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讓鳳凰神宗三人……甚至在場所有人都以爲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堂堂鳳凰神宗,在天玄大陸霸王一般的超然存在,竟然被蒼風小國的一個少年人威脅留下一手一腳,這不要說是見過聽說,連想都沒有人敢想。身爲蒼風帝皇,蒼萬壑一生經歷過無數波瀾,甚至經歷過生死之劫,聽到這話,心臟都驚的當場痙攣。

    鳳凰神宗的三人更是頭髮豎起,火光直冒,整顆腦袋都快被氣炸。赤衣老者手指雲澈,用憤怒到極點的聲音道:“狂妄小輩!你……你居然敢威脅我鳳凰神宗的皇子!殿下可是我鳳凰神宗、神凰帝國的十三皇子!!你敢動殿下一下試試!!”

    蒼萬壑已是滿頭熱汗,他快速上前幾步,剛要開口,便聽雲澈一聲冷笑:“你覺得我不敢?呵……那我就親自動給你看看!”

    聲音未落,雲澈已經衝出,龍闕捲起巨大的玄力風暴,攜着震魂龍吟砸向三人。

    夏傾月纖眉微動,身影飄起……對方三個人,一個王玄二級,兩個王玄三級,並且都有着鳳凰血脈,她怕雲澈一人對上會有些勉強。但她還未出口,雲澈的暴吼聲已響徹全場:“誰都不許插手!”

    夏傾月的身影停滯,她微微一想後,手勢頓時變化,隨着手臂與冰靈的飛舞,兩道巨大的透明冰牆破地而起,並極速蔓延,封死了雲澈和鳳凰神宗三人的左右方位,防止他們交手的餘波傷到周圍的人。

    雖然僅僅只隔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但夏傾月的冰夷神功卻明顯是再做突破。

    黑赤二老現在無比確定,眼前的雲澈壓根就是個瘋子!!

    他們鳳凰神宗的遮天威懾,在他面前居然沒有半點作用!在這天玄大陸,也只有瘋子,纔會將他們鳳凰神宗不當回事!纔會這麼毫不猶豫,絲毫不留餘地的攻擊鳳凰神宗的正統皇子!

    “小輩……找死!!”

    兩人皆是勃然大怒,黑衣老者一步跨出,手上瞬間凝起一把九尺之長的漆黑長矛,矛身火焰竄起,宛若一隻扭動的火焰之蛇。

    黑衣老者身影爆衝,速度快若閃電,矛尖直衝雲澈胸口要害。身體帶着模糊的殘影和赤紅炎尾,尖銳的氣爆聲夾雜嘹亮刺耳的鳳鳴,幾乎刺穿人們的耳膜。

    雲澈臉色如常,去勢不減,目光寒冷如冰,本就狂暴之極的重劍風暴忽然竄起赤紅色的鳳凰炎。這股力量風暴並不尖銳,但卻如落地奔雷般沉悶顫魂。

    在相距不到五尺之時,黑衣老者便清晰感覺到了來自雲澈的那股力量風暴之可怕,他也瞬間明白了有着鳳凰寶衣在身的鳳熙辰爲什麼依然被一劍重傷。他心下震驚之餘,已是根本來不及移位,只能硬着頭皮迎上。

    轟!!

    矛身上的鳳凰炎被重劍之力直接壓制到全部熄滅,粗長的矛身也被衝擊到大幅度彎折,險險折斷。後方的赤衣老者心中大駭,黑色老者這一矛之威,他再清楚不過,雲澈的驚人實力他已見識,卻也絕對沒有想到他竟如此輕易的就破掉了黑衣老者的殺招。

    龍闕的威力在碰撞之下稍滯,而鳳凰之炎則在這時爆發,涌向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瞳孔收縮,身體極速後退,他一咬牙,大吼一聲,將手中長矛直接棄開,全身瞬間燃燒起濃郁之極的火焰。周圍的空氣大幅度扭曲,腳下的地面都被燒的通紅一片,黑衣老者整個人如同沐浴在鮮血之中。

    “喝!!”

    濃郁如血的火光頓時爆發,散成數道狂暴如雷電的蛇狀火焰,衝向前方。

    哧!哧!嘶……

    血色火光將雲澈的鳳凰炎阻擋,並片片衝散。如果這只是雲澈單純的鳳凰炎,的確有被完全抵消的可能。但伴隨鳳凰炎的,還有強橫的重劍風暴,後方的重劍風暴在下一個剎那涌來,帶動着鳳凰之炎,宛若一條不可一世的巨蟒,轉眼間將能量密度極高的血色火焰吞噬,沖斷……然後在黑衣老者劇烈收縮的瞳孔中,狠狠的撞擊在他的胸口,輕易撕開他的護身玄力,直破開他的身體,衝入他的經脈之中。

    黑衣老者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身體連退十幾步,四肢發顫,七竅流血,整個上衣也被完全燒成灰燼,裸露的皮膚也被燒黑大片,簡直慘不堪言。

    全場一片死寂,不僅僅是鳳熙辰,就連跟隨鳳熙辰而來,鳳凰神宗護法級的兩個長者,竟然被雲澈不到三個照面砸到受傷,而且還是相當不輕的傷。

    雲澈的實力,分明要比傳聞還要可怕的多!人們已經無法想象他實力的極限在哪裏!

    當初在蒼火區域,雲澈的玄力突破至地玄境七級,只是那時剛剛突破,尚未穩固。兩個多月過去,雲澈地玄境七級的基礎玄力已是格外穩固,並且已開始步入後期。再加上這段時間他依然每天都會以龍肉爲食,體質也是迅猛增長,他如今的綜合實力,要大幅度勝過當初與凌天逆交手之時。

    如果凌天逆現在再和他交手,必定會震驚於他的成長速度。而且這種成長,還是在玄力等級並沒有提升的狀態下。

    黑衣老者的一張老臉已變成了豬肝色,受傷還在其次,他堂堂鳳凰神宗護法,竟然被蒼風小國的一個小輩三招創傷,還是在衆目睽睽之下。身爲高高在上的鳳凰神宗護法,顏面無疑要高於生命,如今,他的一張老臉算是被踩到了腳底下。黑衣老者捂着胸口,全身直哆嗦,身邊的赤衣老者也是臉色陰沉到極點,而云澈卻沒有半點罷休的跡象,直接拖着長劍再度衝了上來。

    “鳳火燎天!”

    面對可怕的重壓,黑色老者與赤色老者再也顧不得什麼顏面,兩人同時出手,頃刻間火浪滔天,連虛空都幾乎被焚裂……兩大鳳凰神宗的王玄護法全力出手,威力何其強大。雖然有着夏傾月的冰牆相隔,在場玄者依然感覺到全身氣血沸騰,心臟幾乎要從身體裏跳出來,全身說不出的難受。他們都不得不全力撐起護身玄力。

    “好……好可怕!”

    “這兩人顯然是動了真怒了……他們可是鳳凰神宗,還是皇子身邊的人!僅僅是氣勢就這麼可怕,如果正面對上,簡直無法想象。就算是雲澈,也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住吧?”

    不過,兩大鳳凰神宗的護法居然聯手攻擊一個年齡不到他們四分之一的小輩!別說周圍的人,連他們自己都臉上發熱,但云澈的實力之強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料,今天唯有將他徹底誅殺此地,才能勉強撿回一絲顏面。

    面對兩大鳳凰神宗的王玄極怒之下的全力攻擊,雲澈臉色卻是絲毫不變,龍闕之上,重劍之力與鳳凰之炎在融合之中咆哮,龐大無匹的力量鎖定黑赤二老,瘋狂爆發。

    轟隆!!

    鳳焰與鳳焰碰撞,空間頓時爆裂,鳳鳴、轟鳴、氣爆、空裂的聲音在空中混亂迴響,那強烈至極的火光和玄力光芒幾乎將上空的太陽之芒都遮蔽。

    耀眼之極的炎光和巨大的轟鳴讓周圍的人一瞬間失明失聰,火焰之力肆意席捲,地面被掀起數丈之高,夏傾月全力鑄起的兩道冰夷之牆一陣搖晃,然後快速蔓延起密密麻麻的裂痕,絲絲縷縷的玄力風暴滲透過這些細小裂縫……而僅僅是這部分些微的外溢力量,便將附近的玄者瞬間衝飛,一些玄力較弱的當場吐血,圍觀的人羣頓時一片大亂。

    滔天的鳳凰火光持續了十幾息的時間,終於開始消散,人們的視力也在這時恢復清晰,透過已幾近完全崩壞的透明冰牆,他們看到黑赤老者全身焦黑,從衣服到頭髮,都被燒成了焦炭,他們所站立的位置,比之之前的方位後撤了數十丈……反觀雲澈,全身上下沒有一絲受傷的痕跡,就連衣着頭髮,都沒有半點凌亂。

    這一幕,讓所有人狠狠倒吸一口涼氣,一大半人直接呆在那裏,半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澈一人,一劍……毫髮無傷的砸退了來自鳳凰神宗的兩大王玄!!

    雲澈龍闕拖地,嘴角勾着淡笑,目光深邃而平靜,髮梢在沒有完全散盡的玄力風浪中肆意飛舞……這一刻的雲澈,在人們眼中宛若一個俯視天地的帝王!這種“帝王”的氣息和威懾,甚至還要超越了在位數十載的蒼風帝皇蒼萬壑!

    黑赤二老的嘴脣都在哆嗦着,眼神之中甚至出現了恐懼,剛纔合力出手,他們都沒有任何的保留,完完整整的全力!但兩人聯手,卻依舊是被擊退,他們已經驚駭的心臟都要裂開……蒼風小國,怎麼可能會存在這樣的人物!

    “呵……”雲澈的嘴角微斜,一聲輕微的淡笑從脣角溢出,他身影忽然一晃,一道殘影脫出,整個人直衝鳳熙辰……在剛纔的交手之中,鳳熙辰毫無疑問受到波及,本就不輕的傷勢再度加重,現在正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息。

    “住手!”黑赤二老大驚失色,現在他們已經認定雲澈是個做事根本不計後果的瘋子,而且還是個可怕的瘋子!這樣的瘋子,什麼事都可能做的出來!他說不定真的會對鳳熙辰下殺手,若十三皇子當真死在這裏,那麼,他們就算是死一萬次都難以贖罪,家人也必然會被株連……雲澈的忽然舉動,讓兩人心膽欲裂,他們大吼一聲,全身力量瘋狂用出……

    “崩龍炎!!”

    兩人力量結合,並最大限度壓縮,轟出一道火焰力量密集到極點的鳳凰火焰,在震天的呼嘯聲中飛向雲澈。

    雲澈眼皮一擡,重劍揮起,一道狼影呼嘯而出。

    “天狼斬!!”

    轟轟轟轟轟!

    氣爆聲混亂炸響,鳳凰之炎與天狼之力激烈對撞,互相吞噬絞碎,但這種僵持並沒有持續太久,只聲一聲狂暴的狼之咆哮,鳳凰火焰被天狼之影一穿而過,撕裂成兩段,天狼之影繼續呼嘯向前,轟擊在黑赤二老的身上。

    雖然天狼之力被鳳凰火焰削弱了近七成的力量,但剩餘的力量依舊可怕無比,兩人的護身玄力剎那間被衝碎,胸口皮肉翻卷,鮮血橫飛,身體也被撞擊到十丈之外,半天無法站起。

    而云澈已衝到鳳熙辰面前,一腳將他踢翻在地,身體在空中一個旋轉,然後重重落下。而右腳的落地,剛好是鳳熙辰的腦袋。

    轟!!

    這次,雲澈沒有控制龍闕的壓力,在半空自由落下,龍闕兩萬多斤的重壓,讓地面瞬間崩裂,鳳熙辰的整個腦袋,也被雲澈一腳完完全全的踩到了地面之下,連根頭髮都沒能露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