙辰已是眼神煥然,全身虛軟。有鳳凰寶衣護身,他的傷並不重,但他受到的精神打擊萬倍於身上的創傷。他是堂堂神凰帝國的皇子,是在整個天玄大陸都可以一手遮天的人物。在這蒼風小國,他可以橫着走,可以連蒼風帝皇都不放在眼裏,可以一個人隨意碾壓一個龐大門派,任誰見了他,都不敢有半點觸犯……

    他到來蒼風國,本是該耀武揚威,走到哪裏,眼中盡皆螻蟻……

    但就在這蒼風小國,他卻被一個年紀還要小於他,玄力等級更是遠遠低於他,還被他嘲諷,甚至喊爲“野種”的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虐的體無完膚。讓他神凰皇子,甚至整個鳳凰神宗的顏面都徹底掃地。

    “走……走!!”鳳熙辰頭也不回,咬牙切齒的吼道。顏面盡失,尊嚴盡喪的他,根本已經沒臉再留下來。

    黑赤老者都沒有再說什麼,他們同時回頭看了雲澈和夏傾月一眼,帶起鳳熙辰就要離開。

    “慢着!”

    他們的腳步纔剛剛邁動,身後,便忽然傳來雲澈冰冷的聲音:“想走?呵!經過我允許了嗎!沒有請柬,私自闖入,不但破壞我的成婚大殿,還辱我血脈,甚至對我下殺手,現在想就這麼走了?你當我這裏是想來就走,想走就走的遊樂園麼!”

    雲澈的話一出口,蒼萬壑等人都是心中大驚。鳳熙辰三人即將離開,他們本是大鬆一口氣,巴不得他們能就此馬上離開,這可謂是之前都不敢想的最好結果了。但沒想到,他們要走,雲澈卻反而要把他們攔下來。

    黑赤老者的腳步一頓,黑色老者轉過身來,冷笑了起來:“雲澈!你當真以爲,我鳳凰神宗是你惹得起的?”

    “鳳凰神宗?”雲澈同樣冷笑了起來:“我管你什麼鳳凰神宗還是野雞鬼門,惹了我,我都必要你付出終生難忘的代價!鳳凰神宗我能否惹得起,我不知道,眼下也不需要知道。因爲現在我只要能惹得起你們三個就夠了!!”

    “你們想走?可以!”雲澈伸手,指向鳳熙辰:“留下他的一隻右手和一隻右腿,然後你們就可以自由的滾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